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55.155今晚我在这里陪你

155.155今晚我在这里陪你

        小护士被带了进来,很快接替了鱼果。

        鱼果并没有拒绝这事,毕竟她不是专业的,而被徐谦带进来的姑娘穿着一身护士服,这个身份第一眼就能让人安心。

        这办事效率还行,说三分钟,不到一分钟就把人带来了,沈宴之心底舒服多了,对徐谦露出满意的眼神。

        徐谦心底一个激灵,实在是担不起老板这表扬偿。

        沈宴之笑着走到鱼果身边,重新把她捞进自己怀里:“这里有护士和徐谦,我们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回去吧!”

        我去,老板为了哄走自己的女人,他就这么又被出卖了!

        徐谦立即瞪大了眼,挺直背,心塞的不得了。

        沈宴之和鱼果这几天冷战,他也一点都不好过啊,时时刻刻被老板点名,随时待命,就连休息都在公司,他都已经连续好几天没碰过自己家的床了,这两个人都和好了,还轮不到他休息啊!他怎么这么悲催!老板都看不到他顶着这么大两只黑眼圈吗?

        “你昨天喝多了,还是让徐助理送你回去吧,我留在这里,看有什么能帮忙的。等他醒了,我就回去。”鱼果望了眼沈宴之。

        “你要留在这里?”沈宴之皱眉。

        “嗯。”没有脱离危险期,她不放心。

        “我都已经让步了,老婆!”沈宴之的话里透着危险。

        是啊,沈宴之今天一连几次,都没有逼迫她,他已经做的很好了。

        鱼果心底怵了下,但还是坚定的点点头:“他是因为我们才变成这样的。”

        沈宴之冷哼一声,偏转过头去。

        他有些烦躁的直接拉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鱼果看着他砰的一下关上了门,站在原地,抠了抠手指。

        怎么办,她又惹他不痛快了。

        “徐助理,你去追他吧!”鱼果抿了抿唇,微微的说道。

        “夫人,先生想让你陪着一起回去,不是我。”他这会儿追出去,不是找死嘛!

        “我会看着黎先生的,他有什么问题我第一时间通知你,你还是快点陪老板回去吧!黎先生现在经不起折腾了,你不顺着点老板……”徐谦欲言又止,话题点到。老板一怒,鱼果不着急,他在一旁干着急。他们之间的问题就出现在躺着的这个男人身上,夫人还不干脆点撇清和这男人的联系,竟然还想留下来照顾他,真是的。

        鱼果又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她仍旧站立在原地,没动。

        她这次是铁了心了,如果没看到黎梓铭醒来,好起来,她是不会走的。她已经亏欠了黎梓铭太多,她不想又欠一次。以前沈宴之冲着黎梓铭下手,还不至于伤害他的人身安全,可这次,他已经让黎梓铭丢了半条命。她留下,守在这里,既是为自己偿还所欠下的债,也是为沈宴之赎罪。

        “学长,求你,一定要平安的醒来……”盯着黎梓铭沉睡的五官,鱼果在心底默默的念着。

        床边的小护士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底。

        不知道这几个人是什么爱恨纠葛,但肯定,上演的是一女两男的戏码。

        她用棉球擦拭着病人干裂的嘴唇,忍不住叹息。

        这男人也真好看,闭着眼睛都看得出他颜值很高,不知道醒了的时候,能帅成什么样。

        偏偏,他却跟眼前这个女的有关系,这女的都有老公了,而且老公长的也不赖,好像也挺有钱的,是个大老板。

        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和这女的纠缠。

        哎,社会复杂,人心复杂呐!她以后找男人,一定要找身心干净的,才行。

        砰!巨大的一声!门又被推开了。

        已经走了的沈宴之,忽然间又去而复返,鱼果惊愕不已的望着他。

        “老公,你,你不是回去了吗……”

        “老板。”徐谦站在一旁,室内静悄悄的,除了仪器在滴滴的响着,他差点靠墙上都睡着了,猛然间被沈宴之带进来的气息震到,浑身一颤。天呐,老板不会是反过头来跟夫人算账的吧?徐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紧张的盯着他。

        沈宴之带着一身冷意,立在了鱼果的面前。

        他的身上透着股冷气,还夹杂着浓郁的烟草味儿,那烟味儿一下子就窜进了鱼果的鼻子里。

        他是出去抽了根烟,冷静了之后又回来了?

