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89.189我老婆出事了

189.189我老婆出事了

        商小小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沈宴之高兴,愿意给姐姐多花点钱,买姐姐喜欢的东西,她陪着姐姐出来逛,于是顺便捎带上了她,也得了好处。

        一个男人愿意给女人花钱,花多少眼都不眨一下,这应该算是还很喜欢这个女人吧偿!

        商小小见鱼果还没出来,她听着电话那头男人心情不错的样子,胆子大了些,出声问道:“姐夫,你和姐姐还在吵架吗?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反问到:“怎么这么问?”

        听他的声音不像有生气的迹象,商小小倒也放松起来。

        她咬了咬唇:“姐夫,我姐姐挺好的,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看的出来她挺开心幸福,希望你们快点解除误会吧,别再让她受苦了!”

        原本准备好给商忆傅说的满肚子话,被沈宴之这么一打扰,就变成了这样一种期盼。

        “嗯。会的。”又是淡淡的沉默后,沈宴之嗓音沉了下来,带着郑重和认真。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姐姐回去?”想起早上的事儿,商小小眼神扑朔。

        沈宴之笑了:“这么着急想让她回到我身边?你这丫头倒是比你那哥哥要可爱的多,以后有事就直接找姐夫。”

        这时,更衣室的门被打开了。

        里面换上新衣服,走出来的高挑身影,让商小小到嘴边的话顿住了。

        绿色的长款大衣在鱼果的身上效果特别的好,线条修身流畅,两边的分叉让大衣的下摆下垂感特别的好。

        鱼果的头发在她换衣服时,随手被她扎成了丸子头,脸颊旁又散落了几根,显得特别的妩媚。

        她的脖子也因为头发被绑起来的原因,搭上身上的衣服,一下子显得特别的长。

        若是把她脚上的平底鞋换上高跟鞋的话,这个衣服会更加的棒。

        十几秒都没听到商小小回话,沈宴之敏感的觉得这边应该发生了什么,他喊道:“小小?”

        商小小看着鱼果,这才回过神。

        “姐夫,我姐姐出来了……”

        “把电话给她。”沈宴之唇边的笑意更柔。

        鱼果朝着商小小走来,看到她放在耳边的手机,像是在打电话,商小小就把手机递到了她面前。

        商小小冲她挤挤眼:“姐姐,你的电话。”

        眼底露出一抹诧异,鱼果伸手拿过电话的同时,商小小说:“姐姐,这衣服穿你身上真的漂亮,不愧是新款,必须买。”

        说完,她就走开了。

        鱼果拿起电话刚靠在耳边,那边的人就出了声:“小小说美,那你现在应该很美,我也想看你穿新衣服的样子。”

        居然是沈宴之,鱼果拿着电话的手一抖。

        他竟然把电话打到小小这里来了。

        “老婆,直接穿着别脱,一会儿给我看看。”

        沈宴之话里的意思鱼果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惊问:“一会儿?沈宴之你干嘛?我们说好了,给……给我……五天时间考虑的,这才第一天,你又要来?”

        已经很想跟他走了,而且听到他的突然来电,鱼果心底是带着点惊喜的,可一下就听出他话里别的意思,鱼果带着点小别扭,话也说的结巴。昨天商忆傅的表白,就是因为沈宴之的到来刺激了他,才会导致他说了出来,顿时鱼果心底就有些复杂。

        沈宴之很好脾气的说:“那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老婆,你昨天没跟着我回家,晚上我又一个人睡的,一直到两三点才阖眼。”

        “你睡的晚,关我什么事。”鱼果忍不住小声嘀咕。

        尽管她已经很小声了,还是被沈宴之听了去。

        沈宴之愉快的笑了,笑声传了过来,鱼果顿时就怒了:“沈宴之!”

        “没有你,我睡不着……”

        毫无预警的,一句平淡无奇又充满眷恋的话撞进了鱼果的耳中,鱼果拿着手机的手,忽然一紧。

        心砰砰的跳了起来,毫无规律。

        见她半天没反应,沈宴之也怕自己说太多,又会惹毛她,倒是清了下嗓子,转入了正题:“我下班后去给你送手机,那天,你把手机拉下了。”

        从拍卖会逃走的时候,她的所有东西,都被她丢在了座位旁。

        “你说需要时间考虑,那我给你时间,不过,你每天都要跟我保持联系,一会儿手机送去给你,有事就打电话给我。没事的话,就等着我给你打电话。好吗?不要像现在这样,我想找你,还要通过联系别人,才听到你的声音。”

