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杏回忆录 > 第一百五十三回中山一狼

第一百五十三回中山一狼

        可是,网络上的事情还是烦着红杏。

        子系中山狼

        ——小锶

        小锶很容易相信人,认识不久就容易掏心给人,这让小锶结交到不少好友,可为小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有时也不够会误交匪人,差点就栽了,特别在网上,常容易信错人,因为网上的人,常是较迟,才能看到其真面目。然而这面目却是最真实的狰狞面目。

        一直以为,兼程那伙人只是洁身自好而已,却想不到,这伙人是——披着羊皮的狼,这可不是那首可爱的歌,我是对他们贬义的,且极看不起他们。

        其实,我早该防范。当无题贱人初去时,他们跟随缘楼的态度截然不同,是非常欢迎的。我质问铁海棠,其狡辩为,我只是为帮你,故而结交一下,探听底细而已。而我,也就轻信了偿。

        想不到,后来单纯过去揭穿铁海棠的真面目,此人居然写了一篇《拷问灵魂》,拿我和单纯开涮,向神秘园抛媚眼。在当时,我就生气了很久,一度不去了。可是铁海棠又假腥腥的写什么文章,害得我以为他仍然对我不错,故而又回去了一会。却想不到,这是致命的错误。

        此人,后来见我仍然久攻白夜混蛋和无题贱人不下,以为西陆仍然是这两个王八说了算,于是就对我不客气了。我偶尔去发个贴,半天没人回应,有也有个叫“命若琴弦”什么的,皮笑肉不笑的回几句。

        让我更气的是,他们的群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我自己早就退出了,他们居然后来加了我去,却又没经我同意,擅自删除。tmd,你们是什么鸟,凭什么这样不尊重人?你们不相信我能黑是吧?铁海棠,你曾说过不相信,那么你不妨再惹怒我,让我试试能不能黑你?要知道,虽然我小锶黑客是初学,可是我却在一个黑客云集的q群里,且我的兄弟们,不少是黑客正宗高手。

        为了对他们略施小惩,我把我在兼程的文章删除。本来嘛,这些文章是我发上去的,我是作者,为什么没有权利删除?而且,我爱留就留,爱删除就删除,你们管得了我?那个“命断琴弦“马上回应,说什么感谢我清除垃圾,意思是我的文章是垃圾,我很好笑,我的文章,是你们评了精的,那么意思就是,你们的文章,比垃圾还不如。

        可是这铁海棠,立刻在qq上对我破口大骂,还说我会有报应。去你娘的,你去吃狗屎吧!忘恩负义的是你,有报应的,也是你这王八!从一开始,就是你左右逢迎,对我小锶不起!现在,你居然还敢血口喷人?

        于是,我马上把这王八的qq弄进黑名单,同时,骂得他更狠。

        本来我在兼程没删除完的,现在删除完了,就除了《德狂侠女》前十多回,和那篇的《我愿意是》,不过,我也略经修改,哈哈!

        这个人,正应了那句话,“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而另一只中山狼,这儿提一下,便是一剑倚天寒。曾经他是神秘园坛主,我还以为他是个好人。想不到我跟无题闹翻以后,凭他跟无题的暧昧关系,马上对我破口大骂,还笑我以前曾经病过。你想想,只有这种卑鄙的人,才会这样讥笑人。真是衣冠禽兽一只。

        想一想,无题真不愧是西陆第一鸡,那么多帮她的贱男人们,不会是都跟她有一腿吧?哈哈。这伙人眼光也真差,如此丑的女人,也啃得下。

        可是我在此声明,不管你是怎么样的狼,我小锶有冷剑猎枪,迎接你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红杏就是因为对这个人失望,才彻底离开了西陆。

        但爱她的人还很多,就算是在网络上虚幻的也好,红杏感到迷惘。

        下辈子,我该恋着谁?

        ——小锶

        有一首歌,歌词是这样的,“……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我每次听到这首歌,都无端的感概,唉,下辈子的事,谁知道?而我,又该和谁或谁一起?

        其实,我一直最爱我老公,我想,如果下辈子,仍然和他一起,我一定也是非常幸福。可是,难道对一辈子也不够吗?想起三毛和荷西的对话,三毛问荷西,“下辈子,你会和我结婚吗?”荷西说,“绝不!”三毛很气,荷西却说,爱是一辈子就够了,难道下辈子还要一模一样的重来一次吗?想想也是,谁也不愿意,丰富多彩的生活,就那么重复的度过。所以,下辈子,还是不要跟老公一起了。

        而千里呢,我和他早有下世的约定。他说,“来生还作多情郎”。可是,如今,他在那儿?而我们,都是那么的虚无飘渺,下辈子,真能在一起吗?

