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69.69叫啊,老婆

69.69叫啊,老婆

        她只是虚张声势,没想到沈宴之真的来了,窒息的空气因他的到来得到了缓解,一直紧绷的神经不觉得放松了下来。

        商忆傅在鱼果脸旁的笑,冷了:“沈总说笑了。”

        他高出鱼果很多,没挪开脚步,目光冰冷,宛如一张巨大的网袭向鱼果。

        看不到沈宴之,鱼果想离开他的禁锢,再次想挣回自己的手,却还是徒劳撄。

        一着急,鱼果便出声慌张的喊道:“老公!”

        脑中闪现过沈宴之曾经威胁,暗示她,让她喊老公的画面……

        她也没想到,第一次自己主动张口,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在。”低沉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偿。

        忽然间,鱼果眼前就亮了,她的腰被一只有力的手臂勾住,轻轻一拉,她便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抬眸,便是沈宴之那张俊美如刀铸的脸。

        鱼果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谢沈宴之的出现,一种安全感由然而生。

        深邃的眸投向商忆傅拽着鱼果的手腕,沈宴之挑眉,不动声色的勾起笑:“商少?”

        商忆傅顿了两秒,才松开了鱼果的手。

        一获得自由,鱼果连忙往沈宴之的身边钻了钻,一双小手紧紧的拉住他的袖子,生怕他离开。

        沈宴之低头望了望怀里的人儿,目光触及她的衣服,再扫了一眼她脚边的西装外套,眼中肃杀之气一闪而逝,快的几乎让人没有察觉。

        他伸手拉开鱼果的手。

        手被推开,鱼果一颤,惊愕的望进他的眸。

        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很少有,沈宴之看着她眼中的破碎,叹了口气,伸手解开自己的西装,罩在了她的身上,连着西装把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将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怎么就是不会照顾自己,我才走开一会儿都不行?”

        沈宴之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可奈何,却莫名的让鱼果红了眼眶。

        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从来没人觉得她是弱小的,需要被保护,需要被照顾……

        整个人都被他揽在了怀里,好像什么狂风暴雨全都能被他遮挡住,鱼果听着到他胸膛里那有力的心跳,他的体温让原本坠入冰窟的鱼果渐渐回暖。

        沈宴之……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融化。

        手不由的再次抬起,紧紧的抓住了他腰两侧的衬衫。

        “商少,这是?”沈宴之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地上垂死呻吟的人。

        “想碰自己不该碰的人,我就废了他。”

        怀里的人抖了一下,沈宴之拥紧她,立即明白:“那真是要谢谢商少了,这人就不敢再劳烦商少,我会派人来处理。果果受了惊吓,我就先带她离开了,他日我会亲自带她上门拜谢。”

        说完,不等商忆傅有所反应,沈宴之便拥着鱼果离开。

        鱼果倚靠着沈宴之,全凭他指引着方向,走着。

        隐隐约约仍感觉到身后那道冰冷的目光窥视着自己。

        那种感觉,让她毛骨悚然。

        走进停车场,她被塞进了副驾驶,直到他打完一个电话,鱼果才慢慢缓过神来,望着沈宴之上了车。

        “怎么了?”接触到她的目光,沈宴之问。

        “对……对不起……我又惹了麻烦!”

        难得她会主动承认错误!沈宴之有些欣慰。

        鱼果很委屈:“我知道你专门给我请了老师培训我,是想让我能在这样的场合里,好好表现,可是我又搞砸了,我已经很尽力很尽力的去做了……”

        她真的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酒会,会经历这么多事情。

        “老婆。”沈宴之打断了她。

        “嗯?”一双清澈的眼看着他不明所以。

        “我是你叔叔吗?”

        “啊?”鱼果眼里闪过一丝迷惘,显然跟不上沈宴之的节奏。

        她嘴巴微微张开,刚才被自己咬破的小嘴在车灯下湿漉漉的,泛着光泽。

        披在肩上的西装有些松开,露出粉嫩的肩膀,白皙的颈项微微扬起,行成了姣好的弧度,一直到胸口……

        沈宴之眼眯起,凑近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低下了头:“既然你那么喜欢喊我叔叔,那现在叫声叔叔我听听。”

        他一下子离这么近,鱼果秉着了呼吸。

        “叫啊,老婆!”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鱼果红了脸,脑子有些木木的,像是被他魅惑了般,出了声:“叔……叔叔。”

        眸光一暗,她的话音被吞咽在了沈宴之嘴里,他湿热的唇立即覆住她的。

        “唔……唔……”瞪圆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脸,鱼果第一时间就是后退,却被他压在了车门上,才唔唔张口,他霸道的舌已探进她香甜的小嘴,滑过贝齿,在她唇齿间辗转。

