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58章 阴阳路

第58章 阴阳路

        董家声走了,陶爸陶妈不满地唠叨。

        “你都二十七岁了,难得家声不嫌弃你,你也别再拿捏着了,小心嫁不出去……”

        这似乎是麦柔音爸妈逼她嫁人的台词,陶悠悠被轰炸得几近崩溃,房间不够,也不能真让陶爸陶妈睡客厅,遂拿起背包说了一声出去找董家声就走了。

        陶悠悠对青阳也很陌生,听多了青阳治安不好的说词,她也不敢多转,就近找了一家酒店准备登记住下,刚把身份证递给酒店前台小姐,郑耀阳的电话打了进来。

        “到了东莱要回青阳吧?”

        “回,现在就在青阳。”陶悠悠说。

        “标准间还是单人间?”酒店前台小姐拿着陶悠悠身份证不耐烦问。郑耀阳听到了,奇怪问道:“你到青阳还住酒店?不回家吗?”

        说到住酒店陶悠悠满肚子苦水,把父母要把自己和董家声凑成堆的事说了,苦恼地道:“我还拿不定主意嫁给他。”

        “拿不定主意就别嫁,省得以后后悔,到我家里来住吧,在哪里?我去接你,如果没别的事,后天陪我去榕州,到了榕州等几天,我工作安定了咱们订合约。”

        他真的会给自己单子做,陶悠悠很高兴,这些日子有烦心事就打电话找他,早不把郑耀阳当客户看待了,心中只当他是大哥哥和朋友,遂轻快地报了地址给她,跟酒店前台小姐拿回身份证到门外等待。

        齐中天冷酷刚硬,可房子也装修得温馨舒适,郑耀阳的房子却还是土坯房,白墙泥地,空荡荡的一点家居气息没有。

        陶悠悠胸口闷得几近窒息。

        房子是三室二厅,不过只有主卧有一张床,客房空荡荡的,郑耀阳让陶悠悠睡主卧,他自己就睡客厅沙发。

        主卧的床是老式的硬板拔步床,上面只有薄薄的一床被子。

        知道郑耀阳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只没料到苦成这样子,比庙里的和尚还不如,陶悠悠周身骨头给硌得生疼生疼。

        不知是不是因为房子没人气,温度格外的低,窗外漆黑一团,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无雨的夜晚却起了风,风从林梢掠过,传来低沉的呜呜声,陶悠悠瑟瑟发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翻来覆去睡不着。迷朦里睡着了,寒冷和潮湿在迷梦里消失,身边像搁了暖炉,厚实温暖,火热宽阔的胸膛刚劲结实,沉稳有力的心跳在耳边扑咚扑咚响着.

        “中天……”陶悠悠喃喃叫,轻轻地磨蹭,喜欢这个高热的火炉,喜欢他的粗犷豪迈,身与心霍霍燃烧。

        但愿这一瞬间恒久如永生,静止不流动。

        美梦见不得光,天明后便无影无踪,陶悠悠起床后眼圈发青脸色惨白,女鬼似的。

        郑耀阳几乎认不出她来,仔细看了看,关切地问道:“怎么精神这么差?”

        “昨晚被子不够暖,床板太硬睡不好。”陶悠悠忍不住抱怨,“郑哥,你怎么不把房子装修一下?”

        “不想装修,没下去陪她苟活着我已经对不起她了。”郑耀阳低喃,眼神变得空茫没有焦距。

        又想起他老师了,陶悠悠悔之不迭,不该口无遮拦勾起他的伤心事。

        “我真想到地底下陪她,可是……哪怕亲手埋葬了她,我还是不相信,她真的死了,真的永远离开我了。”郑耀阳喃喃自语,清冷的眼眸渗出晶亮的水珠,身体在轻颤,喉结滚动间有沉重的呜咽声传出。

        陶悠悠呆呆望着他……面前失态痛嚎的郑耀阳,渐渐地变了样,变成了年轻的董家声。

        仿佛一脚踏上无底的深渊,陶悠悠觉得身体在直直下坠,无尽的惶恐和眩晕,无尽的心疼和愧疚。

        陶悠悠第二天坐郑耀阳的车跟他一起去榕州,临行前没有回家,她害怕看到董家声挚热深情的眼眸。

        汽车出青阳没多久,董家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听陶悠悠说郑耀阳要给她单子做很高兴,千叮万嘱,天气太热注意身体,虽没有像以往那样啰啰嗦嗦要她小心色狼,可也说了很长时间的话。

        “是你那个学生的电话?”郑耀阳问。

        “嗯,跟老妈子似的。”陶悠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们俩相处倒像他是老师你是学生似的,看你撒娇撒得蛮顺溜的。”郑耀阳感慨地说,神色黯然。

        自己有跟董家声撒娇吗?陶悠悠怔了怔,好像真有那么一点,脸庞火烧火燎红了起来。

        “很热?要不要把空调开大些?”郑耀阳侧脸看了她一眼问道。

        是很热,不过热的是心不是身,陶悠悠摇了摇头。

        两人都不再说话,沉默许久后,郑耀阳转开了音响。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有一位好姑娘,

        ……

        古老的歌曲,陶悠悠上初中时音乐教师教过。

        一种对逝去时光的怀念伤感涌上心头,陶悠悠和着节拍低声哼唱起来。

        哧一声,郑耀阳猛地踩了刹车。

        “郑哥,你干嘛?”陶悠悠吓了一跳,他要停车没问题,可是不能就在大路当中停下啊!

