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杏回忆录 > 第一百五十五回蓝色伞下

第一百五十五回蓝色伞下

        网上天天发生很多事,红杏的生活五花十色,她从来不愁寂寞。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离婚这么多年,红杏还活得这么滋润。

        但是,千里却是她不能忘怀的人。

        再听《蓝色伞下等》

        那人今天晚上,本来说问上网的事,可是忽然又怕了,怕我网友多,这是我知道的,于是他又改口说干脆不问了。哼,我气死,本来很多姐姐们,都为我抱打不平了,谁知道我这样一说,他说更不理了,我一气之下,饭随便扒了几口,进房间去了撄。

        为怕闷,我把《金庸全集》拿进去,同时扭开收音机,让音符在午夜里静静流动,我一边欣赏着刀光剑影,一边听着动听的音乐。

        却忽然,熟悉的声音响起,“这夜半窗前……”,《蓝色伞下等》!,这首我钟爱的歌,我的脑中,马上飘过千里,唉,这是我和他的秘密,我们的“蓝色伞下等”偿。

        这首歌我一直想下在我的任何一个网站,却可惜百度没有,忽然想,明天再去查别的搜索网站看看,因为,这首歌,亦是我的最爱之一。更因为,这首歌,代表着你,千里。

        忽然间想哭,人,为什么总会在失去时才懂得珍惜?我真想对天许愿,对着夜空许愿,让千里回来吧,如果你回来,我可以放弃一切,甘心跟你一起。真的,我发誓。我不会再伤你的心,千里,你也不用再说,“为什么,我不要,我不要这空头支票”。这是你在《青果》中的留言。

        你也许会叹息,为什么要来生?今生,你说怀着见我一面,你就会挺过来,可是,你最终还是输给了命运,输给了折磨你的病魔。

        天,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残忍?

        “……谁明了这痴心,曾烙印,共度夜深,极天真有情人……”千里,你应该听过这首歌吧?我知道一定的,你看过我那篇《蓝色伞下等》,你说,谢谢,也许吧。千里,你为什么说得这么淡然,是否你已经知道结局?

        你离开我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你并没有离开过我?正如你说的,你永远陪伴在我身边。

        是的,你仍然在我身边,正如你永远在我心中,千里,不要害怕,不要寂寞,我也不要再说寂寞,因为,我知道,你在陪伴着我,时时刻刻,尽管,我们阴阳相隔。

        这首《蓝色伞下等》,她唱得很好听,在全民k歌唱过,发了给大卫,不知道大卫有没有去听。

        她也不打算告诉大卫,关于千里的事,毕竟两人从没真正发生过什么,有的只是朦朦胧胧的情感,红杏想,就算大卫知道了,也不会责怪她的。

        这时,白鹿书院的人,又再出来捣乱,原因是红杏百度她的笔名,居然发现雪域那个老太婆写给她的文章,里面虽然没有写什么,但引起红杏的好奇心,红杏就回白鹿看看,一看,白鹿依然是那么的乌烟瘴气。

        再惹黑蝴蝶

        我不知道白鹿书院为什么这么多垃圾?真的是个妓院,布满龟客和妓女。自从卢艳红走了以后,又来了个什么张敏,还有一只gui公若水。

        那只张敏的诗其实很臭。却不知为何,众多嫖客来捧场。妓女就回复说:若水(gui公),白鹿()有你,想不兴旺都难,然后两个互相吹捧,肉麻之至。

        我却想起三年前,我刚去白鹿时,那时白鹿多纯洁,有鹂儿,秋池,小k,沈默,凤舞朱雀,冷冰彬,个个写得不错,可是后来它沦落成,哪儿还留得住人?现在只剩下一些刚去不知底细的,或是几只跳梁小丑在苦苦支撑,看到他们的留言,真让我笑死了。

