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92章 非情愿

第92章 非情愿

        正文请看作者有话说,不便之处,请谅~

        办公区静悄悄的,华东区销售部的人员已坐在会议桌前准备开新年碰头会了,董家声也在座,罗薇看到陶悠悠时脸色很难看。

        “齐总找我问青阳县的事。”陶悠悠主动交待。

        罗薇脸色略霁,“唔”了一声示意陶悠悠落座,说:“上班时间最好别拉帮结派的。”

        陶悠悠很乖巧很响亮地应道:“是。”

        只有董家声身边有一张空椅子,陶悠悠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

        董家声眼带春风看了陶悠悠一眼,然后……一只手在会议桌下搭到陶悠悠大腿上。

        陶悠悠僵住,脑袋混混浊浊思索不能。

        “陶悠悠虽然进销售部几个月了,但是之前没做过销售,也算是新人,你和董家声两个人跟着我,由我亲自带一段时间。”罗薇说。

        “谢谢罗经理。”陶悠悠和董家声一齐说,董家声声音响亮,恰好遮掩了陶悠悠嗓音里的发颤。

        罗薇满意地点头,董家声在她启唇要接着开口时说:“罗经理,我之前勤工俭学做过销售,销售的真谛在于卖出货物,对于卖出货物,我有足够的经验,我想先独立做,如果成绩不好,再麻烦罗经理带带我。”

        能越过齐中天由总部强送到通讯销售部来背景非同小可,罗薇不会驳董家声的面子,何况董家声说得很圆滑,给足了她面子,她笑着点头,问道:“有什么计划吗?”

        “我想跟我学院里的领导谈谈,推出‘校讯通’,咱们的ck818型能满足校讯通的短信群发功能,可以给学院的每个老师都配备,至于学院购买这批手机的钱,就由每个学生收每月三元的服务费这一块财政收益来填补,外国语学院实行后,以此为楔机再找其他高校联系一一打开ck手机的校园销路。”董家声胸有成竹道。

        “不错的设想。”罗薇欣喜地点头,示意姚洁在文档上打下这个设想计划。

        “董家声,你的学院是华东区哪个省市的?”姚洁打了一半问。

        “不属华东区,华南区本市的外国语学院。”董家声说。

        “华南区不是我们的销售区域。”罗薇皱眉。

        “听说华南区的经理辞职走了,华南区群龙无首,罗经理把华南区也要过来吧。”董家声笑,像是在说多要一个梨子那么简单,搭在陶悠悠大腿上的那只手没停止过动作。

        “怎么可能?这不是抢地盘扩张势力吗?”邓拓高叫,不过,眼睛放的是狼光。

        多一个区域就多了无数隐形客户,而且,罗薇由一个区经理变为两个区的经理,他们这些手下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销售部里大家抢地盘很严重,明着不能抢,暗里纵容客户窜货的事不少。

        董家声说出这话基本上表示和那个送他到华乐区销售部的人说好了,罗薇不会像邓拓那样无知,暗暗欣喜,咳了一声压下窃窃私语,说:“这个我再和齐总商量一下,大家接着看新年的计划……”

        碰头会直开到下班时才结束,正月里还很冷,天也黑的快,陶悠悠出了办公楼后略一迟疑,直接去了停车场。

        停车场比外面更阴暗森冷,还好,齐中天在他的陆虎车里等着了,车内灯开着的,浅淡的一抹桔色温暖和煦。

        “还蛮机灵的嘛,知道到停车场找我,没笨的无可救药。”他斜睨了陶悠悠一眼说。

        “你才笨的无可救药呢。”陶悠悠怒道,天气太冷了,坐进车里后忍不住搓手。

        “手真小。”齐中天说,拉过陶悠悠两只手包裹住给她揉-搓取暖。

        这算什么?职场性骚扰还是关爱?陶悠悠心烦意乱,用力往回抽。

        “拉你的手就不行?等下怎么在那小子面前演戏?”齐中天笑,声音没有惯有的冷硬,温柔透骨,一面说,头部凑近陶悠悠,低声说:“难怪那小子喜欢你,真诱人。”

        他没直说,陶悠悠也知他说自己哪里诱人了,又羞又怒,又有几分窃喜,种种情绪交织,不觉眼光迷离,冻得发白的脸颊露了香软的潮红。

        “等会在那小子面前这样子就行了,保证他肝肠寸断生不如死。”齐中天松了陶悠悠的手,陶悠悠还没回神,车子已点火开动了。

        正泰园区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园区外却沉沉暗暗,行人也很少,冷清和繁华一线之隔,天壤之别。

        董家声在正泰园区外马路的转角处站着,高挑的身影在冷寂的夜幕中更加瘦削,孤独落寞,陶悠悠眼睛被刺疼,两只手痉挛抖搐不停。

        “如果不想跟他好,就镇定。”齐中天沉声说,车子缓缓朝董家声靠了过去。

        车窗玻璃降下,陶悠悠看到,董家声看到她和齐中天一起前来时,身体像被重物撞击一般剧烈地晃了晃,清亮的眸子里炸裂开令人窒息的痛楚。

        陶悠悠喘不过气来,双手胡乱抓着,茫然间一只温暖的大手紧握住她的手,热气密密实实包裹了她。

        “董家声是吧?”齐中天从驾驶座俯过身来,一手紧握着陶悠悠的手,一只手温柔地帮她拢围巾,眼睛看着董家声,和气地说:“悠悠说你是她学生,难得在他乡遇上,到我们家来做客,怎么样?”