        沈宴之没接话,不到十几秒,病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了吵杂的声响。

        室内的几个人统一都看向了门口,只见两名护工推着张病床过来了。

        “这是?”鱼果张嘴问到。

        “我让医院加张病床,今晚我在这里陪你。”沈宴之说的很平淡,表情十分自然。

        鱼果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可眼前忙碌的两个护工,很快的就把床放好了,把干净的被褥铺好,放在了一旁的墙角。

        护工走了出去,小护士也忍不住举手。

        “病人这里,也好了。我先去其他病房一下,忙完后就回来,今晚是我值班,我会随时注意他的。”这去而复返的男人太帅,表情一直淡淡的,却让人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小护士战战兢兢的对着鱼果和徐谦说的,眼神却是看着沈宴之,等待指令。

        沈宴之颔首,她便谢天谢地的赶紧出去了。

        “徐谦,你可以走了。明天早上来的时候,带黑米粥和包子。”只剩下徐谦,沈宴之直接下逐客令。

        徐谦尴尬的一咳:“知道了,老板,我马上走!”

        “等等。”忽的,又被沈宴之喊住。

        徐谦回过头,不明所以的等着。

        “给我继续找,就算把花都给我翻个顶朝天,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沈宴之掀唇开口,一字一句透着狠厉。

        深沉的眸底略过一层薄薄的寒意,冰冷至极。

        徐谦迟缓了片刻,目光瞥了眼躺在病床上的黎梓铭,立即明白过来:“是,我会派人加大力度。”

        门被关上了。

        黎梓铭不知道意识有没有恢复,一动不动的躺着。

        鱼果站在沈宴之的旁边,徐谦最后看黎梓铭的那一眼,鱼果看到了。

        感受着沈宴之情绪渐渐平缓了下来,她转头望向他:“你是在派人找孟芊芊吗?”

        “你猜到了?”沈宴之没有隐瞒,望进鱼果的眼里。

        “抓到她,你会怎么做?”鱼果直接问。她知道,只要沈宴之想,孟芊芊早晚都会落在他的手上。

        她的眸微颤,睫毛轻晃,泄露了她的心思,沈宴之冷冷勾起唇:“怎么?怕我像对待黎梓铭一样,对待她?”

        他的笑,她不喜欢。

        那么假,根本没有笑意。

        鱼果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想气她。

        “黎梓铭这个样子,你说你有错我有错,那她呢?是不是更该负全部责任?她那么对你,那么对黎梓铭,你还想替她求情?”沈宴之伸手,慢慢撩起鱼果脸颊旁零碎的发丝,替她挂到耳后。

        他指尖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儿,只闻着这味道,鱼果就能想象出他刚才烦躁时,用这只手夹着烟,站在外面,抽烟的模样。

        外面那么冷……

        鱼果忽然有些心疼这样的沈宴之。

        她牵着沈宴之走到一旁的单人沙发,让他坐下,自己坐在了沙发扶手上。这么一来,她与沈宴之的个子差不多高了,她可以轻松的平视到沈宴之。

        她伸手拉住沈宴之的手,望着他,轻柔的说:“老公,谢谢你,谢谢你今天这么包容我,这么理解我,就算你自己生闷气,你都没怪我,还陪着我。这些我都知道的。学长现在还生命垂危,我心情很乱,真的很内疚。所以,我才这么任性,一心想在这里等他醒来……”

        “孟芊芊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已经没话去评判她了,我只希望,最后,你最后别这么对她,哪怕把她交给警察。”毕竟,当初毁了孟芊芊安稳生活的,还是他们。如果他们不逼她,她也许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他们先剥夺了她生存的条件。鱼果不傻,也没那么笨,她只是不想赶尽杀绝,那不是她会做的事情。

        盯着她,沉默了许久。

        沈宴之才叹了口气,一下子把她揽入了怀里。

        她想说的,想表达的,他都知道了。

        真是个傻瓜。

        鱼果的头靠在他的胸前,那股烟草的气息更浓了,鱼果忍不住说:“以后,你想骂我就骂吧,我不会再跟你无理取闹了,别自己躲着出去抽烟,抽根烟,心情就真的能变好吗?”

        沈宴之挑了挑眉。他抽烟都被发现了?

        “烟味很重吗?”他握着鱼果的手,把自己的手凑到了鼻子间,闻了闻。

        “嗯。”鱼果默默的点头。

        沈宴之又问:“这烟味儿你不喜欢吗?”

        鱼果沉默了一下才说:“没那么讨厌。”

        “好,那以后,我尽量少抽。”沈宴之把她纤细的手指拉至唇边,落下轻轻的吻。

        热热的吻,烙在指尖,也深深的烙在了鱼果的心头。

        “老公,如果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我们别再冷战了好不好?如果我做错了事……你想问,你就直接问我,你想骂,就直接骂我,千万不要再避开我了,好不好?我不想我们再把时间花在互相伤害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06609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