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跟你没完 > 第3章 聚集地

第3章 聚集地

        穆寒草草洗了几下,裹了浴巾径直去了卧室,连头发都没吹,蒙头就睡,再没跟晏玖说过一个字。

        晏玖在浴室里呆了很久,出来时穆寒已经睡了,衣柜里,周衍给她准备了一套衣服,她找出来换上,坐在客厅的窗口吹了半宿风,后来实在困了,沾着沙发居然睡着。

        数日乏累,一觉酣梦,醒来时已是半上午。

        穆寒和周衍把剩下的事也谈妥了,手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晏玖站在走廊阳台上,一眼就看到路边忙碌的车队,清一色军车,厚重扎实,经过加装后,成了一座座移动堡垒。

        穆寒也出来了,周衍和他并肩走在一起。晏玖看着他笔挺的背影,心头惶然。

        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背后长了眼睛,他回过头,与晏玖四目相对,目光精锐,仿佛洞穿一切。

        晏玖知道他所思,他也知道晏玖所虑。

        她想去榆安市,这是唯一的机会,穆寒一走,她就只能留在小镇。

        他等着她去求他。状若无事地回头,继续跟周衍聊天。

        背后传来脚步声,是光头男上楼取东西,见晏玖在这儿,忍不住走过来:“他不会带你走。”光头男幸灾乐祸地笑,“等着,待会儿我就来好好疼你。”咬牙切齿的语气,加上他凶悍的面容,倍显狰狞。

        晏玖的心揪起,大步越过光头男跑下楼。

        走到车队旁,她又茫然,进一步是虎穴,退一步是狼窝,进退两难。穆寒已经走到属于自己的车旁,他回过头看见晏玖,嘴角挑出嘲弄笑容。

        十几米的距离,晏玖双腿仿佛有千斤重。

        副手为穆寒拉开车门,他迈步上车。车队整装完毕,随时准备出发。穆寒从后视镜瞟了一眼,晏玖仍站在原地,无所动作。他发号施令:“走吧。”

        副手探出手朝前面的车打了个手势,引擎声响起,车队缓缓出发。

        就在车队最后面一辆汽车开动时,晏玖跑着追上去,纵身一跃,攀住车厢后的梯架。她不能呆在小镇,也不敢去榆安市,搭一段顺风车就行。

        周衍讶异了一下,没管她。光头男却不死心,疾步追上来,他也攀上了车,掰开晏玖的手往下推。晏玖摔了下来,幸好汽车速度不快,不然非得受伤不可。

        光头男跳下车,拖起晏玖:“小娘们,你别想跑。”晏玖一伸手就要插他的眼,光头男赶紧躲开,晏玖趁机挣脱他的钳制。光头男大怒,扑过来抓她,二人厮打在一起,没注意前面一辆车突然掉头,呼啸着折回来。车子在揪打的二人身边戛然停下,下来个男人,一脚踹开光头男,拎起晏玖的衣领朝车里拖,又轰然一声关上车门。

        车子像疯牛一样开出去,晏玖看见穆寒脸色铁青,她想开口,最终把身子往角落里缩了缩。

        一路无话。

        半天之后车队抵达榆安市,晏玖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一道高高的围墙矗立在前方,厚度有四五米,如古代城墙一般,有人站在上面巡逻。城墙下面,是人工挖掘的护城河。

        榆安市倚长江建市,但江水只弯弯曲曲地包围了部分城区,这条河是人工挖掘,引来长江水护城,寄生人终究只是人类的身体,过不了河;寄生虫倒是淹不死,但它重量太轻,在水里只能随波逐流。护城河上只有简易桥梁,车队绕城走了半圈,最后从长江大桥进入榆安市。

        所有的进出入都必须登记,尤其是新来的幸存者,会接受身体检查,体能评定,异能者会得到一枚胸章。晏玖跟随车队进入,并不知晓有这一规定。过了长江大桥的卡哨后,车子停下,穆寒把她推了下去。

        晏玖看着继续向内城驶去的车队,这意思,是不是他放过她了?

        现在的榆安市幸存者聚集地并不是原来的榆安市,它抛弃了大部分主城,只保留了西南部的高新区,并向郊区扩展了一二十里。高新区内工厂多,而郊区有良田,聚集地得以保持生产能力。

        四面八方涌来的幸存者每天都在增加,房屋密集的主城区又被抛弃,如今的榆安市住房并不宽裕。

        晏玖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一打听,才知道这里可以用钱租房,当然不是纸币,通货是黄金。有金首饰的人可以去钱庄,黄金称重后换成金币,就可以在城内购买需要的东西。可怜晏玖除了身上一套衣服,别无他物。

        但也不至于露宿街头,聚集地无偿为幸存者提供住处。晏玖问了许多人,找到了基本住房保障处,办事员把她带进了一栋老式楼房,穿过墙壁斑驳的走廊,进入最里面的屋子,这是个小两房,屋里的家具被扔掉,规规整整摆上了大通铺,连客厅也没放过。主卧摆了三张单人床,因地制宜排成了“凹”字型,只留下入门处窄窄的一道走路的地方。办事员指着其中一张床对晏玖道:“以后你就睡这里。”

        是最里面的一张铺位,紧靠窗户,可惜窗户玻璃碎了,剩下脏兮兮的窗帘布。晏玖是新人,没法挑剔,在床铺上坐下休息,进来一个中年女人,皮肤黝黑,身材敦实。她古怪地看了晏玖一眼:“你住这儿?”

