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杏回忆录 > 第一百四十六回红杏慈父

第一百四十六回红杏慈父

        红杏的父亲,是个心肠很好的老人,一辈子只为子女。

        在红杏生病的日子里,是父亲,不厌其烦的带她看病,住院时,千里迢迢不停前来看她,在红杏夜校求学的日子,更是父亲,风雨无阻的去载她上学。

        红杏极爱她的父亲。

        写在父亲节

        又是父亲节,每次想在父亲节想和爸庆祝一下,总是说不出口,一来还没钱,二来总是觉得有点别扭,我也不懂为什么撄?

        父亲老了,面上的皱纹越来越多,叫他戒烟,他这头说是戒了,转头又抽了,活脱是个老顽童,你拿他没办法。

        还好,老爸的身体很好,快六十岁了,还是每天嘻嘻哈哈,他在家里坐不住,干脆跑到街上去用摩托车载客,弄多几个烟钱,连那退休金,他的小日子是不用愁的。其实,在顺德或是广州,老人家都比年轻人活得舒服,这就叫“老有所养”吧偿。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讨厌我爸爸。

        小时候,爸爸是我偶像。大手托起我,总是带我去玩,那时,觉得爸爸就是我的天。

        可是渐渐大了,竟看不起有点乡吧佬的老爸来了。我已经成年,知识远比他丰富,因为他读的只是小学,可是我竟忘了,他拥有比我多半辈子的阅历。

        曾经在我生病的时候,脾气很差,妈妈是宠我的角色,而老爸,就只能充当了骂我打我的角色,那段时间,我不喜欢爸爸。

        可是,渐渐的我明白到,不但是妈妈,爸爸也是那么的疼我,为我,他们煞费了苦心,终于令我完全康复。

        而爸爸在去年,甚至自己掏钱带我去桂林玩,他知道我喜欢桂林,也喜欢乘飞机,他就掏了他的养老本出来了。只为了让我玩得开心,其实爸爸真的很疼我,他的相册,第一页就是我和他合照的照片。

        而我每次回顺德,也是爸爸不辞劳苦的去接我,送我回祈福,他不怕累,就为了我是他的宝贝女儿。

        其实在我去电大的几年中,就是他风雨无阻的送我上学放学。

        有时想想,爸爸的爱如山高地厚,我又该如何去回报?

        其实,他不用我回报的。父母心中,子女就是一切。

        父亲节送什么给爸呢?我没有太多的钱送他,我只能送他心底的祝福,爸爸,愿你永远幸福长寿,愿你能伴着我走长长的路。女儿爱你!

        红杏曾带父亲去看病过,感概万千。

        父亲看病

        ——小锶

        小时候,我很害怕看病,那时候,每次到医院,我都是紧紧攥住父亲的手,仿佛有他带着,我才不至于那么害怕,害怕那白大卦,也害怕那扎屁股的针。

        却想不到,某一天,我的父亲也会老,他也会害怕去医院。

        父亲这几天,走路总是一拐一拐的,我问他为什么了,他说脚肿,走路疼,我叫他拿起裤管一看,不得了!肿得像猪蹄一样,我说不行,父亲,我要带你看医生。老爸还不太肯,好象他一到六十岁开始,就害怕去医院了,到现在他快七十岁了,每次他有病,都是我迫他去医院。

        老爸啰啰嗦嗦的,说只是小问题,不用去,我发脾气了,说,“什么小问题,明天跟我去,我开911去。”在家里,我一向是小皇帝,发号施令那个,加上现在他们都老了,只有我在他们身边,所以这个家都是我来管事,父亲见我生气了,也就同意了。

        我先带他看了皮肤科,过了几天,我问他,“老爸,怎么样了?”老爸没说话,拿起裤管,我一看,还是毫无起色,于是我说,“要不,叫哥回来开车,我陪着一起到大良皮肤站看。”

        叫我哥回来,因为我是没车牌的,平时只敢在勒流开,出了勒流,我就不敢开了,911是我的小红马,花冠一部,车牌就是vh911,至于这车牌的来历,却是因为我的刘郎,他喜欢管自己叫va,至于911嘛,呵呵,凡是敢动美国的都是我偶像,所以我的车牌,一定要选911。

        可是,我爸一打电话给哥,哥又说没空,唉,我只有摇头,这么多年来,我哥又为家里的事出过什么力?每一次,都是我出主意,他不是说没空,就是爱理不理,至于需要钱的时候,就回家拿钱,所以,我很怨恨因为我妈的过分重男轻女,过于溺爱,让我有这样一个哥哥。

        想起上次,我爸腰骨痛,我好不容易叫得我哥回来当车夫,可是去到医院,找医生,付钱,看病,拿药,那一样不是我?而我哥呢,在我的车上吹冷气睡觉,从此之后,我爸对我哥的心凉了半截。

