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97章 B郑耀阳番外【慎订】/b

第97章 B郑耀阳番外【慎订】/b

        冬日里难得的温暖天气,阳光柔和地照射在地上,明亮却不眩目,桑榆心情愉快地走进大厦,电梯敞开那一瞬间,她的好心情嘎然而止。

        电梯里面很多人。

        桑榆的目光越过很多人,有些空茫地落在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身上。

        男人手臂微伸开,牢牢地护着一个娇小的女人,两人姿态亲密,女人不知低声说了什么,男人唇角微挑笑意浅浅,不经意间带着几分宠溺,俊男美女融洽和谐,委实赏心悦目。

        桑榆木呆呆站着,直到背后急着进电梯的人撞了她一下。

        男人护着女人走出电梯,跟桑榆擦肩而过。

        冰冷的不锈钢电梯门合上的刹那,桑榆看到那个女人不知因何事跺足,十足的撒娇抗议姿态,男人无奈地摇头,伸手揉了揉女人的头发。

        “郑耀阳,看来没有我,你真的过得很幸福。”

        电梯一层层上升,桑榆两只手攀着冰凉滑溜无所的金属壁,勉强支撑着没让自己滑倒下去。

        十年过去,郑耀阳已不复年轻时的明净俊秀,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硬朗明隽,眉眼冷硬像石头凿刻出来的雕像,看起来平常不苟言笑,刚才那瞬间的温和让桑榆心口涩滞。

        桑榆有个不为人知的名字——文筱竹。

        十年前,文筱竹在云山投水自绝,据黑白无常说,她投水后有一个女孩不要命地想救回她,阎王也为之动容,于是没让她投胎转世,许她孤魂野魄在阴阳两界飘荡选择机给她重生。

        一个月前,她重生了,重生在二十三岁女孩桑榆身上。

        桑榆有心脏病,随时会死去的那种。

        其实已经死了,所以才有文筱竹的重生。

        精品大厦的装修一丝不苟,廊灯明亮异常,墙壁是温暖的橙红霞色,看着熟悉的深棕色大门,桑榆僵硬的手微有了活力。

        不等她拿钥匙开门,房门从里面拉开了。

        “今天走路声音重了些,有心事?”邵南生微笑着拉起桑榆的手。

        他的手掌温暖干净,桑榆不动声色抽回手,淡笑着摇头道:“能有什么心事?”

        如果没有前世没有郑耀阳,的确连忧郁的地方都没有。

        邵南生把她照顾得太好了。

        桑榆悄悄抬头看,邵南生穿了件浅粉衬衫,一双温煦的眼睛隐在金丝边眼镜后,敏睿而深邃,俊朗洒脱气质无双。

        桑榆忽然一阵难过。

        他把自己捧着宠着,还不知陪着的是一个孤魂野鬼。

        桑榆母亲生她时难产去世,父亲七年前也去世了,其后抚养陪伴她的是父亲公司的得力助手邵南生。

        邵南生比桑榆大了八岁,今年三十一岁,桑榆父母去世时把家业尽留给他打理,当时亲戚们都在说闲话,等着看笑话,看邵南生什么时候霸占了桑家家财扔了桑榆。

        七年过去,邵南生将桑家的产业打理得很好,也将桑榆照顾得很好。

        午饭是邵南生做的,他特地从公司赶回来给她做饭,陪她吃过饭,又急匆匆赶回公司上班。

        桑榆站到窗前,看着楼下邵南生步履匆匆上了汽车,飘渺的白烟过后,汽车消失在视线里。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郑耀阳……郑耀阳!”喃喃地喊,咀嚼着那个深刻进灵魂的名字,桑榆有些眩晕。

        这样的结局很好啊,他有了新恋人,生活幸福,自己那年投水自尽,不就是想跟他划清界线,让他能放下自己,轻轻松松走他的人生路吗?

        傍晚,邵南生打来电话,歉疚地告诉她,晚上有应酬,不能回家陪她吃饭。

        “我让四季鲜酒楼送饭菜过去,你趁热吃,别忘了。”他在电话里殷殷叮嘱。

        自己不是小孩,不是他的负担。

        桑榆想喝酒,一醉解千愁,或者醉死过去。

        家中自然是没酒的,在那么温馨的环境中,悲伤也无法发泄,桑榆出门上酒吧。

        太巧了,不想见却偏总能遇上,吧台边一杯一杯灌着酒的男人,居然是郑耀阳。

        他喝得很专注很投入,仿佛世间最有趣的只有手里的酒杯,日间冷硬的神色和昙花一现一样的温和笑容都不见了,只有一个头发凌乱眉眼萧疏的落拓浪子。

        “筱竹……筱竹……”擦肩而过时,梦讫一样的细语传进耳朵,桑榆呆住,一双脚沉沉的再抬不起来

        酒吧的灯光从明黄突然转为暗蓝,光线昏暗,看不清郑耀阳的神情,然而,颓丧绝望由里而外,无处不在。

        桑榆呆呆看着他的后脑勺。

        郑耀阳后脑勺有两个涡漩。

        说起来,她和他的孽缘起因,还是因为他的双发漩,很好笑很好笑的原因。

        那时她是他的语文老师,有一次作文课,讲解议论文时,有个学生大叫还是记叙文容易写,她当时开玩笑说:“记叙文容易写,那就请同学们这一节课写一篇一千字记叙文,题目《我的同桌》,写出你的同桌与众不同特别的地方,细节或细小的地方,相貌说话小动作都可以写,然后以这个特别的地方为引子,发散思维。”

