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杏回忆录 > 第八十五回继续奋战

第八十五回继续奋战

        这其中,为了应付那个无题心事,红杏不知道和PRISLEY吵了多少回,去网吧跟别人吵架,弄得一肚子气回来,整个人瘦得像藤条。

        以下是红杏写下西陆管理员的一封信,她是在被西陆全面封杀,论坛被封,ID被封的情况下写的撄。

        给西陆高层的一封信:

        文/小锶

        XXX:

        你们好!因为我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西陆管理员不肯说,所以我只有以XXX来称呼。

        一直以来,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你们把一切都交给白夜星河去打理,然而这个人,是非偏颇,有失公正,早已是罄竹难书。

        这封信,我会交给西陆管理员交给你们,至于他是不是会交,这就看你们西陆官方是不是官官相卫了?因为西陆早已经够乱的。正因为如此,很多有志之士才选择离开。剩下的,有些不闻不问,有些,就更是同流合污了。

        正所谓污者,我指的是神秘园无题心事,一剑倚天寒,水云烟坊水云烟等人,这伙人,都在北京,跟你们很熟悉的是吧?你们对他们,可讲交情得紧。

        2006年的年中,我因为一篇《首页之我见》,和无题心事闹翻。我想,这个女人早就眼红我的文章多人看,就此趁机发挥。这篇你们也弄的,至于弄的目的何在,那就要问你们了。话说回来,对于无题心事的无理取闹,我当然反击。然而这个人的猪朋狗友可多得很,一下子,他们神秘园,以及水云烟坊,一大帮来势汹汹的过来骂我。对于这种以强凌弱的态度,我当然不会屈服,势要斗争到底。他们不够我骂,就转而求白夜星河,来封我的论坛,当时,我的论坛有八千张贴,快近九千了,虽然不多,却凝聚了我不少心血。更重要的是,我家没电脑,我老公怕我网友多,一直不给我买,这就意味着我会失去我所有呕心沥血写成的文章。而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们说我论坛有骂人的贴,所以封坛,可是你们查查神秘园,水云烟坊,甚至江南文学,骂我的文字,骂我的人有多少?可是为什么不见封他们的坛?没办法,人家是地头蛇呀!也幸好,我弟弟春风君发现了西陆的漏洞,帮我找回全部文章,并把春风花园给我来打理。现在,我这个地头,不知道比西陆好多少偿。

        他们还封我"小锶"的ID,好象也为公平起见,除封我这ID,也封了涩青果,或是徽地文狐的ID,可事到如今,那个什么狐的ID早就解封了,然而我的呢?依然是未解封,为何?也是因为他们和你们很熟悉是吧?

        一直到现在,好象西陆渐渐有人醒悟过来,因为我和随缘楼,沙漠绿洲,天骄的朋友们一直很好,他们也深知我的为人,而很多西陆的姐姐,在QQ上,也跟我表达了对西陆,对无题心事的愤慨,劝我要耐心点。

        就是因为这样,无题心事她们才不敢过分嚣张,可是,她们依然暗中窥探我的动静,在监视我的行动,以待暗中加害。

        同样在灌水,我常发文章,把姐姐们和我在QQ聊的内容,以及我写的正义文章贴上去,务求让大家知道真相,可是,白夜星河只手遮天,把我的文章全部删除,可是我们有疑问了。他,为什么不删除无题心事的?他们的关系如何?相信明眼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得出!

        正因为西陆的不公正,好多大哥表达对西陆失望,离开了。像幽梦的秋过留痕大哥,竹林的沙鸥大哥,秋大哥好久没来,沙鸥大哥明确跟我说,因为对某些人失望,所以不在竹林当版主。更远的就不要说了,像长风一啸大哥,三叹大师等,这些真正的精英们,走的走,散的散,谁还愿意留在西陆?

        我的QQ上,也有很多西陆的元老,像狐说九道,天边一颗星等,他们都是以前诗情画意的,现在可能没什么人知道,然而几年前,他们是赫赫有名的,他们,都叫我离开西陆。

        西陆为什么会弄成这样,首页的点击率,寥寥无几。直到如今,白夜星河也是明令不准选我小锶的,然而只有到周末,TOP弟才来曲线救国,用其它名字选我的文章上去。

        我为西陆失望,可是你们呢,你们醒了没有?

