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12章 假日悲情

第12章 假日悲情

        宋原该不会真的有女朋友了吧?

        陆微微旁敲侧击地去问周杨,周杨扬眉:“怎么?你也对宋原感兴趣?傻丫头,千万别陷进去。”

        陆微微:“为什么?”

        周杨说:“网络上不是流行一个词叫什么禁欲系的?宋原清心寡欲活得像个和尚,他就是禁欲系的典型代表。”说完,又把陆微微拉到墙角,神秘兮兮地说,“宋原说不定还是处/男呢。”

        陆微微愣了一愣,继而忍不住大笑起来。

        周杨说:“你笑什么?”

        陆微微说:“我说你,老天爷白给了你一副昂扬男儿身,内心里却住着三姑六婆。你再胡说八道,小心宋原灭了你。”

        “得,我不说了行吗。”

        陆微微后知后觉道:“怪不得你每次叫宋~处的时候都拖长了音调,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周杨点点头,话锋一转,“话说,你真的对宋原有兴趣?”

        陆微微翻了个白眼:“大哥,我问了你一个问题,你罗里吧嗦一大堆都没回答我的问题。”

        周杨:“哦。应该是没有吧。不过他前一阵子去相亲来着。”

        陆微微听周杨说过,当时听得怪不舒服的,她幽幽道:“他经常去相亲?”

        “他如果经常去相亲,我就不会说他是什么禁欲派的了。那天相亲是副厅长夫人给说得媒,宋原估计是抹不开面子才去的。”

        陆微微心里这才稍微舒坦了一点。

        周杨气得挠心挠肺,“他这样的都去相亲,简直不给我活路。”

        陆微微乐了,天天看周杨这样耍宝也蛮有意思的。周杨五官端正,笑容灿烂,身板又直,帅气的警服往身上一穿,扔大街上就是小朋友眼里高大无比温暖无比的警察叔叔。却老是喜欢自黑来娱乐大众。

        周末,林夏天约陆微微一起吃饭。林夏天见到微微第一句话就是:“微微,你变土了。真的。上次见你是一身休闲运动服,这回是羽绒服牛仔裤加平底鞋。”

        陆微微因为宋原的事有些不快,淡淡道:“打扮了也没人看啊。”

        林夏天挑眉:“怎么没人看啊,我给你介绍几个?明天有时间吗?我给你安排。”

        陆微微:“要在单位值班。”

        “就说不让你当警察,元旦还得值班。”林夏天摇了摇头,“那下周给你安排?”

        陆微微笑了:“你还说风就是雨呀,跟你熟的都是花花公子型的吧?”

        林夏天一边看朋友圈一边说:“哪呀,我们公司有很多单身优质男呀,搞技术的,管理层的,销售部的都有。”

        “我看还是算了吧。”陆微微兴趣缺缺。

        林夏天眼睛晶亮:“你和宋原同在省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是不是想来个旧情复燃,破镜重圆呀?”

        陆微微耸肩:“就算我想也得他愿意啊。”一想到宋原的忽冷忽热她就有些忧伤,简直比女人还善变。

        林夏天说:“那就是想了。”撑着腮沉思片刻,“我觉得就算是想,你这次也不要再主动了。”

        陆微微:“嗯?”

        “当初你们在一起还是你先表白的吧?”林夏天摊手,“我早跟你说过女人不能太主动,否则男人都不会珍惜,你看你说分手,他连一句挽留都没有。”

        陆微微道:“你就光往我伤口撒盐吧。还有,你总是表现出一副爱情专家的模样,你自己的感情还不是谈得一塌糊涂。每段感情都谈得轰轰烈烈,结束时连个水花都没有。”

        “得,不谈这个了。”林夏天像被踩到尾巴,忙转移话题,指着手机屏幕道,“你看看安静的动态……”

        “什么呀?”陆微微倾身,是安静发表的一个动态,简单的几个文字:淡泊、宁静、致远。下面配图是一个身穿碎花长裙手扶遮阳帽的女性侧影,湛蓝的天,洁白的云,翻滚的浪花,非常的祥和和宁静。

        陆微微去海边玩过几次,只有一个感受——人山人海,白富美去的海边跟我等凡夫俗子去的海边是不一样的。

        陆微微说:“哦,我上回跟她聊微信还听她说要去塞班岛,这应该就是塞班岛了。”

        林夏天说:“她半月不发一回动态,一发就是这种矫情得酸掉牙齿的。一种浓浓的装x感扑面而来。”

        安静是荣盛企业老董的千金,荣盛是容城做得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陆爸还在世时,曾在荣盛担任中层领导,陆微微和安静又是高中同学,因着这两层渊源,两人走得很近。

        林夏天是因为微微的缘故才认识安静的,不过这两人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安静是内敛的性子,嘴上倒不说什么。林夏天却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

        “你若是不待见她把她删了就行,她也不待见你,你们谁也别嫌谁。”

        林夏天说:“我当初加她微信是想看看真正的白富美的圈子是什么样的,可她经常发一些矫情的文字,已经成了我茶余饭后的话题,我为什么要删?还有,你到底站哪边?”

