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72.72粘人是好事

72.72粘人是好事

        第一场开考后,鱼果的紧张感慢慢消失了,感觉除了自由发挥的题目,其他的题,好像在她的集训里,都已经全部练习过了。不止是眼熟,有些题更是被沈宴之罚过五遍,十遍……乃至滚瓜烂熟。

        当时被罚时,她还在骂他变态没人性……

        反观考场上其他同学,她做起来真的是游刃有余。

        现在她忍不住给沈宴之点赞!嘤嘤嘤,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她辛苦的这些日子没有白费。

        两天时间,除了鱼果和沈宴之不紧张外,家里其他人都好像很紧张的样子。一想到老爷子早上让景管家检查了三次她的文具袋,鱼果就想笑。

        沈家……

        好像和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沈老爷子也和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

        最后一场,铃声一响。

        鱼果交了卷,走出考场,忽然有种前所未有的信心,好像她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去年考场上,她是睡过去的,交卷时,卷面几乎是白的,那时候她是无所谓的。才不到三个月时间,沈宴之就已经让她对生活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和动力。这个男人套路太深了。

        想到沈家人都等在外面,鱼果脚步前所未有的轻快。沈宴之每天都会送她来考场,但没有等接她回去。今天,是最后一场,他应该会来的吧!

        出了大门,护栏外,沈老爷子正在踱步。

        “夫人出来啦!”小月激动的喊到偿。

        “果果,怎么样?累坏了吧!”沈老爷子一见到鱼果出来,就笑眯眯的。

        “爷爷,你怎么又来了,等在外面很累的。”鱼果上去连忙扶住他。

        “不累,不累。”拍拍她的手,沈老爷子精神的很。

        两年前,他不止一次提过沈宴之和鱼果的婚事,沈宴之都已经到了反感的地步,谁知道,突然的一次,他就答应了。这婚事,就快速的定下来了,两人没有大操大办,沈宴之甚至没和家里商量,某天回来就说,自己已经和鱼果结婚了,成了已婚男人。追问他新婚妻子的下落,结果他说了句c市,上学,就没了下文。

        这两年来,沈宴之是空有婚姻,却没见过一个女人在他身边逗留过。这突来的绯闻,上了媒体,沈老爷子才急了。谁知,这绯闻女主正是消失了两年的正妻。

        相处几日,沈老爷子是越发疼爱鱼果,等了多年,又怎么会介意这两日在外等的这一会儿时间?

        几人一起走到车边,鱼果眼睛不停的往车里瞟,等到看到司机摇下车窗,后座空无一人时,鱼果眼里是说不出的失望。

        把她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想起刚才和沈宴之通电话,他冷冰冰的说自己还忙,就把电话给挂了,沈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连忙拉着鱼果的手,沈老爷子说:“晚饭想吃什么,我们好好为你庆祝一下。”

        刚说完,一辆宝马稳稳停在了他们身边,车门一开,只见商忆傅从车上走了下来。

        那张带着邪肆笑容的脸一出现,鱼果的脸色就变了。

        “沈老爷子,今晚我能带鱼宝回家吗?鱼宝回来这么久,我父母很是想她,知道她今天考试结束,这不,早早的就让我来亲自接她了。”商忆傅边说,边笑着走向鱼果,一把揽住了鱼果的肩膀。

        鱼果一僵,想甩开他,却被他按住了。

        “商……忆傅?”沈老爷子指着他那张脸,在记忆里搜寻。

        “老爷子记忆力真好!”商忆傅一脸亲切的笑。

        “你这小子很能干啊,年轻有为,商家这几年被你经营的风生水起,在外影响很大啊!小子连我这个不怎么出门的老头子,有时候耳边都能经常听到夸你的声音。”

        “老爷子太夸奖了,说到能干,还是沈总更名副其实。老爷子经常听到的,怕是关于我的绯闻吧?”

        沈老爷子心情好,一下子就被逗乐了:“哈哈,你这小子比沈宴之那臭小子有趣多了!”

        “不如,老爷子和果宝一起去商家坐坐吧,我父亲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鱼果还在不停的扭动身子,商忆傅手臂又加了几分力道,对她露出了一抹危险的笑。

        沈老爷子看到他们的眼神交流,还以为是因为他在场,不方便说话,连忙通情达理的说:“你刚才也说你们一家人很久不见了,又专程在这个时间来接她,我看,果果你就接过去商家坐坐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改天有机会,把你父母约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一听沈老爷子松了口,鱼果立即白了脸,喊道:“爷爷!我还是和你回家吧!”

