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95章 取恶瘤

第95章 取恶瘤

        “肖意那个人好像骨子里不算坏,你可以试着改变影响他啊。”陶悠悠沉吟。

        “怎么影响?狗改不了吃-屎,他现在号称喜欢你还跟我上床了,他又不喜欢我,更加不会为我守身。”麦柔音怒道,恨恨地瞪那套翡翠首饰,“都怪他妈妈,干嘛要引诱我。”

        ——你不受引诱不就得了!

        陶悠悠无语,想了想道:“肖意家做什么的?不然你试着把他拉到他家族事业里去,有正事干了就不会想着花天酒地了。”

        “肖意很讨厌家族事业,他老爹老妈使了浑身解数软硬兼施也没把他拉到工厂去,我怎么可能办得到?”麦柔音闷闷道:“他家你听说过的,他是肖奇正的儿子。”

        “什么?”陶悠悠惊得跳了起来。

        肖奇正是天奇的老板,肖奇正只有一个独生儿子。

        “没搞错吧?”陶悠悠抚额。肖奇正的财产跟乔斯亮在伯仲之间,肖意那是妥妥的钻石二代,麦柔音这次发达了。

        “没搞错。”麦柔音长叹了口气。

        天奇和正泰是同行,因为同行知之甚深,所以肖太一见麦柔音的胸牌当即对她产生好感。

        乔斯亮虽然曾抛弃发妻另娶,可从不在外花天酒地,口碑在阔太太们中极好。

        正泰因为乔斯亮作风正派,集团里面也没有潜规则现象,正泰的女职员尤其是管理层的女职员在外面极吃香。

        肖奇正只是没有肖意那么离经叛道,外面女人也不少。

        “看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怪不得肖意了。”陶悠悠同情地看着麦柔音。

        “就是,我现在都不知怎么办好。”

        换了自己处在麦柔音的位置上肯定是毫不犹豫拒绝,陶悠悠不敢说,脑袋转了转,忽然想起一个办法。

        “要不然把肖意拉到青阳去办厂,离了g市这个花天酒地的老地方,他也许就改变了。”

        “办厂?办什么厂?”麦柔音来了兴致。

        “精品服装厂,你对时尚很敏-感,我看肖意穿着也很有品味,不是那种靠名牌堆砌的品位,咱们青阳现在正在招商引资,各种投资机会……”

        陶悠悠刚提了个头,麦柔音就大声叫好。

        肖意从小很喜欢绘画,当年高考时想报考美院的,肖奇正说他是独子得继承家业,逼着他报考了商学院,肖意拗不过他只得上了商学院,但是却消极反抗,离经叛道放荡不羁就是那时开始的。

        服装设计和绘画虽不是同宗也有些关系,比管理天奇应该更能引起肖意的兴趣。

        把肖意拖去青阳办厂能让肖意离开那些富婆换个环境从良,还能跟肖家要钱去投资为以后万一离婚捞些财产,同时能远离肖家不用跟公婆一起住省得发生矛盾,还有,离娘家近,以后生孩子就送给她爸妈带就可以了,她自己能轻轻松松照样过单身一般的快乐生活。

        麦柔音越想越美,拿出手机就想给肖意打电话。

        “慢点。”陶悠悠按住她,“别只是空口说白话,你等着,我帮你做个计划书。”

        陶悠悠给董家声打电话,让他把考察青阳时做的调查报告发一份到她邮箱。

        董家声带着考察团一个多月辛苦研究拟下的报表很完善完整,青阳政府执政班子的风貌、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青阳人文环境、用工市场等等不用修改,只将生产学生电子产品更改成精品服装便可,预计投资额参考了正泰分厂的预算,再略作调整减少。

        这晚陶悠悠也不回去了,和麦柔音两人忙了个通宵,黎明时,一份像模像样的计划书做好了。

        “你把这份计划书先发给肖太。”陶悠悠帮麦柔音出主意。

        麦柔音玲珑剔透,心领神会点头。

        肖意的意见在肖家无足重轻,肖奇正希望儿子到天奇子承父业,而肖太夹在儿子和丈夫中间,是最适合调停且有那么一点点份量做决定的人。

        熬了一个通宵陶悠悠有些蔫,可昨天已经跟董家声说要去上班的,怕一拖二拖他又不让自己上班了,只得强撑。

        麦柔音经常过夜生活的,影响倒不大,又因解决了发愁许多天的婚事问题心情好,神采奕奕照样上班。

        正泰这天上午十点召开了经理级别以上职员的会议,由伤好回来上班的总裁董家声主持。

        陶悠悠职位还在,坐到通讯销售部这边。

        总结表彰后,董家声宣布了正泰集团的最新决议,因工作需要,齐中天和高崇实对调。

        这个决定事先一点口风没透露过,研发部和财务部没有利益相关还平静些,视听销售部和通讯销售部则像水落进油锅一样炸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碍于董家声的权硬威不敢议论,眼神却很是复杂。

        这一纸调令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罗薇更敏-感了。

        她的升职路被董家声堵死了。

        齐中天即使离开正泰,晋升总经理的也不会是通讯销售部的人。

        罗薇搁在会议桌下的一双手发疟疾似痉挛,不敢置信地看董家声。

        董家声沉静从容,脊背完全靠在椅背上,自信轻松的坐姿,完全控制了全局的王者才有的风范。

        陶悠悠的工作怎么安排董家声在会议上没说。

        以他的身份,一个销售经理的工作安排的确轮不到他来管,可是……他们的关系不仅是简单的上下级啊!

