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73.73像只偷腥的猫

73.73像只偷腥的猫

        沈宴之到访,商忆傅没说话,霎那间气氛有些凝重。

        在座的没人不认识这位沈先生,那是花都的一个传奇人物,忽然间,所有人才想起来,鱼果不止嫁人了,而且嫁的正是这位沈先生。

        “大少爷?”

        “请。”商忆傅瞥了一眼鱼果,眸色转暗,悠悠说到:“果宝,沈总来了你高兴吗?沈老爷子说让他来接你,他就来了,还真听话。”

        商忆傅把沈老爷子几个字咬的特别重,鱼果怎么会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撄。

        他不就是想说,如果没有沈老爷子的安排,沈宴之不一定会来接她!他见不得她高兴,她就偏偏要快乐幸福给她看!鱼果眼底的亮光凝结成冰,结了一脸怒气,狠狠瞪了商忆傅一眼,便转过头,把期许的目光投向门口。

        当视线里一有那个熟悉的影子,鱼果立即站了起来偿。

        男人五官完美,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银灰色的西装极其贴身,勾勒出他高大完美的比例,气势十分的迫人。

        那强大的气场,比报纸杂志上更为震慑。

        他一人缓缓走进。

        “不好意思,我来接我们家果果回家,打扰大家用餐了。”简简单单的话语,得体又不失礼。

        我们家果果和回家,多么简单的话,却让鱼果笑逐颜开。

        那一刻,鱼果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心头一下午的担心紧张在看到他,就烟消云散了,仿佛有一种涓涓细流般的温暖和舒适顺着心头往全身蔓延……

        哪还有什么害怕。

        也不再顾忌什么,她直接小跑着,在他身边停下,想起身后各怀心思的几个人,鱼果乖乖的喊道:“老公,你来啦!我们回家吧!”

        她对他伸出了手,漂亮的眸子里熠熠闪动,在灯光下蒙上了一层淡金,像极了一只傲娇慵懒的小猫。

        沈宴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刚想笑,视线却对上她眉骨间的一道划痕,黑眸微微的一闪,没做太多的停顿,他握住了她的手。

        鱼果立即笑了,像只偷了腥的猫,唇角是甜蜜与柔软。

        沈宴之的眸一下子就软了。

        “沈总,难得你到府上,快坐下来一起吃饭吧!张妈,快那套干净碗筷!”坐在桌上一直没说话的,鱼欣芳忽然就站了起来,亲切的望着沈宴之,热情的招待起来。

        感觉到掌心的小手一僵,见鱼果眼底闪过一丝冷漠,沈宴之看向鱼欣芳,不动声色的微微颔首。“不用这么麻烦。”

        “怎么会麻烦,难得沈总来,快请坐吧!大家一起吃个饭而已!”商忆傅也笑开了。

        “对啊对啊!”商小小连忙符合。她在一旁趴在椅背上顶着沈宴之敲了半天,再看到他和鱼果的互动,一双好奇的眼睛睁了又睁。这就是当初带走鱼果的沈宴之啊,简直比网上的图片还要帅一百倍,气场更强一百倍!“姐姐,这个就是我姐夫吗?”

        听到商小小那软糯的声音,鱼果偷偷看了眼沈宴之,才指着商小小说:“这个是我妹妹,小小。”

        这是鱼果唯一开口介绍的人,沈宴之看了看,朝她点点头:“你好。”

        “姐夫,你们坐这里!”商小小兴奋的连忙跳起来,拉开自己的座位,收拾面前自己的碗盘,把自己用过的东西收拾好后,迅速的跑到张茜茜那边,落座。

        正巧张妈拿着餐具过来,商小小开口说:“餐具放我刚刚的位子!”

        座位稍微变化,两人落座。商忆傅和沈宴之离的最近。

        “难得和沈总一起吃饭,喝点酒?”商忆傅伸手拿起红酒,亲自倒进沈宴之面前的高脚玻璃杯里。“先喝一个。”

        沈宴之端起高脚杯,跟商忆傅碰了一下,两人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沈宴之眯起眼:“听我爷爷说,今天是商先生设宴,怎么没看到他人呢?”

        “临时有点事情,我父亲就出门了。”商忆傅笑道。

        “伟国不在,我替伟国敬沈总一杯。看得出沈总一直很照顾鱼果,我也得好好谢谢你。”鱼欣芳又开口了,朝着沈宴之端起了酒杯。

        听到她话里提起自己的名字,鱼果巴掌大的小脸升起了不快。她来这么久,这个女人就冷言冷语的漠视。沈宴之一来,忌于沈宴之的身份,她可真会说话啊!她热情起来简直让人无法忽视她!

