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机老公,猎妻技能100分 > 214.214他们也在背后给你捅刀子

214.214他们也在背后给你捅刀子

        “说骗字,言重了。生意场上,不是跟你合作,就是跟他合作,在我眼中都一样。只是……我不喜欢有人威胁我。”商忆傅眼里尽是冷漠。

        商小小原本对商忆傅失望透顶,怎知,剧情来了这么大的翻转,哥哥竟然反过来和姐夫联手对付这个坏人了?那刚才,哥哥怒摔手机,把她推到沙发上也是哥哥在演戏给这个坏人看的了?为了骗回她的犯罪证据吗?伸手摸了摸刚才撞到沙发上的胳膊,好像还隐隐发疼。她从鱼果的怀里抬起头,朝着商忆傅看了过去。

        “商忆傅!”顾卿郁简直怒不可歇,就想冲上去给商忆傅一拳撄。

        手还没碰到,就被沈宴之给拦住了。

        顾卿郁更是恼怒的不管不顾,破口大骂:“沈宴之,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们居然联起手来骗我。”

        “顾卿郁,我劝你最好别再惹我,你还是先回去看看,你手上现在还剩下什么,怎么保住你的公司吧!”沈宴之的声音很冷,念及他是沈千桦的儿子,顾念着最后一份人情,没有赶尽杀绝。

        原本他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互不侵犯,相安无事,也就罢了,可偏偏这个人,贪心不足,若不是他一再的缠上来,处处在与沈氏为难,最后,甚至把爪子伸到了鱼果的身上,他又怎么会和商忆傅来一招釜底抽薪。

        果然,顾卿郁浑身一震,全身上下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脸色颓败。他全被商忆傅骗了,难怪商忆傅再而三的引诱他也投入全部身家,他们早就谋划好了,早在十分钟前,他已经下达了命令,去实施。沈宴之会出现,商忆傅如此神色自若,怕是他早已什么都没有了。

        鱼果被沈宴之护在身后,从沈宴之的身侧望过去,看着顾卿郁那绝望的表情,从没见过他那么惨淡的样子,好像承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他们的对话,很简单,她就算不懂他们生意上的事儿,但她心里早就有七七八八的方向了偿。

        虽然不是亲兄弟,也算是一家人,还记得前阵子过年,他和父母还回到沈家老宅给爷爷拜年,一起吃饭了的。怎么偏偏就生出这么多事端呢?

        是不是,人一旦有了钱,就会变得贪心,变质,变坏?鱼欣芳是这样,商伟国这样,顾卿郁也这样……

        短短的数十秒,顾卿郁脑里已经飞速的闪过无数,猛地,他像是想到什么,恶狠狠的抬头,眼底透着猩红的血丝,伸手指向鱼果。

        鱼果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身子直接往沈宴之边上靠了靠。

        倚着鱼果的商小小也吓了一跳,精神紧绷。

        沈宴之皱眉,迅速的挡住鱼果,把她和商小小完全护在身后,厉声道:“你想做什么?”

        顾卿郁大笑出声:“沈宴之亏你还自以为聪明的和商忆傅联手算计我,你知道他们在背后对鱼果做了些什么吗?”

        那笑声伴着他的言语,让商小小一下子就僵了,她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想到了他想说什么。

        鱼果一愣,沈宴之站在鱼果面前,他比她高半个头,她原本是盯着沈宴之后脑勺的,却感觉到身边的商小小身形一晃,直接朝她看了眼,就见她脸色煞白,全然失了血色一般。

        沈宴之黑眸锐利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拍卖会上鱼果的那些裸照,想必大家不陌生吧!”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宛如惊雷平地乍起。

        除了商忆傅从头到尾都十分冷静,好像一点都不意外顾卿郁会说这样的话外,沈宴之的瞳孔不着痕迹的微微收缩,鱼果的脸色同一时间变的和商小小一样难看。

        顾卿郁话里的意思,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起来。

        “说话要讲证据……”鱼果呼吸变得有些重了,她不相信,那晚她出事的时候,是商忆傅把她从水里捞了出来,送她去医院,救了她和孩子的,他如果想伤害她,又怎么会救她。

        有人接话,顾卿郁高兴了,他就怕没人接话,想让他不好受,那他也不会让任何人痛快。

        “证据啊,就在商少的口袋里。”顾卿郁愤红着眼,往前走了几步,随着他的移动,沈宴之一直盯着他的举动,就见他停到了自己身侧半米的地方,像是要接近鱼果,沈宴之立即伸手扣住他的胳膊,阻止他靠近。

        顾卿郁也不介意沈宴之扣住他胳膊的力度,目光如毒蛇似的盯着神色恍惚的商小小。

        沈宴之眉心一跳。该不会是……

        那么一瞬间,他们三个人今天能来到这个包间原因,沈宴之心底再也没有比这刻更清楚了。

        “沈宴之,你知道吗,把你老婆裸照发出去给大家看的,就是你们最信任的小妹妹!你以为他们帮你骗了我,其实,他们也在背后给你捅刀子。”就那一刻,顾卿郁果然开了口,他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室内的所有人都听到。

        “滚!”

        自沈宴之说了这个字后,包间内,只剩下了他和鱼果,商忆傅和商小小四个人。

        大力替他们关上了房门。

        四个人静悄悄的,沈宴之把鱼果揽在怀里,大手包裹着她发冷的小手,不止她的手凉,她的脸颊也是冰冰的,有些发寒。

        她的睫毛低垂着,脸色很不好,从上次住院到回家,这已经一个多月时间了,她的气色一直很好,这是这么久,第一次她的脸色这么难看。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心底肯定很难受。

        沈宴之知道从顾卿郁口中说出的这个事实让人很难相信,就连他从裸照事件发生后,怀疑过顾卿郁,怀疑过商忆傅,甚至怀疑过其他人,都没能想到,这件事情是商小小做的,更何况是一直信任商小小的鱼果。

        怕鱼果太伤心,他轻轻的揉搓着鱼果的手,才淡淡轻唤到:“老婆?”

