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195.195我很脏

195.195我很脏

        沈宴之这样的男人也会说情话了,鱼果的心剧烈的跳动着,连同身上的伤都好像不是那么疼了。

        他的手,那么暖。

        被抓时的那种绝望足以在她的生命里留下很深的阴影,可看着他,握着他,那种伤害和恐惧竟都渐渐的消散了。可当忆起商伟国那张脸时,鱼果握着沈宴之的手猛地一紧。

        她手上的力度变得用力,这变化都落入了沈宴之的眼底。

        他盯着鱼果蹙起的眉,俊朗的眉眼沉寂下来,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么撄。

        前一秒还看到她眼底透着闪亮的光芒,下一秒她眼底的流光就像消踪既逝的流星,只剩下暗沉无光。

        这种掌控不住她心事的感觉真是糟透了偿。

        沈宴之眉目不动,徐徐的喊道:“老婆?”

        鱼果看着他的眼睛,那幽深的眼眸如同漩涡般让人无处躲藏,随时能把人吸进去一样。

        “你都知道了,是不是?”鱼果心底深处泛起一阵凉意,漂亮的眸子微微动了动,咬了咬发白的唇。

        那些肮脏的过去,直到这刻,是不是已经不用瞒了?

        她不想让沈宴之知道自己这样的曾经,可那些事情,已经血淋淋的被剖开了。

        所有她想隐藏的黑暗,全都一一摆在了他的面前。

        突然被这么问,沈宴之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待在脑子里把她的问题又过了一遍后,黑眸微微一闪,深深的望着脸色再度发白的鱼果,她的眼角仍有泪花,眼底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能让她痛苦绝望的事情,怕是只有那一件了。

        沈宴之深深叹了口气,大手抚上她的脑袋:“别胡思乱想了好吗?”

        “我不想回到花都,你一直都以为是商忆傅妈妈死了的原因,你以为我怕的是商忆傅的报复打击,可你不知道,还有些发生过的事情……令我害怕,令我根本不敢踏进花都一步,那些事情犹如噩梦般,一直缠着我,就算到了c市,我都还会不断的想起来,不停的做着噩梦。我一直都在欺骗你,瞒着你。我也以为我可以瞒过所有人,我以为那样,就能假装那些事情没有发生过。可是,发生过就是发生过,怎么瞒,终究有被揭穿的一天。从之前照片被曝光,到这次被绑架,它就那么毫无预警的发生了。”淡淡的带着清冷的声音从鱼果嘴里冒了出来。

        她看着抚着她脑袋的手就那么顿住了,看着他薄唇抿成了冷硬的一条线,看着他下巴崩成了一个严肃冷峻的弧度……

        “沈宴之,其实,我根本配不上你。我很脏……”

        她一直以为这件事说出来是很难的,所以她曾经不顾一切的想要隐瞒。

        她怕沈宴之知道这样的她,她就会失去。

        可没想到这样提起,这样说出来,也没那么困难,只是说出口时,心口像是被利刃滑过一样的疼痛逐渐扩大,快要将人淹没了。

        她想要留在他身边,想给他生孩子,想跟他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这些事情,她不得不提,她不想沈宴之是因为孩子、或者因为可怜她才愿意跟她在一起。

        她的话音还没落,一个重重的吻,带着惩罚,带着恼怒,如同狂风暴雨般落在了她的唇上。

        男人的气息浓烈的压了下来,带着烟草味儿,侵占了她的呼吸。

        他用力的咬着她的唇,她的舌,直到她吃痛的想缩回去,他才放柔了力道。

        直到她快要呼吸不上来,那原本苍白的脸颊,憋成了淡淡的粉红色,沈宴之才满意的退了一步。

        他的嘴巴贴在她的唇瓣上,轻吮着:“这种话,我不爱听。以后不要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这些。”

        鱼果睫毛颤抖着,望着他,眼睛带着点茫然,黑白分明的眸里渗出了薄雾。

        “老婆,不管你以前发生过什么,那都过去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根本一点都不介意,真的不介意。”

        “现在,我只后悔没有早两年听爷爷的话,把你订下来,才让你受了那么多苦。那些不好的事情,从现在就开始试着忘掉好吗?不要再提,不要再想,以后你的生活里,只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想起c市时,她生病做梦的样子,沈宴之心疼无比,他紧握着她的手:“我只想看到你好好的呆在我的身边,为我生儿育女。这样就够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对我有点信心,对自己也有点信心好吗?”