        学生哇哇大喊叫苦不迭:“老师,写同桌容易,写特别的地方太难了。”

        众学生开始挖空心思找同桌的特别之处,郑耀阳的同桌咬着笔头坐了很久没有落笔,她问:“写不出来?”

        “是啊,老师,郑耀阳成绩好,长得俊,这些都不算特别吧?”

        “所以说,你们平时观察不够细致,郑耀阳同学后脑勺有两个发漩,全班同学没有第二个人跟他一样。”她笑道,对学生,她了如指掌。

        郑耀阳本来低着头奋笔疾书的,忽然抬头望她,明净的少年目光灼灼,亮得刺眼,她突然就有些不自在,仿佛说了什么见不得光的话,没来由的,不敢和他对视。

        郑耀阳后来说,当时他看她,她突然红了脸,出水芙蓉似濯濯潋滟,瓷白如脂的脸颊红彤彤的,惹得他很想摸一摸。

        她一直想,郑耀阳会爱上她,外界的指责并没说错,是她勾引了他。

        她是成年人,世事洞明,应该预料到感情的发展,可她没有在一开始阻止。

        郑耀阳的成绩很好,品学兼优,这样的学生,老师没有理由不偏爱一些,而她,在偏爱的路上走歪了,违背了师德。

        那一年七月,郑耀阳参加市奥林匹克数学赛,她是监考老师,巡视时,她发现他有一道题答错了,神差鬼使,她伸出手,小指在那道题上飞快地点了一下。

        郑耀阳抬头看她,她心虚,飞快地瞥向一同监考的另一位老师,不敢再给他暗示。

        郑耀阳看懂了,在草稿纸上重新演算,然后,在她再次巡视过来时,一只脚在地上哒哒敲了两下,她望他,他飞快地在草稿纸写道:是这样的没错。

        开始没错,中间一个步骤错了,她急了,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她,小指再次伸出。

        晚上她在学校值班,郑耀阳提着一个小瓷罐来找她。

        “我妈自己酿的桑椹酒,甜甜的,很好喝。”他说,有些渴切地望她。

        作为老师,其实不能和学生一起喝酒,可她在他灿烂的笑容中迷失,找了两个杯子出来。

        桑椹酒很甜很好喝,她喝了两杯,没想到劲道在后头,翻肠倒胃不舒服起来,趴到洗手池前狂吐。

        郑耀阳迟疑了一下走了过来,一只手扶着她,一只手触上她的背轻轻抚拍。

        她吐得有气无力,满眼的泪,不停不歇。

        郑耀阳怔站了一会,伸手抹拭她眼角的泪水。

        少年干净的手指抚过从没有人碰过的脸颊,触电一样的感觉,大火在瞬间漫烧。

        那时,她如果还有一分理智,马上推开他,赶他走,也许,就不会发展成后来的局面。

        郑耀阳猛一下从背后抱住她。

        “筱竹……”低沉的满含欣喜的喊叫,酒味扑鼻,不知何时,郑耀阳从吧台站了起来,狠狠地抱住了她。

        桑榆从回忆中回神,竭力挣扎,想要摆脱他,想要夺门而出。

        “筱竹,别离开我。”郑耀阳死死搂着她,力道很大,铁箍似牢牢困着她,大头埋到她肩窝,贪婪地嗅着她的气息。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筱竹。”桑榆气急败坏。

        “没认错。”郑耀阳很固执,声音异常温柔,“你摸摸,你心跳得很快。”

        男人的浓情蜜意从每一个字中流露,桑榆泪流满面,咬牙问道:“白天跟在你身边那个女孩呢?”

        “你说悠悠?那是我妹子。”他说,面庞坚毅的线条变得柔软,“筱竹,没有人能取代你,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个人。”

        桑榆被击垮了,周身力气不逸而飞。

        郑耀阳疯了,他把她抱上酒吧二楼,随便踢开一个包厢的门,把里面的人赶了出去。

        酒瓶扑咚咚碎了一地,酒液漫延,有人说,迷迷糊糊神智不清时最容易意乱情迷,狭窄的空间也会让气氛升高让人失控,喝酒后的女人更是易为男色所迷……桑榆没喝酒,也被醺醉了。

        等他清醒过来,看清自己的脸,不知什么表情。

        留着天明后再操心吧,反正,她现在不是他的老师,没有谁可以伤害他们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