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55章 五里雾

第55章 五里雾

        董家声温润的嘴唇落了下来,缓缓的贴住她的唇。

        像初雪融化,温情、珍重、爱恋缓缓渗透,最初是轻微的撩-拨,后来就是让人不由自主难以抑制与之共鸣的狂热。

        心越来越凉,身体却越来越滚烫,冷和热对比,奇妙的让人崩溃的感觉。

        “老师……”董家声颤抖着嘶哑着嗓子喊,征求询问的口气,牙齿咬住她的连衣裙的肩带。

        陶悠悠紧闭着眼,没有挣扎,没有抗拒,任由董家声的唇齿咬拉开裙子的肩带。

        薄而软的裙带落到肩胛之下,董家声不再温柔,粗暴狂乱霸道,辗转缠-绵印下他的气息。

        脖颈娇-嫩的肌肤上被他的胡子扎得微微的刺疼,陶悠悠瑟索了一下。

        “老师,不怕……不要怕……”董家声含混地喃喃安抚。

        哪能不怕!陶悠悠咬住唇,半晌,颤声问:“董家声,咱们……咱们那样以后如果还分手,你会不会恨我?”

        董家声霎地停了下来,灼热的眼眸染了冰冷的寒意。

        “老师,你不拒绝只是想弥补我?”

        他竭力压制着,放低了声音想使语调平静,却仍掩不住失落和凄凉。

        不是的,可是,她还没想好和他携手一生。

        “老师,你休息吧,我回去了,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走。”董家声轻轻地拉好陶悠悠地肩带,缓缓地起身下地,缓缓地走了出去,年轻的修长的身形在地板上映下灰暗的阴影,竟微有佝偻。

        陶悠悠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不过两天,她就被两个男人拒绝。

        一个不想不屑碰她,一个要得到的不是她的身体,而是一辈子不离不弃的承诺。

        不是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陶悠悠摸过手机,想给麦柔音打电话又颓然放下。

        夜风起,窗帘杆上的风铃叮叮当当碰撞,在寂静的夜晚凄清悲凉。

        陶悠悠觉得自己快疯了,身体深处有一把火,烧得人痛不欲生难受极了,她被烧成一头狂躁的野兽,想跟麦柔音一样,肆无忌惮放纵作贱自己。

        像是没发生昨晚的不愉快般,董家声一早过来敲陶悠悠的房门。

        早餐他做好了,让陶悠悠到他那边吃饭,他开车陪着她一起去东莱。

        东莱和青阳同属榕州市,从g市出发先到的东莱县,董家声昨晚回去后和考察小组班子其他成员通过电话了,他们坐法务部律师倪航的车回青阳,跟青阳招商办的领导见面了解情况,自己暂不露面,班子达成初步投资意向时他再现身。

        “这样行吗?而且,你真的不转回去就上成教以后拿成教毕业证?”坐上别克上路了,陶悠悠忧心忡忡问。

        “可以,这样摆足架子才好谈条件,拿什么毕业证对我影响不大,我用不着靠毕业证找工作。”董家声深吸了一口气,说:“老师,我没想着跟他相认,所以觉得不必给你知道平白增添烦恼。”

        不必给自己知道什么?

        董家声咬唇,许久,恨恨说:“他就是害死我妈的那个人。”

        什么他什么那个人?他那个负心薄幸的父亲?郭涛吗?肯定不是,他对郭涛那么客气尊重。

        陶悠悠不解,转过头看董家声。

        董家声沉着地看着马路前方,沐浴在黎明阳光中的脸庞轮廓清明俊秀,额头光洁饱满,上卷的睫毛长而浓密,鼻梁笔挺,唇线圆润美好,浅淡的酒窝若隐若现,陶悠悠愣看了一会,忽然脑袋里嗡嗡闷雷炸响。