        “傻丫头,我们就在家里等你,晚上让宴之去接你。到底说,商家也是你娘家人,你这么久不回家看看,多不像话,难不成真应了那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新婚小夫妻,如胶似漆,忆傅,让你看笑话了!”

        “哪里,这说明沈总对果宝太体贴,才让她这么粘人。这是好事。”商忆傅笑着望向鱼果:“果宝,你说是吧?”

        鱼果的肩膀被商忆傅抓疼了,她皱着眉,狠狠瞪着他,恨不得赏他一巴掌,却碍于沈老爷子在场,没有发作。

        “哈哈,你这小子会说话,对我胃口。你们走吧,别让你父母等急了。”

        “那我们走了,老爷子记得跟沈总说一声。”商忆傅话里有话,沈老爷子没听出来,鱼果却听出来了。他这是在告诉她,沈宴之不在,容不得她拒绝!

        “这个不急,等他晚上下班回来,再说。”

        鱼果被商忆傅强行塞进了车里,看着沈老爷子在车窗外朝她挥手,还不停的说让她玩开心点。鱼果恶狠狠的咬了咬牙,脸色铁青的转向坐在身边,那气压强大的男人:“商忆傅,你到底要做什么?我说了很多遍,很多遍了,我和你们商家已经没关系了!你们到底还想怎样?看我痛苦,让我慌张,你就会高兴,开心了是吧?那我告诉你,你已经做到了,你满意了?你让司机停车!”

        “我亲爱的果宝,我只是带你回去坐坐,离开这么久,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你从小长大的地方?你妈妈也两年没见你了,你难道就不想见见她?”商忆傅看着鱼果慌乱的表情,笑了,伸出手摸向她的小脸。

        “别碰我!也别这么叫我,我闲恶心!”鱼果猛地扭过头,躲开了他的碰触,一个手拧不开车门,她双手都捏了上去,使劲的摇晃着车门:“停车!我要下车!”

        商忆傅也不恼怒,慢条斯理的坐好,舒展开双臂,就那么看着她:“鱼果,你应该知道,从小我就喜欢看着你惊慌失措的表情,你越是这样,我越开心。”

        “商忆傅,你变态!”手都扳疼了,鱼果还是拉不开车门,最终只能放弃,她紧贴车门,远离商忆傅这个邪气十足的男人,大口的喘气。

        商忆傅不理不睬,任她骂。

        除了鱼果用劲过猛后的喘息,车内静了下来。

        看着车子渐渐绕进了熟悉的街道……

        离开两年了,可才一回到这里,鱼果居然就记了起来,脸白了起来,鱼果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了拳头,她内心再次抗拒起来。

        不,她真的不想回到那里去!不想!

        朝着身边的男人望了一眼,他居然闭目养神起来。他是抱了必胜的心态,觉得今天她肯定是会跟着他回去的是吧?

        环视了车内一周,没有任何有利的工具,砸窗跳车?是不可能的。

        忽然,鱼果的视线落在了商忆傅口袋中滑落出来的半边手机。

        她的眸中闪出了一抹希望的光……

        打电话给沈宴之求救?但是沈宴之的电话号码,她只见过一次,根本记不住。

        那只能打电话报警啦!大不了闹到警察局,这里的地址她也方便讲清楚!

        小手战战兢兢的探向他的口袋,手指夹住他的手机,轻轻往出一拉……

        手机滑了出来,鱼果一喜,脸上刚露出一抹光彩,手便被握住了。

        “什么时候开始做贼了?”商忆傅的眸睁的敞亮,望着她的神情像只狐狸。

        我去!他在装睡!咒骂一声,鱼果知道计划失败了!他根本就是在引她上当!

        她想收回手,却被他死死的抓在手心里。

        “怎么?想报警,还是想打给沈宴之?”商忆傅太清楚鱼果心中的小算盘了,把她所有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你无耻!”

        商忆傅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漫不经心的挑开鱼果攥紧的拳头,把玩着她的手指:“这次,沈宴之没法救你了吧!沈太太!你说,如果沈宴之知道你的过去,他还会不会要你?沈太太?”

