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29.129二十岁做妈妈是年轻了点(1w+)

129.129二十岁做妈妈是年轻了点(1w+)

        顾卿郁的妈妈是沈宴之的姑姑,为什么顾卿郁还对沈宴之有那么深的敌意,不止顾卿郁,还有沈子谦也是。明明沈宴之这么好相处,却不明白他们兄弟间究竟怎么了。

        沈宴之笑着挑起她的发,拿着她的发尾在指尖上绕着圈圈:“可能是我得罪了他。”

        他回的漫不经心,带着敷衍,鱼果从他胸前坐起,看着他撄。

        “怎么?”沈宴之笑问,盯着她的漂亮的大眼睛。

        “你每次都这样!你骗我!”

        他的眉宇微扬,放在她肩边的手透过围巾,轻轻的摩擦着她的颈间,轻轻道:“男人之间根本不需要发生什么事才有矛盾,金钱,名利,你来我往,有些摩擦不是很正常吗?”

        沈宴之轻挑起她的小脸,认真的说:“沈氏走到今天得罪的人不少,四周虎视眈眈的人太多,以后你和人接触一定要倍加小心,知道吗?”

        鱼果的嘴巴嘟了起来,勉勉强强的接受了沈宴之的这个说法。

        已经被他暖的不是太冰的小手捧住了他的脸,一双明亮的眸子转了转直直盯着他偿。

        这是他的小妻子要主动吻他吗?沈宴之带着兴趣的挑眉。

        “沈宴之,你为什么会娶我?”鱼果还是问了出来。

        沈宴之一顿,像是陷入了沉思,鱼果的小脸不痛快的皱了起来。

        见她脸色一变,沈宴之立即笑了,不再逗她。

        “到了适婚年龄,觉得该结婚了。”

        “就这么简单?”

        “不然还有什么原因?”对上她狐疑的表情,沈宴之捏了捏她的小脸:“再不把你娶回来,我就老了,真成了叔叔,怎么办?”

        叔叔那个梗让鱼果红着脸拍打了他一下。

        他回答的好像没什么问题,也没见他犹豫想到别人啊。

        鱼果觉得,顾卿郁的话真的不可信。

        她一下子心就放了下来。

        一把抱住他的脖子,鱼果在他身上寻求温暖和安慰,冬天抱着这么个暖呼呼的暖炉,真的好舒服。

        真想就这么赖在他身上一辈子。

        忽然间,肚子隐隐有些不太舒服。

        鱼果眉头一皱,抬起脸问他:“几天几号了?”

        沈宴之说完,看了眼她瞬间有些发白的脸:“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鱼果捂住肚子,有些尴尬,她伸手摸了摸包包,居然忘记带小面包了。因为徐谦在,她红着脸趴在沈宴之的耳朵上小声道:“我来大姨妈了。”

        看到沈宴之挑起的眉,鱼果的脸更红了,眼睛看到窗外不远处的一家大型超市:“能不能在前面停车?我想去买东西,顺便上个卫生间。”

        沈宴之直接命令到:“前面停车。”

        鱼果从车上跳下来,正准备走。

        “等等。”见沈宴之也下了车,走到她身边,细心的帮她围好围巾。

        他穿着灰色长风衣,他人本来就高,这衣服把他显得更加高大修长,鱼果觉得自己站在他的身边,显得特别的矮小。

        “好了,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好!”

        鱼果小跑了几步,进超市前忍不住回头。

        就看到他靠在车上,从兜里拿起一根烟,就那么斜倚着,双手环胸,修长的手指夹着烟,那么幽雅气质的抽着。

        那姿势简直帅的一塌糊涂,和时尚杂志封面的男神没什么两样了。

        鱼果差点就撞到了门上。看到他的目光好像望了过来,唇角勾起了笑,鱼果羞愧,连忙钻进了超市里。

        幸好没让他一起进来,这里还是大学城附近,超市里上学的女孩特别多,他那么帅,进来还不得引起***动?鱼果可没忘,开学军训时,他去学校时引起的轰动,那效果简直不比一线明星差。

        她就想把他私藏起来,谁也看不到。

        鱼果捂着隐隐作痛的肚子,直接冲向目的地,在货架上拿了个最常用的牌子后,付了钱,便开始寻找起卫生间了。

        这个超市虽然离a大不远,可鱼果也是第一次进来,里面的结构她挺陌生的,跟着路标也摸不清方向。

        无奈,只能求助了。

        眼见身边有个人走过,她连忙喊住:“你好,请问卫生间在哪里?”