        他的声音暖暖的,很温和,如同春风般拂过鱼果的心间,想起自己早上应对商伟国害怕时,脑子里闪现过沈宴之的样子,鱼果的鼻头就一酸,莫名的委屈。

        许久,她才应了声:“好。”

        鼻音里带着一股酸酸的味道。

        “那你先和小小逛街。等我。”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鱼果目光落在手机上。

        只是沈宴之很简单的一通电话,她乱了一早上的心,就沉淀了下来。

        商忆傅,商伟国的这些烦心事,只需要他的声音,就能安抚到她。

        鱼果心底就有了一个清晰的决定。

        店里,商小小还在一边挑选着衣服,鱼果走向她,把手机还给她。

        “姐夫好厉害,居然为了找你,把电话打我这里来啦!是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啊?”商小小收回手机,一脸暧昧的看着她。

        鱼果盯着她:“他说一会儿下班把手机给我送过来。”

        “送手机啊!”商小小把话音拖得好长,她嘿嘿一笑:“我觉得送东西是其次,来看人是真。”

        她凑到鱼果身边,轻声问:“姐姐,姐夫好像很有诚意,你会不会原谅他?”

        被商小小看的有些久,鱼果拍开她的脸:“我去把衣服换回来。”

        说着她就往更衣室方向走了,商小小连忙拉住她:“别换了,好看,卡我都刷了。”

        鱼果没忘记牌子上的高价,连忙摇头:“太贵了。”

        “不贵不贵,服务员,帮忙把这位小姐身份衣服的吊牌剪掉,还有把刚才她换的衣服打包起来。”反正再贵,也有人买单啊!商小小看了眼手中的收款单据,眸子亮亮的,异常豪气的指挥着服务员,还不忘安抚鱼果:“姐姐,真好看。”

        吊牌被剪掉,想不买都不行了。

        鱼果望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远远一眼,也觉得很好看。

        ……我也想看你穿新衣服的样子……

        ……直接穿着别脱,一会儿给我看看……

        沈宴之的话在脑子里冒了出来。

        鱼果抿了抿唇,不再有任何异议了。

        两个人在商场里又连逛了很久,实在累了,顺便就在餐厅吃了个饭,喝了个下午茶。

        休息了会儿,顺便补充了体力。

        商小小又变相的套着话,只要是鱼果能相中的衣服,全被她直接打包了。

        回去途中,两个人打了车。

        看着那大包小包的东西,鱼果彻底是有些头大。

        这些衣服,她怕是一年内都穿不了啦,这丫头,再怎么拦都拦不住,给她选了这么多,真是浪费又奢侈。

        出租车司机把她们送到了楼下。

        还没等下车,商小小的电话又突然响了。

        等她接完电话,她看了眼时间,全然没了下车的准备。

        方才,车内挺安静,鱼果隐约听到电话里,商小小的朋友在约她。

        对上鱼果的视线,商小小不好意思:“有点事儿,朋友让我去一趟。反正姐夫马上下班过来了,我正好消失一会儿。”快五点了,想着沈宴之也快过来了,就不当电灯泡了。

        “正好让司机师傅送你去吧,早点回来。”商小小这个年纪,是该多交点朋友,多出去玩闹的年龄,她当初已经错了,如今,到了商小小,鱼果也不拦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下了车。

        挥别了商小小,鱼果一个人往楼里走去。

        这一堆东西,说重也不重,就是些衣服,没多少重量,就是袋子多,提着显得有些多。

        可上楼是要搭乘电梯的,倒也不影响。

        鱼果便提溜着一堆东西,进了电梯。

        到了楼层,她刚把大包小包放到地上,准备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时,忽然,身后有些声响。