        心跳如雷,鱼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模样有些手足无措。

        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像是一场梦,噩梦中夹杂着美梦。

        沈宴之低头瞧着她,看着她不说话,乖乖巧巧,笨笨拙拙的样子,心底十分喜欢。

        一个吻再度落在她的额上:“乖,再睡会儿,什么都别想,我就看着你,哪也不去。还有什么想说的,等你醒来了,我们再说。”

        ……

        不到一周时间,沈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怀孕的好消息,来看她的人不少,每天都几乎爆满。

        明静和沈少刚提着从老宅煲好的汤,照顾鱼果才喝完。

        “多在医院里住两天,我才放心。”听鱼果说想出院了,明静立即拍拍她的手,说道:“前阵子,也不知道你和宴之在闹什么别扭,当时你们进医院时,我就觉得怪怪的,只是,那孩子一直让我别提别管。谁知道才过了几天,你又住进来了,还是被绑架,真是谢天谢地,你没事,你肚子里的小家伙也平平安安,不然我真是要心疼死了。所以,你就别想急着出院了,为了小家伙,也得耐着性子多住一阵子。无聊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过来陪你。”

        “是啊,果果,爷爷也说,让你多在医院住两天,老宅里布置好了,就接你回去过年。”自从知道要做爷爷了,沈少刚说起话来也温和了不少。

        “我知道了,爸,妈。”她才那么一提,就被念叨了这么一大堆,鱼果的小脸有些微红,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脑袋。

        “今年过年,家里除了多了一个你,又添了一个新丁,爷爷最近睡觉都会笑醒了,心情好的不得了。前阵子,爷爷还因为宴之的臭脾气,跟他闹情绪呢。现在全好了,这都是你的功劳!”明静越看鱼果,越是喜欢,眉眼间都是笑眯眯的。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沈宴之推开病房门,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和谐的画面。

        父母妻儿,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美好的?

        在工作上忙碌了一整天的疲倦,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下班了?”沈少刚问。

        “嗯,处理完事情,早走了一会儿。”

        “钱是赚不完的,多抽点时间陪陪老婆孩子。”沈少刚又说。

        “我知道了。”面对父亲的提醒,沈宴之看了眼羞涩的小妻子,满眼含着笑,郑重的点了点头。

        “女人怀孕,该注意的事情一大堆,你没事了,多看点这方面的书,别老是钻在工作里。”明静也忍不住提醒道。

        鱼果怀孕,沈宴之觉得父母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在这些方面更是小心翼翼。就连爷爷,也要一天两次的打电话给他,提醒他一大堆的注意事项。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笑什么笑,你这臭小子,我说的都是好话,你给我用点心。”明静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毫不客气的伸手在他脸上一敲。

        鱼果忍不住偷笑。

        沈宴之抓住了她的笑容,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现在这么多人都护着你,你就笑我?”

        “哪有!”鱼果抬起头,眉眼间都含着笑。

        这时,病房的门被敲了敲。

        “请问,鱼果小姐是这间病房吗?”门被推开,一道甜美的女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这里是的。你们是……”明静回到。

        鱼果和沈宴之也望了过去。

        “我是游春春,我们上次和鱼小姐,还有沈总有一面之缘。鱼小姐是在我家的夜总会里受的伤,我感到十分抱歉,今天是专程过来看看鱼小姐的。”穿着一身朋克装扮的女孩儿出现在了病房内。

        鱼果望着女孩儿,皱起了眉:“她是?”

        沈宴之对上游春春的眼睛,立即想起来了,原本脸上的浅笑,全都收回了。

        “还不把东西送进来!”游春春不满的说道。

        立即,就有几个人,把大堆的礼物盒全都送到了病房内。

        “游小姐,太客气了吧!”沈宴之站了起来,对于女孩的来意,充满了防备。

        “是我的人不懂规矩,冒犯了鱼小姐,我管教无方,我向你们道歉。”游春春脸上带着不爽,冲着鱼果说完,一双明亮俏皮的眼睛里还有些不服气。

        很明显,她的道歉根本不是出自本意。

        自从住进医院后,沈宴之就再也没提过那天的事儿,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后来怎么处理的,鱼果完全都不知道。此刻对于游春春的道歉,鱼果有点云里雾里的飘飘乎。

        游春春顿了十几秒,才忍不住往门外瞧了瞧,这才跺着脚,喊道:“喂,我都道歉了,你满意了没?还不进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12326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