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78.78沈宴之,救命〔1w+〕

78.78沈宴之,救命〔1w+〕

        渐渐转入盛夏,这天气变化总是很快。

        逛了两个小时的商场,出来,瓢泼似的大雨哗啦啦的下了下来。

        司机在商场门口等着,上了车,两人连忙把自己淋了的水拿纸巾擦了擦。

        “你住在哪家酒店,我先让司机送你。”看着雨幕冲刷着车窗玻璃,没一会儿时间,车窗上就腾起了一层薄雾。鱼果看着外面雨势不小,甩了甩自己的头发说道。

        “好啊,那富婆,我就不客气啦!”一到下雨,就特别难打车,刚才在商场门口等司机开车的那会儿时间,从她们面前走了七八两出租,没一个空车,夏之离看着自己的大小包,连忙点点头。

        报了地点,车子稳稳的行驶偿。

        鱼果手机突然响起,鱼果一震。

        “接电话啊!”夏之离用手肘碰了碰她,提醒到。

        她的电话上目前就2个人,一个夏之离,正坐在她身边,那现在打电话来的,就不用猜,都是沈宴之喽。

        看了下车上的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他是已经回家了吗?

        “喂!发什么呆呢?是你老公的电话吧!快接呐,我可不想背上拐走阔太太的罪名,一会儿被当成人贩子,我只是个禁脔,还没能力跟正房斗呢,亲爱的!”夏之离眨巴着眼,可怜兮兮的望着鱼果,开起了玩笑。

        鱼果在她腰间捏了一把,才接起了电话。

        电话通了,他声音懒懒的,十分温和:“老婆,在哪儿?”

        “逛街。”

        “下雨了,需要我去接你吗?”坐在车上的沈宴之望着车外的雨幕,深深的吸了口手中的烟。

        “我带了司机。”鱼果想都没想的拒绝,漆黑的眼睛闪烁着。沈宴之过来,那怎么行,阿离还在这里呢!

        那边一阵沉默,鱼果听到他吞吐的呼吸声,他在抽烟?一下子鱼果都能想象到,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倚在那里抽烟的模样。

        许久之后,在鱼果准备跟他说拜拜,挂电话的时候,那边又出声了。

        “晚上买了什么东西?开心吗?”

        “你怎么知道我买东西了?”鱼果狐疑的看向唯一知道她行踪的司机,难道是司机告诉他的?

        沈宴之低低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笑声,鱼果就觉得自己的想法特别的傻气,不由自主的俏红了脸。

        “我现在送朋友回酒店,一会儿就回家了,我先挂了。”

        忽的,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脸蛋。

        鱼果被吓了一跳,看向正笑的一脸奸诈的夏之离。

        “这么烫!”夏之离收回手,凑近她,趴在她胸口听了听:“心跳还这么快!鱼果,你完了!有情况哦!”

        拍开她,鱼果说:“有什么情况,别瞎说。”

        “以我的敏锐观察,鱼果同学,你已经喜欢上你老公了!我会替学长默默点根蜡!”

        夏之离这么一说,鱼果心跳漏了半拍,绞着手指:“你也觉得我喜欢上沈宴之了?”

        夏之离递给她一个‘我就说吧’的眼神。

        “可,可我之前喜欢的是学长啊!我我……我还打算过两年跟沈宴之离婚呢!”鱼果突然间,就想起了那纸契约。

        “离婚?拉倒吧!就你现在这模样,完全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模样!你以前喜欢学长是没错,可学校喜欢学长的妹子也不少,又不是你一个。不是人人都得跟学长有结果才算数啊!学长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他有他自己的生活啊,说不定他都交了女朋友!而且,你已婚,你已婚,你已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少妇,那个是你老公耶!成熟,多金,看你的小模样,就知道对你又不错!你们朝夕相处的,那喜欢上他也很正常啊!要是我,我也会选你老公那样事业成功,成熟稳重的男人。”

        夏之离上下再打量了鱼果一翻,说:“你现在越来越好看了,也越来越温柔,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上进心了,你说你奋战高考两个月,我简直都不敢相信呢!你这么多改变,虽然一开始都是你老公逼的,但是你现在也很享受自己的改变不是?未来的日子那么长,何不就扑倒他的人,拿下他的钱,收了他的心?夫妻相亲相爱啊!生活就是这么简单!爱情也就是这么简单!喜欢,就拿下!”

