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跟你没完 > 第9章 练车

第9章 练车

        习习凉风撩起耳边长发,脚底景物不断变化,晏玖终于发现:她在飞。

        她在飞诶!

        可惜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感受飞翔的刺激,穆寒已经落地,晏玖一偏过头就看见他的侧脸,皮肤柔润匀净,鼻梁高挺,夕阳的光线斜斜射过来,将他的侧影勾勒成柔和的工笔画。

        晏玖犹疑地凝望他,这家伙原来长得挺英俊。

        后知后觉发现,她还在他怀里,这比遇上寄生人还要惊悚!晏玖吓得不敢动。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小心翼翼地开口:“你这是公主抱吗?”

        穆寒垂眼看她,眼中起了淡淡的寒气:“是啊,我对你太好了。”话音落,晏玖身体一轻,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

        扑通一声落在水中,这是穆宅后花园中的游泳池,今天下过雨,池水略凉,晏玖蓦然被扔进水中,差点抽筋,喝了好几口水才从池中站起,脑袋懵懵的。

        “给我在里面好好呆着。”池边的穆寒冷冷地瞥她一眼,大喊一声:“宣城。”一个男人从楼上飞了下来,穿一件黑色背心,身后一双银色的大翅膀,穆寒命令道:“给我看着她,不准她上来!”

        “凭什么?”晏玖不服。

        “我告诉过你不要乱走,但你太不乖了。”穆寒声音冷冷,“这是对你的惩罚。”

        他御风离开,身影在空中渐渐消失。晏玖看向池边的宣城,宣城中等个子,留着板寸平头,全身散发着浓浓的军人气质。晏玖一边朝池边靠近,一边恭维他:“你的翅膀很漂亮,太威风了……不过你得飞高点……”翅膀被宣城收起,消失在背后。晏玖继续笑:“太酷了!你什么时候爆发出异能的?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宣城一副老僧入定状,不理会晏玖,晏玖还在喋喋不休,步步朝岸边趋近。宣城低头,不紧不慢地从腰上掏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晏玖。

        “我闭嘴!”晏玖妥协,看枪口依旧直直对着自己,“好,我退回去,你把枪收起来行吗?容易走火。”

        傍晚的风吹过,晏玖在水里打了个寒颤。

        默默地诅咒所有变异人。

        月亮爬上中天,草丛中的虫鸣声都停歇,晏玖还在池子里。从傍晚到半夜,皮肤都泡皱,才等到忠叔走过来:“寒少说你可以回房了。”

        晏玖悻悻上岸,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这么小气?他找不到她父亲,就把气撒在她身上。每天想方设法不让她好过。

        官绿海敢找她麻烦,必是穆寒默许的。

        拧了一把衣服上的水,晏玖闷声回到屋里,洗澡换衣服之后,忠叔端来了晚饭,还有一盒感冒药。他为人宽厚慈祥,把晚饭放在小桌上,忍不住多看了晏玖两眼,问:“晏小姐姓氏比较少见,不知道认不认识晏高阳?”

        晏玖拿起筷子的手一顿,低声回答:“他是我父亲。”

        忠叔了然,他在穆家干了几十年,跟晏高阳也是比较熟的。之前就觉得面前这位小姐有些面善,所以多问了一句。他面色没什么变化,声音依旧和蔼:“当初穆先生对你父亲很好,还说要资助你出国留学。”

        晏玖知道那事儿,她成绩马马虎虎,到高三时难免焦灼。有天父亲回家,把晏玖喊过来:“老板说我工作了这么多年,应该给我发点福利。他想资助你去英国留学,你成绩一般般,只能自费上个普通点的学校,他负责全部费用。”

        晏玖讶异:“你老板这么好?”

        晏高阳道:“他也有私心。穆寒通过了剑桥大学的申请,穆总怕他儿子一个人在外面不习惯,虽然他会派个人去照顾穆寒,但年轻人嘛,跟同龄人才有话题。老板见你跟穆寒玩得还不错,干脆一起出去,偶尔照应他儿子。”

        “谁跟他玩得不错?”晏玖打断父亲,“要不是因为你在他家上班,我都懒得理他。”她想起穆家那金碧辉煌的别墅,窘迫不安仿佛又扼住她的咽喉,“我英语又不好,去国外干什么?拿人手短,他父亲出钱,以后我不得什么都听他的?你在穆家伺候了一辈子,还要让我去伺候他们,我才不干那活。”

        十七岁的年龄,心高气傲,晏玖知道自己和穆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情愿在自己的世界自由翱翔,也不去那个繁华的牢笼伏低迁就。

        下次见到穆寒就没好气,他在七中门口朝她招手,晏玖装没看见。穆寒跑过来,递了一套参考教材过来:“晏玖,我觉得这套书不错,你多看看。”晏玖斜睨他一眼:“谁稀罕你的书?嫌我作业不够多是不是?”穆寒想说什么,晏玖不耐烦地抢先道:“拜托你以后别来找我好不好?还有,你要去英国自己去,别把我扯上。你知不知道我看见你就觉得烦?还要跟你去同一个地方上大学,想一想就痛苦不堪。”

