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54.154我想留在这里照顾他

154.154我想留在这里照顾他

        “我知道你怪我太残忍,如果事情再发生一次,我还会选择这么做。因为,你已经超过了我原本的预想,你对我的影响力太大了,你让我已经失去了理智,你知道吗?老婆。撄”

        沈宴之从未对她说过一句我爱你,这是鱼果听到的他最直接袒露内心的话了。这样的话已经超过了我喜欢你,我爱你的定义,任何一个女人听到都应该开心的,这应该属于那种最动听的霸道情话了。

        他的声音很淡,神情严肃,眼睛里全是她。

        鱼果咬了咬唇,心底有丝酸涩,眼眶红红的。她该高兴的,可任何一个接近她身边的男人,他都要采取非常手段吗?他太成熟冷静,他们的思想还难以达成共识,这是他们年龄上的差距导致的的代沟吗?

        “还在怪我?”她的沉默让沈宴之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使不上劲儿的无奈。

        鱼果眼眸微垂,落在他放在她肩膀,骨节分明的长指上,伸手,挪开他偿。

        她的动作让沈宴之一僵,脸色大变。

        “已经十分钟了!出去吧!我想去医院看看学长!”谁知,她又默默的抓住了他垂落的手,脸色十分平静的说到。

        “……”手被抓住,沈宴之的心一起一落,简直有种快要心脏病发的征兆。

        她走在前面,拽着他。

        与刚才进来时,刚好相反,两个人的身份像是互换了。

        她沉着的让沈宴之摸不透,此刻她在想什么。

        到了外面时,有个兄弟焦虑的在等在外面,其他人已经都没了踪影。

        一见他们出来,那人立即说:“老板,大力哥他们已经去了医院,徐助理让我在这里等你。”随即,便打开车门,等着这两位上车。

        鱼果俯身,就要上车。

        “这次的事我会解决。”身后传来沈宴之的声音。

        鱼果的身形顿了顿,许久才轻哼了一下,钻进车内。

        车里杜绝了外面的冷风,行驶了十几秒,车里的暖气温度就上来了。

        鱼果安静的坐在沈宴之身侧。

        手忽然就被抬了起来,鱼果看了他一眼,就见他从一旁拿了片湿纸巾,细致的擦拭起她的手背。原来她的手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沾了些血渍,不深,浅浅的,她自己都没发现,他竟然注意到了。

        鼻息间有些酸涩,他的动作在她的视线里,开始氤氲。

        下一秒,她就被揽入了他的翼下,被动的依靠在他身侧。

        “别那么担心了,好吗?”他的头抵着她的发,魅惑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散开:“你想看他,我们这就去看他。你要再这么阴阳怪气的生我气,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又会做些什么。”

        他的语气中带着诱哄,潺潺的很诱人。

        又是他惯用的对付她的招数。

        每回他只要一来温柔攻势,她就要被淹没。

        鱼果抿着唇,没有说话,却不由自主的,与他伸过来的手握住。

        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让她心颤。

        她想,她又原谅了他。

        ……

        “老板!夫人!人在里面。”

        到了医院,从门口到重症病房时,徐谦已经把黎梓铭的整个情况跟沈宴之如实的汇报了。

        大力他们是心中有数的人,历经三天,并没有把人打残,黎梓铭身上的伤是有些重,可没什么大的伤口。然而,最严重的不是他身上的那些伤,反倒是因为天气冷,长期受冻,出现的重症昏迷。

        医生已经对黎梓铭进行了最基本的抢救。医生说黎梓铭身体底子比较好,有经过长期锻炼,现在需要帮他全身热起来,恢复整体知觉。希望他的家人能在这里陪着他,照顾他。只要渡过了危险期,长期调理下就好了。

        徐谦说的简简单单,鱼果却听的心惊胆战。推开病房门,黎梓铭鼻子间插着氧气,昏迷不醒的躺着。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包着绷带和布条。

        “联系他的家人了吗?”沈宴之看着黎梓铭,沉声问。

        “他的户籍在c市。”徐谦记得最初在c市时,他曾调查过这帮人,他记得黎梓铭的叔叔是c市书记。

        “不用联系了!”鱼果直接打断他们的对话:“人都成这个样子了,你怎么好意思告诉他的家人,他发生了这种事?就算通知了他的家人,他的家人远在c市,赶过来需要花多长时间?他来a大上学,这里除了一些认识的同学,其他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走吧,我想留在这里照顾他!”

        鱼果的话非常的冷静,条理也特别清晰。她说完后,直接去掉脖子上的围巾,上前,弯下腰,握起黎梓铭直到现在都毫无温度的手,开始用力的摩擦。

        沈宴之的神经猛地跳了跳,想上前拉开鱼果和黎梓铭的接触,可看到鱼果脸上那丝毫没有其他意思的严肃表情,又硬是自己压住了。

        他有些烦躁的扯了扯衣领,转头语气极其不耐的冲着徐谦喊道:“现在立刻去请人,护士也好,护工也罢,找个有经验的人,来照顾他!”

        “好,我马上就去!”徐谦连忙擦了擦自己的冷汗,急匆匆的往外走。这夫人是闹哪样啊?这才因为这个男人,和老板闹了几天,刚和好,现在又不顾及老板的心情,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老板面前照顾别的男人,真是胆大的不要命了!

        徐谦刚走到门口,沈宴之又补了一句:“三分钟,三分钟之内,我见不到人,你可以立马辞职了!”

        徐谦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

        “是!”

        三分钟,三分钟!他心底默念着。他脚下加快了速度,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一冲出去,徐谦立即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小丫头。

        立刻管不上别的,一把拽住那小护士,往回走。

        “啊!先生,你做什么?”小护士惊呼道。

        “别问我话,救命,紧急救命,帮帮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0630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