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12.112老板,苏晴怀孕了

112.112老板,苏晴怀孕了

        沈宴之的话一开始像温柔绵动的水,随即就变成了惊涛骇浪,拍打在鱼果心头,鱼果心里沉沉的。

        他说的话应该是没错的,应该是有道理的,可为什么她心底根本高兴不起来?

        他说不希望老婆发生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

        连在c市她的那些小打小闹,他都不能容忍…撄…

        第一次鱼果觉得,她与沈宴之之间除了身份和地位,好像还有着距离。

        虽然看不到,摸不到,但一直存在着。

        鱼果的眼底划过一道受伤的神色,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低低的说道:“我知道了。偿”

        除了这个,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究竟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明明爱着眼前这个男人,却不能抛开一切大胆去爱。

        背负着的枷锁,快把她压的喘不过气了。

        沉默。

        车厢里,透着凝结的气息。

        鱼果撇过了头,靠在座位上,把头望向窗外,脸上的泪痕渐渐干掉。

        徐谦的电话忽然响起。

        打破了沉默。

        徐谦有些尴尬的接了电话,一听就变了脸色,望了一眼黑脸的沈宴之有些犹豫:“老板,公司出了点事情。需要您去处理。”

        如果不是实在有必要告诉沈宴之,他真的不想在后面两个人正在闹别扭的当头说话。

        如果可以,徐谦更想让自己在这个空间里消失。

        他已经好久没见过老板遇到什么事情,会如此的心浮气躁了。

        从在公司接到电话的时候,老板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直到叫他开车到商家这一路上,老板的脸色就没好过,可能老板是不知道自己的变化,但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却能感觉的出来。

        这个夫人,对老板是不一样的。

        可能在c市刚刚遇到时,夫人是惹毛了老板,才让老板想要教训她,收拾她。

        可回到花都后,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明显就变了。

        老板经常上班时,是带着笑的。

        就连上次去国外出差,也是把十天的工作,连夜压缩成五六天赶完的,他当时还以为老板有什么急事要回国,让他匆忙订了飞机票。

        没想到回来后,老板却突然让他联系a大校长,说要继续赞助a大教育事业,当天下午就被a大校长当成财神般的供了起来,请了去。

        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因为夫人。

        “什么事?”沈宴之的声音没有温度。

        徐谦看了眼后座的鱼果,实在是说不出口。

        这个事情就这么说出来,还不得继续加剧他们之间的矛盾?

        “您还是亲自去趟公司,就知道了!”

        鱼果都听在耳里,慢慢的转过头:“把我放路边,我自己打车回家吧!”

        沈宴之目光有些沉。

        过了会儿,他才说:“停车。”

        徐谦连忙把车靠边停下,鱼果咬了咬唇,伸手拉开了车门,下了车。

        谁知,刚把车门关上,另一面的沈宴之也下了车。

        鱼果有些诧异。

        沈宴之看了她一眼,绕到了车后。

        鱼果这才发现,原来后面还跟了一辆车,也在路边停了下来。

        从驾驶位上,走下来一个人。

        正是刚才冲进商家,那个开口说替沈宴之来接她走的人。

        “老板!”男人望着沈宴之,毕恭毕敬的点头。

        “送夫人回家!”沈宴之道。

        “是!夫人请!”男人绕到车的另一头,立即替鱼果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鱼果在沈宴之的目光下,上了车。

        沈宴之这才转身,离开。

        等前车缓缓的离开视线,鱼果才转头望向了开车的男人,男人年纪不大,身材很棒,胳膊很有力。

        “你是谁?”

        “夫人可以叫我大力,我是老板派来保护夫人安全的。”

        那就是保镖?鱼果皱眉。

        “你们为什么会知道我在商家?你们一直跟着我?沈宴之是你们通知来的?”推论出这个,鱼果心情有些复杂。

        “老板担心夫人的安全。”那么多问题,大力思考了一下,很官方的回了一句。

        难怪他会那么巧的出现在商家!原来他早就派人跟着她了!

        她还自以为聪明,以为自己的决定神不知鬼不觉呢!

        “你们跟着我多久了?”她可真笨,这么久被人跟着,她都不知道。

        “中秋节老板打的电话,应该是节后第二天。”大力回忆了一下。

        中秋?那个时间,沈宴之怎么就会想起派人保护她?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莫名的,鱼果就想到了那晚,她与商忆傅不太愉快的相处。

        瞬间,商忆傅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也快速的在鱼果脑海里闪现。

        刚才沈宴之还说,他们不是亲兄妹,感情不好也是朝夕相处。

        难怪沈宴之会认为商忆傅喜欢她!