        “商太太客气了!”沈宴之小酌了一口,嘴上很客气,眼中却是疏离。

        鱼欣芳面色有些尴尬。

        鱼果直愣愣的看着她,脸上是淡漠的冷笑。

        桌下,突然她的小手被大手握住。

        鱼果惊愕的仰起头,见沈宴之朝她微微一笑。

        难道他知道?心头忽然一暖,鼻息间都升起了一股酸涩。

        沈宴之……

        她紧紧的回握住沈宴之的手。小手握着他的,他的大手温暖干燥,她能感觉到他手心的肌肤和纹理,不想她的那么柔软细腻,但是就是很舒服……

        忽然感觉到,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得过他手心的温度了。

        两个人这样你来我往的眼神互动与轻微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一幅美丽的油画。

        商小小光看着,眼睛都开始发亮,心中腾起了粉红色的小泡泡。

        商忆傅眸光深谙,深邃似海:“沈总还真是疼果宝,这么准时的上门,难怪果宝下午就等的不耐烦了。”

        “难得娶到一个合心意的小妻子,是该宠着疼着。”沈宴之勾起唇。

        鱼果一听,心剧烈的跳了起来,眸子里顿时明媚起来,两个小脸蛋都升起了一层粉嫩,旁人却面色如灰。

        之后,他们又谈了什么,鱼果完全听不到了。

        整个晚上她都醉在了沈宴之的这句话里。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沈宴之这么说呢,简直就像是最美的情话……

        他说她是合心意的小妻子。她没有听错,没有做梦吧?

        “感谢今晚各位的招待,已经很晚了,我和果果就不打扰各位休息了!”沈宴之牵着鱼果,向众人告别后,上了自己的车。

        商忆傅看着鱼果毫不留情的钻进了车里,眼神晦涩。

        “什么嘛!鱼果这贱人,嫁的好了,这是来商家耀武扬威的吗?你看她刚才那得意花痴的样子,简直是看着心烦!”被忽视了一晚上的张茜茜,在送走那两个人,站在台阶上,忍不住的咒骂起来。“沈宴之简直是瞎了眼,怎么就会看上鱼果那样的女人?鱼果浑身上下究竟有哪点好?当初商家和沈家联什么姻啊!现在好了,简直就是帮鱼果找了个靠山嘛!”

        “闭嘴!烦死了!”鱼欣芳瞪了她一眼,向里面走去。

        “你这个老女人,你得意什么得意,我才不信沈宴之是真看上鱼果那么没一点优点的贱女人,沈宴之那样的男人什么女人没见过,现在宠着鱼果只不过是图一时新鲜,你敢不敢跟我打赌,不出两年时间,他们肯定会离婚的!鱼果一定会被抛弃!我天上的阿姨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这些害死她的人快乐!”张茜茜连忙追了进去。

        一下子,商家的院落里,只剩下了商忆傅和商小小两人。

        “哥……”商小小站直了身子,看着面前背影孤寂的哥哥,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

        商忆傅一个转身,黑眸沉灼的看向她。

        商小小立即变了脸色,出声问道:“你早知道姐姐她回来了是不是?你明知道她回来了,你还让我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c市找她!替你把她给骗回来!你要报仇我不拦你,但你怎么能连我都骗?”

        商忆傅没否认。

        “你专程把鱼欣芳留在家里,又提醒表姐早点回来吃饭!今天根本是你设的局对吧!”

        “是我设的局,怎么了?你还想帮鱼果出头?”

        商小小深呼吸:“她现在根本不需要我出头,她身边有沈宴之护着,哥,你难道就没看出来,她早就不是两年前的那个鱼果了!她没有那么好欺负了!”一出声,商小小早没了下午的乖巧和顺从。

        “你觉得沈宴之能宠她多久?”商忆傅看着远处,眼神悠远:“就算沈宴之是真的喜欢她,想宠她!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瞧着?”

        “哥,我知道妈妈死了,你很心痛!我小时候是不懂事,但是我现在长大了,我对妈妈的死也很难过!但是当初鱼果和我一样,她也只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你要报仇,我可以帮你啊!我们就拿鱼欣芳报仇,把她赶出家门,让她一无所有就好了啊!你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事情?”以商忆傅现在的能力,对付一个鱼欣芳完全绰绰有余,爸爸也老了,就算他想报仇,想教训教训爸爸,也没问题啊!可是哥哥心中的仇恨,她至今都看不懂。

        “小小,你怎么还是那么天真?鱼欣芳?你以为我会那么便宜她?”商忆傅妖媚的一笑,尽是残酷:“你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想救你的好老师对吧!”

