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30.130厉害了我的鱼

130.130厉害了我的鱼

        “鱼果,看着我!”见她眼神躲避,沈宴之双手固定住她的脸,把她视线扳正:“你在生我的气。”

        “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你就直接讲出来,你和我之间没必要猜忌。夫妻之间最基本的就是彼此信任,你应该相信我,更不该拿自己的身体跟我赌气。”想到她刚才那忍痛不肯让他碰的样子,沈宴之就一肚子气。

        “我没有赌气。”

        “没赌气,那你能解释下你自己刚才的行为吗?”沈宴之紧盯着她不放撄。

        她什么行为?他去救人,她没有阻拦,他救完人,她没吵没闹。只是他看着宋雨桐的眼神,还有他与宋雨桐默契的样子,让她觉得自己心脏的地方好像破了一条口子,她很难受,想冷静冷静而已。

        鱼果望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沈宴之对上那双饱含委屈的眼睛,叹了口气,大拇指在她光滑的脸颊上轻轻摩擦着:“你在不高兴我救了宋雨桐?”

        他一副很头疼的样子偿。

        当听到他的问话,鱼果一怔。

        随后连忙摇头。

        救人,她也会做,只是救的这个人却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鱼果看着沈宴之的眉随着她的摇头,拧的更深了,放在腿上的手指犹豫不安的捏了捏,犹豫了片刻,才张开了嘴:“你和宋雨桐是什么关系?你们以前在一起过?”

        她的声音在这车厢内轻微细小。

        沈宴之摩擦着她脸的手指一僵,动作顿住。

        鱼果却感觉到了。

        瞬间,鱼果的眼睛就红了。

        她伸手拍开沈宴之的手,扭过脸,看向窗外。

        天色越来越昏暗,像是随时要来一场暴风雪的样子,就和她此刻的心情一样。

        一分钟后,沈宴之的声音在鱼果耳边响起:“老婆。”

        鱼果不想理他。

        沈宴之忽然就伸手,把她的脸再次搬了回来。

        一双想哭又死命憋着泪的眼睛,红彤彤的,沈宴之一下子就心疼了,内疚了。他早该知道,他的小妻子是聪明敏感的,怎么会没发现这些呢?

        “我和她以前是男女朋友。”沈宴之很坦白的讲道。

        他的话一出来,鱼果就用一种你看我就知道的表情控诉的望着他。

        “我是在国外上学的时候认识的她,都已经过去了,最近才遇到她,今天是第二次,两次都是你把她带到我面前的。老婆,我现在娶的是你,未来要过一辈子的也是你,你能吃醋我很高兴,但一直因为这个生气,不说话,不想理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第一次哄女人,还是哄这么个家伙,沈宴之心底觉得有些微妙。他可以不管她,任她生气,放任她两天,等她气消的,可一看到她红着的眼,就怎么都狠不下心。而且她还在这场无妄之灾里,受了伤,他更是不忍心。

        鱼果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沈宴之能放下姿态,在她面前对她讲这个,她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很难得了,可想到顾卿郁的话,鱼果伸出那只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手,轻轻的放到了沈宴之的胸口:“你这里还有她吗?”

        沈宴之低头一看那只爪子碰着的地方,勾起了唇,勾住她的脖子,避开她受伤的手,把她搂在了怀里:“傻瓜,你这是对自己没自信吗?你觉得你和一个孕妇想比,谁的魅力更大一点?”

        温暖的气息将她淹没,他的行动已经让鱼果信了七八成了,可鱼果还是有些别扭,纠结。

        她靠在他的怀里,淡淡说道:“雨桐人很好,比我温柔,比我成熟,比我大方……”想想她自己,全身上下好像没什么优点似的。

        沈宴之笑了,胸腔微微震动:“可我现在想要的只有一个鱼果。”

        鱼果一下子从他的怀里就坐直了,抬起头,看着他,看到他眼底的温柔和笑意。鱼果觉得自己真是没用,他才说了几句好听的话,自己怎么就被摆平了?好像心底的抑郁一下子都不见了。

        “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用这种话哄女孩子?”鱼果嘟着嘴。

        “我还需要哄女孩儿?”沈宴之挑起她的下巴,深情的望着她:“我只需要哄老婆。”

        语落,沈宴之的吻已经印在了她软嘟嘟的小嘴上。

        鱼果立即瞪大了眼,望着在自己面前放大的容颜。

        沈宴之也是觉得奇了,第一次有女人,让他可以这么有耐心,心情跌宕,从不悦到轻松,也只有她的小妻子了。

        他的吻轻柔无比,温柔的就像是要抚平她心中所有的不安。

        鱼果的小脸瞬间就因为缺氧,红扑扑的。

        可能缺氧,触动了哪根神经,肚子忽然间传来隐隐的抽痛,鱼果的眉心一拧。

        沈宴之松开了她的唇:“怎么了?”

