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68章 狼心肝

第68章 狼心肝

        董家声开门闻到一阵饭菜香味时唇角不由自主高高翘起。

        “老师,我回来了。”伸张开双臂进厨房要抱人。

        董家声比齐中天回神得快,看到童瑶只愣了一下,没把她当成陶悠悠整容。

        “陶老师在睡觉。”童瑶伸了一根食指到唇边轻嘘了一声。

        董家声会意,笑着放轻脚步退出厨房。

        童瑶走到厨房门边假装忙碌,眼角看董家声。

        董家声扯开领带取下挂到衣勾上,动作潇洒利落,接着弯腰低下头打开鞋柜取出拖鞋换皮鞋,屈臂时他的臂肌微微隆起,豹子一般流畅紧凑强健。

        把皮鞋整齐地放回鞋柜里,董家声随后进卫生间洗脸洗手。

        童瑶看到,水珠从他脸颊滑落,流过脖颈在锁骨上转动,情-色而魅惑。

        这才算得上男人,跟他比,黎翔只是一个青涩的大男孩。

        陶悠悠睡得正香,迷迷糊糊觉得脸上有什么叮着伸手就去拍。

        她拍到一颗大脑袋,瞬间惊醒了。

        董家声含笑看她:“老师,别睡了,起床洗漱了吃饭。”

        “人家睡的好好的,一顿不吃怎么了?”陶悠悠抗议,不情不愿由他半拖半抱坐到床沿。

        “吃了饭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别饿出胃病。”董家声溺爱地笑着,蹲了下去帮她穿鞋子,又拉着她进卫浴间,拿起牙刷给她挤牙膏。

        “出去。”陶悠悠不自在,推他出门,猛一下关门,关得太猛撞到董家声的腿了,董家声呱呱叫着独腿跳开。

        童瑶觉得自己站在这个房子里有些多余。

        董家声也觉得她多余,微笑着有礼貌地撵人。

        “谢谢你做的饭菜,得空我跟我老师请你和麦姐出去吃饭。”他笑着说。

        童瑶没借口再留下。

        吃过饭,陶悠悠搓着肚子看董家声收拾,刚才太饿了忙着吃饭没空问话,得便就问道:“跟乔董谈好了吗?”

        “他不同意我离开正泰。”

        “他就不怕他那好爱人陷害你啊?”陶悠悠恼怒。

        “不管他怎么想,我把工作交接完就离开。”董家声微笑,问道:“老师,过几天我就回青阳,你要一起回吗?”

        回青阳,陶悠悠到此时方想起,陶爸搞出的烂摊子她没收拾就走了,急忙给陶妈打电话。

        “没事儿,妈自己处理好了。”陶妈的声音里像枝头槐花开,无比灿烂。

        “妈,我爸油嘴滑舌的没句正经,你可别给他骗了。”陶悠悠担心不已。

        “妈有数,你不用担心,刚升职好好干,不要回来了。”陶妈笑道。

        刚升了职确实走不开,陶悠悠想了想,她爸她妈五十多岁的人了,离婚只怕都不愿意,反正董家声过几天就要回青阳了,到时有董家声盯着,她爸也玩不出花样,也便作罢没回家。

        董家声没走成,乔斯亮先是一天推一天拖着不让人跟他交接工作,半个月后,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通知正泰集团法务部成员和所有高层管理人员到医院,就在病房中召开了会议,宣布董家声是自己和董晓的儿子,当着乔太的面,吩咐郭涛找审计所估算正泰的资产,分拆一半资产即属于董晓的那一部分财产划到董家声个人名下。

        “乔董怎么突然改变想法了?是不是病情恶化?”陶悠悠有些不安。

        “身体没问题,可能是他的真爱激怒了他吧。”董家声耸耸肩,对于即将得到巨额财产没有欣喜也没有不安。

        乔斯亮确实是被乔太激怒了。

        乔太把正泰集团厂房房产证拿到银行抵押贷款了,正泰根深叶荗,仅两周,银行就批准下来,乔斯亮得麦柔音通风报讯才知道的,当下气得差点又发病,责问乔太,乔太分辩说,为了帮乔荗山还赌债。