        想起老师……小小的呼吸突然有些窒息。

        “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绑架是在犯罪,你懂不懂!”商小小想起之前手机上传来的画面,心好痛。她的哥哥居然绑架了她喜欢的男人,就只是为了让她骗鱼果回花都……“你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你什么时候能放了他?哥,我求你,别伤害他。”

        “小小,你难道不懂,喜欢上一个人,就变得卑微有弱点了。妈妈当初就是太爱商伟国,才卑贱到尘埃,没了好结果……你是我商忆傅的妹妹,我不会让你走上妈妈的后尘。”

        “哥!妈妈是妈妈,我是我!我们是不一样的!我喜欢他!他人那么好,那么善良,他不会伤害我的!你千万别伤害他,求你!”听商忆傅那些危险的字眼,商小小一下子就吓白了脸,红着眼眶,双手拉着他的胳膊哀求到。

        商忆傅微微眯起了眼,伸手擦去妹妹的眼泪:“你就那么喜欢他?”

        许久,他才说道:“好,这次就放过他。你最好祈祷,他这辈子都别伤害你!”

        ……

        车开出了商家的范围,鱼果彻底的是松了口气。

        “谢谢你来救我,好像你每次都能及时赶到救我。”

        “救你?现在不吵着骂我变态,没人性了?”听到沈宴之的取笑,鱼果的脸蛋彻底红了,一想起在c市相处的日子,好像他们之间是挺尴尬的。

        绞着双手,鱼果不好意思的说道:“谁让你最初不好好的引导我,每次一说话,你都在教训我,你还罚我,打我!我当然会反抗啦!不能被人欺负嘛!”

        见沈宴之没吭声,鱼果又说:“好啦,当初是我年纪小,不懂事嘛!你看,我今天才刚高考完,结束高中生活!”

        沈宴之这才温和的看了她一眼,那粉嘟嘟的小脸有着一抹娇羞:“看来是真的长大了,不像个小孩了。”

        “其实,你都知道对吧!”一想到商家,鱼果瘪瘪的问道。

        “知道什么?”

        “我和商家那么复杂的关系……”

        “嗯。”沈宴之停了几秒后说:“以后离商忆傅远点。”

        “好。”那个人本来就是她避之不及的人,不用沈宴之提醒,她也会照做的。

        车内沉默起来。

        “你为什么会娶我?”这个问题已经憋在心里好久好久了,从他们第二次见面开始,不,其实应该是从他们还没见过面时,鱼果就想知道这个了。

        “你爷爷和我爷爷一起住过一个政府大院。婚事好像是他们定下来的。”

        “啊?”从小就没了爸爸,没了亲人,根本没人跟鱼果讲过这个。

        想了半天,鱼果才憋出了这么一个词:“难道是指腹为婚?”

        “定亲时,应该还没有你!”沈宴之打破了她的幻想。

        鱼果再次惊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沈老爷子当初就那么新潮……

        忽然她就想到了个奇葩问题:那如果生的不是女孩儿,而是儿子,那沈宴之要怎么办?

        难道去搞基?

        一想到这个,鱼果浑身打了个寒颤。

        车子突然停到了路边。

        鱼果一看,沈宴之在解安全带。

        “我们不回家吗?”

        沈宴之又伸手替她解开了安全带,鱼果脸一红,结结巴巴的说:“这个……这个我自己来就好啦。”

        谁知,解开之后,沈宴之的身体并没有退开,而是看着她看个不停。

        脸火辣辣的烧起来了,鱼果现在根本敌不过沈宴之这样的目光。

        脑子闪现出上次在车上,他那热情的吻……

        难道他要吻她了?

        可这是在大街上呐!比上次无人的车库,人多的可怕。

        接吻吗?好害羞。

        就在鱼果想的天花乱坠时,沈宴之的指头挑开了她的发丝,指尖轻柔的碰了碰她的眉头。

        “嘶。”鱼果一疼,身子缩了一下。

        “怎么那么不小心?才几个小时,就把自己弄伤了!”

        听他这么一讲,鱼果才想起来,下午的时候自己被张茜茜打流血了,当时只疼了一下,她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会被沈宴之发现。

        就连生她的人,亲眼看着她流血都没说什么。

        可是这个男人,只消一眼,就已经发现了……

        沈宴之打开鱼果前面的小抽屉,拿出一个小袋子,他在里面找了找,居然拿出药棉和消炎药水。

        “你的车上怎么会有这个?”天呐,难道他会未卜先知,知道她今天会受伤?