        鱼果倒吸一口凉气,使出全身力气抽回了手,握成了双拳,浑身颤抖:“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

        商忆傅缓缓的靠近她,低下头,修长的手指攥起她的下颚,看着她死死咬住唇,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笑意,瞳孔里是野兽般的嗜血,薄唇微张:“除非那个女人死了,你也死了……”

        死!鱼果打了个寒颤。

        商忆傅恨她,更恨那个女人。

        原因很简单。

        一个男人,内有糟糠,有钱之后,染上了所有有钱男人的恶习,玩女人,甚至带回了家,小三耀武扬威,糟糠最终被逼无奈,跳楼自杀。小三带着自己的女儿,光明正大嫁进了男人的家门。男人原本就有一儿一女,于是,男人和小三,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在了一起。

        没有童话故事,是社会上最上最为丑陋的一种现象,所以,没有幸福。

        这样的家庭,一生活就是十几年。

        而她鱼果,就是那个小三的女儿。

        终于,商忆傅长大了,有了能力,取代了他父亲,鱼果知道,他要报仇了。

        车子缓缓开进商家院子,还是十几年前的别墅,虽然墙壁有些老化,但是周围的植物却越生越好,让它有种静谧深远的宁静。可鱼果知道,住在里面的人,从来没有表面这样的宁静。

        目光才扫过楼顶,耳边是商忆傅的呼吸:“看到了吗,那里的阳台,我妈就是从那里跳下来的……”

        鱼果浑身一冷,回眸,将他眼中的恨意尽收眼底。

        “你妈当时在笑……你知道吗?鱼果。”商忆傅轻声的说着,每一个字却犹如千斤的扎在鱼果的心头。

        商忆傅心中的怨恨,从小,她就在不停的忍受。

        其实,她不该怨他,他只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他也在每天心痛,害怕,生活在怨恨里。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到底错的是谁?

        “下车吧!”商忆傅像是平复了心情,他一开口,司机才按了开锁键,他高大的身躯率先下了车。

        商小小听到车声,从别墅里冲了出来,兴奋的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鱼果。

        “姐姐,真是你?你什么时候回的花都?你什么时候离开的c市,你答应过我会联系我的,你怎么可以半路就失踪了,还休学。当时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我的出现让你又跑了呢!”商小小一把抱住鱼果,在她耳边投诉。

        还不习惯这样的热情,鱼果僵住了身子。

        商小小,比她小一岁。从第一次见面时,她就是个傻乎乎的小不点,跟她的名字一样。妈妈消失不见了,别人告诉她,妈妈去了远方,找了个新姨姨和心姐姐来照顾她,她就高高兴兴的跟着鱼果跑上跑下。

        所以,整个商家,也只有商小小,鱼果没有那么多的防备和隔阂。

        望着商小小湿润的眼睛,发红的鼻头,鱼果想要开口解释,又无从说起。

        她总不可能说,她被沈宴之给绑了?

        “我……小小,对不起。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对哦!快,姐姐我带你进去!爸爸不在,但是阿姨在家哦!”商小小伸手擦了擦眼泪,咧开了嘴。

        那个人不在!鱼果楞了一下,才被商小小拉进了房子里。

        走进大厅,从楼上走下来一个风最卓越的女人,穿着清凉的红裙子,抹着妖娆的红妆。

        似乎也是没想到会见到鱼果,女人愣了一下,才下了楼,坐在了沙发上,随手拿起女士香烟,打火,点烟,抽了起来……

        自见到这个女人,鱼果浑身一片冰冷,脸上也是深深的冷漠,就连眼睛里的波动都没有,放佛见了一个陌生人一样。

        “阿姨,姐姐回来了!”商小小看着这对母女,比陌生人还差劲的擦肩,忍不住握着鱼果的手,提醒着沙发上的女人。

        “人家自己嫁出去了,本事了,有能力了,还认得我是谁吗?还回来做什么?反正人家也没拿我当妈,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鱼欣芳挑起了二郎腿,吞吐着烟圈。

        商小小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尴尬的站在一旁。

        “果宝今天刚高考结束,是我请回来的贵宾!”商忆傅不知道在旁边听了多少,打了个清脆的响指,才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鱼欣芳夹着烟的手停了一下,烟灰从烟头落了下来,她连忙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烟灰,笑着站起身:“原来是忆傅的客人,那我去让张妈今晚多做点菜,好好的款待下我们的贵宾!”

        “不用了,我已经吩咐过了!都坐!”

        说完,他已经犹如男主人似的落座了。

        鱼果看到了鱼欣芳脸上的尴尬……

        鱼果知道,从商忆傅掌握了商家的财政命脉,掌控了公司大权后,鱼欣芳就再也不敢在他面前嚣张了。从前的幸灾乐祸,变成了如今的小心翼翼,唯恐不及。

        “果宝,坐啊!”商忆傅说道,一双幽深的眸子注视着苍白的鱼果,一丝玩味的笑意荡在他的唇边。

        什么设宴请她回家吃饭!全都是商忆傅骗爷爷的鬼话!他根本就是骗她来,好独自看戏的!他就是要她难受,就是要鱼欣芳难堪,鱼果攥紧拳头的指甲抠进了手心里。

        商小小也默默的坐到了一边。

        几个人,静默无声。

        这就是商家。

        鱼果觉得自己能从这样窒息的环境里长大,简直是命硬。

        门外有车声响动,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门口。

        鱼果的脸不由的煞白起来,望着门口的秉住呼吸,浑身上下升起了一层冷汗。

        “咦,表哥,表妹,有客人吗?”

