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21章 拙劣之技(一)

第21章 拙劣之技(一)

        宋原刚出差回来就接到了任务,成川县又发生了一起杀人灭门案。据初步的现场勘验,这起案件和秋县得灭门案有很多相似之处。

        周杨摇头:“难道是连环杀人灭门案?”

        宋原皱眉:“秋县的那个案子还没破吗?”

        周杨叹气:“没有。田增元案件陷入了僵局。”

        宋原道:“先去成川县,然后再去秋县。”

        成川县张家村。

        一行人来到死者位于客厅西侧的主卧室。

        死的是一对年轻小夫妻以及他们刚满3周岁的女儿。

        陆微微第一眼就感觉像是回到了秋县的案发现场,死的同样是一家人,干净整洁的客厅,没有翻动痕迹的卧室,惨死于床上几乎毫无挣扎痕迹的死者,染血的被褥,还有成趟的逐渐变浅淡的滴落状血迹。

        不同的是这里比田增元家暖和多了,不仅有暖气,还开着空调。屋内温度达到了17度以上,房子也是新的,看得出来这户人家条件还是不错的。

        宋原走到床边,离床不远的地上躺着一把染血的菜刀,还有一条男死者的黑色裤子,上面也染了不少血。

        床上躺着的是一家三口,男主人张泉生躺在外侧,他们的女儿张丫丫躺在中间,女主人耿丽珍躺在里侧。男死者头面部被血浸染,女死者和小孩颈部都有一个巨大的创口。

        周杨眼神闪躲了下,摇头叹气:“我最看不得小孩子被杀了。”

        宋原等摄像人员拍照固定好死者的体位后,才动手,察看了下说:“女死者盖在身上的被褥面有点太平整了吧,连点褶皱都没有。”

        陆微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不同于男死者和孩子的被褥都有轻微的褶皱,女死者的被褥很平整。她思考了片刻说:“人在睡眠中会无意识地翻动身体,盖在身上的被褥多多少少都会起褶皱,而女死者的被褥形态像是被人为地给她盖住一样,而这时女死者已经没有意识了或者已经死了,被褥面才会这样平整。”

        宋原点点头,确实是这样没错。他又道:“女死者被害前有坐起来过或者被人移动过。”

        陆微微:“怎么看出来的?”

        宋原说:“死者头部下方的枕头上有血。”

        陆微微看了一眼说:“流了这么多血,流到枕头上也很正常吧。”

        宋原说:“首先枕头比较高,血很难流到上面,就算是流到上面的,那么女死者的头部周围都应该有血,但是你看枕头上的血是很孤立的,像是甩溅血。”他抬起女死者的手,“你看她手上也有血,这血是粘附上去的,而不是流上去的。”

        陆微微思索片刻:“那这能证明什么呢?”

        宋原道:“任何细节都不是孤立存在的,等勘验完现场,把所有的细节串联起来,我们就完成了现场重建。”

        周杨从勘察箱里拿出尸温计开始测试肛温。

        等了一会儿,周杨根据肛温再结合尸僵推算出死亡时间后,一脸大写的懵:“奇怪,三位死者的尸温都不一样,差得最多的竟然差了0.5度。这是怎么回事?”

        成川县公安局的林法医说:“人的正常体温本来就因为个体的差异有些不同,一般在36~37c之间,男女的差异,成年人与孩子的差异,都可能造成尸温的不同,对了,还有外界环境的影响。”

        宋原点头:“林法医说得没错,但是男女死者的尸僵和尸斑发展程度也不一样,男死者明显早于女死者,就算因为个体差异有误差存在,但也不该差这么多。”又转头对侦查员说,“你去查查死者是几点吃的晚饭。”

        陆微微克制住翻滚的情绪,戴上手套,开始全面细致的检查。

        勘验完主卧室,顺着滴落状血迹来到又来到位于客厅东侧的卧室,这间卧室只有一张床,平时也没人居住。地上残留着带血的足迹轮廓,“凶手不知道这间屋子不住人,看来不是熟人作案。”

        宋原摇头“那可不见得。”

        周杨说:“怎么说?”

        宋原说:“一会儿再说吧。”

        陆微微说:“我们再去厨房看看。”

        跟秋县案一样,厨房只少了一把刀。

        陆微微说:“跟田增元一家灭门案确实很像,同样是翻墙入室,进厨房拿刀,目标坚定,下手狠辣,带手套脚套作案,反侦查意识很强。”

        宋原面上浮现淡淡的嘲讽:“这起案件很像是秋县那起案子的复刻版。”

        陆微微啊一声:“复刻版?”

