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杏回忆录 > 第七十回俩俩相忘

第七十回俩俩相忘

        上回说到,阿坚递过电话,红杏就打给她妈妈了,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却很放心,其实,原来阿坚是妈妈早认识的悦!

        因为妈妈是老师,阿文小时候很喜欢妈妈,老是跟着妈妈,阿坚呢,就跟着阿文,妈妈觉得奇怪,就问阿坚为什么,阿坚说,因为我要看着我哥嘛!妈妈哈哈大笑,从此就记住了年少懂事的阿坚。

        可是,和阿坚的一段情,也是不了了之,因为阿坚的妈妈,不喜欢红杏。

        和阿坚分手后,红杏心中很悲伤,写下了《俩俩相忘》这篇很长的故事。

        还记得当年看马景涛,叶童版的《倚天屠龙记》,印像最深的,是那插曲,常唱起,“捻朵微笑的花,看一段人世风光……”当时很喜欢,就用心记下了歌词。

        当刚离婚的时候,我孑然一身,想不通,深爱我的人,为什么舍得离开我,我的信心跌到落谷底,直到那天,我遇到了他。

        那天晚上,他约我去面试,他的单位要招外贸。

        当我遇着他,我说了一句,“想不到你这么年轻。”他笑得很灿烂,“你听我的声音,以为我很老吗?”

        我也奇怪,本来面试,最多半个钟头的时间,可是那天,他缠着我个多钟头,问长问短,甚至,让我把在一中生病的事情,也告诉了他,甚至我离婚,才回到顺德的事情,也让他套出来了。

        我只是觉得,他开头叫我李小姐,听我说起我在伟业达的事情,他们叫我阿锶,他马上极自然的叫我“阿锶”,然后,他的眼神,也是越来越温柔。本来他是很严肃的,他是老板,跟我在面试,可是后来,他跟我说话,就像是两个一见如故的人,多年不见,重遇后多么欣喜,然后在一起说个没完。

        他那天,很仔细的看我的奥林匹克证书,他的表情为我惋惜,我记得,小虫也从没认真的看我的证书搀。

        然后,他还叫我做什么智力测试,笑得我半死,他后来说,我也找出了端倪,不错。我以为他马上叫我上班了,谁知道他给了我产品图,问了我QQ,说晚上加我QQ,我们再聊。

        然后晚上,我们谈文学,谈人生,谈很多事情,总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还记得,我问他,带着玩笑的语气,“你只是选个外贸,怎么比选老婆还难,考这么多关?”他却回了我一句,极高深的话,他总喜欢在QQ上,用极高深,一句话含几层意思的话,他说,“当你知道需要什么,你就知道怎么做才能得到。”这句话我后来告诉我妈,我妈笑了个半死,我妈偏偏又没记性,后来反反复复,问了我几次。我妈说,觉得他很得意。

        随后,大家都猜到了,我进入他的单位工作。

        进单位第一天,我听歌,他在QQ跟我说,“你听歌呀,你别叫我难做,我上头还有人。”我就听他话,不听了,后来他有事,叫另一个外贸,那个外贸是他要叫走的,应他要求,再带我一两天,他叫她给我什么东西,那是个女孩子,他却对那女孩子,说话凶死了,我还记得我说,“阿坚,你为什么对人家说话这么凶呀?”我却忽然发觉,人家只是迟了点给东西我,他就对人这么凶,我今天上班听歌,这是个不大不小的错误,他却舍不得骂我。

        而后来,我越来越发觉,他目空一切,全厂的人都怕他,唯独,他舍不得骂我,于是,这令我娇纵,我常在他面前,发小姐脾气。而他不舍得骂我,甚至还暗暗讨回我欢喜。

        我们每天,在上班见面,用QQ聊天,亦有其它聊天,晚上,他还要用QQ和我聊天。

        上班后的没多少天,他带我出差,可是,之前走的外贸也来,我们三个一起去。本来,那个女孩子要争坐他旁边,我是没所谓的,但他不让那女孩子坐,回来时,我调倪那女孩子,你是不是要坐前位呀?那女孩子不好意思,我其实喜欢坐车头,我就去坐了,阿坚呢,认真收拾好位置,给我坐。

