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5章 水落石出

第5章 水落石出

        暮色四合,睡觉前,陆微微反复地看了看门有没有锁好。陆凯叹气:“姐,你这强迫症什么时候能好啊。”

        “好不了了。”

        陆微微将窗帘拉好,躺在床上,因为白天的碎尸案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想到赵大川的那句:“难道又有命案发生了?”尘封多年的往事也被勾起来。

        陆微微高中毕业那年父母死于一起凶杀案,就死在她现在躺的这间卧室里,事发当天,她和几个同学外出旅游,弟弟住在姥姥家,他们侥幸逃过了一劫。

        从那以后,陆微微就留下了两个毛病。

        第一,睡觉前会反复看看门窗有没有锁好。

        第二,如果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她是睡不着的。

        后来上了警校,这些症状稍微有所缓解,但恐怕是改不了了。

        虽然有弟弟陪着,但两人又不能睡一屋。如果有个老公抱着睡肯定会踏实许多。她无意识地扣着床头柜。陆凯听到动静敲门走进来:“姐,怎么了?睡不着?”

        陆微微:“嗯。”

        肯定是因为白天的碎尸案,陆凯压抑着怒气道:“早就说了不让你考警校,你要是进了省厅,以后天天接触案件,那岂不是要天天失眠?”

        陆微微说:“哪有那么夸张?因为这起碎尸案就发生在我们楼下,我才会有些不安。”她一拉被子,“你快睡觉去吧。”

        早上,陆微微和陆凯在楼下一家早餐店吃了早饭,吃完饭,陆凯直接驱车上班去了。陆微微慢悠悠地朝小区走去,路过保安室时发现两个便衣民警在里面,肯定是前两天的那个案子还没破。她轻扣了下玻璃,赵大川拉开小窗,探出头来:“微微,怎么了?”

        那两个便衣民警也认识陆微微,冲她点了点头。

        陆微微笑了笑:“我是想问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到忙的地方。”

        民警招呼她进来。保安室很暖和,陆微微摘掉羽绒服帽子,揉了揉冻得通红的脸,对民警道:“我在这里住了二十五年了,有些事比保安们还清楚。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们提供线索呢。”

        民警笑道:“要是民众都能像你这样配合,事情就好办多了。”

        陆微微问:“怎么了?”

        民警脸色有些凝重:“这起碎尸案影响极为恶劣,在周边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恐慌。上头要求我们尽快破案,可是查访了两天,连死者的身份都没有确定。”陆微微也算是自己人,民警倒没有太多避讳。

        “死者有没有什么特征?你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认识呢。”

        陆微微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五年,平常闲着没事就在小区里逛,大多数人她虽然不认识,但总归是脸熟的。

        民警道:“因为是碎尸,死者的头颅没找到,无法根据头骨做面部复原,只能根据死者的体态特征来寻找尸源,根据我们法医鉴定结果,死者身高165,误差不会超过2公分,年龄27,体重45kg,死者皮肤很白,手指修长而且没有茧,对了,她还做着法式美甲,是个年轻漂亮的时髦女子。死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家属来报案,我们推断她是单身独居,而且也没有工作,因为有工作的话,她不去上班同事不可能不来找,还有,死者应该性格孤僻,不怎么和邻居来往,也没有朋友,否则她失踪了,邻居和朋友应该会注意到。这是一种可能性推测,你想想这里的住户有没有符合以下特征的。”

        陆微微:“这样啊。可是住在这里的单身女子很多呀。”

        “我们都排查了。没有。”

        陆微微仔细想了想,先前说了,住在这里的绝大多数都是中产阶级,他们大部分都有着稳定的工作和良好的收入,除非是家庭主妇。而不上班的年轻单身女子很少。

        一个年轻的女子,不上班的话是什么支撑她在这个中档小区里生活?有三个可能,一,她是自由职业者,二,她家里有钱,三,被人包养的小三。

        被人包养的小三。

        这一点倒令陆微微想起一个女人来。

        陆微微会注意到她是因为老弟说了一句:“姐,她长得跟你有点像,不过没你漂亮。”

        女人长得高挑白净,总是穿一袭白色长裙,看起来很仙很清纯。偶然一次,陆微微和她擦肩而过,她不经意间撩了撩长发,清纯之中又带着一丝妩媚。虽然漂亮,但放到人群里并不是那种惹眼的漂亮。

