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77.177连道歉都没诚意

177.177连道歉都没诚意

        鱼果坐在床边,眼睛注视着轮椅上的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

        二嫂居然没反应!他说的不够生动吗?官宋书把沈宴之往前推了下,轮椅停在了病床前,跟鱼果离的很近。

        他凑到鱼果跟前,又说:“二嫂,医生说,二哥再烧两个小时,怕就要烧坏了,还一身是伤,肋骨就差点断掉,他怕是要在病床上躺上一个月了。撄”

        “小五,别乱说!”沈宴之低声训斥道,可太用力,忍不住咳了起来偿。

        肋骨快断了?沈宴之有这么弱?商忆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的伤口。

        官宋书真是想跺脚抗议啊,他在好心好意的帮二哥说话,博二嫂的同情心耶,二哥居然还阻止他!

        贺斯锦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担忧的问沈宴之:“二哥,你尽量别动气。”

        听到沈宴之的咳嗽声,鱼果的脊梁一僵,沉默着看着。

        “我没事……”沈宴之唇边露出苍白的笑,对上鱼果凉凉的眼神,他的呼吸有些重。她是真的已经不在乎了吗?

        鱼果垂眸,避开他的视线,把书合上,搁到床头放好,“你们推他回去休息吧!既然很严重,就不要乱跑,安心休养!”

        一句话,已经把她的态度表明,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无需解释也能听懂。

        沈宴之靠在轮椅上,眉目间有些恍惚,几秒后,他很快的漠然笑了。他怎么会认为,一夜间,她就能原谅他呢?

        一股气息在胸腔蹿动,他又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贺斯锦一双眼紧紧的看着鱼果,向来斯文的眉目也拢了起来。二哥就是不安心,才急急忙忙的要来看她,这么被赶回去,二哥怎么能安心?

        “二嫂,你肯定对二哥误会了!现在能不能把误会放一放,二哥真的只是想看看你,不然他不会安心养病的!你就让他在这里呆会儿嘛!等你们都养好身体了,你想怎么罚二哥,都行啊!”官宋书着急了。

        商忆傅眉心一沉:“果宝现在没心情和你们谈,你们别忘了她也是个病人,你们在这里只会影响她休息!”

        “你这个哥哥还真是碍眼!”官宋书怒了。

        商忆傅冷笑:“碍眼?你可以选择出去!”

        自他们进来,商小小一句话都没说,看着剑拔弩张的样子,她实在担心,哥哥又像那晚和姐夫打架一样,在这里跟官宋书打起来。哥哥脾气是不好,可从来不会这么容易动怒,除了……因为鱼果,一碰到和鱼果相关的事情,哥哥总是特别易怒。

        商小小望着商忆傅的侧脸,内心里猛地升起一种猜测,哥哥心中对鱼果曾经的恨,转变成了爱?这种可能,让她整个人都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他们吵着,沈宴之伸手,勾到了鱼果放在膝盖上的手,握住。

        他的指尖还有些烫,鱼果像是被他的温度烫到,猛地抬头。

        沈宴之看着她的眼睛,请求:“我们谈谈吧!”带着粗粝的声音,让周围的声音安静了下来。

        他坐在轮椅上,就在她的面前,英俊的面容坚定的等着。

        被握住的那刻,鱼果的心一颤,可稍后,就恢复了平静,她望着他眸色淡漠,眼神没有任何波动。

        商忆傅的眸色暗了下来,脸上尽是铁青,商小小把他的反应全都偷偷的印在了心上。

        “老婆……”

        缓缓的一声,鱼果寡淡的轻启唇瓣:“好。”

        “果宝!”商忆傅瞬间火大。

        “我二嫂都同意了,你别再乱插嘴了!走走走,都出去,让他们俩个说话!”生怕商忆傅捣乱,官宋书直接把手臂架到他的肩膀上,把他整个人都往外轰。

        贺斯锦拍拍沈宴之的肩膀:“二哥,好好跟嫂子谈,别动气。”

        提醒完沈宴之,一行人都走出了病房,官宋书随即关上了门,和商忆傅互瞪一眼后,各自往边上一站,谁都不搭理谁。

        病房内,鱼果从他的手心抽回了自己的手,觉得和他距离有些太近,太影响她的思绪,她往窗前走了下,在阳光下站定:“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沈宴之看着空落落的手,薄消的嘴唇是对自己寡淡的嘲弄。

        “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你是我的,我不会放手。”再抬头,他盯着鱼果,哑声道。

        鱼果一听,就忍不住有些浮躁,脸色变得难看。

        沈宴之朝她浅浅的笑,“你说过,你爱我的……”

        爱他,又怎么会舍得放弃他?