        陆微微:“我是警察,当然站在正义这一边。”

        “又给我打官腔。”

        陆微微:“哈哈。”

        陆微微平常的一日三餐是这么吃的,早上和老弟在楼下早餐店吃,中午在学校食堂吃,晚饭老弟做饭吃。今天是元旦,陆凯跑去找女朋友了,陆微微便自己跑到单位食堂吃,她点了三根油条,一碗小米粥还有两个炒菜,等待的功夫,眼角余光扫到一个分外眼熟的身影,即使穿着古板正经的警服都挡不住扑面而来的挺拔和俊朗。

        陆微微打完饭,很自然而然地坐到宋原对面:“早啊。”

        宋原颔首:“早。”

        陆微微说:“你经常在食堂吃早饭?”

        宋原:“嗯。”

        陆微微嗤地笑出来:“一看你就没女朋友。”

        宋原不知道他笑什么:“何以见得?”

        “有女朋友的话还会经常孤零零地在食堂吃饭吗?”陆微微知道宋原的父母都不在本市。

        宋原点点头:“说得有道理,那是不是同理可证,像你经常不在食堂吃饭的就是有男朋友了?”

        陆微微说:“我有弟弟。”

        沉默了一会儿,陆微微说:“那天跟你吵是我不对。你有你的原则,我不该质疑。”

        宋原还真不习惯她主动道歉的样子,胸口莫名有些发堵,“是我语气不好。”

        陆微微笑:“那你不生气了?”

        宋原淡道:“我没生气。”

        陆微微道:“我们是一个团队,以后我们好好配合,谁都不要带情绪工作好不好?”

        宋原想她可能误会了:“我没有把情绪带到工作里,也没有把情绪发泄到你身上。”

        陆微微说:“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吧,但我觉得有。”

        宋原:“好吧,如果有,我向你道歉。”他真的不习惯她来道歉。

        协议达成,陆微微放下筷子:“那不打扰你用餐了,我先走了。”

        不打扰?宋原有些想笑,说话这么客气都不像她了。他点点头:“嗯。”

        元旦那天,宋原和陆微微在单位值班。

        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单身男女独处增加感情交流的好机会,两人却各自坐在办公室里,宋原在研究案件,陆微微在写报告。井水不犯河水的。

        陆微微写完报告,给院明州发了一条短信:“不好意思,宋原因为一些私人原因无法参与你朋友医疗事故的鉴定,不过我们省厅的法医专业能力都很强,更不会像外人想得那样存在弄虚作假的现象,你尽管放心。”

        唔,受刚写的报告影响,她连私人短信都写得这么一本正经,措辞官方。哈哈,没救了。

        院明州很快回过来:“我知道了。微微,元旦打算怎么过?”

        陆微微:“在单位度过。”

        院明州:“……”

        一天慢悠悠地过去。陆微微伸了伸懒腰,收拾好东西正准备下班,周杨突然打电话过来:“微微,我跟老刘说好了,你叫上宋原,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他家热闹热闹。”

        陆微微:“今天晚上去?”

        “对呀,哦,忘了问你有空没,不过我想你应该是有空的。”

        陆微微点头:“我没问题,就是不知道宋原有没有空。”

        周杨说:“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能有什么事,我就不跟他打电话了,他知道老刘家,你直接让他开车带你过来就行。”

        “好吧。”

        陆微微挂了电话,跑到隔壁,将周杨的意思转达了一下。

        宋原说:“改明天吧,今天要加班。”

        陆微微心一沉:“又有案子了?”

        宋原说:“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两人当场死亡。”

        陆微微:“交通事故也得我们去吗?难道是伪交通事故?”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先过去看看吧。”

        陆微微:“哦。”

        两人很快驱车赶到事发现场。因为发生了交通事故,现场堵得连警车都难以过去。

        宋原和陆微微只好半路下了车,徒步走过去,事发现场十分惨烈,远远就看见长达十几米的刹车痕迹,还有沿着护栏一路擦蹭的痕迹,其中一辆轿车撞在护栏上,护栏被拦腰撞断,车头被挤压变形,副驾驶上可看到血肉模糊的男子,被截断的护栏深深插入车体当中。离轿车数米外还俯卧着一名男子。

        现场有交警,有消防人员,还有医护人员,还有保险公司的。

        围观的人很多,好多人都举着手机在拍照。陆微微不懂这些拍照的人都是什么心态,或许拍完以后在朋友圈发个图,并配上各式各样的文字,这样传播遇难者的照片家属看到了只会更加难受。

        最早到达的交警先介绍情况:“死的两人是父子,父亲叫岳山,儿子叫岳领峰,肇事车辆有安装行车记录仪,事发过程已经很清楚,岳领峰是驾驶员,为了躲避逆行的车辆不慎撞上了护栏,因车速过快,他被甩了出去,岳山坐在副驾有带安全带,没被甩出去,却被护栏插在了大动脉上,两人都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儿子岳领峰已被消防人员从副驾驶里弄了出来,血液浸染了一地。

        交警悄声对宋原道:“请你们过来是要确定一下这对父子的死亡先后顺序,好确定两位死者的遗产该如何分配。”

        宋原说:“人刚死就开始争夺遗产了?”

        交警说:“可不是吗?岳领峰新婚刚两个月,小两口估计感情也没多深,岳领峰的妻子王湘琳的娘家人强烈要求要做尸检。”

        宋原勘验了下现场,道:“先把尸体拉到殡仪馆吧。”这里毕竟是车流集中地段,老是堵着也不好,应该尽早做处理。

        在去殡仪馆的路上,陆微微坐在车上,问宋原:“这只是一起交通事故,不是有交警处理吗?为什么我们还要出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0166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