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79章 三岔道

第79章 三岔道

        齐中天停住时,陶悠悠软瘫成一团连轻动嘴唇说话都不能够,齐中天把她半歪着抱在大腿上,轻轻抖动双腿,低低地哼起摇篮曲。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哼什么哼,不哼我也睡得着,陶悠悠迷迷糊糊想,很快进入梦乡。

        董家声两天没见陶悠悠已经相思难耐,知道她下午到g市跟着就要上班,算好了时间让秘书订了酒楼外卖,汤汤水水荤素搭配准备了好几样菜式。

        身份攸关他现在没事不便去通讯销售部,汤菜送来后他打内线找陶悠悠到总裁办公室,不料却没人接听。

        这个点应该到了啊,董家声发信息打电话,陶悠悠和齐中天那时正混乱着,听而不进耳朵。

        董家声按捺不住打内线问姚洁。

        “悠悠回来了又出去了,去了齐总办公室。”姚洁说。

        董家声挂了电话。

        姚洁看着话筒出神半晌,扑哧一声笑了,摇头不已。

        “什么事那么开心?”肩膀一沉,罗薇走过来了。

        “陶悠悠进了齐中天办公室,董家声急红了眼找她呢。”

        辰天酒楼那晚的争风吃醋情形罗薇听姚洁说过了,闻言酸溜溜道:“陶悠悠男人缘真好,齐中天和董家声两个这么棒的男人都为她发狂,连我嫉都妒了。”

        “两个人是爱情,三个人就是苦情了,董家声和齐中天两个人都不肯放手快要忍不住爆发战争了,我看她苦恼死了,一点也没乐在其中。”姚洁笑道。

        “你推一把帮齐中天在你亲妈面前说说好话,让她投入齐中天的怀抱吧。”罗薇俯下-身凑到姚洁耳边,悄声说:“董家声那小子不错,把他抓紧别错过。”

        姚洁苦笑,她何曾不想抓住董家声,可她什么也不能做不敢做。董家声倔强固执,犟牛似的认准了陶悠悠一人,别的什么女人看都不看一眼,又敏锐细致的很,她连轻微的暧昧暗示都不敢流露,不然,绝对被董家声扫出十步以外再也近不了半分。

        罗薇也想到了,叹了口气道:“董家声那么专一重情,真不知道是好事坏事?”

        “是啊,咱们都觉得他专一重情是难得的好男人,可是他爱的又不是咱们,专一重情又有什么用呢?”姚洁跟着叹气。

        “都说男人好色,正泰的美女这么多,陶悠悠到底有什么好?怎么就没人挤掉她打动董家声呢?”罗薇自言自语道。

        “她们都没有那个运气当董家声的老师。”姚洁悻悻然说。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么拖下去你耗不起,咱们来推一把,让董家声移情别恋吧,即使不能让他移情别恋,也让他跟陶悠悠之间纯洁的感情染上尘埃,他们有裂缝了,你再去插足就容易了。”罗薇狠狠挥手。

        齐中天要是夺了董家声的心上人,肯定不能再在正泰干下去,齐中天走了,目前销售部最有资格当总经理就是她,姚洁再当上总裁夫人,她的职场之路将一片光明。

        谁最有能力挤掉陶悠悠或者最有便利制造陶悠悠和董家声的矛盾呢?罗薇和姚洁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想到一个人——童瑶。

        陶悠悠直到下班时间到了都没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姚洁想了想,不等她了,自己先下班回家。

        “你姐姐怎么没回来?是不是陪家声出席宴会了?”陶妈见下班回家的只有姚洁,找大女儿。

        姚洁不说陶悠悠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就再也没出来,笑道:“悠悠上午没上班有好多公事要处理,晚上加班。”

        “真是加班就好,别又和那个老头子扯不清。”陶妈嘀咕。

        齐中天才三十四岁,男人最美好的黄金年龄,哪扣得上老头子的帽子,姚洁差点憋不住笑了,强忍着去拿碗拿筷假装没听到。

        ***

        心事放下,又是躺在爱人怀中睡觉,陶悠悠睡得很香甜,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得可以参加万米长跑。

        “这么快就醒啦。”齐中天低低笑,轻轻地把陶悠悠放下地站起来活动麻木的手脚。

        陶悠悠精神好脑袋变得灵活,很快想起还有帐没算清,一把扯住齐中天大发雌威,张牙舞爪恶狠狠逼-供。

        “你如果有资本找女人就要找女人是不是?老实交待,你去梦江南做什么了?有没有抱过亲过别的女人?”