        沈宴之顿了一下,才用棉签沾了点药水,轻轻的抹在她的伤口上,替她消毒:“经常外出,有备无患。”

        药水蛰的伤口有点疼,鱼果的小脸都皱巴巴的。

        沈宴之又放轻了力道。

        鱼果看着眼前男人认真的模样,心里一股激荡……

        “好了。”收回手,沈宴之开始整理起东西。

        还没把包放回去,鱼果突然一把抱住了他:“沈宴之,谢谢你。”

        她的小脑袋靠在他的脖子上,像只慵懒的小猫,蹭了又蹭……

        这丫头!其实很简单。

        如今用对了方法,她就时不时的给你个小惊喜。

        沈宴之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捋顺她的发,享受着她难得的乖顺。

        “抱够了吗,不够回家让你抱个够!”

        听沈宴之这么一说,鱼果立即松开他,抬起了红扑扑的脸,坐直了身子。

        “下车吧!”沈宴之笑道。

        “啊?去哪里?”原本以为他停车是为了给她上药,原来不是啊!那是要去哪里?

        两人走下车,鱼果就跟着沈宴之走进了一家手机店里。

        “你好,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店里的小姐立刻笑盈盈的望着沈宴之,其他站在柜台里的小姐,望着沈宴之,眼里也充满了爱慕。

        鱼果眯起了眼,一把牵住沈宴之的手:“老公,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鱼果的称呼让沈宴之挑眉,周围的柜台小姐一听到这个,再看到两人牵起的手,心中顿时有些幻灭。

        原来优质男人都有老婆了!

        黑色如深潭的眸扫了她的小脸一眼后,见她一脸无辜,黑眸沉了陈,从怀里拿出名片递给柜台小姐,出声问:“我的秘书之前打电话在这里定了一款手机,现在可以取货了吗?”

        “好的,沈先生,已经替你办理完成,我马上去取给你!”柜台小姐一看沈宴之的名字,就想起之前店长说的贵宾,更加客气的说:“沈先生,沈太太,请坐在那边稍等一下。”

        沈宴之和鱼果坐在店里的皮沙发上,立即有人端来了热水。

        鱼果的大眼睛转了又转,好奇的问:“你买了手机?”

        “嗯。”

        鱼果的眼睛一暗,抿了抿嘴。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想起来了就要换手机用!

        想起自己在c市被沈宴之摔坏的小手机,鱼果就委屈的不得了。

        没了手机的她,简直和这个世界断绝了所有联系一样,她的朋友联系不上,网上的信息她浏览不到,连日期天气,她都只能用观察的。可她又不能跟沈宴之抱怨,刚才人家还那么好的替她抹了药。

        “沈先生这是你定的手机,你可以现场试用,看看手机有什么问题。”

        沈宴之接过盒子,直接打开,里面就躺着一个粉嘟嘟的大屏手机。

        他拿起来,按了开机键。

        直接输入了一个电话号码,拨通。

        直到自己口袋里的电话响起来后,他才把新手机递到了正在想着自己心思的鱼果面前。

        一抹红色顿时吸引了鱼果的注意,看着横躺在他手心,和他手掌差不多大的手机,鱼果惊喜的望向身边的男人。这难道是给她买的?

        “昨天说,要送你的礼物!”

        天呐!真的是送她的!鱼果满脸都是惊喜,小手接过手机,眉眼弯弯的,全是心满意足的笑。

        “你看看合不合用!”

        “我什么电话都可以打?”

        “嗯!”

        “我可以下载各种软件,上网,看电视,看小说,聊天吗?”

        这……是被他最近两个月管的太严格了吗?沈宴之一笑,摸了摸她的头:“你已经考完试了,想玩什么自己下载,家里你那间书房里,我已经让人装上了电脑。”

        天呐!太棒了!

        忽然得到特赦,鱼果简直觉得整个世界都美妙起来了。

        拿着手机划来划去,当视线触及到联系人里那唯一一个号码,备注老公时,鱼果笑的比什么都甜。

        他怎么可以这么好?

        她之前是瞎了眼吗?怎么会觉得沈宴之无赖有混蛋呢?

        幸好当初沈宴之够狠,威胁她,把她绑回了花都。

        不然以自己的脾气,他们是不是就没了下文了?

        还好还好……

        鱼果望着身边的男人,忽然庆幸起来当初他对她够狠了。

        除了鱼果满脸满心的花痴模样,站在柜台里的小姐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的聚成了一团,躲在一边小声的聊了起来。

        “天呐,你看到了吗?沈总本人比照片里看起来还要帅!”

        “沈总好温柔,笑起来好帅,好有魅力!”

        “没听过沈总结婚了啊!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个老婆?”

        “前阵子不是有报道,沈总有神秘女友吗,难道就是她……”

        “难道又是一桩豪门隐婚?”

        “天呐,不会吧……”

        ---题外话---最近几天乐文系统抽风,我也有时候点不开页面,求包涵,么么哒。感谢月票,感谢送咖啡的亲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8964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