        “是啊。”见她直接在旁边的床位坐下,晏玖猜测她应该是室友,笑了笑:“你好,我叫晏玖。”

        中年女人嘲讽似的笑一声:“这里可做不了生意。”

        晏玖不明白什么意思。

        看她一副懵懂的样子,中年女人知道这是个刚入城的,不介意和她多说几句:“聚集地只提供住宿,至于别的,自己想办法。”

        食物是个大问题,变异人可以加入城市护卫队,不愁吃穿。或者三三两两联合起来,接一些佣金任务,或开车去周边县市搜索食物。而没有变异的,生活就困难得多,身强体壮的男人大多靠出卖体力修建围墙,换一餐半饱;但女人往往找不到工作,连糊口都困难。

        弱肉强食,生存淘汰。

        实在活不下去了,年轻的女人开始以色侍人。比如原来住晏玖这张床位的,前两天搬去了男女混合住宿楼。

        中年女人见晏玖有几分姿色,便觉得她迟早会走上这条路。

        “大姐,那你肯定找到工作了吧?”晏玖问。

        对方道:“我在工厂上班,是个制衣工,护卫队的制服就是我们厂里赶出来的。”她知道晏玖的心思,道:“末世没到来之前我就在那家工厂上班。但现在,每天在工厂外排队等着招工的不知有多少,厂里每天都有绩效考核,动作慢的,效率稍微低点的,明天就不用来了。我是十几年的熟练工,还能勉强保个饭碗。”

        那意思是,你不行。

        晏玖的确不行,她出门试图找点吃的,但难民太多,城里的老鼠差不多都被捉光;想找事做,工作岗位僧多粥少,哪里轮得到她?城里不行,那就出城去周边搜罗点食物——别做梦了,听说附近几公里内已被人搜过三遍。

        若说去更远的地方,一是没车,二是没胆儿——谁知道会遇上什么东西?

        饥肠辘辘游走至傍晚,晏玖无功而返,抱着肚子躺在床上。好不容易睡着,夜里下起大雨,狂风撩起窗帘,雨滴不断从破窗户灌入,劈头盖脸将她打醒,晏玖终于明白这张床为什么空着。

        翌日继续出门,四处打听,对聚集地情况更为了解。变异人已经成为聚集地的主宰,逃难至此,他们大多抱团,分到的房屋更为舒适。有人告诉晏玖可以去东南面看看,新来的变异人住在那边,也许某个团队会需要她。

        那一片的房屋全是小区房,环境更好,道路两边已经有不少人,或站或坐,面前摆着个写着字的小牌子:

        “有房出租。”

        “专业开锁,也许你用得着我。”

        “会洗衣做饭,求包养。”

        ……

        弱势的普通人类在这里就像一件件待价而沽的商品,晏玖茫然,她大学学的是室内设计,难道要在牌子上写:房屋装潢设计出图。

        或者她也只能求包养?

        晏玖转身离开,晌午已至,街上的饭店飘出香味,包子铺的师傅端出一大笼热气腾腾的包子,香味直往晏玖鼻里钻。在榆安市,除了黄金外,还流行一种小额硬币,铸铁制造,最初只是管理者发给修筑围墙的工人,工人可以凭借这枚铁币去指定地点换取面饼。因为能够换取食物,后来渐渐流通起来。

        比如现在,就有人拿着硬币过来买包子。

        可惜晏玖口袋里一个子儿都没有。她咽了咽口水,转过头去,没看到路边下水道口有一团黑影冒出来。

        那像是一层黑色胶膜,胶膜如同被人撕扯过,边缘扯出长长的须,这些须又成了它的脚,帮助它地上快速移动。它移动着,形态瞬息万变,边缘的须时长时短,时有时无,就像一团可任意变形的橡皮泥,又像千变万化的黑色液体。

        它飞快地掠过马路,身体一弹,粘在包子铺老板身上,伸出一条须粘住了老板的脖子,身体一翻,完完全全贴在男人的颈部皮肤上。包子铺正在给顾客夹包子,并未注意,那层黑色胶膜仿佛真的变成了液体,它渗入他的皮肤,完全进入他的身体。

        那老板身体一僵,手上刚夹起的包子掉落,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在遭受难以言说的痛苦。但这痛苦持续的时间很短,只有几秒钟,老板的眼白变成了棕黄,瞳仁变成诡异的深红,红得如同被血染过。

        他被寄生了。老板嘴中发出一声低鸣,朝对面的顾客扑过去。包子被打翻,他扑在对方身上,双手一拧,直接把人的脑袋拧了下来。

        霎时,尖叫声四起。

        杀了一个人不算,那寄生人又跳起,朝晏玖扑过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60/188987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