        “鱼小姐?”宋雨桐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鱼果,看到鱼果便自然而然联想到了沈宴之,宋雨桐的脸色顿时有些僵硬。

        “雨桐?”鱼果没发现她的不对劲,倒是惊喜不已,买个东西居然遇到认识的人了。见她手上提着购物袋,像是准备进去买东西,鱼果问:“你住在这附近?”

        宋雨桐一手摸了摸肚子,迟缓了一下,才点点头。

        那肚子很快就吸引了鱼果的全部注意力,鱼果忍不住惊叹:“你肚子好像又大了一圈,快生了吧。”

        提到孩子,宋雨桐才缓和了一点,笑了笑:“预产期在腊月,生完,刚好过年。”

        “哇,好幸福。”鱼果眼底充满了向往和憧憬。

        看了眼自己怀里抱着的卫生巾,觉得有些惆怅。过完年,她就二十岁了,二十岁做妈妈是年轻了点,不过在当下这个社会里,二十岁也不是最年轻的妈妈。

        上学和当妈妈是个很冲突的事情,但她知道沈宴之超级想要个孩子,无数次事后他都摸着她的肚子说顺其自然。可能是宝宝为她着想,觉得她还不是时候做妈妈,导致现在,她的大姨妈每个月都准时来报道。

        可一想到沈宴之期盼孩子的眼神,一看那些亲子类的娱乐节目,导致她每次看到孕妇那超暖的表情时,就忍不住心动。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有孩子。

        “以后你也会这样的。”宋雨桐看穿了鱼果眼底的渴望,忽然觉得,鱼果并不知情,如果她知道沈宴之的过去,应该不会这么温和的和自己说话。顿时间,宋雨桐整个人就轻松了下来。

        鱼果傻傻一笑,肚子又传来一阵绞痛,她连忙捂住肚子:“哦,对了,卫生间在哪里?”

        宋雨桐笑着伸手给她指了指方向:“快去吧!我去买菜了,我老公晚上回来吃饭。有时间我们再聊。”

        “哇,你老公真幸福。”宋雨桐居然会做饭,她只会煮个泡面呢,幸好家里有厨师,沈宴之从来也没让她做过饭。鱼果万分庆幸,边走边回头向宋雨桐挥挥手:“等你生了,我去看你和宝宝!”

        宋雨桐苦笑着摇了摇头,她们之间还是不要再见比较好。

        她从入口处,走了进去,直接朝着蔬菜区走去。

        沈宴之在外面等着,一根烟抽完,还没等到鱼果出来。

        低头,又从烟盒里取出第二根来,点燃。

        他派人去刚才那家酒店调查过了,刚刚那边电话回过来,说服务生看到鱼果和顾卿郁在餐厅好像吵架了,鱼果走了后,顾卿郁好像被气的不轻,连桌子都掀了。

        他的小妻子还真的把他气到了……

        看来,她没说谎。

        沈宴之的眉眼间忍不住带上了笑意。

        他一直都知道她不好惹,在c市的那些日子是最好的证明,可回到花都后,她整个人都沉寂下来了,单纯,天真,还带着点胆小,好像她不安分的那部分都被压了下来,抑制住了。也不知道是他最初管的她太严格,还是对她好,才使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说真的,其实他还蛮怀念她锋利的小爪子的。

        两种风情,两种不同的味道,他都喜欢。

        沈宴之还在沉思,超市里突然间就涌出了一堆人。

        “着火了!着火了!”

