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59章 已生厌

第59章 已生厌

        “工作能力又不是应酬出来的。”郑耀阳晒笑,化了坚冰的脸没有那么冷硬,有一种入了俗世的平和。

        陶悠悠发现他长得很好看,不是齐中天的阳刚冷硬威严悍然,也不是董家声的英俊挺拔阳光开朗,他的面部线条明晰完美,五官清冷精致,像大理石雕塑般迷人。

        “郑哥,你有年轻时的照片吗?”陶悠悠好奇地问。

        郑耀阳掏出皮夹。

        那是一张合影照,郑耀阳和他的老师。

        年轻时的郑耀阳清润翩然,陶悠悠怔怔地看着他旁边的女人,她怎么觉得有些面善呢?

        晚上陶悠悠又做噩梦了,没顶的凉浸浸的水里,水草缠住了她双足令得她无法动弹,越来越多的水灌进肺部,呼吸窒息意识也迷糊不清了。

        绝望里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朝她伸过来,她惶恐地紧紧抱住那人,那人挣开了她把她紧紧环抱住不让她缠他的手臂,陶悠悠觉得不安,只有抓住什么才能安心,她也抓住什么了,可是,那人的手拼命地要掰开她的手不让她抓……

        陶悠悠啊地一声尖叫,从床上蹦起。

        厚厚的丝绒窗帘低垂,黑暗笼罩着整个房间,陶悠悠胡乱摸索,许久才摸到吊灯开关。

        明亮的灯光驱赶走黑暗,陶悠悠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身体抖颤了半晌,无意识间就拿过手机拔打了齐中天的电话。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齐中天很快接了电话。

        似乎他每次夜里接到自己电话都是这句话,陶悠悠屈起膝,把头埋进膝盖里一言不发。

        “怎么啦?天大的事我给你扛着,不要紧的,告诉我,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传来悉悉声响,齐中天似乎下床了,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着。

        为什么你要拒绝我?别说你不喜欢我,我不信。

        陶悠悠咬住下唇,无声地哭了起来。

        “别哭,乖啊!你从来都很坚强,你是最棒的。”她没有发出哭声的,齐中天却感受到了,温柔地生硬地哄着,粗犷的声线变得不可思议的柔软。

        就要哭,就要你心疼。

        陶悠悠在心中说,不压抑了,放声大哭起来。

        “乖,别哭,告诉我出什么事了,要不,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赶过去。”齐中天整个心乱了。

        偏不告诉你。陶悠悠悻悻想,伤心地哭个不停。

        陶悠悠忘了,郑耀阳就在外面,她哭得那么大声,郑耀阳听到了,当即过来拍门。

        “陶悠悠,你怎么啦?”

        “说话的男人不是董家声,是谁?”齐中天在电话那头听到了,急得声音高了八度,“悠悠,你被人拘禁了?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他都想到哪里去了,不说话不行,陶悠悠大声跟郑耀阳说:“没事,做恶梦了,现在好了。”又压低声音对齐中天说:“没出什么事,我就是做恶梦了。”

        做个恶梦你哭成这样!知不知道我快急疯了?齐中天背脊汗淋淋没力气破口大骂,亦且心疼得慌骂不出来,软了声气哄道:“别怕,倒杯水喝几口冷静冷静。”

        陶悠悠去倒水喝不说话了,齐中天来回踱步,烦躁地抓头发。

        再这么担惊受怕下去,他只能把陶悠悠娶回家关屋里,管不了陶悠悠嫁给自己性福不性福了。

        咕噜噜喝了一大杯水,肚子有些凉,脑袋也跟着清醒了,陶悠悠猛想起那晚主动献身被齐中天拒绝的羞耻,恼怒起来,不软弱了,气昂昂说:“齐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要睡觉了,挂了。”

        眨眼工夫就从小绵羊变成刺猬,齐中天苦笑,这变化是自己造成的,真是自作虐不可活。

        ***

        房子还没装修完,郑耀阳让陶悠悠到联动通讯公司签约,五万部的供货合约。

        三个月加起来,陶悠悠成交了十一万部的销售单。

        “悠悠,你太厉害了。”麦柔音打来电话祝贺。

        那夜过去后,陶悠悠心中存了芥蒂还没打过电话给她,她主动打电话来解,陶悠悠也很开心,麦柔音跟谁关系都很好,消息极通透,陶悠悠得便忙跟她打听销售部的情况。

        “别人都销售了多少部?”

        “总共有三个人做到十万以上,其他们都只有七八万,你最多,十一万,谢旭十万五千,邓拓十万一千,先前都拼了命冲刺,只剩半个月的时间了,翻不起大浪来了,目前看来你稳操胜劵。”麦柔音笑嘻嘻道。

        “累的要死了,我也没干劲再出去开拓市场冲更高的量了。”陶悠悠笑道。

        “齐总好本事,这次最大的赢家是他,通迅销售部这一季度的销售量赶上去年半年的销量了,我看着账面上翻滚的数字,都有点不敢相信。”麦柔音长叹了一声,说:“悠悠,董家声和齐总你千万逮紧一个,两个都是金龟婿啊,齐总这三个月的奖金你猜有多少?”

        再多也不是自己的,陶悠悠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岔开话题问道:“你这些日子在财务部还好吧?乔太有没有刁难你?”