        有感于白鹿的江河日下,我倒有点多管闲事了,回了篇留言说,白鹿以前比现在兴旺多了。想不到惹怒了gui公若水,他不停地骂我。那只妓女张敏也骂,后来更来了一个,应该是嫖客,看他ip是北方的,不停地用下流话骂我,真气得让我想黑了白鹿。其实我一直有研究黑客,而我的朋友中,不乏电脑高手,我要黑白鹿,不是凭空说话的。

        想起白鹿,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我,真让我不齿。

        三年前,仅仅是因为我电脑上的毛病,重发了几篇文章想首页,而歪歪居然删除我ip,幸好我转移文章快,不然我的心血就白费了。

        想不到事隔多年,这个烂网站还不停迫害我。

        你说,这样的,该不该让它存在?

        贱男

        这世间贱女人,贱男也多。

        我讨厌白鹿书院,因为两个站长都是糊涂王八,我早离开三年了,然而,因为我第一首诗是发在那里的,

        我常常回去看看留言。

        想不到,今年我看到有个叫张敏的妓女,诗写得很差,却和白鹿一个叫若水的编辑打得火热,

        互相吹捧。还说,有那若水在,白鹿想不兴旺都难。

        我觉得很好笑,兴旺?这白鹿三年来不知走了多少英才,现在人丁单薄,日渐凋零。我于是回了条留言,

        说白鹿三年前更兴旺。想不到这下子捅了马蜂窝,那gui公若水,居然跑来骂我,我看了当然生气,

        再回去骂。这次,居然又一只叫启的鸭子跑出来,次次用极下流的胡乱编造的话来侮辱我。启?总不会是

        以前白鹿一个叫启的人吧?我是想不到,有人会变得如此令我反胃。据流流帮我分析,我也观察到了,

        可能是我以前拒绝过他,他这么多年还未放低过,于是因爱成恨。天,幸好我早有先见之明,如果我曾经和这王八在一起过,我三生都呕。

        现在那个叫启的gui公,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估计他全家在接客,个个染上梅毒,花柳,

        最后变成爱滋,活不长了,于是心理变态,天天阴魂不散骂我,不过,我一现身,马上龟缩回狗窝,我是毫发无损,他像狗急跳墙。

        现在,我已摸透他们的底细,我要报复,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说那单,还有另一个贱男。

        起初,他是天堂的朋友,天堂把我拉入qq群,他就认识了我,主动加了我。我开头觉得他不错的,和我挺投缘。可是不久,我发现我看错人了。他,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色魔。我不知道他是故意吹水,还是不敢瞒我,他说他经常找女人过夜,甚至不在乎是鸡。他有很多女人,居然还不和廉耻,千里迢迢跑去陪他上床。