        陶悠悠有些懵。

        散会后,齐中天和高崇实办工作交接,华南区的销售员面对新老两位经理不知怎么站队好,一齐把头埋得低低的,恨不能化身隐形人,没有人过来和陶悠悠打招呼。

        每一个人都很忙碌,离开了半年,办公区还是老样子,也没有增加新人,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环境却变得陌生,烈日炎炎的天气,也许空调温度调得低了,凉汽丝丝缕缕从手足透进心窝,陶悠悠感到很冷。

        “小桃子,舍得回来上班啦。”华东区离得远,邓拓在陶悠悠枯站了很久抬头间才看到陶悠悠,大叫着站了起来冲过来,半路上又跑回去,从办公桌左下方柜子里拿出一个大糖盒,“我前阵子上超市购物超市赠送的大白兔奶糖,尝尝。”

        这个油嘴滑舌惹人讨厌的家伙好像变得可爱了,陶悠悠不客气地接了过来撕开封盒子的红胶带剥开一块丢嘴里。

        软软甜甜的,浓浓的牛奶味,陶悠悠焦躁的心情忽然就缓解过来。

        和邓拓说了一会儿话,陶悠悠刚想去请示高崇实自己的工作安排,谢旭搬着纸箱从经理室走了出来。

        “陶经理,我的东西清理完了,你可以进去办公了。”

        啊?他要主动让位?陶悠悠呆住,怔了片刻急摇头:“不成。”

        “装腔作势,经理的职位又不是你想让就能让的。”邓拓刺道。

        “我请示过高总了。”谢旭微笑。

        说话间,李伟滔带着人事部的人抬了办公桌和隔断过来,位置在办公区摆好,工作铭牌挂上,是谢旭名字。

        这哪行呢?自己才做了三个月不到的经理,谢旭却当了六个月,陶悠悠忙去总经理室找高崇实。

        “谢旭刚刚跟我说过,你请假前跟他有个约定,那个月谁的销量高谁就是华南区经理,那一个月你的销量超了他一千台,所以华南区经理之位由你来做。”高崇实不等陶悠悠提问主动解释。

        “那谢旭怎么办?”陶悠悠傻傻问。

        “暂时做销售员,有升职的机会我会考虑他,这半年华南区的销售情况自己看,不懂的过两天再过来问我,也可以找谢旭了解一下,回去做事了。”高崇实刚才只和齐中天交接了书本文件,具体情况还得登陆公司的网络联机版软件了解。

        经理大靠背椅坐上去没有以前舒适,有些扎人,陶悠悠怔怔坐着,电脑里这几个月的报表在眼前乱晃,一个字看不进去。

        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董家声。

        “老师,上班第一天怎么样?”他在电话那头低低笑着,隐约透着志得意满的欢悦。

        他刚刚得到消息,谢旭主动把经理职位让还给陶悠悠了。

        “我不开心。”陶悠悠手指绞着电话线闷闷道:“那么久没上班,今天回来都没人搭理我,我做人真失败。”

        “怎么会?谢旭不就主动给你让位吗?”董家声轻笑道。

        不能说人情凉薄如水,职场就是这样,每个人首先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处境。

        华南区的销售员在上司是谁情况不明时,肯定不会搭理陶悠悠的。

        董家声故意在陶悠悠上班第一天就宣布高崇实和齐中天对调,又不给陶悠悠落实工作安排,要的就是这效果。

        谢旭没过错,工作兢兢业业,管理层不能随意贬斥他降他的职。

        只有让谢旭感觉到无形的压力,主动提出让位。

        陶悠悠虽然离开学校了,可教师品质上的诚和真与生俱来,并没有随着岁月流逝和商场上的勾心斗角而改变,这种纯良固然会使她受伤,也会使她得到对手和同事的尊重敬爱,谢旭和她曾密切接触过,感受最深,没理由看着她尴尬难堪无动于衷。

        目的达到,董家声很是畅快,挂上电话后想到陶悠悠刚刚言语中的失落,忽地有些不是滋味。

        董家声突然想起齐中天把青阳联动的订单算到自己头上那件事。

        那时他认为,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不会让陶悠悠难过,可现在他的所做所为和齐中天那时没有差别,甚至更卑鄙。

        齐中天那时完全是为陶悠悠着想,他今天走这步棋则只是想让自己在和齐中天的搏弈中胜出。

        “我怎么变得这么冷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罔顾老师的心情处境。”董家声喃喃自问。

        再给他第二次选择,他也只能这么做,别无他法,除非他能眼睁睁看着陶悠悠跟齐中天去青阳,就这么放手。

        跟董家声通过电话后,陶悠悠的郁闷并没得到纾缓。

        “也许半年没上班,整天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抗打击的能力变得虚弱了。”陶悠悠努力想着进新潮时的遭遇,还有后来不停换工到处找工的奔波日子,心情微有好转。

        陶悠悠的好心情在齐中天来电话后嘎然而止。

        “宝贝儿,不好意思刚抽得出时间给你打电话,崇实还没空给你安排工作吧?忍一忍,随便找个位子先坐着,就当是历练世情,我跟董家声较着劲,三个月后青阳分厂开工,我带着你一起去青阳……”齐中天在手机里柔情脉脉说。

        他和董家声较着劲争夺自己,所以才有了自己的尴尬处境。

        不期然地,陶悠悠心中生出了愤怒,她觉得自己被当猴子一样耍了,胸口像棉花团堵塞似透不过气来,愤怒后是无尽的迷惘和失落。

        陶悠悠没意识到,她被董家声惯坏了。

        董家声潜意识里就有狼的野性和敏锐,他也许是无意的,无意中就把陶悠悠捧着宠着扶到天上去,陶悠悠在他的惯纵下已受不得半点委屈。

        陶悠悠在这瞬间突然就做出了决定,过去彷徨许久拖泥带水未能斩断的一切被切得干净光滑。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