        到了酒店门口,鱼果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夏之离买的东西太多,她就让司机上去送夏之离了,自己等在车里。

        车窗升起薄雾,鱼果伸出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画着,想着夏之离在她心底撩起涟漪的话。

        “c市的生活已经终结,花都又是一个新开始。什么时候鱼果同学变的这么唯唯诺诺了?加油!扑倒你老公!让他死去活来也爱上你,只爱你一个人!”

        等到回过神时,鱼果才猛地发现自己居然在车窗上写下了沈宴之三个字!

        指尖下是冰冷的车窗,但鱼果却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身子一震,连忙收回了手。

        又想起来一会儿司机回来会看到,连忙伸手把那三个字快速擦掉。

        心,加速的跳动起来。

        花都的一切真的可以重来吗?沈宴之……

        一辆黑车在鱼果车边停了下来,鱼果扫了一眼没注意。

        过了两分钟时间,对面的后车窗却不经意的被摇下来了一道缝隙。

        鱼果百无聊赖,正趴在窗上,就望了过去。

        那车的后座里,有人影在动。

        车上的人还挺多的,有男有女的调笑声传了出来。

        “宝贝,身材真好,好软,让我摸摸……”

        “身子也好香,真是个***,这腿要是缠在我身上……嘿嘿……”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鱼果瞬间红了脸,尴尬的不得了。她怎么也没料到,会撞上这种事情,就算来酒店开房吧,也不至于在大门口就已经……

        莫名想起昨晚沈宴之英勇的把她的腰都快拆了,鱼果脸又红了红。

        “唔……你们别扯我衣服……”

        “小宝贝,男欢女爱,有什么好害羞的……”

        “大哥,一会儿到楼上,我们一起快活快活!”

        居然是几个不同的男人和一个女的?

        这是要玩np?

        好奇和震惊压过了害羞,鱼果只在电视上看过日本动作片,还没见过真实真人版的,便不由自主的把眼睛凑到了车窗上,看了过去……

        反正车玻璃,在外面又看不到里面,她也不用不好意思了。

        “嗯,宝贝,快让我亲亲……”

        “大哥,她的腰柔韧度好高,一会儿我们有的爽啦!”

        “不……放手……”

        “宝贝,你爸已经拿你来还债了,你最好别给我反抗!”

        鱼果从那道细缝里看不清里面的全貌,却看到女人被拉高的衣服,已经露点了,好几双男人的手在她的腰上,胸部乱捏乱摸,女人的手放在膝盖上,但是是被绳子绑住的。

        天呐!这画面也太刺激了!鱼果倒吸了一口气。

        “反正你也是在夜总会卖,让我们兄弟们玩一晚上,玩够了,你爸的债也就还清了!不是正好?”

        “你现在被下了药,宝贝,怕是一个男人不能满足你的,你确定不要?”

        听他们的对话,鱼果已经听出来了七七八八的消息。

        她的心砰砰的乱跳,慌成了一片。

        “你们……混蛋……”

        “小婊砸,别给脸不要脸,现在还能骂人,信不信我在车上就干了你!”

        “别急,一会儿房开好了,好好罚罚她这张小嘴!”

        “哈哈哈……”

        忽的,一张凌乱的脸,就被压在了窗前的缝隙上。

        鱼果望去,呼吸一窒。

        那张脸上化着浓妆,她的眼神有些迷离,嘴上不要,可红唇里却吐气如兰……

        当她的头又被狠狠往后一扯撞在男人身上时,鱼果突然就想起来了一张熟悉的脸。

        “大哥,里面打电话来,说房间已经订好了!可以上去了!”

        “把她衣服拉好,用你衣服把她手挡住,我们进去!”

        鱼果把脸趴的更近了,当对面车上的人下来,她睁大眼睛,在看清楚那张女人的脸时,脑子一炸。

        居然是她!孟芊芊!那个和黎梓铭同班的孟芊芊,那个和她一样喜欢过黎梓铭的孟芊芊!

        怎么办?怎么办?鱼果没时间想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这个样子!