        但现在我哥还是推没空,没办法,到了第二天,我只有继续带我爸到勒流医院看病。

        也许那个黄绿皮肤科医生也害怕了,叫我带老爸去看外科。

        找到外科诊室,是个戴眼镜,样子憨厚的青年医生,他很仔细的看过我爸的脚,说了句,“这么严重呀,需要住院的哦。”我连忙说,“他不能住院。”看着医生疑惑的眼神,我连忙解释说,“我有个老妈,比我爸更严重,双腿走不动的,平时只有靠我爸扶着走路,我的力气不够,扶不了,所以我爸不能住院。”

        那个医生,脸上掠过一丝同情的神色,然后他说,“你是他女儿吧?”我说,“是。”医生说,“我帮他开点消炎药,同时也要打消炎针,还要去洗洗伤口,你看看怎么样?”我说,“好,但凭医生吩咐。”那个帅医生点点头,打出药单纸,但奇怪的是,他不叫老爸签名,反倒拿过来我面前,说,“你是他女儿,签个名吧。”

        我很爽快的签了名,医生有点不放心,说,“你先去取药,然后再过来找一找我,我教你怎么做。”我说,“谢谢医生。”然后,就和我爸去付款取药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医院总是一大堆人,我找了个空位,让老爸坐下,等了半天,我自己也站得累了,见别人刚走,我也就坐下来了。

        好不容易终于拿到针水和药,我带着老爸再去找眼镜医生,医生见到我,就说,“好,我带你们去洗伤口那儿。”

        我和老爸跟着他,走过了几间诊室,到了尽头那儿的一间,我一看,一大堆人,我有点怕脏,就对老爸说,“你在这儿等着洗伤口,我在门口等你。”老爸颤巍巍的拿出一大堆纸,我细心的帮他翻出要洗伤口那张,然后就出门口去了。

        我玩着pad,过了一会儿,老爸出来了,我说,“好,我们现在去吊针。”因为,刚才眼镜医生已跟我说了看病的流程。

        谁知道老爸手中空空如也,我问他,“老爸,刚才另一张输液的纸呢?”

        老爸很无辜的看着我,说,“不知道。”

        我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团火,因为刚才泊车时,以我的三脚猫车术,我都差点刮着树了,还是有个好心医生过来教我泊好。我为了带老爸过来看病,自己今天的工作全停止了,我不由得大声的说起来,“老爸,你怎么这么麻烦的,那张纸很重要的,你现在教我怎么办呢?”

        老爸没有说话,这时候,我惊奇的发觉,老爸的眼中出现怯怯的神色!

        这时,那个眼镜医生出来了,他宽慰老爸,说,“没事,再找找,就算不见了也不要紧,我再打一张出来。”

        一刹之间,我忽然好悔!这是我的老爸呀,这是我从小到大,永远关心着我,永远爱护着我,永远风雨中用摩托车载着我走的老爸呀!

        这时,有个护士出来了,原来老爸刚才把所有输液纸都给她了,那个很好心的医生看了看,正是老爸要吊针那张,他就交给老爸,关切地问,“付款回单呢?”

        老爸又急了,在裤袋左翻右翻,翻出一团揉得皱巴巴的纸,我又好气又好笑,说,“老爸,未出医院前,这些东西都有用的,你呀!”

        我找出那张纸,翻平,那个医生却又回头对老爸说,“不要怕,现在没事了。”

        我不由得心中暗暗感激,真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好医生!

        老爸怯怯的在我后头跟着,我带着老爸到了注射室,回头一看老爸,我心都软了,于是我说,“老爸,我不会再这么大声的和你说话了,刚才是我一时情急,你放心好啦,以后我尽量不说你了。”

        老爸没有说话,他是个不善表达的人,但我看到,他的眼神马上欢快起来。

        在老爸吊针的时候,我心中思潮起伏,我想起,在我生病的日子里,老爸还在上班,可他隔三岔五就请假来医院看我,我记得有一天,还是打台风的,我在那间黑漆漆的医院里,我很害怕,我以为没有人会来,可是老爸,却笑容满面的带着一盅汤来给我喝,我记得,那一刻,我的心中是多么的温暖。

        我还记得,在我去读夜校的日子里,老爸三年来,风雨不改的用摩托车载我去上学,在那些漆黑的夜,在那些风雨交加的夜晚,我抱着爸爸的腰,跟着他的摩托车在路上飞驰,那时候,我觉得,老爸就是我的天,是我的保护神。

        而现在,爸爸老了!他不再强大了,他的眼神,从无畏而变得胆怯,他以前从不怕去医院,而现在,他居然害怕一个人去医院。

        那么,我亲爱的老爸,不用怕,你的女儿长大了,可以反过来保护你了。我亲爱的老爸,从现在起,我不再对你大声说话,我要保护你,护着你,陪着你走过你人生的日暮时分。

        因为,曾几何时,你也是那样的护着我,为我的人生护航,那么,从现在起,就让我还你,护你,好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83/205191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