        她想起来了,为什么年会那晚会觉得乔斯亮有些面熟。

        董家声的面庞轮廓和酒窝遗传了乔斯亮。

        “乔董就是你爸爸?”她问。

        董家声嗯了一声,专注地看着车子前方,许久后,低声说:“老师,你明白了吧?不仅是我犟,不仅是我傲,我是被迫无奈。”

        精明的继母,蛮不讲理的继姐继兄,还有一个真爱无敌的父亲,董家声就算没有和乔斯亮断绝关系,在那样的家庭里也无法立足。

        他只有选择更决绝的手段,改姓断绝父子关系并且不接受乔斯亮的抚养费来保持自己的尊严。

        那年他才十一岁,陶悠悠被钉上十字架似血流滞住。

        “老师,我生命里只有你,我拥有的只有你,想得到的也只有你。”他极缓地一字一字说。

        陶悠悠无言以对,低下头用沉默回答。

        董家声也没有再开口,汽车前进的轮子一刻不停运转,车窗外朝阳的光芒侵占了整个天际,金黄的灿烂的光辉像彩料泼洒在大地上。

        “老师,我们的未来就是这初升的太阳。”董家声侧过身体,飞快地亲了陶悠悠脸颊一下。

        “开着车呢,你别胡来。”陶悠悠吓个半死。

        “我还想胡来。”董家声微微一笑,左手握方向盘,右手拉了陶悠悠的手按到自己……的地方。

        陶悠悠不敢挣扎,像落入猎人陷阱里的猎物任由董家声为所欲为。

        温水煮青蛙,总有一天,老师会被自己的热情融化,老师现在就已经不抗拒跟自己亲热了。

        董家声英俊的面庞浮起笑意。

        中午没停车吃饭,下车两点就到了东莱。

        “听说东莱的生煎牡蛎很好吃,咱们去尝尝。”董家声热情异常兴致勃勃提议。

        “要尝也是晚上去。”陶悠悠失笑,她打算到随便填饱肚子后赶紧了解市场。

        董家声磨磨蹭蹭耍赖撒娇坚持要去吃牡蛎。

        他从来不是任性的人,陶悠悠心思转了转明白过来。

        董家声根本不是要吃生煎牡蛎,而是要拉自己吃大餐,然后自己酒饱饭足不想动了就到宾馆去歇息,东莱的业务由他去搞定。

        很轻很细的酸楚的情绪牵动心瓣,心动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过来般,恍惚迷离。

        陶悠悠拉掩饰着拿起柠檬茶拧开喝了几口,柠檬的清香在唇齿间侵扰,她也做出了决定,轻笑着说:“咱们分头行事,争取破记录今天下午就有一个人拿下东莱。”

        “如果两个人都成了呢?那不是自己打乱了市场秩序。”董家声笑了,老师不愿意做温室里的娇花,他只能顺从,尽量减少她背负的重担,“那咱们分头行事,我搞定市场,你去通讯公司吧。”

        东莱隶属榕州市,东莱联动公司老总肯定知道郑耀阳即将成为他的上司,陶悠悠犹豫了一下打电话给郑耀阳。

        “郑总,我在东莱联动外面,我想用你的名字做敲门砖,可以吗?”

        郑耀阳倏地挂了电话。

        陶悠悠窘得脸蛋通红,费力组织了许久,想再打过去告诉他只是用他的名字让东莱联动的总经理见自己,并不会再做其他过份的事,手指发抖半天使不上力按下按键。

        清脆的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是郑耀阳的电话号码时,陶悠悠深吸了口气,按下接通键飞快地说:“郑总,不好意思,我的要求过分了,请原谅,我另想办法不会提起你的名字。”

        “你都想些什么了。”郑耀阳低低笑了,笑声如清风吹进陶悠悠耳膜。

        “你不生气?”陶悠悠傻了。

        “国情如此,生意场上都是用关系在办事,有关系谁不利用?傻妞,很纠结?怕我生气?”郑耀阳朗声大笑。

        “嗯……”陶悠悠结巴了,无法想像郑耀阳笑得眉眼飞扬的样子。

        “我刚才在开会,这是从会议室走出来避开下属,没关系,你就直接报上我名字,对了,东莱联动总经理叫杨绍,跟他说我介绍你过去找他的。”

