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跟你没完 > 第15章 收赌债

第15章 收赌债

        什么赌债?晏玖和困意做斗争,用迟钝的思维在脑子里搜寻,穆寒的唇已经辗转过来,烫得如同一团火,直接覆上晏玖的嘴,唇瓣张狂地舔舐,晏玖脑袋一懵,他真的在吻她?

        他的吻来得十分猛烈,不断地吸吮舔-弄,晏玖反应过来:“不要……”声音破碎如呻-吟,穆寒的舌头就趁机侵入到她的口中,灵活地勾缠晏玖的舌尖,让她再也没有机会开口。晏玖想推他,手指触到他滚烫的脊背,才意识到他早就脱了衣服,晏玖仿佛被烫了手,不知所措。

        就在她愣神间,穆寒压在她身上,唇舌依旧不停,攻城掠地在她口中席卷,将空气一并带走,晏玖脑袋里升起一团迷雾,感觉到他的大手在全身游走,所过之处燃起一团团火焰,是暖是难是迷乱,晏玖分不清,只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交融在一起。

        肢体纠缠,像是另一场大战。

        战斗偃旗息鼓时,晏玖睡意全无,十分清醒地盯着床头桌上的摆件。

        穆寒从背后抱着她,胸膛贴着她的后背,严丝合缝,轻轻地唤她:“晏玖……”声音低而缠绵,像从棉花糖机飞出来的糖丝。

        “你满意了吗?”晏玖闷声问。

        搂在她身上的手微微一僵,良久,才听到他从背后说:“是你要跟我赌的,我反复向你确认过。”声音,竟有些不安。

        “我……我以为你说着玩的。”晏玖没放在心上,以为他最多咬自己两口。

        “今天我战斗得很累……”处处危机仍浮现在眼前,想起白天她从阳台摔下来,穆寒仍是心惊胆颤,“然后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对,男人在大战之后,通常需要一个女人来纾解情绪。可这个女人为什么是她?晏玖冷笑一声:“我知道你恨我爸,找不到他就……”

        “我的确恨过。”穆寒打断她,手臂一动,把晏玖的身子掰过来,深邃的眸子望定她,他的口气很轻,像是初春的暖风,“但末世来了,他对我已经不再重要。”

        骗谁呢?晏玖没好气:“那你还跑来我房间?”

        还把她给睡了?不觉得别扭吗?

        “因为末世来了。”穆寒低下头,绵绵细细的吻落在她的肩头,前几日咬下去的狠辣荡然无存,他的动作轻柔得像在抚摸一朵娇花。她不知道每次站在他面前,他有多想吻她,*在骨子里蠢蠢欲动,可他不能,隔着家破人亡的恨意他不该再亲近她。

        不该,不能。偏偏难以自持。

        拿不起,她毕竟是晏高阳的女儿,父亲的死和穆家的破败如同一根刺扎在心底;

        放不下,她是他年少时一缕绮梦,八年的时光仍然没能褪却初恋的鲜艳。

        爱恨两难,最后,只能狠狠地咬她一口。

        但现在,穆寒朝她趋近,他放肆地伸出舌头,舔吻她娇嫩的唇瓣,声音含混:“我怕来不及。”

        天知道他们还能活多久。

        陨石可不止看见的那几颗。通常情况,每次的陨石雨都覆盖大面积地域,甚至全球,只不过降落时间不同而已。聚集地外,早已怪兽成灾,不知多少人又成了寄生虫的宿主。

        如果灭亡是迟早的事,是随时会降临的事,仇恨如何?隔阂又如何?穆寒只想吻她,想占有她,今朝有酒今朝醉,他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穆寒掰过晏玖的脸,肆无忌惮亲吻她,晏玖往后退,穆寒扣住她的后脑:“我不许你拒绝我。”穆寒霸道地把晏玖困住,来不及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穆寒可不想留下任何遗憾,他要她,穆寒双手用力,把晏玖搂得紧紧的,最好揉入血肉中。

        早起做饭几乎不可能,晏玖是被腹中饥饿唤醒的,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下床,刚准备去拿自己的衣服时,卧室门被推开,晏玖与穆寒面面相觑。

        衣服还没穿好,晏玖慌忙用手中衣服挡在胸前。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

        “我来看看你醒了没。”穆寒面上浮出可疑的红晕,不自然地笑笑,“早饭端上来了。”

        穆家的厨师手艺很棒,餐桌上,面点外形别致味道可口,小菜鲜爽诱人,晏玖坐在桌边纳闷:“你干吗老让我做饭?”她明明做得马马虎虎,穆寒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居然吃得下。

        最重要的是,连累晏玖跟着吃不上厨师的大作。

        “你不想做就算了。”穆寒说,“多睡会儿也好。”

        “那我做什么?”末世哪还有人敢闲着?