        乔荗山好色贪花,却不好赌,乔斯亮知道她在转移财产。

        自己还没死呢就先算计开了,想到董家声在自己发病后随即表示不要董晓的财产了,两下对比,乔斯亮感到痛苦不已。

        再拖下去,交到董家声手里的正泰将变成负资产,乔斯亮忍无可忍,终于不再袒护乔太。

        “你爸怎么那么快发现的?是不是你们俩说出去的?”乔家大宅,乔太恼怒不已责问一双儿女。

        正泰厂房才抵押了一亿,跟巨额资产比九牛一毛,她的想法只是静悄悄拿了这一亿的,没打算给乔斯亮知道她抵押厂房的事。

        “我这几天可是听你的话医院家里来回跑,没出门玩过。”乔安琪摊手,歪到沙发上无聊地涂抹指甲油。

        “我也没出去过。”乔荗山分辩,他只是在电话里告诉麦柔音了。

        撺掇母亲抵押厂房转移财产一事本来就是麦柔音帮他出的主意,当然不用对她隐瞒。

        乔太看着儿子女儿叹气,怎么一个两个不上进,害得自己只能拼命抓钱保障他们的下半生。

        “妈你这样太被动了,得逮人家的小辫子反将一军才对。”乔安琪嘀咕。

        “说的轻巧,怎么逮?那小杂种精滑的很。”乔太何曾没想过。

        “小杂种没处下手,从他身边的人下手也行啊。”乔安琪撩了撩波浪卷发,说:“查查那个陶悠悠呗。”

        查陶悠悠?乔太心口一跳。

        陶悠悠这个月报销了送礼费用二十万元,这会不会是个机会?

        乔太当即吩咐人调查陶悠悠经济情况。

        半天时间不到,报告就递到乔太桌前。

        陶悠悠的经济确实有问题,她刚购进了一辆价值约三十万的奥迪q5。

        陶悠悠十月份的工资加奖金最高,可十月份的工资还没发放,以她以往的经济状况来看,她买不起这么贵的一辆车。

        当然这辆车也可能是董家声送她的。

        不过,做业务时送礼本来就是暗箱操作说不清的事情,乔太冷笑,不管陶悠悠有没有利用职务之便虚报侵占公款,这个罪名她背定了。

        只要陶悠悠锒铛入狱,董家声就没有精力来和她的儿女争夺正泰。

        “职务侵占罪?”陶悠悠看看面前的逮捕令,再望望警察,半天回不过神来。

        “正泰集团告你利用职务之便侵占集团利益,跟我们走吧。”警察冷冷说。

        “我打个电话。”陶悠悠竭力逼自己冷静下来。

        “从现在到宣判,调查过程中你只能见律师,不能打电话跟外界接触,以防串供。”警察公事公办,手拷套上陶悠悠手腕。

        “你那辆奥迪车的钥匙呢?”

        作为赃物,那辆车必须开到警局去。

        齐中天这半个月过得比以往一年还痛苦,陶悠悠发现他患隐疾了,可她不介意,齐中天很想很想什么都不顾,就这样跟陶悠悠走到一起。

        周末他没有去找陆辰喝酒,就坐在家中电脑前,专注地看着陶悠悠那辆车的监控。

        不知陶悠悠会不会开车出去练车,如果她出去练车,就能远远看她一眼了。

        陶悠悠出现在监控里,同时出现的,还有两名警察,而她的双手是被手拷拷着的。

        齐中天震惊得跳了起来,飞快地抓过衣服冲下楼。

        停车场空无一人,只有呼啸的北风吹过树枝枯黄的枝杈带出来的嘶鸣声。

        齐中天胃部绞痛,额头上的冷汗大滴大滴落下来。

        时间每一秒都是宝贵的,齐中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整个事情的起因。

        警察把陶悠悠带走为什么要开走奥迪车?