        她正想回头看,脖子一疼,就晕了过去。

        ……

        鱼果是被股冷意冻醒的。

        从迷糊的状态中渐渐有了意识,感觉到脖子上的痛楚时,她顿时睁开了眼。

        四周光线挺暗的,她想活动一下手脚的,却惊觉自己的手脚被绑住了。

        放佛一盆凉水从头顶上泼下来似的,冻的人整个身心都麻了,鱼果面无血色。

        她所处的空间不大。

        有张床,而她就被丢在床上。

        隐约听得到外面好像有吵杂的声响。

        不知道谁绑了她,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深深的恐惧从内心里生了出来。

        她的手脚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脱开。

        她只好,往床边挪动,想要下床,往门口去。

        手脚被绑着,行动很不方便,才一下子,她整个人就滚到了床下,摔在了硬邦邦的地面上。

        胳膊被挤压了一下,好疼。

        鱼果抽了口气。可顾不得这么多,她又迅速的把身子摆正,往门口靠去。

        背对着门,她用双手拧了拧门锁。

        可门像是从外面锁上的似的,无论她在里面,怎么开,怎么晃,门都纹丝不动。

        心猛地就开始往下沉了。

        到底是谁?孟芊芊?她已经被抓了,可以排除掉。

        隐约间,一个人就蹦入了她的脑子里,她的心底骤然一跳,身子的抖动泄露了她的恐惧。

        不,不会的,他没那个胆子的。

        鱼果一下子慌了,她把脸挨在门上,用力的去听,想听清楚外面的动静。

        外面挺吵杂的,好像还有人在走动,人还挺多。

        鱼果顿时升起了一股希望,她张开嘴冲着门外大喊:“救命!救命啊!有没有人?”

        或许是她的吵闹起了作用,不到一会儿时间,就听到门口开锁的声音。

        “妈的,那女的醒了!”

        夹着一道粗暴的咒骂,鱼果顿时吱了声。

        “开门,进去看看。”

        简短的对话,她立即明白门外的人,是绑她的人。

        随着门被推开,露出一条缝隙,外面走廊灯光好像很亮很闪,照了进来。

        接着,带着点音乐的声响,也随即传了进来。

        一只手摸了进来,在墙上摸了摸,按了开光。

        顿时,整个房间内明亮起来。

        鱼果死死防备的盯着门口处,她的目光十分紧张,却被突然亮起来的灯光刺的有些扎眼,眼睛一眯,眉拧了起来。

        “他妈的,还真醒了!”两个男人看到靠在一旁的鱼果,脸色十分不好。

        随手就把门关上了,外面的一切声响又被隔断在了门外。

        适应了光亮,鱼果睁开眼,就见两个流里流气的陌生男人走了进来。

        房间里设备简陋,就是一张床,四周贴着壁纸。

        陌生的男人让原本的小房间变得拥挤起来。

        “你,你们是谁?”鱼果的小脸上尽是恐惧后的惊慌失措。

        “给老子老实点。别叫叫嚷嚷的,否则小心老子对你不客气。”男人粗声粗气。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这是绑架!”鱼果使劲儿想,都对这两个人没什么印象。

        “绑架,这种事儿老子还不屑干!”

        另一个男人横了她一眼,大骂:“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妈的,真是倒霉,那杂碎要是再敢骗老子,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男人边骂边狠狠踢了大门一脚。

        “给他打电话,催他!”

        鱼果缩在角落,这两个男人简短的对话,让她大概组织了一下思绪。

        她是被绑了,可与这两个男人无关,绑她的那个人应该和这两个男人之间有什么交易。

        这两个人对她没有直接的敌意,她隐约之间还感受不到那种致命的危险。

        男人拿着手机在这只有两三米宽的室内踱着步,他的脸上神色越来越难看:“妈的,他不接老子电话。”

        “我出去看看,你留在这里看着她,免得她再叫叫嚷嚷的。”

        一记眼神投来,鱼果被盯的有些发寒。

        他走了出去,室内只剩下她和另一个暴躁的男人。

        “大哥,我们无冤无仇的,求求你放了我。”虽然他满口粗话,鱼果还是试图求他放手:“我没有得罪你们,我也不认识你们,你们要不要去查一下,会不会抓错人了?”

        她的眸子有些红,隐忍着泪水,尽量跟这人,套着近乎。

        “闭嘴!再说话,劳资直接对你不客气了!”男人吼道。

        鱼果颤了下,身子往回缩了缩:“我真的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什么人指使你们的?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样是在犯罪吗?”

        “犯罪?”男人笑了出来,对鱼果的话有些不屑。

        这才认认真真的把目光落在了鱼果的脸上。

        鱼果白皙的肌肤,清秀的小脸,让男人的目光浑浊起来,他邪笑着朝鱼果走去。

        随着他的靠近,鱼果心底的不安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瞳孔里倒映着恐惧。

        她想往后靠,脚步却被一绊,整个人跌在了床上。

        男人捏住她的下巴:“倒是长的挺标致的,劳资很久没见过这么细皮嫩肉的妞了,那杂碎倒是会挑。你现在就快点祈祷,有人愿意拿钱赎你。否则,嘿嘿……”他说着,鼻子和脸往鱼果的脸上凑了凑,贪婪的闻着鱼果身上的味道。

        鱼果被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男人那恶心的味道,让她几乎反胃。

        她忍住想吐的谷欠望,避开头惊叫:“你们是要钱?你们要钱的话,我让我老公给你们!要多少有多少!只要你放了我!”

