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74.174我没那么干净,是我骗了你

174.174我没那么干净,是我骗了你

        从他进来,她没有动,依旧保持着一个姿势。

        可她如今鲜活的样子,比起昨晚那奄奄一息的模样,真是好太多了。

        沈宴之上前几步,生怕惊到她似的,轻喊:“老婆……撄”

        鱼果的睫毛眨了眨,漆黑的眼珠这才动了动,好像发现了他的到来偿。

        慢慢的,她转过头,眸里的焦距才对上他的脸。

        没有吵闹,没有惊讶,就那样十分的平静。

        沈宴之的眉皱了起来,内心莫名升起一股不安,总觉得这样不吵不闹的鱼果太过安静。

        “老婆,昨天……”面对这样的鱼果,他准备了一肚子的歉意好像有些多余,嗓子哑了哑,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黑眸闪过一丝懊恼,顿了顿,全然在自己找话:“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今天再让医生给你检查检查。”

        他俯下身,下意识想伸手撩开她脸庞上的发丝。

        鱼果扭过头,他的手落空了。

        看着自己僵在空中的手,沈宴之才意识到,鱼果并没有原谅他,她比任何一次都生气。

        “老婆,别这样对我……你想打我,骂我,都行。”哪怕是对着他,大哭也好。就这么静静的,什么都不说,把话全憋在肚子里,沈宴之反而更担心。

        “你没错。”就在沈宴之以为等不到她说话时,她又突然开了口,淡淡的声线,没有温度。

        不,他错的太多,鱼果这么云淡风轻的说,反倒像把利刃,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胸口。

        胸口隐隐作痛,黑眸凝望着她,全是愧疚和歉意:“老婆,别这么讲,别故意这样跟我说话……”

        “沈宴之!”鱼果忽然就打断了他,直直的望着他,重复到:“你没错。”

        沈宴之被她的视线看的一震。

        “错的是我,是我不该瞒着你……照片的事情我该提早告诉你。”鱼果淡淡的说着,眼底却流露出痛苦。

        “照片我已经处理了,你别担心。”她眼底的破裂,让沈宴之心疼。

        鱼果轻轻的笑了,笑的比哭还难看。

        “照片你处理了,可照片上的事情是真的,我那些肮脏的过去是真的,沈宴之,我没有那么好,性格不好,家室也不好,就连……”鱼果顿住,有些说不下去,眼角默默划出一滴眼泪:“我没那么干净,是我骗了你,我不该贪心的为了留在你身边,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沈宴之心脏像是被利爪狠狠的揪住,他猛地一把上前,把鱼果紧紧的抱进自己的怀里,他气极:“你不脏,谁说你脏!我不介意!我一点都不介意!我不许你再这么说自己!你听到了吗?”

        他的体温很烫,抱得她很紧,几乎要把她勒进自己的身体里。

        鱼果靠在他的肩头,呼吸有些不畅,可她还是说了:“沈宴之,我们离婚吧!”

        这句话,从她昨晚醒来的时候,她就在思考了,她想了一夜。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件件与他相遇,相处的事情全都涌现在脑海里,那些过程无论是笑还是闹,都是那么美好。

        可,她却越发清晰的觉得,那些美好的事物,根本就不属于她。

        在她溺水的最后一个记忆里,是沈宴之抱着宋雨桐转身的画面。

        当时的感觉,比被遗弃,被抛弃,被欺负,被挤兑,更要让人痛上一百倍。

        森冷的可怕。

        她的声音很轻,沈宴之几乎用了一分钟时间,才把这个信息消化了。

        脑袋嗡的一下,手脚冰凉,他的身子轻微的颤抖,连嗓音都颤抖的厉害:“不,鱼果,把这话收回去!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鱼果被抱的那么紧,也感觉到了他身体的抖动。

        她心里也拧了起来,开始作痛。

        眼角有泪,她眨了下眼睛,把眼底的泪意逼了回去:“沈宴之,你还记得当初为了把我留在花都,为了让我参加高考,我们签订的契约吗?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一句戏言,不能当真的。我会好好努力的上学,甚至努力出国……”

        沈宴之当即就松开了怀抱,半弯着身子,恶狠狠的抓住了她的肩,一双带着血丝的双目瞪着她:“当初的契约只是玩笑,你想都别想!鱼果,我告诉你,你只能留在我身边!别再给我胡思乱想,养好身体我们就回家!”

