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99.99他已经成了她的药

99.99他已经成了她的药

        学长说追她?她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她不是来跟学长讲清楚,她是个坏女孩,是个已经移情别恋喜欢上别人的渣女吗?

        为什么学长还说要追她……

        鱼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她的双臂却被黎梓铭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劲儿几乎弄疼了她,这疼痛感却是真真实实的。

        鱼果漆黑的瞳孔微微缩起,脸色当即闪过一丝慌乱,强笑到:“学……学长,你别开玩笑了。偿”

        “鱼果,我说的千真万确。”

        黎梓铭这么坚决的样子,鱼果第一次见,她不免急了,一下子抽回了手撄。

        慌乱之下,连退了几步。

        担心她摔倒,黎梓铭伸手想扶,撞见她的目光,手又停在半空,收回。

        他摇摇头,深深的说道:“其实在官邸之前,我就已经见过你了。”

        学长见过她?鱼果视线有一瞬间的失焦。

        “当时那个女孩儿,染着最扎眼的发色,隔三差五就穿着和校服不一样的‘奇装异服’,在高中那么忙碌枯燥的生活里,特立独行。她是老师办公室里的常客,却每回把老师气的吹胡子瞪眼。我当时还在想,是什么原因才能让那个女孩生活的那么逍遥自在,令人羡慕。”像是想到了曾经的时光,黎梓铭神情有些向往的美好。

        羡慕?学长居然羡慕异类的她?鱼果更是诧异了。

        “我没想到,那个女孩儿后来会那样闯进官邸,不在乎那么多人的目光就站在我的面前,大声的告诉我她喜欢我。喜欢我的女生很多,可她的表白却让我震惊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后来,她的反客为主,玩起游戏时那大胆又羞涩的模样至今让我难忘……只是我没想到,后来,他们会对她下。药。”

        说到这个,黎梓铭微微皱眉:“鱼果,那件事情真的是我没想到的。其实,不是你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

        想起下药,鱼果的心又一颤。啊?学长会对不起她什么?

        对上黎梓铭那愧疚的眼神,鱼果颤声问:“难道是你做的?”不会吧,学长不是这种人。

        “不,当然不是。”黎梓铭连忙解释:“我猜应该是芊芊她们,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只是,当时你药发,我……我不止看了你的身子,我还抱了你……”想起那令人疯狂的画面,黎梓铭眼睛一暗,喉咙有些发干,望着面前的鱼果,那个画面与她不停的重合,他舔了下干涩的唇瓣。

        鱼果脑中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就轰隆的炸开,手中的零食袋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嘴唇发白。

        那些曾经以为的美好,在她心里有了沈宴之后,再度被提及,却是她心底说不出的尴尬和震惊。

        那晚,她和黎梓铭做到了什么程度?又为什么最后被沈宴之带回了左岸家居?她全然不记得了。

        难怪沈宴之当初会那么生气,那么拼了命的想把她看起来,关起来。

        难怪黎梓铭当时会突然说,他会对她负责!

        鱼果呼吸有些急促:“我们到了哪一步?”

        “没有!当时有人不知道怎么就闯了进来,带走了你。”想到那浑身戾气的男人,黎梓铭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脸上被狠狠打了一拳的疼痛:“后来我才知道,那晚带走你的是你家人,也是我们活该被退了学。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那夜我们都得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

        原来,这就是沈宴之背着她做的所有事情。鱼果听懂了。

        忽的,黎梓铭向前一步,下一秒,她就被他紧拥入怀。

        鱼果一僵,想推开,他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着她。

        他的声音低沉,在她耳边响起:“小鱼,被退学,我不后悔。那夜我抱了你,我也不后悔。我知道你会考A大,所以,我拼了命跟家里人作对,绝食也要坚持来花都。小鱼,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介意你喜欢了别人,我知道,当初我没给你一个答案,才会让你放弃了我。但是,从今天起,从我们再相遇,我就不会再放弃。”

        他把她抱的那么紧,好像恨不得把她揉进怀里一样。

        那陌生的气息,让她有些心惊。

        除了沈宴之,鱼果是第一次被男人抱着,她僵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那么深情的告白,如果放在半年前,她一定会高兴的晕掉……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学长,我不值得。你还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儿……”带着些叹息,鱼果有些艰难的开口。

        “不,小鱼,我真的不会放弃你。之前,是你追我,那从现在开始我追你。一切都才开始。”黎梓铭说的信誓旦旦,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鱼果还想张嘴,装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铃声不断,鱼果像是被惊到,连忙再次挣扎开黎梓铭的拥抱。

        这次,黎梓铭也没为难她,松了手,让她成功逃脱。

        鱼果抖着手,手机取了出来。

        可视线落到手机上‘老公’两个字时,手中一烫,手机差点都滚到地上。

        居然是沈宴之!