        “谢谢郑总。”陶悠悠感动得声音又颤了。

        “别喊郑总了,以后就喊我郑哥,在杨绍面前也别忘了提起我时喊郑哥。”郑耀阳温和地说,笑意满满挂了电话。

        报出郑耀阳的名字后,陶悠悠毫无阻碍见到东莱联动总经理杨绍。

        杨绍四十多岁,微胖,面相像笑面弥勒佛。

        “欢迎你陶小姐。”杨绍看到陶悠悠时眼睛一亮,很热情地起身相迎,握住陶悠悠的手猛摇。

        陶悠悠有些不大适应他的热情,又不能太冷淡,只得含蓄地扯着嘴角笑。

        杨绍摇了半晌才松开陶悠悠的手,笑着请陶悠悠坐下,一面摆开紫砂茶具泡工夫茶招待陶悠悠,一面闲话。

        “郑总在公司上下是出了名的对谁都冷漠,怎么我听着他好像跟陶小姐很熟。”

        这是刺探内情决定要给自己多大的面子,进不进ck手机,进多少了。

        陶悠悠不能说自己和郑耀阳很熟,那样以后若是风云起,郑耀阳会落个以权谋私的把柄。

        说不熟把生意说砸了也不行的,那不是白来一趟吗?

        脑筋飞快地转了转,陶悠悠瞪大眼惊奇地说:“郑哥对人很冷漠?不会啊,他待人很热情的,就是爱欺负人,动不动就喊我傻妞。”

        “是吗?这可是大新闻。”杨绍笑了笑,意味深长扫了陶悠悠一眼,说:“陶小姐气质真好,听说郑总喜欢带着翰墨味的知性女性。”

        这家伙蛇一样狡猾,步步递进迂回曲折旁敲侧击要搞清自己和郑耀阳有没有奸-情。

        仍是不能否定也不能肯定的说话,陶悠悠哭丧着脸拿自己身高取笑,“据说,跟女士聊天时,首先夸身材,身材没得夸就夸脸蛋,脸蛋也没得夸就夸气质,杨总你就直说我长的真娇小吧,我承受的住打击。”

        杨绍大笑,陶悠悠这样自我调侃了,他无法再探问下去,笑问道:“陶小姐,你觉得东莱联动进多少部ck手机合适?”

        买者问卖者要卖多少,他大概是古今第一人吧,陶悠悠笑着从包里拿出事先拟好的针对东莱联动的拓展促销计划,笑道:“我来前做过市调,杨总请先看看这个计划合适吗?”

        联动不遗余力要卖号出去,一个号哪怕通讯费用很少,光是月租日积月累也很可观,入网赠机,充话费送机是一直在做的活动,这些活动低价位的手机能做,ck手机几千元一部做这样的活动会亏本不能做。

        陶悠悠拟的是一个看似条件很优厚实则好处是水中捞月的活动,这个活动针对的是话费很高的消费群体。

        参与这个活动的手机必须有足够的个性吸引力和过硬的质量,ck手机完全具备。

        陶悠悠还许诺供货的机型和终端市场不重合,让联动可以大做手机价值文章。

        当然也重合不了,她介绍给杨绍的是ck最贵的手机,终端市场吃不了。

        杨绍很认真地看着计划,看完后笑着说:“陶小姐,你完全可以去卖点子当顾问而不是做销售。”

        他的眼神带了调戏的味儿,陶悠悠愣住,有些转不过弯来。

        有郑耀阳做介绍人,杨绍怎么着都不可能想潜规则她吧?何况杨绍看起来可不年轻,至少四十岁了,肯定是有家室的人。

        不对,有家室跟想采花没有直接关系,青阳那只沙猪也是老大不小有家室的人。

        陶悠悠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如齐中天和董家声说的那样,见机不对马上走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