        瞪着在眼前放大的脸,鱼果脑子出现了空白。

        她的口中是红酒和蛋糕的味道,甜甜的,他的舌在她嘴里逗弄,将她的甜美尝了个彻底。

        鱼果浑身不由自主的随着他加深的吻轻轻颤抖,澄澈的眼底一片迷蒙,鼻息间小脸上都蒙上了一层粉扑扑的红晕。

        他的身体再度前倾,一只手抚着她白皙的颈项,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探索,另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沿着她分叉的裙摆抚上了她光滑的大腿。

        不能满足于此,他的手不由自主沿着她光滑的背,伸进了她被撕破的衣服里,手指熟稔的解开了她背后内衣的环扣。

        突然一松,她猛地清醒不少,连忙伸手按住他已经伸到她胸前不规矩的手。

        “沈宴之,别……别这样。”

        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碰,鱼果被吓到,潮红的小脸尴尬的不能自己。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手心覆在她的柔软上,烫的她浑身发热。

        “你放……放手!”那股酥麻让她咬住红肿的唇瓣,红了眼眶。

        她的不知所措在沈宴之眼里更加诱人,低下头轻轻的吻了吻殷红的唇瓣,他收回手,把她抱在怀里,眸色暗黑如雾,低声在她耳边低喃:“老婆,你喊我叔叔,只会让我想要欺负你。”

        “喊叔叔就要被这样欺负?你怎么跟刚才那老男人一样龌龊!”天下男人一般黑!鱼果不服了,想从他怀里退出来。

        “老婆,别动。”沈宴之呼吸深重,压住了她,轻问:“刚才那男人碰你哪里了?”

        “就抓了我手!”鱼果趴在他肩膀上,一想到刚才的事儿,便闷闷不乐起来。

        “下次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沈宴之顺着她的胳膊朝下,握住了她的手。

        “嗯……”十指交缠,鱼果居然莫名的安心。

        他的头埋首在她的脖子上,感受着他的气息,鱼果脸一红,想起刚才那火辣辣的吻,抿了抿唇。

        沈宴之吻了她……

        之前,她醉酒断片时,有没有吻过他,她已经不记得了。

        后来,她又主动亲了他一下,可那也只是那么快速的碰了一下。

        刚才,这样的,才能叫做真正的吻吧!

        这种全身血脉沸腾,让她大脑空白懵逼的状态,真的好陌生……

        如果不是突然清醒过来,她差点就沦陷在沈宴之的吻里了。

        原来接吻,都可以如此惊心动魄。

        可她的内心好像,居然,并不抗拒!

        就这么被沈宴之抱在怀里,她居然可耻的觉得很甜蜜!

        太可怕了!她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刚才被商忆傅吓到了?

        可能是被吻的缺氧了,大脑飘忽忽的,鱼果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心理了。

        直到沈宴之重新再次帮她拉好衣服,遮住她凌乱破碎的衣服,鱼果才回过神来。

        对上他的目光,鱼果又忍不住脸红了:“沈宴之,你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好?”

        “难道沈先生不该对沈太太好一点吗?”说完,沈宴之启动了车子。

        简简单单的话,暖了鱼果的心房,她靠在座位上,看着身边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

        每次出行,都好像有人做司机,这是她第一次见沈宴之自己开车。他的手轻放在方向盘上,袖口的盘扣被解开,露出了他结实有力的手腕。

        就是这只胳膊,刚才把她拉离了商忆傅的掌控……

        早在回花都的那天起,她就料到了总有一天会再碰到商家的人,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遇到商忆傅,怕是未来还会遇到其他的人。

        以后她每次还能全身而退吗?沈宴之又会站在她这边,一如既往的护着她吗?

        “沈宴之……”

        “你很自然的喊我老公的话,我会更乐意听。”

        对哦!刚才她情急之下,叫了他老公!他的那句‘我在’宛如天籁般,还停在鱼果心底。

        鱼果犹豫了半响,微微张口:“老公……”

        沈宴之递给她一个满意的眼神。

        “我和商家……”鱼果欲言又止,她想抛开所有跟沈宴之坦白,却一下子无从谈起。

        “你都已经嫁到了沈家,唯一的身份就是沈太太。我一个周不在,你的功课怎么样了?介于你今晚酒会礼仪考试不合格,一会儿回到家,再做一套考题,合格才准睡觉。”沈宴之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什么?还要考试?”果然,鱼果就上钩了。

        “高考还有半个月时间,你想休息放假的话,我也没意见。”

        一回到家,鱼果连忙跑回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就匆匆投入到了新一轮的题海中,一切的不愉快统统被抛在了脑后。

        等她下楼睡觉后,沈宴之放下手中她刚刚做完的试卷,点燃了一根烟,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他已经被商少废了双手,现在正在重症病房,我已经派人连夜加班,明天一早股市开行,他的公司就会彻底宣布破产!”