        直到沈宴之的手把她的手暖的有些温度,鱼果才从恍惚中回过神,她没有去看别人,依旧低垂着眸,开了口:“为什么?”

        三个字,让商小小一震,差点从沙发上跌下来。从坐下后,鱼果一言不发,她就一直坐立不安,眼泪一直没断,眼睛都哭肿了,无数歉意的话在她口中噎着,可一看到呆呆的鱼果,那些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这种无声的死寂,像是被判凌迟一样,前所未有的煎熬。

        心底,除了愧疚,歉意,难过,无数的情绪都将她要击垮了。

        一时升起的可怕的嫉妒心,让她一直活在自我的谴责里,这么久了,她都对鱼果带着一种愧疚。

        她尽力的去对鱼果好,去弥补,去补偿。可经常看到鱼果对她无害的笑,她就被那样一个过错,压的喘不过气。

        鱼果要一个理由,想知道原因,可她却难以启齿,自己曾经怎么会因为暗恋一个男人,做出伤害自己亲人的事情。当时的自己真的是太可怕了。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自己恐怖的吓人。

        这个原因,她真的说不出口。

        “姐姐,对不起,我会去自首的……”现在她就得为她那样一个不成熟不理性的行为,去负责任。

        “小小是因为我的原因,她才去这么做的。你们要怪就怪我吧!”商小小的话还没落,商忆傅就开了口:“从小,我就给小小压力,让她记住仇恨,强迫她别理果果,不要跟果果说话,远离果果,我一直在把这种思想灌输给她。照片是我拿出来的,跟她没关系。”

        “哥哥!”商小小震惊望向商忆傅,泪痕斑斑,不停的摇头。她没想到到了这一步,商忆傅还把所有的罪责都往自己身上揽,就连今晚他和顾卿郁见面,也是因为顾卿郁带走了她,从而威胁他来的。“不是这样的。”

        商忆傅冲她淡淡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傻丫头,别哭了。有什么事,还有哥哥呢,放心。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从小到大,太多事情,我都是带着仇,带着恨出发的,除了这照片时间外,还有很多,细数起来也讲不完。”照片也是从他手上流入商小小手里的,所以,归结到底,一切都是因为他。商家已经没有了,他若连小小都保护不了,那他这辈子也太无能了。

        “你们想怎么处理我,你们决定,我配合。”

        商忆傅的话堪称完美,没有漏洞,却也还是被沈宴之看出了些端倪,他想保护妹妹,沈宴之理解,他不想毁了商小小在鱼果心中的地位和印象,沈宴之也理解。

        扫过商小小满脸愧疚的脸,想起商小小也一度尽心尽力的护着鱼果的样子,那是发自真心的,她们姐妹两个也都彼此关心,沈宴之忽然觉得,曝光照片的原因其实也不重要了。

        商忆傅能跟他联手,甚至不惜把所有身家全都拿出来,这说明,商忆傅已经是完全信任他的,他又几次救了鱼果,虽说他对鱼果抱着点其他心思,然而在初一那天,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后,他就再也不担心了。

        所以,他现在是信任商忆傅和商小小两个人的。其他,也只能看鱼果怎么决定了。他没有接话,继续揉搓着鱼果的小手,全心全意的给她力量,希望她振作。

        “沈宴之,我们走吧……我想静静。”淡淡的鱼果抬起头,看了眼坐在对面的两个人,很快的就把视线落在了沈宴之的身上,并站了起来。

        沈宴之挑了挑眉,十分配合的也站了起来:“嗯,好。”

        牵着鱼果的手,打开门,大力还守在外面,见他们出来,他也跟上了。

        “姐姐……”商小小见他们就这么走了,心底一急,想追上去。

        商忆傅伸手拦住了她:“别追了,给她时间,让她好好想想吧!”

        商小小哭着抱住商忆傅:“哥哥,为什么要替我隐瞒,为什么要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不怪你,都是我的错,都是我……”

        她哭的伤心,声音哽咽。商忆傅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你是我亲妹妹,我不护着你谁护着你,以后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现在这样就很好,别想那么多,要相信她,她是个善良的人,无论是谁,她都一定会原谅……”

        走出酒吧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深冬已经过了,但夜里还是挺冷的。

        一出去,沈宴之就替她把自己的外套扣上扣子,把她裹了个严严实实,“回家,还是想走走?”

        鱼果被他的衣服罩着,伸手环着他的腰,贴着他,寻求温暖:“沈宴之,我们走走吧。”

        沈宴之立即让大力去车上等,他牵着她,沿着路边,慢慢的走着。

        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他们从没像现在这样,静静的一起在路边散过步,感觉很好,像对普通的情侣一样,除了身边的人儿心情有点糟糕。

        走了三分钟,鱼果都没说话后,沈宴之出声问:“在怪那件事情是他们做的?还是在考虑,要不要原谅他们?”

        “我没想怪任何人。从怀孕以后,他们两个都对我很好。小小一直给我的感觉都很好,商忆傅就算曾经一直嘴上说要伤害我,可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伤害过我。”

        沈宴之没说话,静静的听她在讲。

        “我在商家是受了很多苦,以至于我曾经想尽办法的想逃离商家,我也曾讨厌过他们商家的每一个人,但后来,我发现,在商忆傅讨厌我的同时,他也在一直帮我。他对我做过恶劣的事情很多,我不惊讶,只是,我没想到小小也会参与,有点小震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550/21464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