        “亲爱的齐太太,有资本我也不会找,我是那么没原则的男人吗?你的眼光有那么差吗?”齐中天哈哈大笑,陶悠悠醋火中烧的模样取悦了她。

        “别打马虎眼,你还没正面回答我的问话。”陶悠悠严肃地说,那架式大有齐中天回答得不能让她满意,她就会马上把他打入冷宫的意思。

        “我正面回答。”齐中天举手作投降状,“齐太太,我进梦江南是因为我看到一个男人进了梦江南。”

        一个男人进梦江南关他什么事?陶悠悠撇嘴。

        “进梦江南那个男人姓齐,放在古代你应该喊他公爹,现代是喊爸。”齐中天含笑道。

        “啊?你爸不是在青阳吗?怎么到g市来了?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找小姐?”陶悠悠震惊得张大嘴。

        “我也很好奇,所以我跟进去看看。”齐中天摊手。

        “捉奸在床了没有?”陶悠悠心情无比复杂,这个八卦太具爆炸性了。

        “没有,他不知进了哪个包厢,我走了一圈没找到就走了。”

        “那你后来有没有逼问他?有没有向你妈通风报信?”

        “他俩每天吵架吵的很热闹,我再多事,他们直接把房子烧了都有可能,我懒得管。”他爸妈吵架是家常便饭,他早麻木了。

        原来他家庭不和睦,父母经常吵架,难怪他坚持要有私人空间不肯和亲人一起住,陶悠悠心有戚戚不再逼问,转而问起投资分公司的事。

        “登记个数做面子工夫,让董家声能顺利开展工作坐稳总裁位子……”齐中天解释其中利害关系,陶悠悠为什么也榜上有名他这两天想通了,肯定是董家声替她报的,投资三百万的金额就是最好的证明,陶悠悠没有那么多钱,事先如果知道也不会答应拿董家声这么多钱。

        他没问陶悠悠,横竖这个钱以后他们不要就是。

        原来如此,陶悠悠释然,又有些为自己对齐中天的不信任羞愧。

        “走吧,晚上到我那边吃饭。”齐中天拥住陶悠悠,声音低沉暧昧,莫名意味浓郁。

        “吃了饭晚上我还得回去。”陶悠悠苦哈哈说,把董家声逼迫她要吸毒的话说了一遍。

        齐中天心情瞬间晴转多云。

        董家声这招使得真顺溜,可气的是陶悠悠聪明得很的脑袋一遇上和董家声有关的事情就成了浆糊了。

        “董家声不可能吸毒的,他的意志很坚强,哪怕被人暗算吸了,以他的毅力也能戒掉。”齐中天忍无可忍道。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陶悠悠小声分辩,她知道齐中天被激怒了,可她不敢拿董家声冒险。

        “悠悠,你打算就这样让董家声一直夹在我们俩当中吗?”齐中天一把掐住陶悠悠的肩膀,很用力,凌厉地死死地盯着她。

        陶妈的反对和冷脸他并不放在心上,他恼怒的是,陶悠悠自己拧不清,他和陶悠悠两个人之间的爱情路走着三个人。

        必须逼悠悠尽快作出选择,再这么走下去,三个人最后都是伤痕累累。

        “你给我一点时间,我慢慢劝他。”陶悠悠无力地说。

        “可以,我给你时间,什么时候你说服董家声放弃了咱们再重新开始。”齐中天大踏步走了。

        他走得很快,大衣迎风猎猎气势凛凛,高大健硕的背影说不出的强悍肃杀。

        陶悠悠呆呆看着,攥着胸前的千手观音说不出话来。

        茫茫然下了楼,陶悠悠不死心又去了停车场,齐中天的陆虎却不在。

        他真的走了!

        心口细绳勒绞似的抽搐疼痛无法抒解,无力的两条腿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陶悠悠跌坐地上,瑟索发抖蜷缩成一团。

        停北风回旋,幽冷的灯光弥散在淡若无痕的薄雾之中,停车场里的车越来越少,空旷阴森。

        痴痴坐了许久后,陶悠悠颤抖着摸了手机打电话给麦柔音。

        她不知自己该怎么办?