        “不止破产,要让债主立即上门,让他没命走出医院。”放下电话,缭绕的青烟里,黑眸里的狠厉若隐若现。

        想到今夜鱼果那惊慌失措拉紧他衣袖的脸,沈宴之眉头紧蹙,面如寒霜。

        那只小野猫终于不再张牙舞爪,好不容易有点家养波斯猫的贵态和媚态了。虽然还是半成品,可他却不喜欢,他的小猫是在这种受惊的情况下,无可奈何,受惊过度才乖乖投入他的怀抱。

        他圈养的小猫,他能欺负,别人可不行……

        长指拿起烟头,直接在烟灰缸里掐灭。

        ……

        是夜,鱼果从噩梦中惊醒,想起商忆傅那张鬼魅的脸,就再也睡不着了。

        冷汗淋淋,浸湿了她的头发和衣服。

        住在滨河湾里,她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了,这是第一次。

        可能是因为刚见过商忆傅的缘故吧!

        跟她毫无干系,却从来都不肯放过她的商家人!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样的噩梦?

        起床拿了件换洗衣物,走进浴室里,准备洗个澡。

        晚上把题做完回来后,她的眼睛就已经睁不开了,倒头就睡,谁知道会突然被吓醒。

        镜子里,她头发乱糟糟,眼睛下面是睡眠不足而生出来的黑眼圈,当视线落在嘴巴上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嘴唇有轻微的肿胀。

        被沈宴之舌吻的画面,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鱼果猛然的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嘴巴是被他蹂躏成这个样子了。

        鱼果的脸腾的烧红了,咬住手指,天呐,接吻怎么会这么可怕!

        等到鱼果洗完澡,又睡了一觉,醒来时。

        天已经大亮了。

        “夫人?起床啦!”小月敲了敲门,正想开门进来时,鱼果叫道:“站住,别进来!”

        小月吓了一跳,推门的手停了。

        鱼果红着脸抓紧床单,心跳的不能不知道该怎么呼吸了,浑身上下又是一身的汗。

        太可怕了!她又做梦了!

        可这次的梦,居然是她和沈宴之脱光了在床上‘打架’。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岛国动作片里的画面,神奇的出现在了她的梦里,而主角就是她和沈宴之。

        口干舌燥,她至今都仿佛还能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滑过时的热度。

        “啊啊啊啊!”她一定是疯了。

        “夫人?”小月听到门内的叫声,担忧的再次敲了敲门。

        “没事啦,我洗个澡马上出来!”

        下楼时,已经九点了。

        鱼果故意磨蹭这么久,就是想要错开沈宴之上班的时间,免得跟他见面尴尬。

        谁知,一下楼,那道熟悉的身影居然就在家里。

        “你……你你怎么还在家里?没去上班?”鱼果一个台阶踩空,差点跌倒。

        “老婆,什么时候你这么关心我上下班了?”沈宴之走向她,微微一笑。

        鱼果心砰砰跳个不停,一见他那标志性的笑,鱼果就忍不住想到了梦里,他半果的样子。

        他就是这么对着她笑,抱着她纤细的腰,在她耳边说,老婆,用脚缠住我的腰……

        “脸怎么红?”说完,他的手已经探上了她的额头。

        “啊!”他才碰到她的脸,鱼果就惊吓似的跳开,一溜烟的朝着楼上跑去:“我……我去学习了!”

        奇奇怪怪的!沈宴之无奈的摇摇头:“把早餐端上去给她吧!”

        ……

        沈氏集团,明亮宽敞的总裁办公室。

        座机响起,沈宴之伸手接起。

        “老板,事情已经办妥。债主上门,他一下子一无所有,老婆又带着女儿跟情夫跑了,他被刺激的心脏病发,进了手术室,据医院透露,他昨夜胸腔积血,加上心脏病发,情况不容乐观。”

        办公室门被敲响,沈宴之挂了电话:“进来。”

        “总裁,城北大学城那边打电话过来,咨询征地的事情进展,他们校方希望给个明确回复,方便动员住户,做好搬迁工作。”

        沈宴之正在批阅文件的手一停,抬眸看了眼秘书Amy:“A大?”