        鱼果当即脸色更难看了,她的胸口有些起伏:“沈宴之,我是说过爱你,可我现在也能不爱,不是所有人一辈子只会爱上一个人的。”他就想凭她爱他来绑住她吗?他就是认为她爱他,所以才能抛下她,去救前女友吗?她的爱在他眼中,就这么不值钱?可以任他欲取欲拿吗?

        不爱了?如墨的瞳孔剧烈收缩,瞬间有什么碎裂。

        他又是一阵猛咳,手抓住胸口,才平复了下来。

        “那你现在爱谁?商忆傅?他救了你,你喜欢上了他?”他漆黑的眸似笑非笑,带着寒意。

        “沈宴之!”鱼果情绪被点爆,音贝高了几分。

        如果不是他已经病到不行,她肯定会一脚踢过去,或者直接把他赶出去。

        不行,不能动怒,她的肚子里还有宝宝,为了孩子,她一定要心平气和。

        鱼果放在身前的双手,慢慢在肚子上交叠,伸展。

        她极力的让自己深呼吸,冷静。

        沈宴之深沉的盯了她好一会儿,薄唇才低低说:“老婆,你说谎!我知道你还爱我!你还在生气,故意气我!”

        鱼果他太了解,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他都看得懂。

        在他再度张口时,他看到,鱼果的睫毛不着痕迹的颤了颤。

        忽然间,沈宴之慢慢舒缓着气息,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就算你真的不爱我了,那现在换我来爱你……”

        鱼果像看陌生人一样,捂住肚子,往后退了两步。

        整个人,碰到了墙壁,无处可退。

        “沈宴之,你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我说离婚,是真的!”她的脸上带着着急的红色,“我没跟你开玩笑!我不想要一个心底还装着前女友的男人!”

        终于,他听到鱼果说出这个话了。

        她在介意宋雨桐!沈宴之微微的淡笑,他喜欢看她这种吃醋闹别扭的模样。

        她的小脸因为气愤红扑扑的,粉嫩的嘴巴还带着气,沈宴之扶着胸口,若不是他实在没什么力气,这个时候,他真的好想把眼前这个小女人拉进怀里,好好的亲亲她,抱抱她。

        被他的眼神和笑容看的发麻,他到底对她有没有一点愧疚,有没有一点爱,如果有,他还这么开心!连道歉都气人,根本没诚意!说爱她,她也完全感受不到!只感觉到了深深的伤害!爱,被他随随便便就能挂在嘴上!

        鱼果觉得自己再和这个男人呆在一个空间里,一定会被气疯的。心底越来越难受,像破了个大洞,她直接上前几步,猛地就拉开了大门,指着门外,怒道,“看什么看!我没什么可以和你聊的了!出去!”

        门外的人听到这动静,齐刷刷的站起来,看了过来。

        官宋书连忙:“谈完了?这么快?”这才几分钟啊!二哥就没多哄哄二嫂?不过为什么二哥这会儿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二嫂又这么气,要赶他出来!

        “谈完了,推他离开这儿!”鱼果的小脸带着愠怒,直接横了他们一眼,又走到窗前,转过身背对着他们,看向了窗外。

        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双黑亮的眸子有些发红。

        官宋书连忙去推沈宴之,哎,这是谈崩了,绝对的谈崩,他二哥都已经傻了,居然还在笑。

        “等等!”手才刚碰到轮椅,就被沈宴之喊停。

        沈宴之深深的望着那个小女人的背影,眼底尽是深情:“老婆,我没有开玩笑,我是很高兴你生气……”

        鱼果反应没那么快,她的表情忽然就凝住了。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让室内的人都纷纷侧目。

        官宋书也连忙把沈宴之转了个方向,“是老爷子和你爸妈他们!”

        从沈宴之把沈家人遣送回去后,沈家老宅里,就一直处于低气压里,老爷子连连发脾气,见谁都不高兴不痛快。明静也在家里焦急的打转,而且听子溪说,公司也出了问题,沈宴之跟他们也没联系,真是让人担心死了。

        刚好顾家打来电话,说要来医院看看鱼果,几家人又一起来了医院。

        病房门正巧开着,原本商忆傅就给鱼果安排的是单人间,病房还不算小。

        可这一连这么多人来,一下子病房内就塞满了人,显得异常拥挤。

        “啊,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天呐!发生什么事了?”明静远远的看到病房内有个身穿病服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还在估摸是谁,等走近一看,差点没被吓死。

        沈宴之那憔悴虚弱的样子,比前天晚上她看到时更加严重,就好像是那种得了重症的患者一样。

        沈少刚也皱起了眉,脸上尽是担心,询问着贺斯锦:“他是怎么回事?”