        “悠悠,有事吗?要是没什么事我挂了,没时间闲聊。”麦柔音风风火火说。

        “你很忙吗?”陶悠悠吸气,没法抑制酸楚的鼻音。

        麦柔音却没听出来。

        “是啊,忙死了,要核对帐务,还要啃专业书补充财会知识,我真恨以前白浪费那么多时间,挂了。”

        她这几天连饭都是叫外卖到办公室吃的,周末也没有休息,天天晚上加班到深夜。

        麦柔音挂了电话,一手夹菜进嘴里,一手翻专业书,眼睛专注地看着书本。

        陶悠悠孤零零脚步蹒跚地走出停车场。

        脑子里来回转动只有一个想法:齐中天怎么能那么决绝地说出跟分手无异的话,他到底有没有爱自己?

        不想回去听到陶妈的叨念,陶悠悠拖着沉重的两条腿漫无目的沿着马路走下去。

        董家声下午没见到陶悠悠晚上应酬时心情很差,酒桌上强撑笑容,好不容易宴罢把客人送上车,急忙开车回家。

        室内灯光通明,厅中璀璨的吊灯,厨房吸顶灯,各个房间里的灯都亮着,董家声目光扫过,心沉进无底沉渊。

        陶悠悠不在。

        看来和齐中天在一起逍遥快活去了。

        “悠悠在公司加班你不知道吗?怎么没去接她?天气这么冷,她自己回来会冻着的。”陶妈看到董家声一个人回来,又心疼又不解。

        “老师不在公司。”董家声闷闷地伸手将领带拉开颓丧地坐到沙发上。

        宴会到一半时,他去过卫生间给陶悠悠打电话,没人接,又打去办公室和门卫值班室,今晚通讯销售部没有人加班。

        “骗我加班又跟那个老头子在一起了?”陶妈先是愕然,接着恼火,摸出手机马上给陶悠悠打电话。

        董家声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想镇定一下,却静不下来,眼睛不由自主看着看着陶妈打电话的动作。

        铃声响了许久没人接。

        “我的电话都不接!”陶妈气坏了,跟董家声要了齐中天手机号码拔过去。

        齐中天才喂了一声,陶妈劈劈啪啪说开了:“你跟悠悠说,还认我这个妈就赶紧给我回来……”

        “悠悠还没回去?”齐中天本来歪坐吧台喝酒的,霎地坐直身体,杯子一歪,酒液都洒衬衣上了。

        “别装了,叫她马上给我回来,别以为家声惯着她就可以任性胡来。”陶妈气得发抖,一面对身边的董家声训话,“家声,你以后不能再那么惯着顺着悠悠了。”

        齐中天本来想说不知有没有和董家声在一起的,听到这里不用问了,急急挂了陶妈电话打陶悠悠手机。

        同样的电话打通没人接听。

        悠悠会在哪里呢?齐中天抓起车钥匙就跑出家门。

        屋里开着空调暖和,他只穿着一件衬衣,外面北风一吹,激凌凌打了个冷战。

        真冷,悠悠穿的也不多,不知会不会冻着,齐中天心急如焚。

        办公室里面没人,齐中天视线扫过急忙打电话给麦柔音。

        “我在公司加班,没跟悠悠在一起。”麦柔音打了个哈欠,要挂电话了后知后觉发现齐中天的声音不对劲,不是平常的刚硬强悍,竟带着脆弱惶急,惊奇不已:“怎么啦?你们吵架了?不是我说你,你也就仗着悠悠喜欢你,就你那粗暴的作派,没一个女孩子受的了,人家董家声对悠悠多温柔……”

        齐中天不等她念叨完挂了电话冲下楼。

        悠悠会去哪里呢?怎么不接电话?她不是任性的人,难道出什么事了?齐中天开着车上了马路。

        陶妈的电话再一次打进来,齐中天无法隐瞒。

        听说女儿不见了,已经是好几个小时的事了,陶妈腿一软咚地一声跌倒地上。

        “齐中天你个混蛋,我老师要是出什么事我跟你没完。”董家声快气疯急疯了,抓起车钥匙冲出门,边跑边电话通知姚洁过来照顾陶妈,又打电话让郭涛群发短信通知正泰集团所有有车人士开车上街帮忙寻找。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