        一道女声传来,鱼果忽然就松了口气。

        “果宝,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是太热了吗?”

        商忆傅慵懒的开口,其他人又把目光落在了鱼果的脸上。

        她的发丝已经被汗浸湿,贴在了额头上。

        “姐姐,我去把空调开开。”商小小乖巧的说。

        “我没事。”鱼果摇摇头,看向人前人后判若两人的商忆傅,用冷漠的眼神回敬他。这样整她,他就舒服了是吧!她偏偏就不,她既然当初能逃出去,现在哪怕那个人回来,她也不怕!她不会屈服的!

        “她怎么会在这里?”张茜茜刚刚购物回来,提着大包小包,一见坐在客厅里的鱼果,立即发作了。

        “表姐,是哥哥请姐姐回来的。”

        “什么?表哥,难道你忘了我阿姨就是被这对母女逼死的吗?你怎么还会把她请回来?我阿姨死的那么惨,为什么她们母女两个就可以这样好端端的坐在这里?”想起之前好不容易单独遇到鱼果,想要教训她,却被沈宴之阻拦了。张茜茜新仇旧恨全都上来了,拿起手中的袋子,全都砸向了鱼果和鱼欣芳。

        “啊!张茜茜!”鱼欣芳被砸到,立即怒了,商忆傅她不敢惹,不代表她就能任人打骂。“你在花都上学,实习期间你姨父好心好意的让你住在这里,你不知道感恩,你现在连我也打,张茜茜,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让你姨父赶你回学校住。”

        鱼欣芳的威胁是起了一点作用,但张茜茜一看到自己表哥脸上无动于衷的表情,忽然就觉得有了靠山,双手叉腰,横了起来:“我姨父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你们母女两个一样下贱,不要脸!”

        “你再给我骂一句试试!”鱼欣芳生气起来,妆容都变了,让她整个脸看起来特别的扭曲。

        “我就骂你了!我姨父再行,他也老了,商家现在是我表哥做主!你个贱女人,就等着被我们扫地出门吧!”

        “别吵了!表姐……”

        鱼果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嘲讽的露出了一抹苍白的笑。

        看她们这样的争吵,商小小眼里的无奈,商忆傅的冷眼旁观,好像已经上演了无数次。她真不知道鱼欣芳有什么可留恋的?

        就是为了贪图那点钱吗?

        有了钱,真的就有了一切吗?

        “你这个小贱人,不要以为在这里不说话,我就会放过你。”眼前一阵生风,鱼果额头一疼,鱼果皱着眉就见张茜茜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捡起了地上的袋子砸向了她。她没说话,却又莫名奇妙的被缴入了这个战局。

        “哎呀,姐姐,你流血了!”商小小看着鱼果额头流下来的一行血丝,惊叫道。

        那双妖冶的眸扫过鱼果的额头,眉头隐隐微皱,又快速展开。

        他凝视着鱼果波澜不惊的脸,见她伸手碰了碰额头,只见她小脸一皱,好像很疼的样子,对上商小小担心的目光,她又微微一笑,表示没事。

        那抹笑,让商忆傅觉得刺眼。

        他忽然就站起了身:“够了!茜茜,别闹了!准备吃饭!”

        冷冷说完,他率先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鱼果莫名的松了口气。

        餐桌上,商忆傅,鱼欣芳,张茜茜各坐一边,商小小亲昵的拉着鱼果坐在了自己身边。

        除了偶尔商小小跟鱼果咬咬耳朵说说悄悄话,又是静悄悄一片。

        突然,有人从门口跑了过来,站在一边说:“大少爷,沈宴之沈总登门拜访,正在外面。”

        沈宴之……

        他来了……

        鱼果握着筷子的手忽然一紧,暗沉了一下午的眸忽然间就有了星光。

        被带走时,她有想过向沈宴之求救,但来到了商家,听到商忆傅的话,她突然就不敢找沈宴之了。等到晚餐时,看着外面的天慢慢暗了,室内的灯光一点点的亮起,她原本的一点点等待也没了。

        没想到,他却又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89530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