        里面的客人脸上都带着惊慌失措。

        沈宴之手上还夹着的烟,顿时掉在地上,脸色大变,直接朝超市方向奔去。

        “老板!”车内热烘烘的,徐谦坐在前坐上,都开始打盹了,外面的动静让他都吓了一跳,就看到沈宴之冲进去的背影。

        超市里的人全都在往外涌。

        沈宴之跑进门口时,四面的人群都在往外涌,他个子高,一眼就可以看到头。

        可没有鱼果的身影。

        沈宴之沉着脸,直接拉住一名想逃的工作人员:“卫生间在哪里?”

        工作人员慌乱的想跑,可挣脱不掉他的拉扯,一看到沈宴之阴霾的脸色,被吓了一哆嗦,连忙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方向:“里面,里面。”

        沈宴之往里面一看,标识已经隐隐约约的被烟雾挡住。

        里面大面积的浓烟不断的在往外冒。

        沈宴之一把甩开工作人员,往里跑去,边跑边喊:“鱼果,鱼果!”

        公共厕所人特别的多,鱼果排了好长一会儿时间,才轮到她,刚上完厕所,还没打开门,就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她连忙往外跑去,浓烟密布,充斥着她的鼻息,人群涌动,不知道谁推倒了门口堆放的杂物,拖把倒下,一下子重重的砸在了她的手上,接着,她整个人都被绊倒了,口袋里的卫生巾掉了一地。

        烟雾弥漫,鱼果的内心是慌乱的。

        她怎么这么倒霉?

        远处是一声声呼喊,鱼果忍住心慌爬起来,可膝盖也好痛。

        正在往外跑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虽然浓雾看不清身影,可鱼果还是一下子眼眶就红了。他竟然进来找她了,这么危险,他居然进来了。

        “我在这里!沈宴之!我在这儿!”她使劲的叫道。

        下一秒,她的手便被那熟悉的大手握住。

        “跟我走!”

        鱼果一下子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什么都不怕了,她望着隐隐约约沈宴之那宽厚的肩膀,忽然觉得无比安全。

        每次,他仿佛都是这样,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解救她出水深火热之中。

        沈宴之!她好像更爱他几分了。

        超市门口围堵了一堆的人,全都狼狈的站在超市外。

        鱼果和沈宴之一出来,鱼果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感受到冷意,眼前一亮,所有的东西都能看清楚了。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有事?”沈宴之问道,伸手就想打探她的身体。

        鱼果被转过去,才面对他,接触到他探究的眼神,鱼果的心底一荡,瞬间,双手张开一下子就紧紧的楼住了沈宴之的脖子,踮起脚尖,整个人和他紧紧相拥。

        那种害怕,那种感动,千言万语都只化作了一个简单的动作,那就是想把自己塞进他的身体里,与他紧密相连。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她内心的感受。

        沈宴之也回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叹:“没事了,有我在,别怕。”

        鱼果红着眼点点头。

        消防车的声音响起,消防官兵立即开始拉管子,迅速的行动起来。

        “让让!让让!”

        鱼果这才松开沈宴之。

        “我们回去。”沈宴之伸手拉起她。

        才迈开两步,鱼果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猛地回头,在人群中张望。

        “怎么了?”沈宴之也随着她的动作望了过去。

        “你还记得那天在医院,我们认识的那个宋雨桐小姐吗?她刚才也在超市里面,我没看到她,不知道她出来了没有。”鱼果一想到她那大肚子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担心。

        “你说谁?”沈宴之脸色铁青,瞳孔骤然放大,声音大了几倍。

        被他握着的手突然一疼,鱼果有些惊愕的望进沈宴之的眼睛里,张着嘴本能的说:“宋雨桐……”

        话音还没落,鱼果就感觉到手被松开,接着,沈宴之头也不回的便再次冲进了超市里,那速度迅雷不及掩耳。

        “沈宴之!”她惊叫道。

        也连忙想跟上去,可才跑了两步,胳膊忽然被拉住。

        她回头一看,是消防员。

        “小姐,你不能再进去了。”

        “可是我老公在里面。”鱼果的心有些慌。

        “你不能进去妨碍我们工作,请在外面等待,我们会尽快救出所有人。”

        徐谦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鱼果的身边,一把拉住鱼果,直接对消防员说:“我会看着她的,麻烦你了,同志。”

        消防员看了眼鱼果,才转身走进火场。

        “夫人,我们先去等一等,老板马上就出来了。”徐谦拉着有些呆滞的鱼果,走到车边。他看到老板和夫人出来,才松了口气,谁知道老板又冲了进去,还是为了那个女人。两次眼睁睁的看着老板赴险,这种感觉十分不美妙,还留下夫人,他要怎么解释?