        鱼果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忽然觉得自己真是蠢的可以,反应也真是慢。

        从公司到商家路程不近,沈宴之一定是担心急了,才会那么匆忙的赶过来。

        他知道,她抗拒商家,所以,他是真的担心。

        他肯定没想到自己赶过来的时候,会看到商忆傅和她一起,还手牵着手,尽管是她不愿意的。

        可沈宴之看到后,肯定就像被泼了盆冷水。

        想起刚才沈宴之的眼神和他的话,鱼果暗暗心惊……

        他一定是误会了。

        “我不回家了,掉头!去公司!”

        ……

        沈宴之回到车上,低头看了眼指尖,放佛上面还湿湿的,是鱼果的眼泪。

        她明明像是有无尽的委屈和难过,她却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提。以往,她都会第一时间的投进他的怀抱。可,这次她却什么都不说。

        第一次去商家接她时,看到他时,她是那么的高兴,好像他在,她才安心。

        她是排斥那里的,可今天她为什么要去商家,与商忆傅见面?这个有些牵强。

        她刚才分明一次次的想摆脱开商忆傅的手。

        他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只需要一个理由,只要她讲,他就相信。

        可她却选择了沉默。

        这就是令他生气的地方。

        明明,她让他很心疼,想抱抱她,亲亲她,好好的疼她,可她却也能让他气的口不择言。

        他的小妻子,比他自以为的,带给他的影响力还要大的多。

        她已经可以开始牵动起他的情绪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

        这是一种在他心底,久违了的感觉。

        他讨厌这种感觉。

        车子缓缓的开向公司方向,沈宴之压下自己心头复杂的情绪,这才望向前方,问到:“什么事情必须我去,还不能让鱼果知道?”沈宴之刚才不是没发现徐谦防备鱼果的眼神。

        “老板,苏晴怀孕了……”

        沈宴之一愣,伸手又点起了一根烟,皱眉:“她怀孕了?和我有关?”

        老板还真是聪明!徐谦清了清嗓子,眼睛打量着沈宴之:“苏晴拿着化验报告到了公司,说孩子是老板你的,要老板你负责。”

        沈宴之手中的烟灰陡然就掉在了他的西裤上,他立即伸手弹了弹。

        “她还真有胆子认,孩子是我的?我怎么不知道?”沈宴之嗤笑着,苏晴那点伎俩在他眼中全是小儿科,都是他不愿拿出手的把戏。

        “各大媒体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怕是不好处理!”

        沈宴之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脸色异常恐怖。想起刚刚还和自己闹情绪的小妻子,他心中就有团火。这些事情居然都赶到了一起。

        “封闭消息,尽量先不要让鱼果知道!”

        “可媒体太多,怕是来不及了……”

        “那就封住滨河湾每个人的嘴!”沈宴之吼道。

        “是!”徐谦头上冒起了一层冷汗。

        车子一进入到沈氏集团的范围,就看到大门口处,成堆的记者媒体围满了人。

        如果说沈宴之的话,一般都是财经报道喜欢关注,可如今再加上一个享誉全国的一线女星,那关注度可是一连直升了几个话题,所有的大小媒体全都到了,更有苏晴的粉丝团也打着旗号,通通的跟了过来,说要支持苏晴,说要沈氏集团负责,赶快迎娶白富美。

        而且,他们两个月前,也才刚刚传过绯闻。

        苏晴女神当时也表白过。

        狗仔不愧是狗仔,眼观四路的样子,沈宴之的车才一出现,立即就有人喊道:“沈总来了,那是沈总的车!”

        “沈总,你能说一下,苏晴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沈总,你是已经接受了苏晴,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苏晴的肚子现在都被搞大了,你们是准备奉子成婚吗?”

        “沈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苏晴怀了你的孩子,是准备息影,回家做少奶奶吗?”

        “沈总,你知道苏晴有了吗?这个孩子你会承认吗?”

        ……

        各种问题直击而来。

        “老板,怎么办?”被围堵在车上的徐谦看着各处的闪光灯,有些着急。早知道他们就不该来公司的,Amy的这个电话真是失误,也没讲清楚外面是这种情况啊!

        沈宴之的脸色黑的已经不能再黑,记者问一句,他的脸色就沉一分。

        他猛地伸手,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高大俊朗的身影一出现,周围的各种声音更加多了。

        他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周,周围的人似乎是被震慑住了,立即停了声音。

        “苏晴人呢?”沈宴之嘴边是阴冷的笑。

        ---题外话---今天明天万更哈,今天其他的晚上更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9539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