        鱼果脸色很差,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她看了眼黎梓铭那炙热的视线,慌乱的转过身,走了几步,接起电话:“喂?”

        “睁开眼你就不见了,老婆,你是不是去做什么坏事了?”

        鱼果手一僵,呼吸一窒,莫名的紧张,真有一种背着他干了坏事的感觉,他知道了什么?

        “没,我没有!”鱼果顿时就有些慌了,连忙着急的解释。

        电话那头的沈宴之,笑出了声:“干嘛紧张,老婆,我不过是跟你开开玩笑!”

        “你吓我!”鱼果训斥。

        沈宴之心情很好的样子,没有因为她的语气生气,反倒放柔了声线:“司机说你回学校取东西,好了吗?我在你们校门外等你。”

        “啊?你来了?”

        “嗯。给你十分钟时间,我等你。”说完,他便挂上了电话。

        没想到沈宴之会来学校接她。鱼果握着电话,深呼吸。

        感觉到身后的视线一直盯着她,直直的,热切的。

        鱼果一颗慌乱的心闪过无数的念头。

        黎梓铭这个笨蛋,她说的都已经那么清楚了,他为什么还要坚持呢?

        可是除了沈宴之,她谁都不想要了。

        想到这里,鱼果一颗不安的心忽然就静了下来,她转过身,鼓足勇气看向黎梓铭。

        “学长。我真的喜欢别人了。对不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学长,真的对不起……

        说完,她闭了闭眼,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她不忍再回头去看黎梓铭的表情。

        既然道歉已经没用,还让他那么坚持的话,那她就用冷漠和决绝来处理。

        希望这样,会快速的让学长从这段不该萌芽的感情中抽身。

        那颗压在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虽然黎梓铭可能一时间很难接受,但鱼果却感到轻松无比。

        不然,再这么拖下去,她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是个玩弄别人感情的坏人。

        迅速的回到宿舍,整理完东西,向室友道了别,鱼果就快速的奔向了学校大门。

        一看到停在林荫下,那辆熟悉的黑车,鱼果沉闷的心情豁然开朗。

        只要沈宴之在,她的所有不愉快,不高兴都能瞬间被治愈。

        他已经成了她的一种药。

        她四处望了眼,见四下无人注视这边,飞快的打开车门,上了车。

        “怎么和做贼一样?”一上副驾驶,沈宴之就伸手帮她拉好安全带。

        “我是怕被同学看到,以为我被什么干爹包养了。”鱼果见他自然而然的动作,心中一暖,忍不住望向他。

        “被干爹包养?最多,你只是被叔叔包养,干爹,我还没那么老!”沈宴之笑着,收回了手。

        叔叔包养!亏他说的出来!想起叔叔的梗,鱼果脸一红,双手叉起,瞪着他怒吼:“沈宴之!”

        沈宴之笑着正想开车,黑眸却在扫过她眼睛的时候,停止了动作,面上是令人猜不透的神情,他忽的伸出大手,一手捧住了鱼果的脸,拇指滑过她的眼角。

        鱼果一颤。

        “哭过?”沈宴之声音有些冷。

        对上沈宴之的眸光,鱼果的气势顿时弱了,她缩在座位里,手心紧张的冒汗:“没,没有啊,我怎么会哭!”

        沈宴之忽然就探了半个身子过来,高大的身躯带着压迫感,逼近鱼果,大手还在摩擦着她的眼角,居高临下的深深望着她:“告诉我,又被同学欺负了?”

        鱼果顿时有些委屈,他连她哭了都看得出来?

        鱼果一把抱住沈宴之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脖子里,蹭了蹭。

        “怎么了?”看着在自己肩头撒着娇的脑袋,沈宴之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手抚摸上了她的头顶。

        “沈宴之,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鱼果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了,喜欢他的温度,喜欢他的怀抱,喜欢他对着她时的每一个表情。

        “你是我老婆啊!”

        那性感的声音让鱼果有些心动,抱着他的脖子,看到他脖子优美的弧度,鱼果忽然想起昨晚他在她脖子上的种的草莓,鱼果眼里滑过一丝狡黠,抿了抿唇,微微张开了唇,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脖子上轻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9368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