        “是的,A大的旧舍在所划区域内,之前是徐助理在负责这个项目,所以搁置了,那边才把电话打到了公司。”Amy很好奇,这一个月徐谦到底被派去做什么了,至今都没见到他的人影,连这么重要的案子都没跟进。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了敲,便走进来一个身姿高挑的美人。

        “沈副总。”Amy叫道。

        沈子溪点点头,站到了沈宴之桌前。

        冷艳,美丽,能干,这就是沈家的五小姐,也是沈氏集团的副总。

        见她不说话,沈宴之停下了手中的事情:“Amy,你先下去吧!”

        沈宴之靠在椅子上:“怎么?有事?”

        沈子溪把一本杂志放到了沈宴之面前:“二哥,爷爷让你今天下班后回老宅一趟。”

        黑眸落在杂志封面的照片上,那是昨晚酒会停车场,他拥着鱼果上车的画面。

        鱼果背对着镜头,可他的脸却十分清晰。

        居然被***了,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点燃,沈宴之薄唇勾起:“爷爷什么时候也关注上娱乐八卦了?”

        “不止杂志,网上也有很多照片,爷爷让我提醒你,别忘了自己是个已婚男人。”对上沈宴之的笑,沈子溪拧眉。

        二哥一向洁身自好,媒体对他的正能量报道是不少,却是第一次以这样的绯闻让他上了头条。

        “回老宅?最近很忙,没空。”

        想起爷爷早上在家的怒气,沈子溪面容很冷,说:“不管你回不回去,我只负责把话带到,我先去忙了。”

        她缓缓离开,只留下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

        沈宴之看了一眼杂志,幸好家里能上网连网的设备都被他终止了,不然那只小猫看到这个东西,又该炸毛了。好不容易才捋顺的情绪,不能再给调起来啦。

        ……

        周末。

        “先生,夫人在她房间,说自己不饿,等会儿再下来吃饭。”

        沈宴之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份儿报纸,看了眼墙上的时间,皱眉。

        鱼果这是在躲着他吗?从酒会回来的第二天开始,她就有点怪怪的。

        难道是在害羞?那也不像是她的风格啊!

        他从沙发起身,放下报纸,向楼上走去。

        天太热,鱼果冲了个凉,在浴室里把自己裹上,就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被床上坐的大活人给吓到了。

        “你,你怎么进来的?”连忙双手拉紧胸口的浴巾。

        “开门,进来的。”

        一条浴巾包不住她白皙的肌肤,露着圆润的小香肩,头发的水滴落在上面,色泽光滑。

        白皙的双腿紧闭在一起,她没穿鞋,一排脚指在地毯上不停的动了又动,粉粉嫩嫩的。

        刚洗过澡的缘故,她的脸上腾着一层粉色的薄雾,原本熠熠生辉的眼眸更是美得灿烂……

        沈宴之看向她,眼底一瞬间有了变化。

        “我的门是锁了的。”

        “我有钥匙。”

        “……”鱼果羞红了脸站着,当视线落在他手上正在把玩的东西时,鱼果觉得自己有些脑充血。

        那是她放在床上准备换洗的内内!粉绿的,嫩嫩的,他居然拿到了手上……

        他好像发现了她的目光,更是无耻的用手罩在了罩杯上,就仿佛那天在车上,他的手放在她胸前一样。

        鱼果浑身都烫了起来,上前,一手抓住内内,从他手上抢了回来。

        “沈宴之,那是我的东西,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刚想退开,就被他一把搂住了腰身。

        轻轻一带,被他拉进了怀里,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紧贴着他。

        她的浴巾里什么都没穿,就这么跨坐在他大腿上,除了隔着他的裤子,等于和果的没两样……

        他的一只手还放在她的屁屁上,他手心的热度快把她灼伤了。

        这难道是要上演真人版动作片?

        整个人都是热的,抢回来的内内,无力的掉在了地毯上,鱼果觉得自己喉咙都冒烟了。

        “老婆,你又在喊我名字!该罚!”

        白皙柔嫩的美丽躯体,粉色的小舌头,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甜美有人的气息。

        下一秒,他已经把那张粉嫩的小嘴给狠狠的噙住了,惩罚她似的咬着她的唇瓣,直到她张开嘴,才伺机溜了进去,在她小舌上轻轻一咬。

        原本只是想逗逗她,让她要习惯他们之间是夫妻,这种亲密的事情总会发生……

        可一碰到她,对上她迷乱的眼神,沈宴之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烟消云散。

        她刚洗过澡的身上是香香的沐浴露味道,隔着一条浴巾,他贴着她,都感觉到了她身体不断在升高的温度。

        沈宴之猛然抱着她,一个转身,她就被他翻身压进了床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89503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