        “没,我挺好的。”轮到麦柔音要转换谈话内容了:“悠悠,你上个月底薪加奖金加特别绩效奖三万多,这个月的工资报表还没做,我粗粗估计了一下,两个月接近十万,虽然上个月才报批过特别绩效奖,但你的业务太惊人了,这么高的成交量这个月也可以报的,我估计你的齐局长也会给你报。”

        这么多!天啊!可以在青阳分期贷款买套房子不用董家声掏钱了,陶悠悠乐晕了,顾不上再认真追问麦柔音在财务部的处境,挂了电话向董家声报喜。

        麦柔音看着手机出神,性情不同追求不同不相为谋,这些日子她也深有感触,只是舍不得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还有,她想从陶悠悠这里打听一下董家声的近况。

        半个月过去,董家声从没给她打过电话问候一声,她又拉不下脸主动打电话,颇有些相思成疾的味儿。

        想起自己目前的处境,麦柔音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我这是为的谁呢?”

        麦柔音进职场近十年一直做前台接待,工作能力一般,看人辩事的目光却很敏锐,董家声是乔斯亮儿子的真相,经过打架事件再联系到陶悠悠以前说的董家声的家庭情况,她就觉察到了。

        麦柔音要帮董家声打进敌人内部,这阵子和乔荗山走得很近,出双入对,俨然拜金女一个。

        乔太被她迷惑以为她反水了,没排斥刁难她,在麦柔音豁出去帮着出谋划策弄虚作假造了几次假帐后,完全对她放下戒备。

        把麦柔音送去财务部的乔斯亮和郭涛眼下悔之不迭,郭涛提议等陶悠悠出差回g市就把陶悠悠弄去财务部。

        “那姑娘处变不惊聪敏慧黠,又跟家声是那样的关系,绝对不会意志不坚定被太太收买。”

        乔斯亮连踌躇都没有就摇头。

        “不行,那样一来,她跟家声的关系就密不可分了。她比家声大了那么多,而且还是家声的老师,家声要是娶她以后不知得给人怎么诟病议论。”

        我乔斯亮的儿子优雅英俊,用不着娶一个蓬门筚户出身的老姑娘。

        他们现在就密不可分了,爱情亲情依赖敬重信任渗杂在一起的情感去怎么拆?郭涛有心反驳,嘴唇蠕动又合上。

        乔斯亮乾纲独断惯了,听不得逆耳之言,等他自己在董家声那里碰壁了就知道反对也没用。

        “你觉得怎么做能拆散他们?你认识的女孩子有没有谁跟家声般配?”乔斯亮暂时将寻人进财务部的事放下,考虑起董家声的终身大事。

        郭涛瞬间压力山大,董家声可不是任人搓圆捏扁的主儿,他斟酌着说:“要不,问一问家声的意思再来物色?”

        儿子能有什么意思,他眼里除了陶悠悠再没别的。

        乔斯亮没和郭涛剖心掏肺。

        他反对董家声娶陶悠悠,并不仅只是他说出来的那些理由。

        他在和陶悠悠争夺董家声,他觉得,如果董家声娶的是陶悠悠,在陶悠悠身上能得到亲情、爱情、依赖和信任等等情感需要,生活满足幸福,自己这个父亲本来就微弱的存在感将变得一毫不剩。

        ***

        陶悠悠在电话里兴高采烈告诉董家声,自己两个月能领到十来万块,不花他的钱了,自己贷款给父母买房子。

        “老师,销售员的业绩起伏很大,以后你没有东莱联动那一万部的月促销订货,也没有榕州联动这五万部,客户初次成交的订单奖金高,后面的订单提成也没这么多,你不怕以后交不起房贷吗?”董家声低笑。

        “房贷一个月不要很多吧?”陶悠悠忐忑起来。

        “不多,首付三成,月供六千多。”

        “哪要这么多?青阳一平房不是才两千露头吗?一套房子也就二三十万,我贷期长些贷个十年的。”陶悠悠尖叫。

        “新的县委书记上任后,青阳形势大好,房价一天一个价,现在已经接近四千一平了。”

        涨得这么疯狂,陶悠悠傻眼了。

        “我已经看好全款买下了。”董家声咧嘴笑,“老师,你的那些钱就等着办嫁妆带过来吧。”

        又用的他的钱,不知哪个时候才还得清,陶悠悠闷闷不乐,忽想起一事,忙先问道:“房产证登记谁的名字?”

        “妈的名字,我听妈说你把门面房改成她的名字,就拿了她的身份证去登记没拿爸的。”

        还行,挺机灵的,陶悠悠略宽心些。

        “老师,你怕爸变心?”董家声小心问。

        “嗯,反正你不要拿钱给他了,男人有钱就变坏,就像你爸……”

        郑耀阳下班回家,本拟这晚带陶悠悠出去榕州刚开的一家菜馆品尝新鲜菜品的,进门听得她在通电话,便打消主意,打电话让菜馆送餐,在沙发上坐下慢慢等她。

        近一个小时过去,陶悠悠还在通电话,房门没关,可以看到她一会儿挥手握拳,一会儿踢脚,走了几圈又倒到床头,说话时句末不时夹上哦啊呀等语气助词时,活泼得像只小兔子。

        郑耀阳摸出皮夹看着相片,怅然不已。

        他和文攸竹在一起,也曾无话不谈,在还没成为情侣而是师生时,后来,跨出那一步后,文攸竹却越来越沉静,特别是被学校开除后,有时甚至一整天不说一句话。

        她总有一种沉重的负罪感,觉得他爱上她是她的罪她的错。

        如果,她有陶悠悠的开朗性格,他们也不至于阴阳两隔的吧?

        手机电池没电嘀嘀提醒了,董家声才恋恋不舍说再见,陶悠悠挂了电话,走出房间准备做饭,看到双手捂脸虚弱地坐在沙发上的郑耀阳吓了一跳。

        “郑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回来很久了。”郑耀阳收起皮夹,一只脚轻轻移动,将沙发前地上的水渍抹开。

        陶悠悠已经看到了,心头沉甸甸说不出话。

        人都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无可挽回,开解的话怎么说都苍白无力。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