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杏回忆录 > 第一百六十回是非之地

第一百六十回是非之地

        网络其实是个大染缸,真是个是非之地。

        红杏寻寻觅觅了很久,也和很多人开战过,写过很多篇骂人的文章,但是现在,她终于解脱了。

        再惹黑蝴蝶

        我不知道白鹿书院为什么这么多垃圾?真的是个妓院,布满gui客和妓女。自从卢艳红走了以后,又来了个什么张敏,还有一只gui公若水。

        那只张敏的诗其实很臭。却不知为何,众多嫖客来捧场。妓女就回复说:若水(gui公),白鹿()有你,想不兴旺都难,然后两个互相吹捧,肉麻之至。

        我却想起三年前,我刚去白鹿时,那时白鹿多纯洁,有鹂儿,秋池,小k,沈默,凤舞朱雀,冷冰彬,个个写得不错,可是后来它沦落成,哪儿还留得住人?现在只剩下一些刚去不知底细的,或是几只跳梁小丑在苦苦支撑,看到他们的留言,真让我笑死了偿。

        有感于白鹿的江河日下,我倒有点多管闲事了,回了篇留言说,白鹿以前比现在兴旺多了。想不到惹怒了gui公若水,他不停地骂我。那只妓女张敏也骂,后来更来了一个,应该是嫖客,看他ip是北方的,不停地用下流话骂我,真气得让我想黑了白鹿。其实我一直有研究黑客,而我的朋友中,不乏电脑高手,我要黑白鹿,不是凭空说话的。

        想起白鹿,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我,真让我不齿。

        三年前,仅仅是因为我电脑上的毛病,重发了几篇文章想首页,而歪歪居然删除我ip,幸好我转移文章快,不然我的心血就白费了。

        想不到事隔多年,这个烂网站还不停迫害我。

        你说,这样的,该不该让它存在?

        贱男

        这世间贱女人,贱男也多。

        我讨厌白鹿书院,因为两个站长都是糊涂王八,我早离开三年了,然而,因为我第一首诗是发在那里的,

        我常常回去看看留言。

        想不到,今年我看到有个叫张敏的妓女,诗写得很差,却和白鹿一个叫若水的编辑打得火热,

        互相吹捧。还说,有那若水在,白鹿想不兴旺都难。

        我觉得很好笑,兴旺?这白鹿三年来不知走了多少英才,现在人丁单薄,日渐凋零。我于是回了条留言,

        说白鹿三年前更兴旺。想不到这下子捅了马蜂窝,那gui公若水,居然跑来骂我,我看了当然生气,

        再回去骂。这次,居然又一只叫启的鸭子跑出来,次次用极下流的胡乱编造的话来侮辱我。启?总不会是

        以前白鹿一个叫启的人吧?我是想不到,有人会变得如此令我反胃。据流流帮我分析,我也观察到了,

        可能是我以前拒绝过他,他这么多年还未放低过,于是因爱成恨。天,幸好我早有先见之明,如果我曾经和这王八在一起过,我三生都呕。

        现在那个叫启的gui公,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估计他全家在接客,个个染上梅毒,花柳,

        最后变成爱滋,活不长了,于是心理变态,天天阴魂不散骂我,不过,我一现身,马上龟缩回狗窝,我是毫发无损,他像狗急跳墙。

        现在,我已摸透他们的底细,我要报复,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说那单,还有另一个贱男。

        起初,他是天堂的朋友,天堂把我拉入qq群,他就认识了我,主动加了我。我开头觉得他不错的,和我挺投缘。可是不久,我发现我看错人了。他,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色魔。我不知道他是故意吹水,还是不敢瞒我,他说他经常找女人过夜,甚至不在乎是鸡。他有很多女人,居然还不和廉耻,千里迢迢跑去陪他上床。