        刚才车窗内,男人横七竖八的手,已经深深刺激了她的大脑。

        在清楚的听到孟芊芊被下了药,她不是自愿的,她还是被绑的情况下……

        这一夜过后,对一个女孩太重要了,还是被这么多男人,鱼果就觉得自己必须救她。

        手颤抖的拿出手机,只有两个号码。

        找夏之离吗?可那么多男人……

        求救,鱼果下意识的更偏向沈宴之。

        等反应过来时,手指已经拨了沈宴之的号码。

        她边打电话,边下了车,跟着那群人,走进了酒店内。

        看着他们上了电梯,确定了楼层,鱼果也连忙进了电梯。

        嘟嘟……

        在这种焦急的情况下,在这密闭的空间里,鱼果心更着急。

        接电话啊!接电话啊!

        终于,那边电话通了。

        “老婆?”

        “沈宴之,救命!我在xxx酒店,你快点找人,你快过来,我害怕……”

        “喂?……”

        电话还没讲清楚,鱼果一看,电话居然断了,手机里一格信号都没有了!

        什么破手机!什么破电梯!信号这么差!

        鱼果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再按了拨通键,却又很快的断掉。

        电梯门叮的一声,自动打开。

        鱼果没时间再管手机了,她出了电梯,左右的看着这酒店里长长的通道上没有一人,瞬间心往下沉了沉。

        把手机装进口袋,鱼果连忙飞奔起来,寻找可能找到的蛛丝马迹。

        忽然,在经过一扇房门的时候,她听到了好几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内隐隐约约传了出来。

        她趴在门上一听。

        “臭娘们,敢咬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哥,撕烂了她的小嘴,一会儿我们怎么快活?弟弟们可是早就想让她的小嘴暖暖了。”

        “哈哈,你这臭小子……”

        “啊!别碰我!!”

        幸好这家酒店的设施一般,隔音效果也差,鱼果把里面的声音听了个七七八八。

        认准了这间房。

        可沈宴之什么时候能来?里面的情形好像已经很紧张了!若再过半个小时,怕孟芊芊的清白就保不住了!

        鱼果左顾右盼,硬是没看到半点东西,或者是可以帮上忙的东西。

        倏地,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巨大的铃声在这空荡荡的走廊里特别清楚。

        肯定是沈宴之回过来的电话。

        鱼果正准备接,在她眼前的门便被打开了。

        只见,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树在她的眼前。

        脑子流光一闪,鱼果握紧手机,拔腿就想逃跑……

        却被两双手提了起来,直接丢进了房间内,门被关上,瞬间上了锁。

        “好啊!小姑娘,你跟着我们想做什么?”

        鱼果吃痛的一抬头,就见四个男人正横眉冷对的瞪着她,而凌乱的床上,孟芊芊已经被扒光了上衣,只剩下个裙子,被推倒在了床上。

        “你们……你们别乱来……”鱼果摸着身后的沙发,爬了起来,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你已经看到我们了!”其中一个男人冷笑:“小姑娘,出门在外,能别管的闲事就别管,能躲就躲,你偏偏要凑上来!你知道了我们的事儿,难不成还想让我们放了你?”

        “哥,这小姑娘也长的细皮嫩肉,挺美的!”一边的男人猥琐的眼神在鱼果身上身上打量了一翻后,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你们想干什么?我已经报了警!我警告你们,你们最好快点放了我,不然,警察到了,迷贱少女这个罪,就够你们坐一辈子牢了!”鱼果吓的浑身冒冷汗,被男人那下流的眼神盯的毛骨悚然,可气势上不能输,她得拖时间,她得等人救援!想起沈宴之每次教训她时的那股杀人似的眼神和语气,鱼果立即挺直了身子,煞有其事的说道。

        鱼果这么一说,倒是有人身子颤了一下,微微晃动。

        可其中被喊大哥的男人,却微微沉思了一下后,笑开了:“小姑娘,有意思!迷贱少女?这里哪有?你说床上的这个女人吗?她在附近夜总会卖的,天天晚上都在,很多男人都认识,而且,是她爸拿她出来抵债的!就算警察来了,我们也不怕!”

        “坐一辈子牢?”男人又笑了笑:“小姑娘,你有读过法律,看过法治报道吗?小姑娘,你气势上还行,可是脑子还是不够用!”

        鱼果咬了咬唇:“你……那你们也逃不掉!”

        一看大哥的问话,其他男人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大哥,别跟她废话了!看身材也不错,既然送上门来的,千万别浪费!”

        “对啊,哥,一个妞儿,我们四个人有点分不过来,不如两个一个干!而且,这个小妞,好像更可口的样子……”

        那大哥嘿嘿一笑,眼睛从鱼果的脖子一直落向下面,开始解起了裤子:“说不定还是个处!”

