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52.152如果他死了,你们就等着偿命

152.152如果他死了,你们就等着偿命

        一个小时后。

        郊区的一家废弃工厂门前,黑色的宝马停了下来。

        坐在车上的人好半天都没动静偿。

        停了一会儿后,后座车窗被缓缓降下来一道缝撄。

        鱼果趴在窗前,等看清楚身处的地方后,一双眼睛瞪的老大,一边惊呼一边不可思议的伸手捂住嘴巴:“他在里面?你们居然把他关在这种地方?”

        她的脸瞬间僵硬,美丽的双瞳近乎诧异的瞧了眼沈宴之。

        薄唇微抿,沈宴之也转过头,看了眼地方,尽管也是第一次来,可他不像鱼果,黑眸里并没有多大的波动。敢碰他老婆的任何男人,他都不想放过。

        沈宴之丝毫还没有下车的准备,鱼果却呆不住了,直接推开车门,下车。这种地方她知道是干什么的,发生了那件事后,学长被关在这里,她闭着眼睛都能猜到里面可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现在学长什么情况了?沈宴之能亲自带她来这里,应该他还没对学长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鱼果心底抱着一丝期望。

        一见她下了车,沈宴之也跟着起身,绕过车身,走到她那边,手里拿着条被她仍在座位上的围巾。双手把围巾,直接圈在了鱼果的脖子上,阻拦了她的去路。

        脖子被包住,鱼果才感觉到外面刺骨的寒意,身子哆嗦了下,目光对上了沈宴之。

        “我既然带你来这里,就没想拦着你见他。”

        沈宴之的话,让鱼果站定。

        “这里没空调,没暖气的,荒废了很久,里面四处透风。进去不能久呆,就给你十分钟时间,十分钟一到,我们立刻出来。最近你没休息好,抵抗力差,我不想明天看到你感冒。”他细心的将围巾把她的脖子和下巴围住,顺便捋了捋她的发丝,见她只剩下个鼻子嘴巴露在外面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她的鼻头。

        他的指尖是暖的,被他一碰,鱼果的鼻子好像都暖了,眸光闪烁,倒影着他专注的模样,鱼果心脏忍不住强烈的跳动,连忙点点头:“知道了。”小手主动的牵住他的,与他十指相握。

        十分钟就十分钟嘛!那她就用这十分钟的时间,说服沈宴之放了学长!看沈宴之的样子,都已经不气了,鱼果觉得他不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好说话的。凝视着他,鱼果的双眼亮晶晶的,充满了信心。

        她那点小心思,让沈宴之勾起了唇。小手在握,沈宴之用指尖摩擦着她光滑的肌肤,感觉到她掌心还是暖暖的,不太冷,他心情还不错,直接道:“带路。”

        “是!”徐谦站在一旁好久了,安慰的看着老板和夫人关系缓和了不少,心底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那提心吊胆,每天绷紧神经工作的状态,终于可以松一松了。一听到沈宴之说的,他立即走在前面,往里走去。

        里面的环境不是很好,穿过板房,立即有人迎了上来。

        “徐助理!”那人一见徐谦,立即打着招呼,随后便看到徐谦身后的两人,那人立即恭敬的喊道:“老板!”

        沈宴之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人呢?”徐谦问道。

        “在里面,大力哥和我们几个兄弟这几天一直轮流看管着。”那人边说边带着路,走到一间房时,他打开了小铁门。

        一行人顺着铁门走了进去。

        光线不是很好,长期不见光,加上天气冷的缘故,鱼果觉得那阴森森的冷意直接迎面而来。那股冷气,穿着羽绒服都隔不住寒意,忍不住,她握着沈宴之的力道,紧了紧。

        沈宴之也察觉到了,皱眉。

        又到了一间小隔间门前时,就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好像在打牌的样子。

        几个人在门前矗足,停下。

        就是这里了,鱼果的呼吸微紧,莫名的紧张。

        门被敲开,里面四五个人,开着个电暖气,围在桌前。一见来人,顿时站了起来,正打的牌被乱七八糟的丢在了桌上,一脸紧张兮兮的望着突然造访的沈宴之,喊道:“沈总。”

        里面走出来个高大威武的男人,鱼果认得他,是上次冲进商家的人,她记得沈宴之叫他大力的。

        “老板!”大力剑眉扬起,朝着沈宴之和鱼果微微颔首。他有些诧异,没想到不止老板来了,老板还把夫人也带来了。

        “嗯。”沈宴之环顾四周一圈,眼底的探究写在脸上。

        大力收到徐谦的眼神,立即明白,指了指自己刚刚出来的里屋:“人在里面。”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还活着。”