        肩膀被抓的生疼,鱼果眉头锁起,可她却倔强的咬着唇,什么话也没说,漆黑的眸承受着沈宴之投来的恼怒。

        两个人,这样冷静的对峙,却比声嘶力竭更折磨人。

        半响,鱼果终于敌不住他手上的力度。

        “沈宴之,你别这样。”她耸了耸肩膀,想甩下他的手。

        本以为,会需要她耗费很大的力气,毕竟他把她捏的是那么疼,那么紧。

        可鱼果才微微一动,肩膀上的力气陡然就松了。

        接着,沈宴之那整个高大威猛的身子,就在一瞬间,直接往地下倒去。

        像是被抽去筋骨一样,他在地上不动了。

        鱼果被吓了一跳,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她连忙,爬下床。

        无视自己身体的眩晕,她红着眼,惊恐的跪在他身边,喊道:“沈宴之!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沈宴之!”

        可他的双目紧闭,毫无反应。

        她的手才碰触到他的脸,就被那滚烫的热度吓到了。

        小手慌忙的在他脸上,额头,脖子上试探,全是如烙铁似的高温。

        鱼果一下子慌了,大喊:“救命!来人,救命啊……”

        她抬不动他的胳膊,拉不动他的手,无助的大哭。

        门外的人,听到里面的哭喊,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他们刚才也听到了老板的怒吼,好像是和在夫人吵架。

        可现在,夫人这哭天喊地的喊救命,到底是真出事了,还是夫妻间的……那点事儿?

        大力和兄弟们犹豫了那么片刻,在听到里面更加嘶声裂肺的声音后,脸色一变,立即冲了进去。

        ……

        徐谦急匆匆的赶到医院,就见医生们在对沈宴之紧急降温。

        沈宴之接连二十四小时没休息,又穿着湿衣服风里来雨里去的处理事情,后来虽然换了外套,可里面的衣服仍是湿的,在这大冷天里,被他用体温都暖干了。

        他又跟商忆傅大打出手,打了一架,也不知道他们出手有多狠,医生说,再用力点,差不多几根肋骨就断了。

        他带着伤,一声不吭的一整夜就坐在走廊上,没有及时处理伤口,也没有采取保暖措施,导致了高烧。

        最后,心理压力过大,又受了刺激,才会抵抗不住,晕倒。

        再高大,再强壮的大男人,依旧也有生病脆弱的时候。

        鱼果煞白着脸,一双眼睛红的像兔子,就那么站着,在一旁盯着医生给沈宴之量体温,降温,抽血,扎针。

        医生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在了耳里,说的严重了,她的指甲狠狠的扣进了掌心里。

        大力也在旁不停的替换着毛巾,放在沈宴之的额头,做着最基本的降温。

        徐谦询问了医生沈宴之的情况后,一看到鱼果还光着脚,直接眉心就跳了跳,急急忙忙的走到鱼果身边,焦急说道:“夫人,你自己还是个病人呢,快先回去休息吧!别这么乱走,你先把我鞋穿上!”

        这么冷的天,夫人又是昨晚从水里捞出来的,这要是让老板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大力这帮人,也不知道顾着夫人点!虽然说病房里有暖气,不是那么冷,可到底是冬天啊!夫人还只穿着单薄的病服!

        天呐,从楼梯那头的病房跟着跑过来,这一路上光着脚,得冻死人啊!徐谦光是想想,就浑身打了个冷颤。他边说,就边脱自己的鞋子:“我的鞋可能有点不适合,不过夫人,你先凑合点。”

        鱼果木木呆呆的望着沈宴之,完全没听到徐谦说什么。

        就在徐谦已经脱了一只鞋,正在解另一只鞋带的时候,猛然有一股力量,从背后陡然出现。

        徐谦还来不及反应时,鱼果已经整个人被拦腰抱起,落入了来人的怀中。

        鱼果惊叫的同时,徐谦也才兢兢的看到一脸阴冷深沉的商忆傅。

        “商少!”徐谦单脚立着,有些尴尬的动了动脚,作为一个整天穿惯西装,打惯领带的男人,他直接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此刻极为不雅的举动。

        鱼果对上商忆傅那冷硬的面容,许多不好的记忆顿时而来,夹带着那些照片,她血液都凝固了。

        被他横抱在怀里,鱼果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不要命啊!你知不知道自己是病人!”商忆傅扫了一眼她已经冻的通红的脚趾,被气的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

