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23章 我为鱼肉(三)

第23章 我为鱼肉(三)

        这一夜过得十分平静,没有想象的旖旎情思,也没有刺激的香~艳画面。因为两人都累了。各自爬上床早早睡了。

        早上,宋原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就见陆微微一手揉着额头站在镜子前。

        宋原以为她没睡好,轻问:“昨晚没睡好?”

        “不是。”陆微微放下手,颇有些沮丧,指着额头道,“这几天生活作息不太规律,直接就反应在身体上了,你看,我额头上起了两个痘痘。”

        宋原一看,果然,她光洁白皙的额头上有两颗醒目的痘痘。他安慰说:“没事,过几天就落了。”

        陆微微盯着他:“你作息不规律不会影响到身体吗?”

        宋原说:“负负得正,如果一直不正常的话就变得正常了。”

        陆微微歪着头笑:“这是歪理吧。”她扎好头发,“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在去秋县的车上,宋原和秋县的陈局长通了电话提前了解一下田增元一案的进展。

        这通电话讲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有一半的时间是听陈局长在倒苦水,挂了电话后,陆微微笑道:“当时我们走时,陈局长还放下豪言,说三天之内破案,破不了局长就不当了。可一星期都过去了,案子也没破。”吐舌,“我们害他丢脸了。”

        宋原笑道:“丢脸事小,找不到凶手才是大事。”

        陆微微拿出记事本,重新整理了下秋县田增元一案,她咬着笔头说:“当时推断凶手有过犯罪前科,和死者一家关系密切,有一定的社会阅历,年龄在30岁以上。这么明显的排查条件,为什么找不出凶手呢?”

        宋原说:“先前我们分析过,田增元生前突然得到了一大笔财富,这笔财富的来源是破案的关键所在,可是侦查员们调查了所有和死者有交集的人,没能查出这笔财富的来源,案件陷入了僵局。”

        “是不是我们推断有误?也许那两件新衣服只是田增元为了讨好老婆才买的呢?”

        宋原说:“这种可能很小,为了讨好老婆去买两件超出自己经济能力的衣服这种行为只适合用在热恋的情侣身上。而且,田增元不务正业,家里的钱都是他老婆在管,就算田增元有心讨好老婆,勤俭持家的郭素英会答应吗?”

        两人的推理又陷入了矛盾中。车子下了高速,驶入秋县县城。陆微微收起记事本,拿出手机刷新闻时事,天天在外出差,她的穿着打扮已经与流行时尚脱轨了,

        思想上不能再脱轨。不经意往窗外一瞥,看到一家中国福利彩票投注站。陆微微想到在田家的床头柜里发现两张彩票,她不负责任地猜测道:“你说田增元会不会是彩票中奖了,无意中告诉了外人才招致杀身之祸的?”

        宋原蓦地一顿,对前边的司机道:“停车。”

        陆微微和司机同时问:“怎么了?”

        宋原拉开车门,“既然你怀疑田增元彩票中奖,我们就去查证一下。”

        陆微微惊愕:“这种概率很低吧,恐怕千万分之一都没有。”

        宋原说:“很多命案的形成往往就是巧合。”

        因为是因公务出差,微微和宋原都穿着警服。彩票投注站里没有客人,投注站的站长是个年轻人,他见状吓了一跳:“这是干吗呢?”

        宋原走到柜台前,出示了一下证件,言简意赅道:“你这里最近半个月内有没有卖出去中大奖的号码?”

        年轻的站长在警察面前还是有些拘束:“大奖?多大的奖是算是大奖啊?”

        宋原想了一下说:“十万以上吧。”

        站长嘿嘿嘿笑起来:“有个中五百万的,不过到现在也没人来领。估计不是老彩民,对规则不了解。”自己的店卖出去了五百万的大奖,老板自然是记忆深刻。

        陆微微和宋原对视一眼,还真有啊。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陆微微把中奖号码抄了下来,投注日期显示是2月5日13:28分,而田增元一家死亡时间是在2月7日晚,时间相隔这么近,这绝对不是巧合。她压抑住激动又问道:“那你还记这个号码是谁买走的吗?”

        站长摇头:“买彩票的那么多,谁还记得啊。我要是记得,早就去找他带他去领奖了。这皆大欢喜的事怎么也得让他请客啊。”

        陆微微想田增元没有买彩票的习惯,他会不会是找人代买的?她一边记录一边又问:“那你们这里的常客你总该认识吧?有没有河沟村的?”