        穆寒想了想道:“如果你愿意,我想让你去训练场里当教练。再强的变异人,也需要强健的体魄和熟练的格斗技巧,那边教练不够,你身手不错,不如去那边帮忙。”

        晏玖难以置信:“那里全是变异人,他们能听我的?”

        “也有普通人,比如射击教练就没变异。”

        训练场位于郊区山下,以前是部队的打靶场,周围住户不多。加入了护卫队的变异人都会在这里接受训练。

        晏玖的担心不无道理,当她被介绍为新来的武术教练时,队伍里嘘声一片,众人纷纷露出不屑的目光。

        “吵什么吵?晏教练虽然没变异,但功夫是杠杠的。”一男人在人群中喝道,中等个子,其貌不扬,皮肤黝黑似炭,活脱脱的包公在世。晏玖觉得他黑得有点面熟,仔细在脑中搜寻,想起来是前些日子官绿海指挥她搬东西时,住在山下别墅的纪黑。

        原来他没死。

        纪黑记得晏玖挥刀手法娴熟利落,至少能为自己赢得喘息之机,道:“前几天我住的地方突然出现了寄生人,我们措手不及,但白翅膀和周二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直接见了阎王。我也受了重伤。当时晏教练也在,人家一个普通人全身而退!什么叫本事?在这年头能活下去就是本事。光有异能有什么用?一个两个跑两步都气喘,遇到近距离攻击,就手足无措眼睁睁等着被撕,还好意思笑话别人?”

        纪黑声如洪钟,他本就长得黑,板着脸训人时气势十足,况且他能放电,异能强大,没人敢不把他当回事。人群里顿时没了声。

        晏玖干笑两声,道:“如果你们不满,我们可以过两招。当然,前提是不使用异能。”穆寒告诉过她,这支小队近战能力很弱,末世前不是上班族就是宅男宅女,虽经过末世的洗礼体能有所好转,但格斗技巧几乎为零。

        晏玖当下点了两个男人,晏玖与之搏斗,三两下将其放倒。

        众人不得不服。

        晏玖得以顺利在训练场立足。

        训练场很大,山那边有专门练异能配合的,杀伤力较大,晏玖不能围观;她便跑去打靶场,那里有几个军人教大家射击、投弹以及各种武器的使用。

        自动步-枪,狙击-枪,手-枪,手-雷,火-箭炮……光看着就让人热血沸腾,晏玖探着脑袋,恨不得亲手拿过来试一试。

        晚上穆寒带她回去,车上有其他人,晏玖一直没开口。回到穆家,上楼时,她终于试探着问:“空闲的时候,我能不能在训练场学点东西?”

        穆寒回过脸看她:“学什么?”

        “射击,投雷之类。”

        “又不打算让你去战斗。”

        晏玖失望,悻悻地嘟囔:“我也需要自保。”

        穆寒驻足,侧过身,眸光直直地看着她:“我会保护你。”

        鬼才信!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上树。

        晏玖嫌弃的表情过于明显,穆寒想忽视都困难。

        晏玖不喜欢他,若干年前穆寒就知道,那时候上中学,两个学校离得不远,穆寒总会找点借口去七中找晏玖,晏玖一直是不冷不热的样子。其实喜不喜欢,他心知肚明,只不过不愿意承认,只不过还抱有希望。

        穆寒真该感激这末世,法制没了,秩序没了,他为所欲为。

        他半垂着眼眸朝晏玖趋近一步,伸手摸上她的头发:“如果我心情不错的话,也会同意你的要求。”晏玖还在想他是什么意思,穆寒已经扣住她的后脑将她带向自己,他俯下头,吻上她的唇,含住她的唇瓣吮吸。

        晏玖条件反射地想躲开他,穆寒直接将她压在墙上,身体紧贴,晏玖被他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听到他含混出声:“乖一点。”穆寒的舌头顺利撬开她的齿龈,如攻城掠地,激烈地掠夺她的呼吸。

        他像是在沙漠里长途跋涉的旅客,干渴多时,如今见到水源便没了理智地吞吐。穆寒疯狂地吸弄她的唇舌,把晏玖的呼吸一起夺走,箍住她腰间的手越收越紧,忍不住在她背上游移……

        “会长,会长……”宣城有事找他,风风火火追上楼,声音一出口就呆住。看着在楼梯间抱做一团的两人,宣城面上一红,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什么事?”穆寒放开晏玖,呼吸不匀。

        晏玖偏过脸,好丢人。

        宣城满脸尴尬,指了指楼下:“有个从顺洲过来的变异人想见你,说那边的幸存者不少,他有很重要的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60/18898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