        才一晚上,他以为她身为一个病人,加上心里难受,会安分点。

        谁知道,才十个小时都不到,她就这样作践自己。

        商忆傅吼完,也不管别的,直接无所掉所有人,抱着鱼果的身子就往外走。

        徐谦连忙又把鞋穿了回去。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鱼果这才有了知觉,她伸手拍打着商忆傅,挣扎着。

        她本就虚弱,那点力气不痛不痒,可砸在商忆傅身上,却让他闷哼一声。

        大力和徐谦也生怕他做出什么,连忙上前,想拦。

        还没走到商忆傅面前,就听到他对鱼果说:“我送你回病房。”

        大力和徐谦的脚步就止住了。

        “不要,我要留在这里!”鱼果想都没想的说道,继续挣扎。

        被她碰到了伤口,眉头皱起,商忆傅忍着痛,抱着她的手收紧:“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你还顾着他?”

        鱼果的心剧烈的疼痛。

        ……

        其实,从amy拿出鸡汤给她喝的那刻,她就知道,那是出自滨河湾固定厨师的味道。她经常喝,所以,那种口味儿和外面饭店里出来的味道,根本不太一样。

        她喝了大半年,只需要一口,她就能辨别的出来。再看看其他的汤和粥,一个个装在精美的饭盒里,那些饭盒细看之后,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心底不由得就知道,这全是沈宴之吩咐的。

        让amy叫沈宴之时,只隔了一分钟,他就出现在了病房里,说明,他就在外面。

        他对着她说话时,她不是没有看到他嘴角和脸上的瘀伤,只是,她选择了忽略。

        他的双眼发红,脸颊和耳朵也透着不正常的红色,就连他抱着她时,她感觉到的那种热度,都被她给无视掉了。

        一整夜,他就守在外面,难怪,他的脸看起来那么的狼狈,憔悴。

        难怪,早晨醒来的时候,她觉得半夜时,身边一直萦绕着他的气息。

        原来,一切都不是错觉。

        可他现在却倒下了,他平时像个常胜将军似的,她从来没有看过他哪里不舒服,就连白领阶层普遍的胃病,他都好像没有……

        这一次,他却那么严重,就躺在里面。

        因为她对他说了那些话吗?

        高烧,就这一个,就足够让人担心的了。

        那种担心像是习惯了,养在身体里的一样,不由自主的就自己冒了出来。

        明明才要跟他划清界限,明明知道他心底最深处的不是自己,可是她还是担心。

        “放开我,放我下来,商忆傅,我要回去!”就算要和他划清界限,她也要知道他没事,脱离了危险,才行。

        商忆傅不理她,大步向前。

        “商忆傅,你都已经毁了我,你都把照片放出来,报复我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我要回去,你让我下去!”鱼果的眼眶湿了,她想大吼大叫,可身体太虚弱了,发出的声音带着哭腔,软软糯糯的,根本没什么力气,没什么威胁性,倒像是只无助的小猫。

        “我恨你,我讨厌你!我不想跟你走……”那些照片,那些曾经,那些过去被逼迫,被威胁的一件件事情,都让鱼果浑身上下,连同细胞,都在厌恶他。

        商忆傅的脚步,硬生生的,被止住了。

        他身形有些不着痕迹的摇晃,几乎要站不稳。

        那个恨字,太过严重,太过伤人……

        绕了一圈,她终于恨上他了。呵呵……

        他停下,眸里带着痛,低头凝望这满脸泪痕的人儿:“就算他抛下你,没有救你,你自己病垮了,累了,伤了,你还是放不下他?哪怕你自己的身体,从此一病不好,你也要回去?”

        商忆傅的声音很轻很低,带着让人无法察觉的痛楚。

        商忆傅的问话让鱼果愣住了,昨夜的那种无边无际的冰冷,伴着冷风再度袭来,让她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颤。她沉默着,眸子幽幽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久,她才抬起头,望着商忆傅,点头:“我要回去。”就算再也不见了,她也得确保他平安,她才能对着他说再见。

        商忆傅的呼吸重了几分,连同身上的伤口都随着鱼果点头的动作,越发的疼了。

        他的薄唇扯出了几不可闻的笑:“那孩子呢?你不管自己了,那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也不管不顾了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0948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