        鱼果被徐谦拉着胳膊,当走到车边停下,两个人回头望着火场,看着浓密的烟从超市内部冒出来时,鱼果动了动被钳制住的胳膊,徐谦见她的面容有些冷静,这才松开了她。

        鱼果定定的看着超市入口,什么话都没有说,双手却紧张的握成了拳。

        她怎么忘了呢。

        宋雨桐说:我们曾经是留学生,在国外一起学习过一段时间。

        宋雨桐还说:出门在外留学很不容易,吃了好多苦,幸好当初认识了宴之,他多多少少帮过我很多。

        他们是同学呢……

        这么一份关系,她怎么就忘了呢?

        刚才那一瞬间,沈宴之眼睛里的东西她看的清清楚楚。在沈宴之冲进去找她之前,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惊慌失措?

        莫名的,顾卿郁的话又再度浮现在鱼果的脑海里。

        ……

        沈宴之在娶你之前,谈过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

        他有一个深爱的女友。

        那个女人对他很重要,沈宴之也一直很爱她,曾经说过非她不娶,他们一起渡过了很多美好时光。沈宴之对她的爱无微不至……

        他们已经再次相遇了。

        ……

        那日医院,除了他们之外,顾卿郁就在旁边。

        鱼果的手指抠进了掌心,心底像是一下子压下来了一个大石头,沉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救援还在紧急的进行。

        不停的有人从超市入口里走出来。

        鱼果的心就这么一直被提着,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入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抱着一个女人从超市里缓缓走出来时。

        当看到那男人熟悉的脸时,她的心落下了。

        她就知道,他肯定没事的,肯定会出来的。

        男人俊美的脸依旧是他惯有的面无表情,可他那一丝不苟的发型,这次却有些零碎的散落了,他的灰色风衣上,沾染了黑色的灰。

        可那些都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那就那么款款走了出来。

        他怀里的女人因为身怀六甲,再加上厚厚的棉衣,看起来十分臃肿,可被他轻轻松松的抱在怀里,好像一点都不费力,女人除了脸色有些惨白,受了惊吓外,好像是完好无损的样子。

        鱼果想起来,之前他抱着她从浴室到床上时,故意做出很重的样子,嫌弃的说:“老婆,你怎么这么重,该减肥了!”

        鱼果忽然就笑了。

        徐谦看到老板出现,一颗心刚落地,就看到鱼果脸上泛起诡异的笑,着实被吓了一跳。

        夫人不会是吃醋了吧?可吃醋的话,不是该哭吗?这笑是什么意思?

        视线在鱼果的脸上凝视了半天后,他连忙出声喊道:“老板。”

        老板还抱着宋雨桐,没发现夫人的样子,他得赶紧提醒老板才行。

        沈宴之闻声,才把视线望了过来。

        当黑眸与鱼果的眼睛四眸相对时,沈宴之才猛地一震,像是想起了什么,抱着宋雨桐的胳膊有些僵硬。

        “雨桐没事吧?”鱼果脸上已经收起了笑,她面色平淡的问。

        她的声音让宋雨桐也才回过神来,连忙就想下来。

        沈宴之抱着宋雨桐直接走到车边,才把她放了下来。

        “我没事,只是被吓的腿软了。鱼小姐,你呢?还好吧?今天多亏了你和宴之。”一句话,宋雨桐就全然解释了她被沈宴之抱着的原因。

        “我也很好,没事。”鱼果攥紧的手藏到了背后。

        “回去吧!”沈宴之从鱼果脸上转移过视线,环顾了一眼四周复杂的环境。

        “嗯,谢谢你们。那你们快点回家吧!”宋雨桐说着,就想离开。

        鱼果看到宋雨桐转身的瞬间,沈宴之盯着她的腰身,眉紧紧的拧了起来。

        “雨桐,你也被吓坏了,不适合走路,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吧!”鱼果出声。

        宋雨桐一愣,转过头:“我家就在附近,不用了。”

        “没关系,顺路。”鱼果笑了笑。

        望了望鱼果和沈宴之,刚要拒绝,沈宴之也出了声:“走吧!我们送你!”