        见大哥动手了,其他兄弟也迫不及待了,纷纷开始继续脱衣服。

        “你们敢!”鱼果慌了,怒斥。

        就往门口跑去。

        “这个时候想跑,已经晚了。”鱼果一下子就被扣住肩膀,逮了回去,重重的扔到了床上。

        一碰到床上半果的孟芊芊,听到她呻吟了一下。

        鱼果触电似的看了她一眼,脸色煞白,想站起来继续跑,脚踝却疼的不行,被扭到了。

        她看着四个男人只剩下内裤,环绕着朝床上逼近……

        鱼果慌张的只往后退。

        她看到,有男人已经趴到了床上,伸手握住了孟芊芊的身子,那恶心的舌头就舔在了她身上。

        可能药效时间到了,只见孟芊芊愉悦的发出声音,身子挺起,反而往男人嘴边凑了过去。

        男人立即哈哈大笑:“小妹妹,看到了吗,她这可是自愿的!”

        被那男人和孟芊芊的动作刺激到,其他男人也急不可耐,眼里的浴望越来越重,直接朝着鱼果走去,伸手拉住鱼果的腿,一把她拉了过来。

        “啊!你们别碰我!我老公是沈氏集团的总裁,沈宴之!你们碰了我,就别想他会放过你!”男人的手一碰到她的小腿,鱼果就惊声尖叫起来,被碰触的恶心感让她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几个男人又楞了一下。

        拉着她腿的男人笑了:“沈宴之?沈总我倒是听过!不过,小妹妹,我可没听说沈总结过婚,有老婆了!编个谎话,也要编个能哄住人的!虽然你长的是有点姿色,不过,我想沈宴之那样的人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怕是大明星,他也玩过!你这样的,就别想跟他扯上关系了!”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一把拉住她的衣领,磁喇一声,她的领口就被撕烂了。

        “哟!我还以为是贞洁烈女,小白菜呢!没想到也是被男人碰了的贱货!”男人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她身上那些还未全部消退的斑斑点点。

        “原来是被开过苞的!”

        鱼果的脸白的不能再白,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孟芊芊怎么办了,知道这些男人是来真的,而且对象已经成了自己,内心的恐惧一下子就生了出来。

        男人刚想拉她,碰她。

        “啊!不要!”她尖叫着,忍着痛,一脚狠狠的踢在了男人的下面。

        “啊!你敢踢我!”男人痛的连忙捂住,在床边乱跳。

        鱼果的脚踝也痛的她撕心裂肺,眼泪都飚了出来。

        她又迅速的往后退去。

        “妈的,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你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哥,我们一起!”等到男人不痛了,他朝着身边的另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两个男人一个握住了鱼果的脚踝,用力一扯,另一个已经抓住了鱼果张牙舞爪的胳膊,往她身上压了上去。

        “啊!!不要!救命!沈宴之……”男人陌生的气息和臭味,让鱼果作呕,她挣扎着,大哭着。

        忽然,有个画面与现在的重合,鱼果的唇一下子就失了颜色,颤抖的不像话。

        “不,放开我!放了我……”

        砰!房间的大门一下子被踢开了,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床上押在两个女的身上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回过神,身子已经被迅速的踢飞了。

        床上那污秽的画面让人心悸……

        鱼果的身子忽然被盖住,接着就被抱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啊!别,不要碰我……”才被碰,她立即反抗挣扎起来。

        “老婆乖,老婆别怕,我来了,是我!”

        房间里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最低,仿佛有暴风雪席卷而来。

        四个男人如同死猪一样被人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脸贴着地。

        沈宴之抱着鱼果,周身萦绕着恐怖骇人的气息,宛如死神降临,一步步的超他们逼近。

        “她,你们也敢碰?”他生冷的开口,一脚狠狠的踩在男人的手背上。

        “啊!你是谁!放开我!”男人痛的浑身哆嗦,大叫着。

        “我是谁,你们还没资格知道!”沈宴之目光阴鸷,眼底透着杀意,一个字一个字仿佛从牙关里逼出来的:“把他们给我废了!丢出花都!”

        “是,老板!”

