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15章 孤床冷枕

第15章 孤床冷枕

        “你说宋原怎么会以为我和院明州在一起?”“院明州?”安静蹙眉想了下,“是你读大学的时候那位追你追得很勤的院学长吗?”

        陆微微摇头:“不是,院明州是我读研究生时的同学。你说的那位叫院涛。”

        安静哦一声:“是我记混了,这个院姓似乎并不多见吧。宋原该不会跟我一样,也记混了吧?”

        陆微微说断然道:“不可能。”

        “怎么这么肯定?”

        “就算这两位姓院的男子都追求过我,宋原那么严谨的性格没道理把两人联想到一起。”安静又问:“那你和那位院学长还有联系吗?”

        “好几年没联系了。”陆微微看着满眼唯美靓丽的婚纱,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挑婚纱这种活你真不该让我来,我的眼光很一般,夏天眼光很高。”

        “不一样,我走的是大方简约风格,她走的是美艳华丽风。”安静笑笑,“我先前已经定制好了,今天过来就是试穿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让你来主要是试试一下伴娘服。”

        安静的这个举动还是很贴心的。陆微微曾经当过两次伴娘,新娘子没征询她的意见,直接选好了伴娘服,坦白说,伴娘服有些丑,不过话说回来,不丑怎么衬托新娘的美丽。

        陆微微走到伴娘礼服区,一边挑选一边说:“你确定要让我当伴娘?不怕我半途落跑?”案情真的随时有可能发生,她就得处于待命状态。

        安静笑笑:“没有那么巧吧。伴娘总共有六个呢,你有事临时走也没关系。”

        “就这件吧。”陆微微挑了一件蓝色长礼服,简单清爽的样式,嗯,不会抢新娘子的风头,价签吊在外面,她暼了一眼,被价格小小地惊到,对于只穿一次的礼服来说,这个价格是真的有些奢侈了。

        安静说:“你进去试试吧。”

        陆微微在沙发上坐下来:“懒得试了。就这件吧。你去试婚纱吧,我看看。”

        安静看她一眼:“我发现你越来越不讲究了。”

        陆微微说:“在那样的工作环境里真是讲究不起来。自从考进省厅后,我连高跟鞋都没穿过。天天穿着警服,衣柜里的衣服几乎全成了摆设。”

        安静说:“等我结婚那天你就有穿高跟鞋的机会了。”

        “行了,你快去试吧。”

        沙发上也有一位男士在等待。这是高档婚纱店,出入这里的也都是有钱人,坐在沙发上等待的男士打扮很潮,全身上下最招摇的就是手腕上的表。陆微微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杂志正翻看着,门口叮咚一声,是有客人来了。陆微微没在意,直到头顶上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微微,你怎么在这里?”

        是宋原,陆微微真是难得见他穿便服,一身简约的休闲装,深灰色大衣将整个的线条衬得笔挺修长,眉目冷淡,清爽俊逸的穿着就同店里的大多数专门陪未婚妻来选婚纱的顾客一样。

        不过陆微微在看到跟在宋原身后的刘敏知就不这么想了,两个大男人一起跑来婚纱店除了公务恐怕也没别的事了。

        陆微微站起来:“刘哥,宋处,好巧。”

        刘敏知笑得意味深长:“是好巧,这样也能遇上。”

        如果两人真的是为了公务而来,有些话还真不便当面问。陆微微只说:“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刘敏知摇头:“没有。”一顿,笑起来,“微微,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微微眼珠一转,想起宋原昨天自以为是地以为他有男朋友这事,心里就来气,故意道:“我来试婚纱呀。”

        刘敏知讶然:“好事近了?”

        宋原正在同婚纱店店员说话,闻言也朝这边看过来。

        陆微微一本正经地说瞎话:“对呀。”

        宋原直接戳穿她:“你跟周杨呆一起久了,近墨者黑啊。”

        陆微微抱胸,这时,坐在微微旁边的男士站了起来说:“什么意思你?我老婆怎么黑了?”