        “肚子疼……”鱼果咬住被吻的水润的唇瓣,脸色不是太好。

        沈宴之立即明白。他脱下身上的风衣,盖在鱼果身上,启动了车子,把暖风开到最大,一手伸到风衣下面,就着鱼果的手,捂住了她的肚子:“老婆,忍一下,我们马上回家,我让厨房煮红糖水给你。”

        鱼果穿的很厚,车内温度又高了起来,她的额头上隐隐的渗出了一层汗。

        感觉到沈宴之的手心那暖暖的温度。

        鱼果靠在座位上,望着他的侧脸,渐渐的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鱼果的气色好了不少。

        被沈宴之抱在怀里用手帮她暖了一晚上的肚子,什么痛楚都没了。

        鱼果忽然间就觉得自己太多虑了,他如此珍惜的对她,她怎么能还去吃醋呢?

        鱼果伸手拉开窗帘,当看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时,鱼果惊喜不已。

        “下雪了!”她穿着一件真丝的睡衣,就跑到了阳台上。

        沈宴之一看,立即皱起了眉,拿了件厚衣服,替她披上:“肚子疼,还不注意点,外面下雪了,温度又降了不少,感冒了怎么办?”

        鱼果兴奋的拉着他的手:“你快看,下的好白。今年的第一场雪呢!”

        那眉目间的惊喜,带动了沈宴之,他从她身后抱住她,头埋在她的脸边,笑问:“很喜欢?”

        “嗯。小时候我可喜欢在雪地里玩了,干干净净的,好像什么烦恼都没了。”他抱着她,鱼果就顺势靠在他的怀里,紧紧地贴着他。这样温馨亲昵的感觉,鱼果觉得棒极了。

        两个人静静的看着雪花飘落。

        鱼果觉得没什么比现在更幸福的了。

        这样的生活太过美好,以至于鱼果都忘了商忆傅手上的底片。

        直到有天在A大的门口,看到了他的身影。

        下过一场雪了,雪化之后,天气更冷。

        所有人都穿上了棉衣羽绒服,可他好像不知道冷的样子,身上是件单薄的夹克衫,靠在车上,低着头。

        鱼果已经好一阵子都没看到过他了,差点就忘了自己的世界里,还有这么个人存在,一见到他的身影,鱼果整个人都愣住了,一股凉意从心底冒了出来。

        “小鱼?怎么了?”同宿舍的女孩见鱼果脸色难看,忍不住问道。

        鱼果这才回过神,连忙低下头:“没,没事。”

        鱼果缓缓的放慢脚步,然后走到了她们一行人的左侧,靠着边走,希望商忆傅没有发现自己。商小小也在A大,说不定他是专程来找小小的呢!她在怕什么?不怕不怕。

        鱼果有些心不在焉的走着。

        离他近了,鱼果的心更是被提了起来。

        眼看自己就要跨过他的身边,松口气时,那噩梦般的声音,出现在了空气里。

        “果宝!”

        鱼果一咬牙,假装听不到,继续往前走。

        她的手臂忽然被股力气抓住。

        “放开我!”那冰凉的如同冰棍儿似的手让鱼果打了个寒颤,她愤怒的想甩开他的手。

        “小鱼?这个是?”同宿舍的女孩一看到商忆傅那张帅气的脸,通通忍不住愣了愣,接着,暧昧的视线就在鱼果和商忆傅身上打转。

        商忆傅好像没看到鱼果的挣扎,他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手臂就那么架在了鱼果的肩膀上,把她圈到怀里,对着其他女孩说:“我是果宝的哥哥!”

        女孩们很是诧异。这么帅的哥哥!厉害了我的鱼。

        鱼果挣脱不开,愤愤的瞪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果宝,我们这么久不见,我来专程接你,请你吃饭啊!”商忆傅脸上始终保持着满满的笑意,手臂却压着鱼果,不让她有反抗的余地。

        女孩们面面相觑,最后主动开了口:“吃饭啊!那小鱼,我们走了,拜拜!”

        人一走,剩下商忆傅和鱼果站在原地。

        “人都走光了,不用这么虚伪,有话直说!”鱼果深呼吸,让自己尽量冷静,冷静。

        商忆傅却直接拉起她的胳膊,打开车门,把她往车内推了进去。

        “喂!你想做什么?放开我,不然我喊救命了,我说你绑架!”鱼果挣扎着,商忆傅直接伸手替她扣上安全带,然后关上车门,上了车,落了锁,防止鱼果跑掉。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绑架?”商忆傅冷笑:“你是不是都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手上,你是不是不想把照片拿回去了?”

        ---题外话---今天回老家去啦,晚上才回来。嘤嘤嘤,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19929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