        说完,他已经转身,朝着车的另一头走去。

        徐谦连忙上了驾驶座。

        宋雨桐见沈宴之上了后座,不好意思的看了眼鱼果,才伸手打开副驾驶的座位,上了车。

        鱼果深呼了一口气,才拉开后座的车门,最后一个上了车。

        鱼果心情有些凌乱,她直接没有看身边的沈宴之,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忽然,一只大手伸到了她的面前,想要握住鱼果的手。

        才被那只手碰到,鱼果就发出‘嘶’的一声。

        “怎么了?”沈宴之拉过她的手一看,就见她的手背上好大一道口子,血都染红了一大块儿,伤口处还湿漉漉的有血浸出来。

        鱼果也没想到自己的手背竟然伤的这么严重,她还以为只是蹭破了皮,才有点痛呢。

        “是刚才在里面划到的吗?”宋雨桐和徐谦往后看了眼,也被惊到了。

        沈宴之的唇抿了起来:“去医院。”

        “得先消毒止血,你车上还有准备医药箱吗?”宋雨桐说着,伸手就直接打开她前面车上的小抽屉。

        果然,在里面找到了备用的药箱。

        她直接拿了出来,递到了后面。

        鱼果看到那药箱,顿时就愣住了。

        沈宴之看到宋雨桐拿出药箱时,拉着鱼果手的手也僵了一下,停顿了半刻,才在宋雨桐的注视下,接了过来。

        宋雨桐收回空啦啦的手,有些尴尬的把手放在了腿上,望向了窗外。

        沈宴之打开药箱,拿出消毒水,药棉和纱布,小心翼翼的拉着鱼果的手,正准备替她清洗,谁知,鱼果突然把手缩了回去。

        黑眸直接朝她望了过去。

        “我……我怕疼,还是去了医院,让医生弄吧。”鱼果只和他对视了一秒,就连忙把视线移开,她怕自己心虚,怕被沈宴之那么锐利的眸看出什么端倪。

        沈宴之的手僵在那里,车上的空气忽然有些凝结。

        他没说话,许久,才默默的把手上的东西又放回了药箱。

        手背是很疼,因为她刚才握拳的力道和姿势,她手背上的血才没停住,被她弄的更加严重的吧!鱼果咬了咬唇。忽然间,就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多嘴。为什么要让沈宴之知道,宋雨桐就在超市里,为什么要留下宋雨桐,说要送她回家?她应该恶毒一点的。

        当初,她还很好奇沈宴之的车上怎么还准备有小药袋子,里面还准备的那么齐全,感冒发烧胃疼跌打,这些所需的东西全有。

        她当时还好奇的问他车上怎么会有这个,她记得沈宴之很娴熟的替她抹过额头消毒,当时他说:经常外出,有备无患。一个大男人会准备这个,她还在心底默默的夸他细心体贴。

        没想到,他这个习惯,宋雨桐却知道。

        刚才拿出这个药包,宋雨桐是那么熟练。

        如果不是顾卿郁说的那番话,她只会觉得巧合,只会觉得惊讶,并不会想太多,因为他们是同学。可现在细想起来,沈宴之与宋雨桐这两次见面时,沈宴之那些凝重的表情,他的那些奇怪的眼神,忽然间,鱼果觉得,顾卿郁嘴里也并不全都是假话。起码,这次是真的。

        宋雨桐对沈宴之是特别的。

        鱼果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太过于大惊小怪了,就算他们是前男女朋友,这种情况下关心一下,也没什么不对的。可心底就是很难受,很不舒服,她就是在钻牛角尖,无法走出来。