        陆微微:“……”

        宋原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你老婆?”

        “怎么?你有意见?”

        陆微微快被这神转折惊到了。

        宋原脸上扯出一个极冷淡的笑来:“这是最新流行的搭讪方法吗?”

        男士挺起胸脯:“什么搭讪,我就是。”

        陆微微都替他汗颜了,虽然她很谢谢这位男士的仗义相助,但是宋原是谁啊,是在各种惨不忍睹的尸体上面寻找细节,寻找真相的法医,观察力是一等一的惊人,想要骗过他难,很难。

        陆微微尴尬冲宋原挥了挥手:“你忙你的去吧。”

        宋原走后,那位男士冲陆微微笑了笑:“怎么样?我演得还可以吧?”

        陆微微:“你是演员?”

        那人点点头,得意洋洋地说:“对啊。刚才那位是你前男友吧,长得是挺帅,也就只有我扮作你男朋友才能骗过他。”

        陆微微:“……”大哥我谢谢你呀,但是您哪来的自信?

        那位男士又说:“你跟荣盛的大小姐是朋友吧?”

        陆微微明白了,原来这才是目的。

        这时,试衣帘突然被拉开,安静站在镜子前,华丽的裙逶迤在地,纤腰几乎不盈一握,大半片美背裸~露出来,腰部是镂空设计。连坐在沙发上的男士也看直了眼。

        安静慢腾腾地转过身来:“微微,怎么样?”

        陆微微惊叹地走上前,一把抱住她:“好美。”

        安静含蓄地笑了一下。她刚才在试衣间将微微和宋原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那赌气的口吻不要太明显。看来她得推波助澜一把,她又转向去而复返的宋原:“好久不见。”

        宋原点头:“是好久不见了。”

        安静说:“我下个月结婚,宋先生一定要赏脸过来。”

        宋原顿了下,说:“好。”

        回去的路上,安静边开车边说:“你跟我回趟我家吧。”

        陆微微:“嗯?有事吗?”

        安静笑道:“我刚不是邀请宋原过来参加我的婚礼么,总得给人家请柬,哦,对了,还有伴手礼。你和宋原是同事,帮我带给他。”

        陆微微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的侧脸:“你撮合的意味不要太明显哦。”

        安静只是笑:“我觉得你们挺配的,当初不是你提的分手吗?我觉得宋原不是因为不爱才答应得爽快,而是因为太骄傲。他可能不愿意你有一丝勉强。”

        陆微微啧啧道:“你跟夏天完全是两个观点,你俩就好像两个极端一个在这头扯着我,一个在那头扯着我,我都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安静说:“我们怎么说不重要,重要的是遵从自己的心。”

        “不过没用。”陆微微往后一靠,“我和宋原是同事,天□□夕相处,要是彼此有意早就在一起了,哪还用得着你制造机会。”

        “那可不一定。依我对宋原仅有的印象以及从你对他的评价来判断,你们是同事,恐怕平常也就只谈工作的事吧?”

        陆微微沉默,还真被她说中了。

        安静继续道:“所以啊,送请柬的事就交给你了。找个机会登门拜访,亲自交给他,他不可能不请你进去坐吧?一旦进入了他的家,你们的关系不只在空间上进了一步,在感情上也会前进一步的。”

        陆微微噗嗤笑出来:“我又不是没去过他家。”

        安静说:“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不是吗?”

        陆微微没有照安静说得做。安静有一点说得很对,宋原是骄傲的,他出身优越,品学兼优,相貌俊雅,有文化有涵养,工作出色,他有骄傲的资本,当初分手是她提的,凭什么她想分就分,想复合就复合?

        所以就这样吧。

        第二天上班,陆微微直接去了宋原的办公室,他的办公桌非常的简洁,靠近墙角处的一盆绿色盆栽是唯一的装饰,一如他的行事作风,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嗨,吃早饭了吗?”