        “要多少给多少?你以为你老公是谁?”男人像是听到了笑话,哈哈笑了起来。他的手在鱼果的脸上蹭着,尽是下流,看着鱼果那样子,身体燥了起来:“你这样的,劳资已经很久没碰了,细皮嫩肉的,又香,不如,你让老子爽一爽,劳资回头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鱼果终是忍不住了,胃里一阵反胃,一下子就吐了出来。

        她那巨大的动静,让男人先是一愣,下一秒,就发起狠来。

        “给脸不要脸,竟然闲劳资恶心!妈的,简直扫兴!”一个耳光,直接扇在了鱼果的脸上。

        鱼果被打的有些发懵。

        就如同这被绑架的事情一样,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至今她都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等到脸上那隐隐作痛的痛楚传来,细细麻麻的痛在脸上散开。

        她一下子就崩溃了,眼睛里包满了泪水,她冲着男人吼道:“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哼,你老公,等老子收到钱,老子……”男人的话还没说完,门被敲了敲,打断了他的声音。

        他脸色一变,立即上前:“谁?”

        鱼果的身子也绷住。

        “我!”

        男人立即打开了门,刚才他的同伴带着些冷意回来了,而就在他进门的同时,他的手上还拽着一个人影。

        那人站都没站稳的,就被重重的丢了进来。

        “啊!饶命,饶命。大哥。”那人被摔的疼了些,嗷嗷叫了起来。

        “妈的,老子最讨厌被骗,你说的钱呢?还的钱呢!绑这么个女的来,就想着交差抵债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老子让你骗人!”男人一见他被抓来,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啊,大哥,没,我这次没骗你,这女孩儿是我继女,绑她我能搞到钱!真的!哎呦,别打!”那人捂着头,不断求饶。

        他的声音令鱼果一愣,满身的血液都在顷刻被冻结了一样。

        这个声音是商伟国!

        是他!

        刚才鱼果醒来的时候,她脑中有闪现过这么一个人影,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证实了。

        他竟然绑架了她!

        这让鱼果生生打了个寒颤。

        ……

        徐谦送沈宴之到商忆傅住处的时候,天还没黑。

        时间五点多。

        这阵子,徐谦是第一次见老板心情不错的,整个人没前几天那么凌厉了,眉眼间带着笑。

        当老板提前办完公事,把其他事宜都推到明天,说要提前走,让他送他过来这里时,徐谦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夫人应该是对老板和颜悦色了,才让老板一下子心情变好不少。

        这阵子公司工作忙,老板身体又不好,还跟夫人吵架,公司里又是有愁云惨淡,就像是公司最近的股票走向一样。

        只低不高。

        工作压力本来就大,还得一边承受老板的低气压,简直没有比这更惨的事情了。

        还好,夫人没再折磨老板了。

        “你在这里等,我上去一趟。”沈宴之说完,就拿着那款女性手机,朝着楼上走去。

        鱼果已经丝毫不再排斥他,也没跟他再提过一回离婚,不回家的事情。

        这让沈宴之心情真的变得不错。

        站在电梯里,看着楼层变高,一想到鱼果现在住的是商忆傅的房子。

        想到那个男人,他的某种心思,沈宴之原本柔和的面容,又变得又棱角了。

        冷硬了不少。

        一会儿见了他老婆,他又要主动的对她多做点工作,让她早点搬离这里才行。

        把她放在别的男人的范围内,他真是没那么大方。

        可想起他老婆最近那倔强的小脾气,沈宴之就一阵犯难。

        电梯门开了,他走了出去。

        当看到商忆傅门口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时,沈宴之先是一愣。

        随即,就觉得有些不对。

        若这是鱼果刚才购物买回来的东西,以她的性格不会这么随随便便仍在大门口不管不顾。

        他脸色一变,迅速上前,拍打着房门:“老婆?鱼果!开门!有人吗?老婆!”

        三十秒,室内毫无动静。

        任他把门敲的再响,任门铃响了一遍又一遍,任他再怎么大喊,门都是紧闭的。

        黑眸再迅速的扫过所有的购物袋,他迅速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商小小的电话。

        “你说什么?她已经回来一个多小时了?”

        沈宴之直接挂了电话,就往楼下冲。

        一股不安的焦躁情绪从心底不断的涌出。

        他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动,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他直接奔向保安室,一脚踢开保安室大门:“把整栋楼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我怀疑我老婆出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1151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