        我拿出以前OLDMAN(以前伟业达的老板)的糖果,塞在口中,有喱哩豆和薄荷糖,我吃喱哩豆,问他吃不吃,他就吃了薄荷糖。

        我说,为什么不吃喱哩豆,他跟我开玩笑,说那五颜六色那么多色素,毒死你哎。我说你咒我死,我死之前也要抓死你,他说,这是慢性毒药,到六十岁才死,六十岁我也想死了,你就来抓我吧,我当时只是笑,后来却想到,他的意思,不是说要跟我同生共死?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早就一起配合好主意,要那个女孩子请吃饭的了。他坐我对面,我那天点的饭菜迟迟未来,我就夹他的烧鸡吃,吃了他很多块,弄得他后来不够菜配饭了,而他毫不生气。

        晚上,本来他们想叫我请吃的,因为阿坚是车夫,阿坚却知道我心疼钱,带我们去了他朋友家吃,我还记得早上我看到他的手裂皮,我说他是不是很少吃海带紫菜,要多吃,手的皮肤就没事了。想不到,晚饭真的有海带汤,他马上很高兴,说,“哎,正好,太适合我了。”不知道是谁故意安排,反正他和我坐在一起,甚至,他的提包,也要我一起帮他放。我是小孩子心性,喜欢吃鱼头,坚说不好,在人家中吃鱼头不礼貌,那语气,仿佛和极亲近的人说话。

        而走的时候,他就大大厘厘,仿佛我帮他拿提包天经地义,我后来叫他拿回,我要穿鞋子,他才拿回,反正,我们在别人的眼中,情侣无异。

        上车的时候,他朋友也随车回顺德,本来坐惯了他身边的,可是,见到我先坐到了坚的身边,他朋友呆了一呆,随即明白了。

        我曾说过,我的脖子有淋巴结,是当年医生帮我洗胃时,不会弄插伤的,折磨了我十年,我要不停的吐口水,那女孩子问我原因,我就说了,坚很认真的听,他对我,老是充满怜惜。那天晚上也是,我也是咽喉不停的辛苦,我本来想弄在纸巾上的,阿坚怕我浪费,就说弄出车窗行了,可是,后来我发现那风,全吹回到他的漂亮的士上了。我很内疚,阿坚反而说,没什么,不是什么五颜六色的东西就行。天,他对我,还比他的车在乎!

        我要打电话给妈,他很自然的把电话递过来给我,还在身边交代说,我在什么地方,多久就到,怕我妈为我担心。

        那天晚上,我坐在他旁边,他不停的逗我开心,我笑个不住,不停地捏他手臂,他应该痛的,可是他任我捏,我却偶尔一扭头,发现那另一个女孩子,当我在捏阿坚时,那种表情,我恍然大悟,那个女孩子,喜欢他!

        后来我告诉了他,他其实早知道的,他却说,“这个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好了,说回那首歌了,那首歌,我很喜欢,每天,最喜欢从外面进办公室时,唱那句歌“失捻朵微笑的花,看一段人世风光,到头来输赢又何妨……”如果他在,他总会抬起头,双眼很热烈的望着我。

        开头我还不以为意,可是,他总是极温柔的看我,我终于觉察出,他对我的情意。

        我后来在QQ问他,他默认了。

        由于我和他晚上都常在QQ,他常叫我帮他办事,有一天,我很累,忍不住埋怨,而且,我一开始,就对他的爱不抱乐观态度,因为,我离过婚,而他,有钱,又帅,还没结过婚,他凭什么爱我?我那天说,我和你无名无份,每天上班多累,晚上还要帮你做事情,我说我不是谁(即以前那个外贸员),我没办法无条件帮你做事情,那天,他就马上给了公司邮箱的密码给我,而这邮箱密码,一向只有他和他哥才知道。

        你可知道,那天我多开心!我觉得,这是我们爱的见证!

        然而一切,坏在他哥的出现,坏在他哥也对我那么好。他哥,其实和他,是双胞胎。

        粉锶们(呵呵,现在才发现小锶很多FANS,他们还给自己安了个名字叫“粉锶”)天天在追我写《俩俩相忘》的续集,我总是没空写,其实,一是我真的没空,离开他之后,我的客户们鼓励我自己做起独立经纪,每天不停的面对供应商,还有客户,而甚至,我的客户和供应商有不少是鬼佬,我一对着电脑,就忙业务的事忙不不停。

        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我一直在等,等一个结果,又或是,我不愿意想起离开那天,我怕揭起伤疤。

        不过,时间会冲淡一切悲伤,昨晚,英国人把他的照片给我看了,英国人很帅,可惜是黑人,不过,黑人又如何?如果真的爱我,而英国人说,马上带我出国。

        (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83/189012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