        宋原点头,看了眼陆微微手里包装精致的礼盒,道:“安静的?”

        陆微微拉开椅子坐下来说:“对呀。”

        宋原打开礼盒,白富美出手就是不一样,里面有一盒godiva品牌巧克力,一盒手工曲奇饼干,一瓶法国香水,一簇鲜艳的玫瑰花,还有新郎和新娘的合照以及请柬。他看了一眼日期,“还有二十来天。”

        “嗯。”陆微微说,“不过,你跟安静没见过几次面吧,竟然一眼就能认出她来。”

        宋原说:“嗯。”

        陆微微站起来:“那你忙,我回去了。”

        “等等。”宋原喊住她,“微微,你不是喜欢吃巧克力吗?拿去吃吧。”

        陆微微把玩着那盒巧克力,说:“宋原,你知不知道下个月是什么日子?”

        宋原还真不知道:“什么?”

        “情人节啊。你送我巧克力很容易让人误会。”

        宋原淡淡说:“你不误会就行了。”

        宋原不爱吃甜食,剩下的那盒曲奇饼干被送给了刘敏知,因为小雅爱吃,被撇下的周杨很忧伤,“为什么没有我的?”

        宋原毫不客气地说:“谁让你不是女士的?不过还有一瓶香水,你要不要?”

        周杨激动道:“要要啊。”

        陆微微一脸惊恐地阻拦:“你千万别给他。”

        “为什么?”两人齐声发问,区别是一个冷静自持,一个义愤填膺。

        陆微微光听到香水就觉得鼻子发痒,“凭你那爱显摆的性格,还不天天喷着香水来上班啊?”

        周杨:“呵呵,微微,你还真了解我。”

        夜里,宋原做了一个带颜色的梦,因为一盒巧克力勾起的梦。

        那年情人节,宋原和微微还在谈恋爱,宋原不是太懂浪漫的人,但是他知道在送情人礼物上有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买贵了送准没错。于是情人节那天,宋原买了一盒godiva巧克力做礼物,真是贵得俗气。godiva对父母双亡没有经济来源的陆微微来说还是蛮奢侈的,虽然父母有留下一大笔遗产,但是坚决不能浪费,好东西当然要跟男朋友独享,可是宋原不喜欢吃巧克力之类的东西。

        那会两人都还没毕业,有大把的时间消耗。

        于是陆微微很有闲情逸致地撩拨宋原,她捏了一块放进嘴里,“入口香醇,十分丝滑,你真的不尝尝?”

        见女友很认真地撩拨他。宋原很给面子地笑出声:“好啊。”

        陆微微拿了一块:“来,张嘴。”

        宋原含在嘴里,然后快速地托住微微的脑袋,坚定而有力,唇碾压上去,满齿的香醇丝滑。这一吻持续了好久,两人口中的巧克力不是被吃掉的,而是被唇齿慢慢融化的。两唇分开时,微微一张微翘的红唇几乎变成了巧克力色,他的心也随着巧克力彻底融化掉了。宋原又笑着吻上去,用唇舌一点点舔干净。她在他怀里柔软地像蒲柳。

        吃完一颗又一颗。

        星河璀璨的夜空下,两人乐此不疲地玩着,不知道吃了对方的多少口水。

        陆微微一双眼睛晶亮:“你说,大家过情人节都送巧克力是不是因为这不能言说的秘密?”

        宋原只是笑。

        最后的最后那盒巧克力就是被两人这样消灭掉了。

        巧克力被消灭后,陆微微幽怨地向他控诉:“我胖了两斤。一定是吃巧克力吃的。”

        宋原笑着吻她一下:“没事,我不嫌弃。”

        宋原从梦中醒来,身体也发生了某种不可控制的变化。他穿着睡裤大步走到阳台前,一把拉开窗帘,天微微透亮,弥漫不散的浓雾刹那间涌进来。

        他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陆微微带给他的困扰是抽烟都化解不掉的烦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0166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