        沈默呢?下辈子,当我遇上他,还是那么样的,再弄成情殇吗?还是我不要再欠他,他也不要再迷恋?一切,又会如何?又或是下辈子我们遇着,早已是陌生人。

        而千年蝶舞呢,我本无心呢,冷大哥呢,寒影大哥呢?又该如何?他们的情诗,还在耳边响着,而我,却又是那么的迷惘。

        还有,我身边的红颜知己们,狼,峰,罗建,毅,还有朗,杰,伟,小龙,很多很多,天啊,我竟数不过来了。这些,又该如何?

        我晕,我竟欠了那么多的情债。

        忽然想起那首歌,“……重重心中痴债,偿还不绝一世,千代千生难估计……”

        唉,下辈子的事,谁能预测?

        不过,我却想起,下辈子,我还是不要当女人好了,我不要像今生一样,欠了你们,那么多的痴情人。

        后记:再看这篇文章,惊觉岁月的无情,任何事情,过了一定的时候,再去看它,已是另一个心境,当时的我,还有着一段婚姻,而后来,我不久就离婚,那时候,身边所有的情缘,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我明白到,男人的甜言蜜语,根本靠不住,当困难时,在你身边的人,才是对你最好的人。感情靠不住,亲情有时也可能靠不住,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的坚强。

        但是,真的不想再要这么多情缘了,下辈子,让我当个男人好了。

        其实,就算叫她一辈子孤独,她也无妨的,因为她很享受着孤独这个名词。

        享受孤独

        ——小锶

        老公今晚加班,我一个人随便弄完晚饭,打开电脑,听着我喜欢的音乐,一边打我心爱的文章,一边独自享受一个人的时光。

        我喜欢孤独。

        这是生活中绝不孤独的人,才会这样说话。

        试想一个平时没朋友的人,如果有人关心他,谁还愿意孤独?

        所以,物极必反,生活太多姿多彩的我,很向往孤独。

        曾写过那么一首《孤独》,我一生最钟爱的诗:孤独是一匹渐老的瘦马/独自踟躇在凄清的古道上/欢乐这兄弟已离它而去/血红是它浑浊的眼/岁月令它的长毛/白了又白/黄了又黄/心事是它的保护鞍/它不会轻易把它卸下/我走过去/缓缓地牵过它/打算和它一起闯天下。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小锶在写这首诗时,的确想过孤独一生。

        然而这太难了,我身边,常常那么多痴情的蝴蝶围绕,一直不肯离去。

        而我,只能选择最懂得欣赏我的那只蝴蝶。

        而另外那些人,通通是我的红颜知己。

        其实,我在生活中的朋友也极多。小区的保安,几乎都跟我认识,我出入几乎从不示卡,到门口叫一声“芝麻开门”,自然有人给我开门。

        而因为我从事的是二手生意,所以我结交了很多三教九流的人,但是他们,绝对是老实又义气之人。

        所以,不要惹我小锶,我的保镖多得很哪。

        昨晚,我才刚刚有朋友请吃饭,卡拉ok完。

        难得的是,今晚如此清静。

        听着那cd中轻轻柔柔,而又透着哀怨的音乐,我感觉特别宁静。没有了网上那种纷争,没有人来妒忌我,攻击我,我充分享受着,一个人的时光。

        我欣赏哀怨,因为平时生活缺少这样的元素。我填的词,大多极悲,有人曾觉得我是不是一个很忧郁的人,殊不知是刚刚相反,我天生热情开朗,这只是我的感情调节而已。这是我老公分析的,呵呵。

        现在,我一个人在家里,我可以随意,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可以脱光衣服,在家中走来走去,因为没有人会看到。

        可以这么自由,多好。

        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享受孤独。

        后记:或许,情到深处往往孤独,写这文章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他人妇,现在,我孤独了这么多年,而深深的明白到,任何时候,你只能靠自己,所以,孤独教人成长。

        写这些文章的时候,她还是人妇,但现在她一个人了,她也是不怕孤独,且享受得很。

        她觉得,一切只能顺其自然。

        (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83/20667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