        “还活着是什么意思?”鱼果一听,立即松开了沈宴之的手,脸色微变,大跨步的朝大力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门里,入目的便是那个被粗麻绳绑着,半掉在空中的男人。他的头垂着,脸上青青紫紫,身上的白色西装已经被血渍染成了一块儿一块儿。像是被抽打过,那白色的布料成了碎的,有些血渍已经干涸。他气若游丝,眼睛紧闭。若不是身上那看着还有些眼熟的衣服,鱼果打死都不能把眼前的人和那个阳光灿烂的男孩联系在一起。

        只是一眼,鱼果被惊的差点跌倒。

        好在沈宴之迅速的接住了她,把她搂在了怀里。

        鱼果全身瘫软,脑子一片眩晕,她面色惨白,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老婆?”沈宴之扶住她,尽是担忧。

        徐谦连忙朝大力递了个眼神,大力迅速上前,快速的解开了吊着黎梓铭的绳子。

        黎梓铭已经完全进入了昏迷状态,整个人都失去意识的跌在了地面上。

        鱼果一见他那模样,才像是猛地回过了神,借着沈宴之的力道站直了身子,上前蹲下,颤抖的伸手想碰黎梓铭,又无从下手:“学长?黎梓铭?你还好吗?我是鱼果,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怎么样?你千万别死!你千万别有事啊!”说着,鱼果的眼睛就包满了泪水,声音有些哽咽。

        沈宴之拧眉,伸手拉她:“别哭,他还活着。”

        鱼果一把推开沈宴之的手,她像望着杀人凶手一样,泪水直朝下滚,还不忘恶狠狠的瞪着他:“你手段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凭什么让人把他打成这样?你连事情都没调查清楚,你就对他动手!他只剩下半条命了!”

        手被推开,指尖空落落的。

        她为了这个男人哭就算了,她还直接指控他!沈宴之眯起了眼,心情,顿时一下子荡到了谷底。

        他的手指收紧,握成了拳头。

        他的唇抿成了一条冷线,阴冷的盯着伸手去抱黎梓铭的鱼果,呼吸都阴沉起来。

        “还不快点叫救护车,还不快点救他?你明知道一切都是误会,他也是被算计了,如果他死了,你是不是想让我一辈子都愧疚?”鱼果的手在不住的颤抖,终究,她还是扶起了黎梓铭的肩膀,她的手这会儿就不是很热了,可才一碰到他的皮肤,她就被那冰冷如石头的感觉所吓到了。他的脸毫无血色,他的嘴唇白的像一层纸,都开裂了。除了那微弱的呼吸,了无生气一般。

        鱼果的心砰砰砰的,跳的极快。

        她想去伸手握住黎梓铭的手,她想喊醒他。

        她怕就那么稍微不经意,黎梓铭就没了呼吸,怕他就这么死了。

        她的手抖的特别的厉害,等她的手距离黎梓铭的手,只差那么几厘米的时候,鱼果的胳膊猛然被一股力道拽住。

        狠狠的一用力,她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被紧紧的禁锢在了沈宴之怀里。

        “你放开我!放开!”鱼果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立即炸毛,嗷嗷直叫。

        沈宴之的力气越来越大,任她在自己怀里乱跳,他黑着脸,快速的厉声对着已经在旁边看傻眼的人喊道:“还不快点把他给我往医院送!去!现在!马上!如果他死了,你们就等着偿命!”

        “是是是!”

        一众人慌了,连忙上前,七手八脚的迅速把黎梓铭架了起来,迅速的往外抬去。

        徐谦也赶忙拿出手机,拨了医院电话。

        “放开!沈宴之,你快放开我!”鱼果在沈宴之怀里挣脱不了,她根本没听到沈宴之怒声说的话,她急了,慌了,张起嘴巴,冲着沈宴之的肩膀,就是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那么的用力,那么的使劲。

        肩膀吃痛,沈宴之吸了口气,随即,感到怀里的人儿不在挣扎,只是咬他,沈宴之收紧拦着她腰的手,把她搂在怀里,皱着眉,任她静静的咬着。

        嘴巴有些发麻,牙关都咬疼了,隔着衣服,鱼果还是咬到了他的肉。

        有那么三分钟之久,鱼果才松开了牙。

        再也没有力气了,她靠在沈宴之的怀里,一动不动,眼泪默默的从眼角滑落,漫入了沈宴之的脖子。

        那湿润润的感觉在颈项散开,沈宴之皱着的眉拧的更紧了,一双漆黑的眸深沉的像凌晨的夜空。

        “发泄过了?好受了?不再继续骂我,咬我了?嗯?”低沉的嗓音在鱼果耳边响起,淡淡的,异常温和。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0616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