        陆微微曾亲眼见她从一辆豪车的副驾上走下来,夜晚的霓虹灯闪烁,她眼神里透着一丝迷离。坐在驾驶位的中年男子连车也没下,直接扔给了她一张卡,女人风情万种地一撩长发,嫣然一笑。中年男子看了她一眼,驱车离去。

        很像是那个金主与情妇。

        但是陆微微不知道她的名字。

        “赵叔,那个女人很有特点,你应该有印象的。”

        赵大川摇头:“什么特点。”

        “她特别喜欢撩头发。你仔细看着我的动作。”陆微微想了下,把头发打散,然后跑到外面,经过保安室时,她学着那个女人的模样撩了下头发。

        陆微微的模仿能力还是不错的,而且她和那个女人长相都是清纯挂的,一样的白皮肤,一样的黑长发。赵大川瞬间被勾起了记忆,兴奋地一拍大腿:“原来是她呀。”

        民警立即问:“是谁?”

        赵大川说:“是20号楼1单元30楼的住户,姓胡,叫什么名字不太清楚。”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两位民警得到线索都有些兴奋。其中一位看着陆微微,“我回去一定向上级报告,给你记上一功。”

        陆微微笑道:“份内的事嘛。”

        尸源很快被找到,死者就是住在20号楼1单元顶层的胡雪芝。一般这种碎尸案件都是熟人所为,而胡雪芝社会关系简单,交际面窄,很容易排查。刑警队仅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迅速侦破此案,抓获了嫌疑人王力山,并在他的住处搜到了胡雪芝的头颅。

        胡雪芝生前被某公司老板包养,她所住的房子也是在这位姓吴的老板名下,吴老板怕老婆,因为老婆有所察觉,他便有一阵子没来找过胡雪芝,胡雪芝不甘寂寞又勾搭上了小区的住户王力山,最后这段复杂的三角恋演变成了因情杀人的惨案。胡雪芝是孤儿,独居在盛海蓝郡,交往密切的无非就是吴老板和王力山。吴老板因为怕奸~情暴露,所以不敢报警,而王力山是凶手,自然也不会去报案。所以一开始寻找尸源时遇到了困难。

        ——

        周一,陆微微正式到省厅报到。一见到省公安厅庄严肃穆的办公大楼,陆微微就油然生出一种使命感和自豪感。

        省厅刑侦总队的张总队长知道发生在盛海蓝郡小区的碎尸案,陆微微帮了不少的忙。他亲自召见了陆微微,特地夸赞了一番:“小陆啊,若不是你心思细腻,及早发现那泥脚印报了案,恐怕那尸体被藏在下水道里,指不定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好好干吧。”

        陆微微微囧,第一次被人叫小陆,咳咳,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张总队长又问:“我有看你的档案资料,你是你们专业第一毕业的?”

        陆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张总队长笑道:“我们省厅和徐教授经常有合作,最近有些日子没见他了,他身体还好吗?”

        徐教授是陆微微读研究生时的导师,他不仅是公安大学的名牌教授,更是公安部的特邀专家。

        陆微微答道:“教授老当益壮。”一顿又道,“教授还说希望自己可以少来几次省厅,那样意味着犯罪案件的减少。”

        张总队长哈哈大笑,“老家伙还挺幽默嘛。”张总队和徐教授私交不错,难免对陆微微有几分另眼相看,又打量她几眼,长得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又愿意当警察的着实不多,能有考上省厅的本事自然也有本事选择更好的,可偏偏选择了当警察,可见这个小姑娘是有梦想的。他欣赏有梦想有热血的人,更何况她还是徐教授得得意弟子。

        张总队长心里已经有了考量:“省厅的工作并不清闲,经常会出差,有时候会到基层,交通不便,住宿条件也不好,你能吃得了苦吗?”

        陆微微答:“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我早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

        张总队长很满意,点点头:“那好,你先跟着物证鉴定中心处处长宋原学习,虽然他属于技术部门,你属于侦查类,但都属于刑事侦查,他在侦查方面比你这个专科出身的懂得还多哦。”

        陆微微点点头:“人家经验丰富嘛。”

        张总队长指了指脑袋:“不只经验,还有智慧,跟着他好好干吧。”

        陆微微认真道:“我一定不辜负队长的期望。”

        “老徐的徒弟,我还是放心的。一会你就去报到。”

        “是。”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0166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