        她说话的神情一定充满厌恶,晏玖看到穆寒面色苍白,喃喃道:“晏玖……”

        声音低低的,有点像小动物的呜咽。

        晏玖不想再见他,转身就走。

        后来就真的没有见到,父亲出卖了穆父,带着穆太太携着穆家财产一起私奔。生活朝狗血剧的方向疾速滑落,穆寒远走他乡,晏玖上了一所普通高校,她没再回过榆安市,心里总害怕什么。

        年少时的趾高气扬,消失殆尽。

        从往事中回过神,晏玖看看面前的忠叔,这该是穆家的老人,歉疚如百爪挠心,晏玖黯然垂下眼:“我知道我爸对不起穆家,好吧,现在的一切都是我该受的。”

        “我没有这个意思,毕竟事情不是你做的。”忠叔温和道,“寒少是个很好的人。”

        算不上坏吧,隔着家破人亡的仇恨,他还救过她的命。

        换了晏玖可做不到。

        别墅区犬吠声不止,守卫牵着猎犬一遍一遍巡逻,巡过三遍之后才解除警戒状态。三条寄生虫,共造成三个变异精英死亡,二人重伤,伤亡不可谓不惨重。章力强义愤填膺,脑门上青筋毕露,向穆寒提议:“还是把所有普通人驱逐出内城,寄生虫防不胜防,这些没能变异的普通人就是颗不定时炸-弹,平时没什么战斗力,一旦被寄生就会炸开,顺便把附近的变异人一起炸死。”

        变异人的异能再强,但仍是血肉之躯,一旦遭到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攻击,可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寄生人撕碎。

        章力强话一出,立即得到一些人附和:“对,打杂的活完全可以交给能力不强的变异人,外城里等着干活的人可以从这里排到长江大桥。”

        “把所有普通人驱逐出内城!”

        ……

        也有一些人没表态,有人沉默,有人为难。

        穆寒绷着一张脸,开口道:“我不同意。”字字掷地有声,“不是呆在内城就可以高枕无忧,如果我们连偶尔流窜进来的几条寄生虫都应付不了,那也不用在末世中苟且挣扎。”

        章力强力劝:“优胜劣汰,自然法则,他们不能变异,也怨不了我们……”

        “既然是优胜劣汰,那我们更应该努力提升自己。”穆寒打断他,“有这些普通人存在,我们才能随时保持忧患意识,锻炼出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再说,他们并不是永远不能变异,有些人只是变异得比较晚。”

        穆寒态度坚决:“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以后不要再提此事。”他环视一周:“没别的事就早点睡,明天的任务按原计划进行。”

        章力强还欲说什么,看穆寒面如寒霜,不甘心地把话咽了回去。待穆寒走后狠狠一跺脚:“妇人之仁!聚集地迟早会沦陷!”

        虽睡得晚,但穆寒仍一大早就出门,带领队伍去百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中午是回不来的,走的时候带了食物和饮水。

        晏玖不用为他准备午饭,自然有大把时间闲下来,看着院子里停着许多车辆,她有点手痒,晏玖去年拿了驾照,但没有实际驾车经验,技艺生疏。

        末世,不会开车怎么逃命?

        晏玖特地去向厨师请教如何能把包子蒸得又白又软,这个早上又起了个大早,把早餐做得更丰富,端上桌时果然见穆寒脸色似乎更加愉悦。

        人嘛,吃得舒坦了心情才好。

        心情好了才方便商量事情。

        琢磨着穆寒快吃饱,晏玖弱弱地跟穆寒提起:“楼下有好多车没开,我能不能练练车?”

        “你不会?”穆寒问。

        “我有驾照。”晏玖说,“不过是去年拿的,自己没买车,所以……后来就没再碰过。”

        穆寒没说行,也没说不行,继续吃饭。

        他就是这个样子,总是沉默,晏玖不得不在他的沉默中揣摩,甚至忐忑不安。她觉得自己像个小太监,脑袋悬在裤腰带上,天天揣摩皇帝的意思,一点风吹草动就如同惊弓之鸟。

        “你做包子的技艺进步了。”穆寒终于开口。

        那是不是该给点奖励?晏玖眼巴巴地看他,嘴上说得含蓄:“我想你吃得舒服一些,所以去跟楼下的厨师学了学。”

        穆寒满意地“嗯”了一声,盯着碗里的粥有些苦恼:“今天多吃了一个包子,粥喝不完了。”

        “我喝,我喝……”晏玖立即伸手端过他面前的粥碗,利落地把半碗粥倒在自己碗里。

        浪费是可耻的行为,反正每顿饭晏玖都负责把剩下的饭菜全部吃光。

        快吃完才想起,妈的,这碗饭是穆寒碗里的。

        完完全全的剩饭。

        算了,饿过肚子的人才不计较。

        穆寒心情似乎不错,晏玖准备收碗时听到他说:“反正还早,待会儿跟我去楼下,我带你练车。”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斜射进来,映得穆寒的眸子十分清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60/188987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