        他们是哪个警局的?

        齐中天脑子里浮起赃物两字,唇角下垂,阴阴地冷笑了一声。

        “乔太,你自己掘了坟墓,别怪我不客气。”

        生不如熟,抓陶悠悠的警局乔太找的应该还是上次抓董家声那一个。

        “陆辰,马上动用你的力量安排律师到海八路派出所见陶悠悠,见到她了,叮嘱她,一句话都不要说。”

        “好,我马上照办。”陆辰没问为什么。

        齐中天回转身上楼,登陆了自己银-行-卡的网银,把自己银-行-卡的消费明细打印出来,带上购奥迪车的购车发-票下楼,开车往仁济医院而去。

        乔太和董家声陪审计所的人在公司加班,乔荗山和乔安琪轮流照顾乔斯亮的,此时是乔荗山和护理小姐在乔斯亮的病房中。

        “乔董,我有公事要向你单独汇报。”齐中天镇静地说。

        “你们都出去吧。”乔斯亮微一沉吟挥手。

        乔斯亮病中还打理公司事务,病房里就有电脑,齐中天拿过电脑打开了通讯销售部的财务软件。

        “乔董,这是通讯销售部陶悠悠进公司后的业务情况……”他一条条讲解,毫无隐瞒地讲了陶悠悠在青阳开拓联动业务时实心眼少报费用被整个销售部同事歧视,自己为了保护她并推董家声上位,剥夺了她的业绩,接着又讲东莱联动签下合约后送礼又订下了一份一万部的合约,并把东莱移动两份合约的原件从电脑里调出来给乔斯亮看,还有送礼的单据存根。

        “没有问题啊,你想说明什么?”乔斯亮微皱眉。

        齐中天一声不响地递过自己银-行-卡的消费记录和奥迪车的购买-发-票。

        乔斯亮生意做得那么大,脑筋比寻常人更会转弯,看了一眼银-行-卡的出入帐就明白了。

        “你花了三十万买了一辆奥迪车送她,却只收了她八万块?”他讶异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她,可是她又傻又耿直,不会接受我的礼物,所以我骗她那辆车是抵债车,八万买的。”齐中天沉声说。

        “这是你个人的事,没违规又不影响公司的工作,你三十四岁了,难得开窍喜欢一个人,公司不会过问。”乔斯亮笑道。

        齐中天也喜欢陶悠悠,这个消息令他心情大好。

        齐中天可是个强劲的对手,看来,要让儿子和陶悠悠反目也不难。

        “就在刚才,陶悠悠被警察带走了,那辆奥迪车也让警察开走了。”齐中天一字一字说,紧盯着乔斯亮。

        “你说什么?”乔斯亮按住心脏,面色一下子涨得通红。

        “陶悠悠让警察带走了,奥迪车也给开走了。”齐中天平静地复述了一遍,说:“如果警察讯问陶悠悠是不是假报虚报贪污公款然后买了这辆奥迪车,我不知道陶悠悠是否懂得其中关窍咬紧牙不供出杨绍。”

        牵扯上一个杨绍把杨绍拉下水不是什么大事,可送礼行贿一直是暗箱操作的事情,正泰如果把这一灰色交易捅到明面上,人人自危,以后哪个人敢和正泰合作?

        乔斯亮一口血涌到喉咙差点吐出,几欲晕厥过去。

        “马上把陶悠悠保出来再花钱把这件事封口。”乔斯亮颤抖着半天才说完。

        “好的。”齐中天有礼地告退。

        “打电话通知倪律师过来。”乔斯亮喊住他。

        这件事的始作捅者是谁不用证据也知道是乔太手笔,她想必是要陷害董家声的心上人打击董家声。

        这女人太恶毒了,他要更改遗嘱,一个子儿也不会留给她母子三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