        反正,这人令我大倒胃口,我马上把他qq删进黑名单,我对他说,你这禽兽,根本不懂感情,只知道***。

        后来,我告诉天堂,天堂也极生气。因为他说诬陷,说经常和天堂一起搞女人,天堂气死了,骂了他。

        不管为何,他永远在我世界消失。

        很为他有点难过,一个自甘堕落的人。

        不过,这世间贱男就如此之多,和贱女人一起,构成了人间的罪恶和污秽。

        红杏毕竟写归写,黑客她是不会的,红杏知道大卫会,可大卫不会教她。

        于是红杏干脆,完全不去白鹿书院了。

        刚离开白鹿书院的日子,红杏还未认识大卫的,这时,那个为她写过《小锶,让你今夜伴我》的小k,忽然又在网上找海伦。

        红杏那时刚离婚,也是寂寞得很,于是就和小k半开玩笑半***的来往着。

        他

        我没办法好好地诠释他,有时感觉他很遥远,有时又觉得他很近。

        但三年来,他始终关注我,他一直在我身边。

        为了我,他从家乡来到广东,本来是到广州,却发觉广州太乱,又或是想和我隔着距离的美感,一转身,他去了深圳。

        三年前,我初识他在白鹿。那时白鹿的年轻男写手,十个有九个爱我,像峰月,启烈馆主,千里,还有沈默,当然还有他。

        而我当初,是不知道他对我的爱是那么深的。

        三年前的某天,我宣布结婚,随后离开网络,长达两年。

        这期间,他如何渡过,我不得而知。他后来跟我说,他对我的思恋与日俱增,他曾尝试过忘掉我,却做不到,他说就让他一辈子为我疯狂,一辈子为我流浪。

        其实,我早该知道的,他那篇《小锶,让你今夜伴我》,写得如此深情,如泣如诉。只是愚笨的我,在读过多遍以后,才醒觉他那如山高海深般的爱恋。

        三年后,我再回到网络世界,写我的诗,我的散文,也一下子找回了他。

        他开头总是逃避我的追问,他说怕影响我的家庭,可是后来他受不了,他说他为我分不清白天黑夜,想的都是我。

        他不再逃避,他叫我老婆,他要拥有我。

        可是,我给他的,只能是一份残缺的爱。

        我已结了婚,虫很爱我,爱我胜于他的生命,我是离不开虫的。

        对于默,对于他,痴情的他们,我总感到欠了太多,我只能偷偷地把我的心掰开,分点儿给他们。

        我太自私,却拥有如此多真爱,如此多优秀的美男子。

        我有时很想去做媒,就把最像我的侄女推销出去,我不想他们为了我一辈子孤独,我要他们和我一样幸福。

        谢谢你的爱,如果来生有缘,我或者就真的能像你所希望的,和你在荒岛中,手相牵度过一生。

        这是红杏还没离婚时写的,那时候她还没正式和prisley离婚。

        红杏觉得,自己的人生怎么这么多事情发生,她看她的同学,个个都是那么的平淡,结婚生子。

        然而这么多年,她却依然在为寻找自己的幸福而奋斗着。

        别人却羡慕她,觉得她的人生丰富多彩,红杏苦笑,抛了一篇文章给那个女人看。

        我渐渐地发现了我生命中的一个怪圈。

        这就是,不论我去到哪儿,我很快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一个被置于台上的女主角。

        在一中的时候,由于我成绩好,频频上领奖台,很多人都认识我。就连当时的校长,见到我也主动地打招呼。我在校道行走,老是有人和我问候,而我却不认识他。这是经常的事儿。

        后来我离开一中,学校关于我的传言很多。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分成两派,一派同情我,大说可惜;一派却妒忌我,大传流言。我在一中是个传奇人物。

        在2002年,我忽然迷上了写作。在一些文学网站投稿。想不到我的作品很受欢迎,很多文友愿意认识我,我又成了文学网站的名人。

        在白鹿,我可以说是产量最丰富的作家,虽然离开了一段时间,文章点击率不如从前,可除了小锶这个名字,另一个名字德狂侠女的诗也极受欢迎,在首页推荐也是差不多最多的。

        在乐文,我刚去时比较偏激,有一个不识货的人退了我的《真假情缘》(这篇后来被月隐哥哥评上了,谢谢月隐哥哥),我于是贴到论坛,并标出,这是白鹿最受欢迎的诗,谁的眼光差?乐文的一些食古不化的人就来胡乱评击,我也毫不客气地反击,于是在论坛开战。后来我的弟弟千里孤行客听说后,马上前去助我。我们在论坛唇枪舌剑,批得他们头头是道。后来幸得520小说妃子姐姐巧言解围,才平息了我们心中的怒火。我又一下子成了乐文大受注目的人了。现在,我在乐文结识了不少兄弟姐妹,作品也很受欢迎。我爱乐文,也爱乐文里的人。

        有一天,品茗斋发信给我,热烈欢迎我加入,于是我就支看看。后来也注册了,开始写文章。我去品茗斋,都只是把白鹿和乐文的作品复制过去的,却想不到作品在品茗斋极受欢迎,在人气榜前10位起码有三篇是我的作品。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更大大地增加了我的知名度。

        那个叫红颜的贱女人,和她怎么结怨的,相信看过《快乐不快乐》或以小锶名义发表的一些散文的读者都应该知道了。那天我打开品茗斋,居然看到她写的《小锶》发在上面了,文中极其歪曲事实。这可不得了,我是什么人物,岂容人欺负到头上了。我马上写信给总版主古景,要求还我一个公道。古景是个极有情义,黑白分明的人,不仅删除了文章,还在首页向我公开道歉,并且不准其登陆。这下让我原谅了品茗斋,我会继续支持这个网站。经这么一弄,品茗斋更多人认识我了。

        前两个月左右,我玩起了扣扣。天天有人来加我,有一些是作者朋友,有一些是欣赏我的文章来加我的读者,更多的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我在qq里是个大忙人。

        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不想当女主角。

        我不喜欢头上罩着光环,我不想被人当明星,那种在天空跌下来的感觉很痛很痛,因为我已经历过。

        但愿有一天,我是个平凡的女子,平常地走完这一生。

        那个女人看了不作声,红杏心里,却羡慕她要命。

        (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283/207615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