        反正,这人令我大倒胃口,我马上把他qq删进黑名单,我对他说,你这禽兽,根本不懂感情,只知道***。

        后来,我告诉天堂,天堂也极生气。因为他说诬陷,说经常和天堂一起搞女人,天堂气死了,骂了他。

        不管为何,他永远在我世界消失。

        很为他有点难过,一个自甘堕落的人。

        不过,这世间贱男就如此之多,和贱女人一起,构成了人间的罪恶和污秽。

        红杏毕竟写归写,黑客她是不会的,红杏知道大卫会,可大卫不会教她。

        于是红杏干脆,完全不去白鹿书院了。

        刚离开白鹿书院的日子,红杏还未认识大卫的,这时,那个为她写过《小锶,让你今夜伴我》的小k,忽然又在网上找红杏。

        红杏那时刚离婚,也是寂寞得很,于是就和小k半开玩笑半***的来往着。

        他

        我没办法好好地诠释他,有时感觉他很遥远,有时又觉得他很近。

        但三年来,他始终关注我,他一直在我身边。

        为了我,他从家乡来到广东,本来是到广州,却发觉广州太乱,又或是想和我隔着距离的美感,一转身,他去了深圳。

        三年前,我初识他在白鹿。那时白鹿的年轻男写手,十个有九个爱我,像峰月,启烈馆主,千里,还有沈默,当然还有他。

        而我当初,是不知道他对我的爱是那么深的。

        三年前的某天,我宣布结婚,随后离开网络,长达两年。

        这期间,他如何渡过,我不得而知。他后来跟我说,他对我的思恋与日俱增,他曾尝试过忘掉我,却做不到,他说就让他一辈子为我疯狂,一辈子为我流浪。

        其实,我早该知道的,他那篇《小锶,让你今夜伴我》,写得如此深情,如泣如诉。只是愚笨的我,在读过多遍以后,才醒觉他那如山高海深般的爱恋。

        三年后,我再回到网络世界,写我的诗,我的散文,也一下子找回了他。

        他开头总是逃避我的追问,他说怕影响我的家庭,可是后来他受不了,他说他为我分不清白天黑夜,想的都是我。

        他不再逃避,他叫我老婆,他要拥有我。

        可是,我给他的,只能是一份残缺的爱。

        我已结了婚,虫很爱我,爱我胜于他的生命,我是离不开虫的。

        对于默,对于他,痴情的他们,我总感到欠了太多,我只能偷偷地把我的心掰开,分点儿给他们。

        我太自私,却拥有如此多真爱,如此多优秀的美男子。

        我有时很想去做媒,就把最像我的侄女推销出去,我不想他们为了我一辈子孤独,我要他们和我一样幸福。

        谢谢你的爱,如果来生有缘,我或者就真的能像你所希望的,和你在荒岛中,手相牵度过一生。

        这是红杏还没离婚时写的,那时候她还没正式和小虫离婚。

        后来,红杏又写了一篇比较入肉的。

        千年之恋

        我在河边缓步而行,那微微的凉风吹我,好舒服。

        河边有一草地,我到上面席地而坐,不知不觉间,竟睡着了。

        一瞬间,竟不知道身在何方。

        梦中,竟有一些些白浪扑面而来,我在海边,正孤单望海。有个声音却在对我说,“嗨,原来你在这儿呀?”我扭头一看,好熟悉的一张脸,是哪儿见过。想不起,可能正是在梦里。

        他走过来,抬起我的脸宠,深深地吻着。

        他的嘴里有着我熟悉的啤酒味,好浓,夹着他的舌头,很甜。

        我轻轻的挣扎,这儿好多人。

        他大笑,“怕什么!”

        我说,可是,我怎么觉得你,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

        他说,我只知道,我认识你,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然后,他抱起我,向那边走去。

        那儿有软软的沙滩,旁边有很多杂草掩盖着,周围没人会发现。

        他把我放下,轻轻地吻着我,然后……

        我说,不要,我好象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害怕,我要回去!

        他哭了,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我只要你,就是那么一瞬,我一生都会记得。

        我看着他英俊的脸宠,因为痛苦而抽搐,我的心软了。

        他轻轻的靠了过来……

        不知不觉,我们竟过了很久,我说,够了么?他说,不,我要你,一辈子也不够。

        他热烈地吻着我,抱着我,一刻也不愿放手。

        可是,忽然,光线是那么强烈,一阵浪花卷来,居然把我卷开他的身边。他高声喊着我的名字,然而,我已远走。

        只记得他说,我要来,你等我,来生,我仍是多情郎!!

        一刹那,我醒了,阳光仍是那么灿烂。

        不久以后,我读着那一首诗,你可不可以给我爱?《你能不能给我爱》:我是需要你的关怀/帮我驱除冬日的严寒/我是需要你的臂弯/拥抱着我无言的孤单/你能不能给我爱/我还在无声呼唤/你能不能给我爱/我还在伤心等待/当一切美好都已不在/当一切欢乐都已离开/我却还是不能明白/为什么我还在等待

        我知道,那人是你。可是,今生,我已嫁给他人。为求来生,爱你,一辈子的爱你。

        约在来生的指尖吻。

        (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83/207303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