        说完,他已经抱着鱼果走出了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身后的房间不到三秒时间,传出了惨痛的尖叫,此起彼伏……

        一股血腥味儿,从房内飘了出来。

        一见沈宴之出现,怀里还抱着一个人,司机连忙拉开车门,迎了上去,就感觉到老板身上那无法掩盖的杀气和噬人气息。

        鱼果的脸被压在老板怀里,身上又盖着老板的西装外套,司机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跟在沈宴之身后的保镖神色不好,就知道楼上发生了惨绝人寰的事情。

        上了车,沈宴之把鱼果又往怀里拉了拉。

        还感觉到她的身子在不住的颤抖。

        那股戾气又不由自主的从他身上冒了出来,让他恨不得亲手去杀了那几人。

        “老婆?果果?”他轻柔的摸了摸鱼果的脸,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疼的在她额上落下了轻吻。

        她头发和衣服都有些乱,双眸紧闭,还好,她没有和刚刚另一个女人一样,几乎被扒光。沈宴之检查过她的身体,除了上衣的衣领被扯坏了之外,其他地方还是完好的,让他提起的心不禁放了下来。

        “老婆?”他轻叫着。

        鱼果这时才像是听到了沈宴之的话,缓缓的睁开了颤抖的睫毛,望进了沈宴之担忧的眸子里。

        “老婆?我来了。没事了。”沈宴之的声音像只温柔的手,抚平了鱼果惊恐的心。

        “沈宴之?”她艰难的张开了苍白的嘴,轻唤。

        “是!我在这里!”沈宴之拉起她的小手握住,拉到嘴边轻吻。

        当沈宴之温暖的气息渐渐让鱼果回暖,回过神来后,鱼果眼眶一红,一把抱住了沈宴之的脖子,在他耳边如同小猫似的哭到:“老公!”

        平时让她喊个老公比登天还难,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又像是抱住了救命的稻草,在他耳边生动的一遍遍叫着。

        沈宴之的心开始萎缩,再伸展开来,随着她的一声声轻喊。

        “我就知道你会来,就知道……”

        “傻瓜!”沈宴之轻轻的抚上她柔软的发丝,一下下的安抚着她。

        怀里的脑袋突然仰了起来,沈宴之还没反应过来,她想做什么,薄而性感的唇已经被鱼果吻住。她搂住他脖子的两只小手,捧住了他的脸,深深的,主动的在他唇上作怪。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都不害羞了!

        轻舔,慢咬,猛啃……

        这丫头是在点火!沈宴之的眸一下子就暗了,原本他紧闭着嘴,想看看她到底能吻到什么程度,没想到她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大手一下子扣住她的后脑勺,沈宴之张开了嘴,反被动为主动。

        不到片刻,就攻城掠地,不留半分。

        气温陡然升高,沈宴之的手滑到了她的腰上,轻捻抹拂挑……

        鱼果的身子烫了起来,气息越来越不稳了。

        当沈宴之还想继续时,鱼果一下子压住了他的手,脸帖在他的颈项边,红着脸喘着气:“别……”

        一想到那四个男人邪恶的眼神,还有他们的气息,鱼果就浑身冰凉,她只是想让沈宴之的气息,来帮她赶走那些坏人的。只有沈宴之,才能让她安心下来。她才会那么激烈的主动吻了他,没想到他反应也那么激烈。

        “玩了火,你就想溜!”沈宴之拍了一下鱼果的屁屁,不满的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这是车里!”鱼果红着脸,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咬着耳朵:“司机还在呢!”

        沈宴之立即眯着眼,狠厉的眼神瞪向前方紧握方向盘,根本不敢左顾右盼的司机。

        感觉到身后一道凌厉的视线扫来,司机原本就面红耳赤,握出一手冷汗的手,更是不住的抖了起来。

        他真不是故意要听的,先生没吩咐开车,谁知道他们俩会突然上演这一幕,他想下车已经来不及了,生怕自己下车的动静会打断先生和夫人,他眼睛又不敢乱瞟,只能缩在这里,尽量当空气,让自己消失,消失,再消失……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先生,求放过……

        “沈宴之?如果我刚才被……”鱼果突然开了口,那话让沈宴之皱起了眉,直接打断。

        “没有如果。”

        鱼果嘟起了嘴,指尖在他脖子上的动脉上滑动:“你不会嫌弃我吗?”

        “我们是夫妻!”