        站长眼神有些异样,田增元一案闹得整个秋县都知道了,眼下他店里又突然冒出来两个素质看起来极高的警察,还问起河沟村,店主吃惊说:“你们该不会是来调查田增元案的吧?”

        陆微微笔一顿:“这是秘密,也请您务必做好保密工作,不能对旁人提起。”

        店主想起田增元的案子就有些毛骨悚然,结结巴巴不敢开口,怕被凶手报复。

        宋原早就看出来了,他淡道:“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而且杀田增元一家的是个惯犯,如果不能将凶手绳之以法,他的野心就会膨胀,肆无忌惮,有一就有二,你也不想自己的家乡,这个美丽宁静的县城不得安宁吧?”

        站长犹豫了半天才说:“是有一个河沟村的,他经常来我这里买彩票,叫田红旗。”

        陆微微问:“那他2月5号有没有来你这里买过彩票。”

        站长凌乱地摇摇头:“我记不清了。”

        宋原又问:“那田红旗买彩票时的习惯是怎样的?他最近买彩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站长说:“他经常将下注的号码提前写到纸条上,进店就直接交给我,然后出票。”他想了想又说,“他经常买两注,一注双色球,一注乐~透,不过上次却买了两注双色球,还让我分开打,我也没多问,不过应该是帮人代买的。”

        宋原说:“那他平常有帮人代买过吗?”

        站长说:“几乎没有。田红旗这个人怎么说呢,话很少,虽然经常来我这里买彩票,但是我跟他说话总共也没超过十句。”

        宋原扫视一圈,注意到了墙角特大号的垃圾桶,里面塞着满满的彩票纸条。他问:“你这垃圾又多长时间没倒了?”

        站长啊一声:“有十几天了吧。”

        宋原想,假设田增元真的有中奖,可是没有一个村民反映说他中了大奖,可见田增元对待这件事是很谨慎的,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道理告诉凶手,极有可能是凶手代他买的,既然是代买,田增元应该会把投注号码写下来。也许那个号码就遗落在垃圾桶里。他说:“那好,我们替你收拾了。”

        陆微微望着塞满纸条的垃圾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宋原给陈局长的见面礼就是一堆废纸。

        陈局长还有些懵:“怎么回事?”

        宋原让陆微微把中奖号码重新抄了一遍,一同递给陈局长:“让你的人找吧,看看这堆废纸里有没有这串数字。丢弃的彩票不用看,只看手工的。”

        这堆废纸里夹杂着烟头,烟灰,还有痰,民警们带着手套在里面翻找,人多力量大,大家伙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找出了那张手写的、与中奖号码完全一致的、被揉成一团的废纸。

        只是半张纸,明显是从记事本上撕下来的。

        第一行写着:双色球02031023142112

        第二行写着:乐~透03161727250205

        第三行写着:双色球02031023140802

        第三行的号码就是中奖号码。

        宋原拿过来仔细看了看说:“第一行和第二行的字下笔有力,字迹也还算工整,明显出自同一人之手。第三行的字就比较耐人寻味了,字体结构松散,大小比例不一,运笔也不连贯,中间还有停顿现象,明显能看出书写人文化水平不高,似乎还有提笔忘字的情况。这是两个人的笔迹。”

        陈局长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吩咐道:“收集田增元近几年的字迹样本,交给文件检验部们鉴定,看是不是出自田增元之手。”

        一位民警为难地挠挠头说:“田增元只有小学毕业,毕业后恐怕连笔都很少摸,更别说留下什么字迹了。”

        陈局长说:“那也得去找。万一有呢?”

        宋原沉思片刻说:“田增元不是爱赌吗?经常输,还没钱,他输了之后会不会写些欠条什么的?”

        民警茅塞顿开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宋原补充说:“还要收集田红旗的字迹样本,不过要秘密进行,不能打草惊蛇。”

        陈局长说:“好。”

        命令下达后,大家各自散去。宋原和陆微微一时没事,就坐在局长的办公室里聊案情。

        末了,陈局长松了口气说:“这案子再破不了,我这老脸就没地放了。”

        陆微微心想,您的脸没地搁不重要,关键是

        秋县十几万民众悬着的心往哪里搁。

        因为文件物证和样本都不多,字迹对比工作进行得十分艰难。等了一下午,鉴定结果终于出来。废纸上第一行和第二行的字迹出自田红旗,第三行的字迹出自田增元。

        换句话说,田增元真的有中奖。被杀的原因也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五百万元的大奖。田红旗绝对脱不了干系。

        陈局长激动地一拍桌子:“抓人。”

        宋原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0166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