        心底像是破了一个洞,有些发慌,有些疼,这次的难受和知道苏晴和沈宴之有暧昧,有孩子时的心情还不太一样,当时她可以离家出走,可以逃跑,可以哭,可这次,她心底是沉的。

        那感觉很难受,她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现在这样的状态。

        车子缓缓的驶向医院。

        三个人一起要下车。

        鱼果却突然出声:“雨桐你刚才受了惊吓,不如让沈宴之带你去检查一下宝宝,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儿,我自己一个人去包扎手就行了,不然,让徐谦跟我一起去也行。”

        沈宴之的眉瞬间就拧了起来。

        宋雨桐的脸色也有些微变。

        鱼果说完,就转身往医院里面走去。她不是故意说那样的话的,她只是现在不想见到他们,不想看到沈宴之,她需要冷静。她怕她看到沈宴之的脸,就想起沈宴之听到宋雨桐还在超市里面时,那变的慌张惊恐的眼神。

        你猜,他们会不会旧情复燃?

        顾卿郁的话又再次撞进了鱼果的脑海里。

        她脚下的脚步更快了。

        忽然间,她的胳膊被一股力道抓住了。

        她一回头,就看到沈宴之那张脸色异常不好的脸。

        “雨桐呢?你没去带她看医生?”鱼果忍不住出声。

        “你给我闭嘴!”沈宴之火气极大的吼道。

        鱼果瞬间就蔫了,愣了。

        除了刚到花都时,沈宴之和她吵过架,因为她不乖,气过她,可后来他们关系越来越好,相处越来越和谐后,他再也没有对她发过脾气,可没想到,他今天会在这里,跟她发脾气。

        沈宴之的浑身都散发着极为不悦的气息,拉着鱼果胳膊,直接往前走。

        鱼果望着他的侧脸,眼睛有些发红。

        直接推开医生的办公室大门。

        “唉,你们干什么?”正在帮其他病人看病的医生吓了一跳。

        沈宴之直接把鱼果推到医生面前,把她的手腕伸到桌前:“替她先止血。”

        那只手看起来是血淋淋的。

        正在看病的人,连忙往后退了退:“她的是有点严重,医生你先帮她,我不急的。”

        就算病情再重,也不能插队啊,在医院出现这种插队的行为如果不遏制,那还了得?医生原本想出声教育沈宴之一翻,可当目光落在沈宴之的脸上时,对上他那锐利的目光时,医生立即拉过了鱼果的手,慌张的取出工具:“好,我先帮她止血,我先帮她看。”

        沈宴之的眉一直紧蹙着,就没放开。

        他松开鱼果,站在了一边。

        虽然无声,却是极有气场和压力的。

        医生干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些战战兢兢,鱼果疼的一吭声,沈宴之的眉就越紧,眼神越犀利,医生就越紧张。

        手一抖,鱼果伤口被碰到,顿时,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太疼,还是心底太难受,那眼泪终于不用再忍。

        她本来不想哭的,最起码不想在沈宴之面前哭,她以为她能忍住的。

        沈宴之一见她的眼泪,顿时,脸色更阴沉:“你小心点。”

        “是是是。我注意,我注意。”医生连连点头。

        鱼果咬住唇。撇开眼,不想看了。

        忽然间,她的头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大手固定住她的后脑勺,把她的脸埋进他的怀里,哦,不是怀里,因为她坐下来了,她的头靠在了他的腰间……

        一感受到他的气息和体温,鱼果委屈的不得了。

        埋首在他腰间,默默的流着泪。

        “好了好了,我给这位小姐开点消炎药,记得戒口,伤口没结疤之前,千万别动水。”五分钟后,医生弄完了,简直是松了口气。他抚着额头,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沈宴之这才松开鱼果,接过医生开的单子,冷冷的睨了眼鱼果:“我去取药,在这里等我。”