        是夫妻,那意思就是不嫌弃?鱼果自己是这么理解的,一颗受惊过度的心,总算在沈宴之怀里找到了安慰。忽然又想起一个小时前,夏之离说过的话。好像特别的有道理。

        在沈宴之身上,除了淡淡的喜欢,她还能找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那种安全感能把她整个人都裹起来,暖的让人心颤。

        这是在黎梓铭身上所体会不到的。

        忽然,鱼果的心就放开了,她微微的扬起唇,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老公,我喜欢你,喜欢你吻我,抱我!喜欢赖在你身上!”

        喜欢,就拿下,就是这么简单!

        “老婆,这算是你在表白吗?”沈宴之忽然就笑了,心情很好,搂住她的手再度用力,下面往她身上顶了顶:“还是,你在勾引我?那么,你成功了!”

        “沈宴之!这是在外面!”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鱼果臊红了脸,连忙就想从他身上下来。她发誓,她才没有勾引他,这么温馨的气氛,她只是想告诉他,她是喜欢上他了而已!明明是他管不住自己,乱发情!

        “啊!”才扭动身子,想爬下去,脚腕突然一疼,疼的她呲牙咧嘴的叫出了声。

        “怎么了?哪里受伤了?”沈宴之一身的情浴顿时被熄灭,拧眉,伸手就开始再次检查起她的身体,想看看自己刚才疏漏了哪里。

        “我的脚,扭到了!”鱼果疼的眼泪都飙出来了。是她自己太蠢了,只顾着表白,居然忘了脚受伤了,还乱动。

        “马上去医院!”沈宴之抬起她的脚,立即命令到。

        看着她脚跟的红肿,他沉下了脸。

        “哦,对!我同学怎么样了?”疼痛刺激着大脑,鱼果一下子想起来了孟芊芊。

        “同学?”鱼果的朋友,已经被司机送回了房间,那这个同学又是?沈宴之不明白的看着她。

        “刚刚在房间,还有个被下药的女孩儿……”提起那个事情,鱼果的身子就忍不住抖了下,想起在孟芊芊身上发生的事情,她就觉得可怕。

        “那个是你同学?”沈宴之也想起了刚才全身几乎果露的女人。

        鱼果点点头。

        “我会让人送她去医院的,放心吧!”

        车子开进了医院,鱼果把沈宴之的衣服套在了身上,扣好扣子,宽大的衣服在她纤细的身上,就像是一个唱大戏的小丑般,鱼果心底却暖暖的。

        乖巧的坐在病床上,医生为她处理着扭伤的脚。

        当打上了一个大大的石膏后,医生站直了身子,取下了口罩,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对着站在一旁的沈宴之说:“没什么大事,骨头有些折损,在医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沈宴之轻哼了下。

        医生的眼睛不停的在沈宴之脸上看了又看,又把目光投到了一旁娇小可人的鱼果身上。再看了看鱼果身上套着的西装外套,医生脸上的表情真是千奇百怪。

        鱼果嘟着嘴,也很好奇的打量着这医生。

        他和沈宴之差不多高,五官不似沈宴之刀刻似的深邃,但也是精致的让人难以形容,从她进门,他的脸上就带着温和的笑意,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优雅从容。只是没想到,他盯着沈宴之看了两分钟后,脸色反倒沉了下来。

        而且,这还是鱼果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可以和沈宴之平视,而没有被沈宴之的眼神吓倒的人。

        “你们认识?”这是鱼果分析好久后,得出来的结论。

        沈宴之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倒是医生先开了口:“二哥,这位是?难道你就不打算介绍一下?”

        “二哥?”鱼果惊呆,又是沈家人?

        “你好,贺斯锦。”

        医生帅哥朝着鱼果伸出了手,鱼果的视线瞟到他医生服上的牌子,刚想握住他的手,结果就见他的手被沈宴之拍掉了。

        “老三,喊二嫂。”

        贺斯锦一震,眼睛差点跌碎:“二……二嫂?”

        “二嫂?”鱼果也惊叫道。

        她,她,她才十九岁,怎么就可以给别人做嫂子?

        替鱼果安排好病房,看着抱着鱼果,把她轻放在床上的沈宴之,贺斯锦至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耳边依旧是沈宴之的声音嗡嗡在作响。他说他结婚了!

