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29章 离奇现场

第29章 离奇现场

        宋原昨天加班到很晚,第二天中午才来单位,正好赶上和微微一起吃午饭。

        陆微微点了餐找了个位置坐下,宋原随后也端着餐盘坐在她对面。微微抬头看他一眼,止不住地乐。像是回到初恋一般,一个眼神交汇都能让她偷乐半天。

        宋原哭笑不得:“你乐什么呢?能有点出息吗?”

        “哪有。”陆微微扒了两口米饭,今天食堂的菜做得不合胃口,眼神扫向宋原的餐盘,他点的米饭和菜,一道红烧茄子,一道牛肉。

        陆微微摇头:“这里的茄子做得一点也不好吃,我就吃过一次。”

        宋原还是第一次吃,他嚼了两口客观地评价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对茄子好吃不好吃的标准在那里,不过我确定这道茄子跟你以前吃的并没太大区别,甚至还要好吃一些。”

        鉴于宋原从没骗过她。陆微微从他餐盘里夹了一筷子,一尝,好吃到哭,“为什么我上次吃得时候不好吃,难道换厨子了?”

        宋原只能解释说:“厨子也有失手的时候,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发挥稳定的。”

        陆微微没再说话,筷子频频地往宋原餐盘里伸。宋原咳了一声,正要提议跟她换。

        周杨端着餐盘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宋处,微微,哎呀,真巧。”

        陆微微默默地缩回大逆不道的筷子。

        周杨乐呵呵地坐在微微旁边,丝毫没察觉到气氛有什么不一样,“我以为我要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吃午饭呢。”

        陆微微道:“一看你就是刚睡醒。”

        周杨说:“可不,昨天加班到十二点,我现在还困着呢。咦,老刘呢?”

        陆微微答:“跑现场去了。”

        周杨哦一声,又说:“微微,你跟咱们宋处一起吃饭跟你自己一个人吃没什么区别,你瞧他都不说话。”

        宋原都懒得理他。

        周杨忽然又咦了一声,盯着宋原的餐盘道:“宋,你这块缺口怎么像鸡挠的似的?”

        宋原:“……”

        陆微微正喝汤,闻言被剧烈地呛了一下。

        虽然周杨这话不怎么中听,不过形容得还是很贴切的,陆微微刚才专盯着茄子下筷子,导致那片出现了一个缺口,真的很明显,像被人挖过一样。

        陆微微尴尬地笑了笑,怕周杨继续在这个话题打转,忙转移话题:“你们昨天处理的什么案子啊,加班到晚上十二点。”

        周杨提起来就烦躁到不行:“r大的一个大学生死在自己租住的出租屋内,身上有十三处刀伤,我们英明伟大的宋处判定是自杀,死者家属非说我们胡说八道,一直哭啊闹啊。”

        陆微微吃惊:“原来真有刺自己十几刀自杀的啊?”鉴定结果若不是出自于宋原的权威认证,她也会怀疑的。

        宋原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曾接触过一个精神病人自残的案件,行为人自残,把自己的脏器都掏了出来。”

        陆微微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死者的家属纯粹为了怀疑而怀疑。根本听不进去警方的意见。”宋原接着道,“事发时,死者租住屋内的门窗都是反锁的,从外面根本打不开。屋内家具桌椅摆放整齐,现场也没有任何翻动打斗的痕迹,死者全身未见抵抗伤和约束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全身的十一处刀伤都是自己就可以形成,所以我们认定是自杀。试想,凶手如果在杀了人后离开现场,门窗怎能会是反锁的呢?他如果不是自杀才是见鬼了。”

        周杨接口道:“而且死者是在衣服被撩起来的情况下被刺的,谁会在杀人的时候还体贴地把被害人的衣服撩起来啊?”

        陆微微一想也是,“我想起来在网上看到过类似的新闻,底下的网友都在质疑警方的结论,觉得不可能有人刺自己十几刀自杀的。”

        宋原说:“这种事,我们没有看到现场,对案件的情况也不了解,不能想当然地主观臆断。不过,网民质疑政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能说,政府的公信力有待提高,网民辨别是非的能力也有待提高。媒体人的素质也欠缺,老是断章取义,让人误会。”

        周杨揉着脑袋:“昨天死者家属闹了大半天,唉,我到现在还头疼。”

        吃完饭,三个人一块往办公室走,宋原最近在做某方面的研究,是关于法医病理方面的,陆微微也不是太懂。反正他一有空就往实验室跑。

        陆微微从洗手间出来路过实验室,她巴着门框往里瞥了一眼,实验室没有别人,只见宋原穿着白大褂埋头在一堆精密的仪器只中午。她轻喊了一声:“还没忙完吗?”

