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70.170把镜头放大

170.170把镜头放大

        商忆傅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

        站在穿衣镜前,看着自己腰腹间的瘀伤,手才刚碰到,就撕裂的疼。

        他刚才洗澡时,差点没疼晕他,可能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这是沈宴之打的,可沈宴之身上怕也没好到哪儿去偿。

        他咬住牙,取出药酒,倒在手上,狠狠的朝着淤青的地方,揉了过去。

        疼,剧烈的疼,让他额上冒出了冷汗。

        等到擦完药,他才从衣柜里随手拿出一件衣服,套在了身上。

        零碎的发,搭着一身家居服,看起来随意又自在,可他的脸色却并不好。

        用毛巾擦过自己的头发,他穿着拖鞋,走出了卧室,朝着客厅走去。

        他简约单调的客厅里,商小小身上依旧还是晚上那套礼服,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握紧,放在膝盖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商忆傅一出来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替她倒了杯水,把水放到她面前后,坐到了她旁边的座位上。

        他伸手拿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利落熟练的拿起烟点着,深深的抽了口烟。

        终于抽到了烟,可那熟悉的烟草味儿还是不能缓解他心中的烦躁。

        双臂打开,架在沙发上,他才睨着商小小,说道:“你没有什么话对我说的?”

        “哥哥……”听到商忆傅的话,商小小整个人一颤。

        对上那双好像洞悉一切的眸,她整个人都慌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的紧张的捏起。

        商忆傅冷笑:“还知道我是你哥?到现在了,还不打算跟我说实话?”

        粉色的唇瓣失了血色,颤抖着,想要张嘴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她呆呆的望着商忆傅深沉冷冽的脸,看着他俊美的脸庞线条越来越冷硬,漂亮的眼睛就红了。

        “你差点弄出人命!”等的有些不耐烦,商忆傅无情的指责。

        这句话一出,商小小忍不住了,一把握住商忆傅的胳膊,大哭出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她出丑!我没想到会害死她!看到她躺在医院里,我真的好怕……哥哥,我真的没想害她这么惨……”

        商小小的哭声扰的商忆傅心烦意乱。

        “给我把眼泪憋回去!”他厉声道。

        看她吓的一缩,商忆傅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想骂,又舍不得骂!

        只是,想到那个如今躺在医院里,受尽委屈和磨难的人儿,商忆傅心底的火又越烧越旺。

        “把事情的始末,全都给我说出来!为什么我放在办公室u盘里的照片会被你拿走!你真是好样的,居然学会背后给她来这么一招,我忍了这么多年,我都没……”商忆傅吱了声,眼神复杂,他又猛地抽了几口烟。

        烟抽的又急又快,一连被呛住了,让他咳了起来。

        瞬间,他伸手,在烟灰缸里一下拧灭了烟头。

        这些照片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全都在他手上。

        鱼果去商家别墅找过,又巧合的来他这套房子找过,他知道她迫切的想要拿回去。

        所以,他才会翻了出来,随手放在了办公室的抽屉里。

        在会场上看到鱼果的那些照片时,他有些震惊,有些发懵。

        可后来仔细一想,唯一有机会在他办公室里看过这些东西的,只有商小小。

        沈宴之为鱼果拍到对戒,让他有些难受,他出去抽了两支烟,回来时,刚好遇到了商小小。

        她当时说自己去洗手间了,可面色慌张。

        他当时还并未放在心上,可后来,在医院,她频频有些不对劲儿。

        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她想什么,做了什么,他又怎么会看不出。

        商小小哭的梨花带雨,她抽泣着,好半天才冷静下来。

        没想到自己做的坏事,哥哥一眼就看穿了,她带着哭腔,说到:“那天我去你办公室,你在开会,我很无聊的跟同学聊天……她传给我一个电视剧的压缩包,因为很大,我就用了你电脑……我想看看有没有u盘什么的可以保存带回去,就发现了……”

        她当时是震惊,恐惧的。

        她不知道鱼果还遭遇了这些。

        她也并没有打算做些什么,她一直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

        直到……言柏文……

        商小小瞳孔紧缩,她知道,原因不能跟哥哥讲,讲了哥哥势必会更生气,对言柏文更没有好印象。

        她捏紧衣角,避开了这些继续说:“我和姐姐闹了矛盾,我想她出丑而已,知道你们都会参加顾式的拍卖会,我才闹着要跟你去的……我找了个机会,把照片放了出来……”

        现在回想自己所做的一切,商小小都觉得害怕,她当时的身体里就像是钻进了一个魔鬼。

        当时照片放出来的那一刹那,会场上的惊叫声此起彼伏时,她就后悔了。

        她甚至连鱼果当时的表情,都不敢看。

        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坏!

        就因为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

        她把自己变的这么可怕,她竟然会去主动伤害一个自己的亲人!

        想着想着,商小小的眼泪又不可抑止的流了出来:“哥哥……怎么办?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害姐姐的!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我怕她再也醒不来,我怕她不会原谅我……”

        带着深深的无助,商小小神色茫然,眼泪一颗颗的不断下流。

        她真的后悔了,整个晚上,她都是这样的不安。

        鱼果那张苍白的脸,无时无刻的都在她脑海里打转。

        商忆傅眉头紧锁,还没静下心,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又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顾卿郁的来电?他顿了下,接通了电话。

        “商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可以见一面,好好谈谈如何对付沈宴之!”