        贺斯锦看了眼沈宴之后,才笑笑,云淡风轻的说:“只是那天受了凉,发烧感冒。不碍事的,伯父伯母,你们不用担心!”

        “只是感冒,怎么脸上连血色都没有,还需要坐轮椅的?”明静不是瞎子,她这个儿子向来坚强能干,若只是感冒,他会愿意坐轮椅被人推着?

        沈老爷子原本对沈宴之那晚的态度还一肚子火没消,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被沈子谦扶着的手抖个不停:“斯锦,你老实跟我讲,他怎么了!”

        “爷爷,我没事……”沈宴之撩起唇角,他偏头看了眼,已经不知道在何时转过头来的鱼果,她无措的站在窗前,沈宴之伸手握住明静的手:“都别围在这里了,果果还要休息。”

        这时,所有人才像是发现了鱼果一样。

        “果果!”沈老爷子一见她,顿时双眼就红了。

        “爷爷……”鱼果咬了咬唇,想上前,又止住了。

        她和沈宴之离婚的话,这些人,她是该保持距离的。

        “好孩子,你受苦了。”

        鱼果连忙摇摇头,她站在窗前,身上虽穿着病服,外面还披着外套,阳光正洒在她的头顶,照的她的发丝闪着光泽,室内温度不低,加上太阳照着她,她的脸颊红红的。整个人看起来除了有点慵懒随意外,和平时好像没什么变化,挺健康的样子。

        倒是沈宴之,那苍白的脸,虽挂着笑,可就是像随时要倒下的样子。

        “你们快带他回去休息吧!”鱼果忍不住提醒道。

        “伯母,我现在就推二哥回病房。”官宋书这才猛地回神,就要推沈宴之离开。

        到了门口,沈宴之一把按住了官宋书的手,回头,直直的望向鱼果:“老婆,你会来看我的吧?”

        他的声音不大,鱼果却听的清清楚楚。

        沈宴之这么一问,当即,已经跟着走出去的明静也顿住了,觉得儿子这话问的好像鱼果不会来看他似的,她忍不住多看了鱼果两眼,难道这小两口在吵架?

        沈宴之在等着,所有人也都看向了鱼果。

        鱼果被所有人看的有些紧张,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模糊的点了下头。

        沈宴之这才松开了压着官宋书的手,他虚弱的笑了笑,眼皮一下子耷拉了下来。

        “二哥?”

        “儿子?”

        鱼果被他们的叫声喊的心中一跳,就见贺斯锦迅速的到了沈宴之的身边,替他迅速的检查。

        不到片刻,贺斯锦说:“没事,他只是太虚弱,晕过去了,马上送病房,继续打点滴。”刚才沈宴之醒来的时候,他是强行要出来,那药才打了半瓶,就被他拔掉了针头,他们才推着他过来的。

        官宋书连忙推着他往回走,一众人跟了上去。

        “他到底还有哪里有问题?”明静语气十分不好。

        沈老爷子也焦急的跟上,看着沈宴之垂下的头,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这几日也发错了脾气,自己这个孙子才更是更该自己关心的?

        差不多的人都跟着沈宴之而去了,鱼果矗立在一旁,神情并不轻松,深深的敛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二嫂,你不跟过去瞧瞧?”一直跟在后面,看着这一场的顾卿郁,这个时候从门旁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缓缓的走到了病房正中。

        鱼果抬头,就发现,自己的病房内,只剩下了商忆傅,商小小,还有个不知道要说什么的顾卿郁。

        商忆傅看到顾卿郁那张脸,顿时一脸防备,死死的盯着他:“果宝还需要休息,顾总的父母都跟着去了沈宴之那边,顾总不跟上去看看?”

        被商忆傅这么看着,顾卿郁觉得十分有趣,他的眸扫过一旁的商小小,走向商忆傅,一手搭在商忆傅的肩上:“有那么多人守着,我去了也帮不上忙,我还是留在这里陪我小二嫂说说话,毕竟,那晚是我们顾家防范措辞不到位,才让小二嫂遇险。更何况,商少,我们这么熟,商少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也该留下看看的不是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1015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