        陶悠悠听到心碎的声音,清晰的、电击般的崩溃力度,董家声高昂起头,许久后才下视,倔强地盯着她,眼眸里是绝望到极点后垂死挣扎的求恳。

        陶悠悠无法回应。

        齐中天轻笑了一声,给陶悠悠拢围巾的手往下而去了。

        陶悠悠懵了,脑袋陷入迷离缺氧的状态,他在抚弄她的腰线,当着董家声的面,情-色而猥-亵。

        董家声嘴唇哆嗦,忽地转身奔跑起来,疯狂的风疾电闪的奔逃,冲出几百米后,锉锵弓弦断崩似整个人扑倒地上,陶悠悠看到,惯性使他的身体仆倒地上后还朝前冲滑了一下。

        “董家声……”陶悠悠惨切大喊,不假思索就去拉车门。

        “别下去。”齐中天按住她:“不想和他好,就狠心点,别给他任何希望。”

        她无法狠心得视而不见!

        她亲眼看着他一点一滴的变化,看着他从少年长成青年,看着他从青葱稚拙走向成熟优雅,他是她的牵挂,是她的骄傲,是她教师生涯的成就和见证。

        陶悠悠拼命掰齐中天的手,掰不开,就低下头去,狠狠地一口咬住他的手腕。

        “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齐中天松开手。

        董家声扑伏地上的身体在颤抖,犹如秋风里枝头的最后一片树叶,陶悠悠心慌意乱,蹲下去语无伦次说:“董家声,你别哭……我……”

        我怎么呢?陶悠悠说不出来,她无法许诺出就这样不离开他和他好。

        董家声趴着不动,身体先是痉挛似地抽搐,哭泣声极力压抑,接着,腹腔里震荡开惨切的落入猎人陷阱濒临死亡的幼崽似的哀嚎。

        “董家声,你别这样。”陶悠悠忍不住也哭了,她觉得自己是罪人,这个孩子的痛苦是她带来的。

        “老师,你认为我该怎么样?你亲口允诺我的,我考上大学后你就主动来找我,可你现在……”

        “老师,我知道你顾虑着我们的身份,你觉得我还是小孩不可靠,所以这三年,我没打听你在哪没敢打扰你,我忍得很难受,忍得要疯了,我拼命逼自己忍,逼自己不要去打扰你,我拼命跟自己说,我只有长大,只有考上大学,有个好前程,能养得起家负担起一个家庭了才配得上你。”

        “老师,你真狠,当年一声不响就走,任由我面对天崩地裂,现在,我找过来了,你却和另一个男人……”

        “对不起,董家声,我……我对你是老师对学生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陶悠悠咬唇,强压下不忍说:“我那年那样说,只是……”

        “只是敷衍我,怕我不上学了是不是?”董家声忽然笑了,笑声苍凉空茫。

        他这么笑着陶悠悠更慌,心脏疼得都快爆裂了。

        夜色更加深重了,苍茫茫像大雾笼罩,陶悠悠很想把董家声抱起来搂在怀里,搂得紧紧的,给他以安慰,低声细语使他不再悲伤。

        可是她不能。

        董家声在她心中一直是那个大男孩,是晚辈,是她的学生,而不是爱人。

        “董家声,你试试把眼光放到同龄的女孩身上好吗?她们比我活泼比我漂亮,你对我只是一时的迷失,只要接触别的女孩子,你就会把我忘记的。”陶悠悠颤声说。

        一时的迷失?自己这三年为了她成疯成魔,她却以为自己只是一时的迷失!

        像是被钉上死刑的绞架,有刹那间董家声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心脏的窒息令得血流停滞,麻痹的痛楚从心尖向周身体弥漫,一点一滴残忍顽强。

        他说不出话,他不敢说话,视线里一片暗黑,过去三年的孤独煎熬在此刻更加触目惊心。

        她会离开自己,像三年前那样,一声不响离开,这回,她一线希望都不会给自己留。

        因为,自己已经长大了。

        不!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从自己身边再度离开。

        这一次离开了,她会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会离开自己,像三年前那样,一声不响离开,这回,她一线希望都不会给自己留。

        因为,自己已经长大了。

        不!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从自己身边再度离开。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