        那头,顾卿郁如此的直接,让商忆傅直接愣住。他一直都知道顾卿郁的目的,也知道他已经暗示过多次,想和自己合作了。

        可这么毫不避忌,还是第一次。

        “顾总,开什么玩笑?”

        “我要拿下沈氏集团,商少应该很清楚。我母亲身为沈家的一份子,虽说她是被沈老爷子收养的,可就算是收养,我母亲却孝敬了他几十年,他却没分一丝一毫给我母亲!这个我实在不能忍,我要拿回属于我母亲的一部分!我知道商少一直都在跟沈宴之作对!就连今晚的这出大戏,都是你的宝贝妹妹亲手做的!真是精彩万分呐!”

        “你知道什么?”商忆傅猛地坐直,声音都变了。

        商小小原本还在哭,可一见哥哥那大惊失色的模样,竟忘记哭泣,傻傻的看着他。

        “我劝商少还是和我合作吧!商少知道我一直都有诚意的!推倒沈宴之,利益平分,这对商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凭什么跟你合作!”商忆傅冷嘲。

        “如果商少不想看到自己的宝贝妹妹坐牢,或者落入沈宴之的手上的话,我劝你还是乖乖和我合作。我可知道,商少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妹妹了!一会儿,我把手上的这个有趣的东西,发到商少手中,相信商少看完,会主动跟我联系!”

        顾卿郁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不到十秒钟,商忆傅的手机再次亮了起来。

        点开一看,是个短视频。

        里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商小小在会场上所做的所有事情。

        商忆傅越看脸色越难看,商小小忍不住好奇,偷偷的往他手里瞧了眼,就那么一眼,商小小整个人就被定住了。

        那正是她犯案的证据,她没想到,她所有的过程竟然被记录下来了。

        难怪哥哥的脸色那么难看。

        她会不会坐牢?姐姐和姐夫会不会恨她?

        一瞬间,商小小脸色煞白,慌张到流泪:“哥哥……怎么办……”

        ……

        沈宴之刚录完口供,神色不佳的坐在一旁,一名女警客客气气的端上一杯咖啡送上去后,就没人再敢靠近了。

        男人外表出色,身份尊贵,女警们都忍不住窃窃私语。

        可从他踏入警局的那刻起,他就带着极致的怒气,凌冽的眼神让人望而生畏。

        徐谦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的是这样画面。

        他连忙上前:“老板!他们说已经把路口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了,让我们去认一下人。”

        “嗯。”沈宴之直接起立,随着徐谦走了进去。

        监控画面里,正在重复的播放着那辆肇事车辆逃逸时的画面。

        为了方便他看清楚,警察暂停了画面,“屏幕上是车辆驾驶座上的人影。

        “把镜头放大!”沈宴之抿着唇,冷冷说道。

        镜头一倍倍的扩大。

        最终,那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暴露出她的脸。

        “是她!”只是一个不太清晰的轮廓,沈宴之却一眼就看清楚了。

        “沈先生,您认识这人?”警察问。

        不止沈宴之认出来了,徐谦也认出来了:“老板,是孟芊芊。”

        沈宴之的眼眯了起来,眼神近乎恐怖的盯着孟芊芊的脸,似要把她看穿一样。

        没想到是她!接二连三的,她一直在伤害鱼果!这次,她竟然想要鱼果的命!

        “打电话通知齐修正,收集证据!所有孟芊芊的罪证!我要让她这辈子生不如死!”沈宴之说的毫不留情。

        被沈宴之身上的寒意所涉到,徐谦打了个寒颤,连忙拿出电话,拨通了齐修正的电话:“是,我就通知齐律师!”

        二十分钟后,花都律师界大名鼎鼎的齐律师赶到了警局,接手了所有事宜,与警察协作。

        徐谦开着车,急匆匆的把沈宴之送回了医院。

        amy已经打了两次电话,说是老爷子他们到了,被拦在病房外,直到现在都还没离去。

        沈宴之一出现在走廊上,沈少刚和明静就围了上去。

        “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果果这是怎么了?不是说照片……怎么会溺水?”明静焦急的拉住沈宴之的胳膊,连忙追问。

        他们刚刚一家人都在附近约好了,就等着顾家的慈善拍卖一结束,然后一大家子一起和和美美的吃顿团圆饭。

        谁知,等了半天,人影没等到一个,却等来了这样的消息。

        可一看到沈宴之挂彩的脸,明静就惊呼起来:“你的脸怎么了?谁把你打成了这样?要不要给你叫医生,快让我看看!”

        沈少刚的目光略过儿子的身上,也看到了不对,正准备开口,一个拐杖就朝着沈宴之的身上狠狠的打了过来。

        “你这个混小子,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你怎么就能让我的孙媳妇儿落水了?你怎么保护她的?还派人拦着我,不让我见她看她!你到底把她怎么样了?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子!”沈老爷子差点被气晕倒,他憋了半个小时的气,终于,在一看到沈宴之后,全数爆发出来。

        连打带骂,一点都不客气的,朝着沈宴之的身上狠狠的揍了过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0915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