        郑耀阳不答,紧盯着陶悠悠问:“你今年多少岁?”

        “二十七。”陶悠悠莫名其妙看他。

        “你唱歌时跟她真像,那年她也是二十七岁。”郑耀阳失神片刻,重新启动汽车。

        又想起他老师了,陶悠悠感到怅然。

        郑耀阳今年才三十岁,以后漫长的人生难道就靠着回忆生活下去?

        郑耀阳在榕州也买房子了,不过,跟青阳一样,也是没装修,就买了一张床一套沙发。

        如果他老师地下有知,也不希望他这么样自虐似生活着,陶悠悠按捺不住劝道:“住的舒适心情才好,简单装修一下也可以啊。”

        郑耀阳漠淡地摇头,忽又迟疑,看了陶悠悠一眼,沉吟了一会说:“以后你开拓业务经常到榕州来,要不然就整弄一下你住的舒服些。”

        他从钱夹里摸出一张卡递给陶悠悠,“我不耐烦弄这些,你帮我打点吧。”

        装修房子这么大的事哪能由人代劳,陶悠悠瞠目:“我不知道你的爱好啊。”

        “按你喜欢的风格弄就行,我随意。”

        “可是我这次出差的时间也不能很长。”一百多平的房子,没有一两个月装修不完吧?

        “你看着有多少时间就弄花多少时间能做完的装修。”郑耀阳不以为意,想了想又问道:“咱们住酒店去,你今天就开始弄。”

        得,赶鸭子上架了。

        在榕州能呆几天呢?她目前的成交量三个月有六万部,郑耀阳如果五万部,则超额了,可以以出差的名义在榕州呆一个月,如果给她三万部的单做,她还差一万部才够十万,得赶紧到别的地方开拓业务。

        陶悠悠有些纠结,想问个清楚又不好意思,她觉得问了显得给他们的交情打上利益标签似的。

        陶悠悠趁郑耀阳去上班的时间给董家声打电话请教。

        “他怎么把装修房子这样的大事交给你?老师,他不会是喜欢你吧?”董家声一惯从容沉静的,这回声音却微微变了调。

        “怎么可能?他满脑子只有他老师。”陶悠悠面前闪过董家声俊挺的眉毛微微蹙起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一定,毕竟他老师已经去世十年了。”董家声说。

        “十年时间很长吗?是不是咱们如果没在一起,你顶多也就想我十年?”陶悠悠脱口而出反问道。

        这帽子扣得有些大了,否定郑耀阳就是在否定自己,董家声不敢再深究了,急忙转换话题。

        “装修最耗时间的是量身定做室内装饰,郑耀阳不在乎,你就别做细致的室内装饰了,天花板和墙壁不用做造型找平刷乳胶漆就行,厨卫铺瓷砖,厅卧木地板,门窗包边,简单地做一面影视背景墙,整体厨房和家具全部订现成的,赶工的话半个月做完,工钱给的高些,估计他也不在乎多花个几万。”

        有道理,陶悠悠茅塞顿开,应了声好,又问董家声考察办厂的事有没有眉目。

        “应该没意外,青阳县政府开出的条件很优厚,招商班子的人看起来都是干实事的,这两天别说请我们唱k喝酒,连饭都是叫的餐馆外卖,大家一直在磋商投资办厂的事。”董家声说,停了停,有些不情愿地道:“县委书记是齐中天的战友,通过齐中天的牵线,已经有五个青阳籍的企业家派了考察团回来了,青阳县委已定下工业园区的地址和面积,国道和高速公路通往工业园区的直达六车道道路正在筹备中,马上投入铺设了。工业园之后,青阳还要建设中药材批发市场和服装批发市场。”

        这么说,如果执行得力,未来的青阳将是全新的风貌。陶悠悠有些向往,愣了愣说:“外面不是一直在传,青阳财政穷的不得了,连修国道的钱都没有怎么有钱修通往工业园的道路,还是六车道。”

        “从民间有偿募资的,青阳地方经济不行,外出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可不少,这一看换了领导班子,霍霍磨刀要办实事了,愿意赌一把对家乡经济尽一份绵薄之力的人不少,工业园招商成功后,厂商购地建厂房的钱就可以还债了,而且,中药材和服装批发市场已经打出广告,也有不少人心动交了意向金。”董家声闷闷说。

        这也可以?饼先画出去就让人家掏钱,陶悠悠乍舌之余,对齐中天那位刚走马上任的战友很是好奇。

        陶悠悠按董家声的提议开始装修郑耀阳的房子,虽然什么都撒钱请装修工人做,也还有很多事得自个儿亲自做的,陶悠悠一逮着郑耀阳得空的时间就拉他一起干。

        琐事做得多了,郑耀阳坚冰一样的冰块脸也越来越柔和。

        陶悠悠和他说话也越来越随意,浑然没有第一次见面被他冻得不能动弹的拘束。

        这晚两天坐在酒店房间露台上品咖啡时,陶悠悠忍不住说:“我以为像你这种地位的,应酬肯定很多,想不到你从来不出去。”

        郑耀阳包的套间,一里一外两个房间,两人住在套间里,对彼此的作息再清楚不过,郑耀阳每天两点一线,下班准时回酒店,从来没出去应酬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