        宋原摘掉手套走到门口,唇角微弯:“上班摸鱼就算了,还跑到我眼皮子底下摸鱼。”

        陆微微眨眼说:“一会儿不见就想你怎么办?”

        宋原失笑:“摸鱼就算了,还在上班时间谈恋爱。”

        陆微微说:“我就看你一眼。”

        宋原觉得这工作没法继续下去了。

        陆微微背靠在门上,忽然说:“我有个问题很好奇,周杨一直跟着你学习,难道不应该叫你师父吗?可他平常不是称呼职务名就是直乎你的大名。”

        宋原反问:“你没问过周杨?”

        “问过啊。不过我觉得不靠谱。”陆微微回想了下,说,“因为他说他的脸看起来像三十岁的,叫你师父会把你叫老的。他又说自己太笨,怕丢你的脸。”耸肩,“他老是喜欢自黑。”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周杨刚来省厅那会儿,我还带着一个实习生,虽然人家比他小,但先来后到,他若叫我师父就得叫人家师兄,而他不想当二师兄。”

        二师兄不就是猪八戒吗?陆微微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他想太多。”

        “你别看他大大咧咧的,小心思可不少。”

        “那倒是。”

        两人正聊着天,宋原电话响了,陆微微闭了嘴,难道又有案子了?

        ***

        周杨一坐上车就问:“宋处,这回是什么案子呀?”

        宋原淡淡说:“平阳市的一男子昨夜死在自己的住处,据平阳那边反应说……”他顿了一下,“现场很怪异,不像一般的他杀案件,也不像一般的自杀事件。”

        周杨张嘴:“不是自杀,不是他杀,那就是意外死了?”

        宋原说:“到现场再说吧。”

        一个小时后,三人来到平阳市。案发现场位于当地的一个高级住宅区。一座座高楼掩映在蓊郁浓绿的树木之中,花园式的景观设计,

        正中央是开阔的湖面,还有喷泉。沿湖而生的植被葳蕤茂盛,错落有致的靠背椅。一眨眼的功夫就有好几辆豪车自眼前驶过。

        周杨哇一声:“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吧。”

        陆微微说:“看情况应该是。”

        周杨叹息:“贫富差距啊。”

        案发地点位于顶楼,平阳市警方和法医早在现场等候。崔法医迎上来,寒暄了几句,开始介绍情况:“死者唐照清,30岁,是我们平阳有名的建筑设计师,未婚独居,他父母都是本市重点中学的老师。”

        周杨一句话概括总结:“书香门第,青年才俊啊。”

        崔法医点点头:“是啊。名副其实的青年才俊,家境优渥,长得也帅,品味高雅,能力出众,难得的是还洁身自好,不乱搞男女关系,挺难得的,就是沉默寡言了些,不善交际。”

        周杨拖长了声调哦一声,瞥了宋原一眼,怎么越听越像某人啊。

        宋原眉毛一跳,不用回头,他都能猜出来周杨在脑补些什么。

        崔法医接着道:“据唐照清的母亲李丽玲说,她今天给儿子安排了相亲,可到了约定时间点,唐照清迟迟没有出现,打电话也不接,李丽玲就来到了儿子的住处,用备用钥匙开了门,才发现儿子死在床上。把老太太吓得不轻。我们赶到的时候,老太太还在发抖,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清。”

        “今天是周一,他不用上班吗?”

        崔法医说:“他和人合伙开了间工作室,自己当老板,比较随心所欲吧。”

        陆微微跟着宋原走进客厅,客厅非常宽敞,装修风格是以冷色调为主,令人感到一丝孤冷、孤傲。客厅的家具陈设简单整洁,没有一点烟火气息,像是无人居住一样。。

        崔法医介绍说:“我们已经勘验过了,客厅没有翻动的迹象,也没有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宋原点点头,来到中心现场——主卧室。

        相比较客厅而言,主卧室就显得生活气息十足,紧凑而有序的布局,从窗帘到墙上的壁画再到小摆件,都可以看得出男主人对卧室的用心,他对自己睡觉的地方很讲究。

        大到可以随意翻滚的略显凌乱的床上,男主人全身赤~裸,仰面躺在床上,双手、双脚均被绳索绑住,被缚的双手高高地举起,悬在半空中。

        陆微微跟在宋原身后,视线被挡得严实,见他猛然停下来,心口一跳,“怎么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104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