        直到沈家的人收拾好衣物,东西送来时,贺斯锦仍站在旁边看着。

        “夫人,好端端的你怎么摔成这个样子了?脚还疼不疼?”小月看着鱼果的脚背包成了一大团,心疼的皱起了脸。

        “没事的,没事的,医生说我躺几天就好了!不信你问医生!”被整整观察了一个小时,鱼果实在是忍不了啦,故意出声,把小月的注意力转移到贺斯锦身上。

        “医生,我家夫人真的没事吗?”小月圆溜溜的眸染着水汽,傻乎乎的望向了帅哥医生。

        贺斯锦轻咳一声,撞见沈宴之那高深莫测的目光,才收回视线:“没事。好好照顾,有什么问题来我办公室找我!我先走了,你们休息。”

        不能他自己一个人受惊,他得把这个消息发出去,让小四和小五也受受惊!

        “老三,你二嫂刚高中毕业,今天这个事儿,我还不想让人知道,免得影响她上大学。”

        贺斯锦握着门把手的手一抖,差点跌倒。

        高中毕业!我去!沈宴之什么时候口味变了,改换这么*的了!

        刚才替鱼果检查身体的时候,他可没忽略她脖子上那被种下的草莓!

        这高考才完一天!禽兽啊!

        这么些年,他们一直看二哥身边没有女人,还替二哥担心!没想到二哥这么禽兽!忽然就变了口味儿,连未成年都吞的下去!

        未成年?高中生?

        脑中有片段闪现,贺斯锦就想起了前半夜在官邸发生的事情了。

        难怪二哥那么厉声的要求小五取消这个项目,我去,原来他自己好这个口!他需要去正正自己的三观。

        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眼神看了一眼沈宴之和鱼果,他碰的一下关上了门,走了出去。

        “他……医生没事吧!”鱼果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没事,你好好休息!”沈宴之朝着她微微一笑。

        “那你呢?”

        “我在这里处理点事情。乖,早点睡!”沈宴之拿出景管家带过来的电脑,开了机,在一旁的沙发上开始工作了起来。

        脚不能动,身子却可以动,鱼果专门换了个姿势,小脸压着合十的双手,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沈宴之。

        工作时的沈宴之,每次都是严肃的,板着脸,那每次吻的她呼吸不过来的唇,这个时候是紧紧抿着的,看起来又威严又霸道……

        他不是黎梓铭那种阳光男孩般的帅气,也不是刚才帅哥医生那样温文尔雅斯文的帅气,沈宴之他好像就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怎么办?真的好帅!

        鱼果眼中亮起了小星星。

        意识渐渐的回笼,鱼果打了个哈欠,睁开眼才发现沙发上工作的那个人不见了。

        再看向窗外,天已经大亮了,昨夜雨后,树叶都被洗的一尘不染。

        她昨晚居然泛着花痴给睡着了!

        “夫人,你醒了!”小月拿着饭盒,推开门,就见床上的人正在伸着懒腰。

        “沈宴之呢?”

        “先生去上班了,说让你好好休息,他下班后会来看你!”小月边拿出热腾腾的饭菜,边说道。

        “那他昨晚没休息?”鱼果担心的问道。

        “先生就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早上回家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一听,鱼果就在她枕头边开始找起她的手机:“我的手机呢?”

        小月连忙从抽屉里找了出来,递给她。

        鱼果翻出短信,编辑到:“老公,昨晚……谢谢你。辛苦你啦!你没有睡觉,今天上班肯定很辛苦!那下班后,你就不用来看我了,快回家休息吧!么么哒。心疼你的老婆!”

        发完,鱼果才自己又念了一遍,才发现这短信暧昧的过分,想撤回,已晚。

        她是不是对沈宴之一下子太上心了?心,跳的砰砰砰的……

        被小月帮扶着,上完厕所,洗手洗脸,吃完饭。

        鱼果躺在床上闲的无事,突然想起了孟芊芊。

        “小月,你去替我问问,昨晚和我一起受伤,被带到医院的那个女孩在哪里!”鱼果想,这家医院离市中心最近,也离昨晚发生事情的地点最接近,除了自己被带到这里,孟芊芊肯定也被送到了这里吧!

        小月直接推开门,鱼果就见她的病房外面居然站了两个身穿黑西装,人高马大的男人。

        这难道是沈宴之派给她的保镖?

        才这么想,小月就证实了她的想法。

        “夫人,门口的保镖大哥说,那位小姐是被送到了这里,就在我们楼下的二楼病房里!”

        “那你推着我,我想去看看她!”鱼果看了眼房间里的轮椅,眼睛一亮。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90469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