        “即使是同一人作案,两个案发现场的相似度也未免太高了吧,大到作案手段,小到现场的血迹形态都几乎一样。凶手有强迫症吗?连作案细节都要求一模一样?”

        陆微微沉吟了片刻说:“如果两个案件确系同一人所为的话,那么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心里变态的连环杀手。变态的心理不能用普通人的心态来揣测吧,也许我们遇到的这个变态比较要求完美,他把杀人当做自己的作品,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完美。”

        宋原说:“这种案件也有,但是出现的机率很小很小。”

        两人又来到院子里,死者家的内外墙上同样有踩蹬的痕迹,不同的是凶手在外墙的地面上留下了脚印,凹陷很深的脚印。一名痕检员正在测量脚印。

        陆微微走过去看了一会儿:“秋县那个案子,凶手可没有留下这么完整的脚印,他杀完人后很淡定地离开了。”

        宋原淡淡说:“本案的凶手想伪装秋县一案,可最后离开时还是漏出了马脚。”

        周杨从里屋走出来,摘掉沾满血的手套,点了支烟来缓解心里的烦躁,短短不到半月的时间,连续发生了两起灭门惨案,不得不令人难受,尤其看到年轻生命的陨落,更加令人痛惜。他走出中心现场,蹲在地上烦躁地抽着烟。

        尸体照例要进行解剖。宋原和周杨合力把男死者张泉生的尸体抬到解剖台上,周杨把血清理干净后,死者张泉生头面部的伤口就暴露出来,被砍了两刀。

        宋原观察了下伤口形态,“头部创口长,创角锐,创口呈现梭型,典型的锐器伤。确实是现场发现的那把刀所形成的。”

        陆微微快速地记录着。

        宋原停顿了下又说:“田增元和张泉生同样都是头面部被砍了两刀,除了这两刀全身未见任何损伤。凶手模仿的痕迹太重。”又问一旁的侦查员,“死者什么时候吃的晚饭,查出来了没?”

        侦查员说:“晚上八点左右。”

        宋原切开男死者的胃,胃内空虚,再切开十二指肠,肠内竟然还有少量的食物残渣。

        然后是女死者的检查,除了颈部巨大的创口外,宋原在死者的额头部位发现了呈片状的边缘为弧形的皮下出血,他问周杨:“你看这是生前伤还是死后伤?”

        周杨啊一声:“什么?”

        陆微微从笔记中抬头看了不在状态的周杨一眼,又看了眼女死者的伤口,略微想了下说:“血液不凝固,也没有凝血块形成,这是死后伤吧。”判断生前伤和死后伤的标准就是看看伤口有没有生活反应。人没死时,身体各项机能还在,如果生前出血,伤口会肿胀发炎感染结痂等,死后受伤则不会有这些现象。

        周杨只淡淡地哦了一声。

        宋原低头继续检查,然后在女死者的左~胸部发现了轻微的抓痕,他用止血钳指着那处又问周杨:“你看这里的损伤,你觉得是怎么形成的?”

        周杨很认真地研究起来,说:“年轻夫妻,性~生活一般比较频繁吧。案发当晚,小两口应该是过了性~生活,激情的时候被张泉生抓的吧?”

        宋原说:“那你怎么确定是张泉生抓的,而不是凶手抓的呢?”

        周杨语塞了片刻说:“反正不是我抓的。”

        ……

        若不是场合不对,现场的几位估计都会笑出来。

        陆微微本来还有些尴尬,听周杨这么一说,反倒没那么尴尬了。

        宋原说:“抓痕有轻微出血。看看男死者指甲里有没有血迹或者皮肤组织不就知道了?”说完,又道,“你今天是怎么了?一直不在状态?”

        周杨唉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就是家里出了一些事情。”

        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周杨哈一声:“我就随便说说,你们该干嘛干嘛。”然后又去检查男死者的指甲了。

        宋原切开女死者耿素珍的胃,胃内容物和十二指肠均已空虚,他想了下,“两位死者连胃内容物的消化程度都不一样。”

        陆微微说:“也就是说凶手杀了张泉生后并没有立即杀死耿素珍?”

        宋原点点头:“不错。男死者明显早于女死者。”

        陆微微眼睛一亮,说:“这起案子,肯定是熟人做的。”

        宋原不置可否,一边淡定地缝合着尸体,一边问陆微微:“怎么推断出来的?”

        陆微微理了下思绪,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宋原赞许地点头:“那晚上的专案组会议就由你分析汇报。”

        陆微微愣了一下,微微笑着说:“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0166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