        他的眼神很冷,脸色也很冷,鱼果被他看着,心底也升起一股冷意。

        他还在生气……

        自己惹他生气了。

        还以为他把她的头塞进怀里,就是不生气了,没想到,她想错了。

        鱼果皱着眉,带着一股沉重,走到了门外,坐到了门外的椅子上。

        门外的椅子比较矮,鱼果一落座,才感觉到膝盖也有些疼,刚才坐在高凳子上,还不觉得,这个时候那疼才冒了出来。想起自己在超市摔倒,不止是划破了手,当时是蹭到了膝盖的。

        只是现在穿着裤子,看不到膝盖什么样子,只看得到黑裤子上一个圆圆的灰尘留下的印记。

        鱼果轻轻的拉了拉裤子,伸手弹了弹上面的灰尘。

        就在膝盖上面,碰到膝盖,有些疼,最终,鱼果选择放弃。

        她就那么坐着,等着。

        周围病人还很多,都在紧锣密鼓的排队,鱼果却很静,静静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沈宴之取了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鱼果是那么一副装态。

        性感的薄唇抿了抿,好看的眉宇间那紧蹙的褶皱,就没松开过。

        从她刚才的反应,她肯定是知道些什么了,或者已经猜到些什么了。可最让他生气的是,她什么都不说,还推开他,拿自己开玩笑。

        沈宴之冷冷的走向鱼果,直到她挡住鱼果眼前的光,鱼果才猛地反应过来。

        “你回来了……”鱼果微张着唇,不知道他身上的怒气究竟从什么地方来的,她有些不敢看他,肚子里也隐隐的传来大姨妈带来的绞痛,鱼果的脸色有些苍白。

        他不说话,那只好她说了,目光扫过他手上提的药袋:“药都领回来了,那我们回去吧!”

        说着,鱼果就要站起来。

        膝盖上的痛楚让她的五官拧在了一起,虽然没吭声,但还是被沈宴之全看到了。目光扫过她有些僵直的腿,沈宴之拧眉:“该死,除了手,还有哪里?”

        他的怒气让鱼果微微一颤,指了指腿:“膝盖……”

        沈宴之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你到底要闹多久,膝盖也受伤了,我看不到,你就死扛着?鱼果,你是故意和我在做对是不是?”

        “我没有!”鱼果连忙想解释,可沈宴之却不想听,直接抱着她又再度回到了医生办公室里,把她直接放在了病床上。

        “谁……”医生刚送走了一对儿凶神恶煞的病人,心情正不好,谁知道又闯进来了一对儿,正想开骂,接过手才刚指上沈宴之的脸上,就楞了,立马变了腔调:“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她,她哪里还不舒服?”

        “膝盖!”沈宴之冷冷的道。

        五分钟过后,医生无奈的坐回了座位上,不就是蹭破了点皮嘛,值得大惊小怪吗?瞧那男人的脸,简直像谁欠他钱一样。

        “没事,把刚才我开的药吃上,过几天化瘀了就行了。”

        沈宴之俯下身,帮鱼果把裤腿拉平,放了下来,脸色依旧很阴沉,可动作却十分的轻柔。

        他要帮她穿鞋,鱼果连忙说:“我自己来吧!”

        却被他的一个眼神遏制住了,他伸过手,帮她穿上鞋,系上鞋带。

        明明动作很轻柔,可他的脸色仍然不好。

        鱼果真不知道他在气什么?明明最生气,最可怜,最委屈的是她好吗?怎么现在反过来,好像是她欺负了他一样?要不要这样子,一直给她脸色看啊!

        她的肚子还很疼呢!

        鱼果的眼睛一直红红的,沈宴之再次一把抱起了她,往外走去。

        到了车边,车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了。

        沈宴之把她放到副驾驶上,自己直接开门上车,准备发动。

        “雨桐和徐谦呢?不等他们吗?”鱼果忍不住出声问道。

        沈宴之一个冷眼丢过来,把车熄了火。

        鱼果心底一沉,她是又多嘴了?沈宴之这是要等他们两个?

        谁知,沈宴之突然就解开安全带,直接俯身朝着她俯身过来,目光灼灼的用身体把她锁在座位上。

        “你,你干嘛?”鱼果伸手,双手就碰到了他坚硬的胸膛。

        ---题外话---周末多更又来了。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98915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