        我花力气,让TOP弟当上你们评选的什么版主第一名,就是想西陆有正确的管理方向,因为我相信TOP弟是个明白是非的人,而不像白夜星河。

        我希望,你们让白夜星河撤职,让我的留住美丽()复坛,让我的"小锶"解封。

        请你们,给我一个交代。

        因为这篇,白夜星河终于离开,然而,西陆因为有过这样一个管理的人,早已江河日下。

        红杏终于获得初步的成功,她很喜欢《跟着感觉走》这首歌,这一天,哼着哼着,她忍不住又写下一篇。

        观众们原谅我这几天老发一写红杏写的文字,因为都是红杏的心情笔记。

        跟着感觉走

        ——小锶

        “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快活……”

        我喜欢跟着感觉走,我在生活中,就是跟着感觉走。

        曾经面对爱恋,我全凭感觉,付出过受伤害过,哭过笑过,所幸最后感觉是对的,嫁给了小虫。

        如今面对凶险的网络世界,我依然凭感觉。

        这其实很危险。

        曾写过篇《永远的女主角》,情形真是这样的,到那儿都是这样,从白鹿,乐文,包括现在的西陆。

        我却不管了,尽管我总被人围攻,尽管人们常妒忌我的人气,我却依然赢得许多真心朋友。

        所以,依然凭着感觉走。

        下面我说说对某些网中人的感觉。在这儿,我为保护朋友们,是不会说一个朋友的,这些皆是和我有争议的人。

        雪域:这老太婆现在消声匿迹了,或许已经江郎才尽,不过她根本没什么才,写的东西也差劲。不过凭着马屁功夫,升到了白鹿的总编。她为我写的《致小锶》可是也列在了百度搜索“小锶”之列,这也可能是因为我小锶的名气吧。她不算太坏,只有点狡猾而已。很会伪装,虹说她曾要求做虹的情人,不知道是真是假。虹说她声音很老,是他先叫她老太婆的。

        歪歪:这是白鹿的歪站长。是非不分,毫无才华。天知道,他为何这么对我反感,从我到白鹿开始就对我诸多猜疑,后来仅因为维护那只鸡(卢艳红)而删除我ID。不过,他删除不删除我没所谓,因为我早离开白鹿。

        卢艳红:这曾是只鸡,也消失了。她在的时候,天天写一些情情爱爱的诗,利用她当编辑的特权摆首页,是个极端可耻的女人。明明有男友了,还到处勾引男人,是一只网鸡(详见我写的《网鸡》)

        520小说妃子:很会伪装的阴险小人。这是乐文上的,现在也消失了。她当初对我很好,口口声声叫着妹妹,后来却见我的人气越来越高,超过她了,终于露出真面目。利用雪域到了乐文的事端,删除我在论坛上的ID,不过她不敢删除在网页中的,不过被很多人骂,结果我离开了乐文,她不久也颜面无存,离开了。

        无题:终于转到西陆的正主儿了。我当初见她和单纯吵架,很是奇怪。因为我接触单纯,发觉她很好。我开始小心无题。开头和她姐长姐短的,但纸包不住火,她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就在《首页之我见》开始,勾帮结派,处处与我为难,大概见我人气高,文章受欢迎,想弄走我吧?对此,我不屑一顾。我的文章上不,我也不是太在乎。编辑能选,只有他们的眼光,而且,不止一个编辑选我的。

        水云烟:这是个居心阴险的女人,专门把不关己的事情往身上揽,也不知道她是何居心。以前无题和单纯骂的时候,她参与,后来我和神秘园开战,她也参与。不止如此,她的水云妓院里一帮嫖客,更是西陆垃圾,写了很多侮辱我的贴子,我已向站务报告,等金星来秉公处理。

        梅林:此人是个神经病。本来不关他事,他偏要掺和。结果惹怒了我,说对他不屑一顾,他竟发神经到在诗情删除我ID,幸亏他们站长不是神经病,恢复了,不过我从此不去诗情,和他们决裂了。这个人我怀疑他是变性的,亦即不是男人,是男人哪有他如此的心胸?

        好了,反正我是什么也敢说的。这就是我对这些人的感觉。

        我,依然是跟着感觉走,只希望走得开心。

        这儿提及到的网名,都是在那些网站中极有势力的,当时都对红杏或多或少的迫害,红杏至今,仍然没法原谅这些人。

        但这些人现在都不知道为何,已经销声匿迹了,或许他们再已无颜上网络,因为知道自己作孽太多。

        (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83/189450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