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33章 微微一笑(四)

第33章 微微一笑(四)

        李然有些讶异:“这都能看出来?你们学侦查的眼睛这么毒吗?”

        陆微微说:“那当然。在命案现场,法医侧重于从尸体上获得线索,我们侧重于现场,比如当事人家里的装修风格啊,物品摆放的情况之类的,这些都可以反映出当事人的某些性格特点。还有,在询问被害人、证人或者嫌疑人时我们更要察言观色,和对方打心理战啊。”

        宋原默默听着笑了,她来凑什么热闹?

        陆微微继续说:“你们看客厅蓝白色调为主的风格虽然简洁,但颇有点小清新小文艺的味道,还有那紫色的窗帘,还有你们刚才讨论的小摆件;还有这组照片墙,虽然都是风景图,但都是偏婉约一点的,像是出自男人的手笔吗?”陆微微一边说一边唾弃自己当时的审美,“这还只是在客厅,我觉得卧室一定比我们想象的更震撼。”

        李然有些发怔:“原来学侦查的得这么细心啊,还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周杨啊一声:“你是说宋处内心住了一个小女人?”

        宋原嘴角抽搐了下。

        刘敏知也摇头,周杨这性格恐怕也就一辈子当个小法医了,想上升,难啊。也多亏了宋原不跟他计较。

        李然悄悄捏了周杨一把:“你胡说些什么呢。我想以宋处这样的工作狂肯定不会花时间在装修上的,肯定是他母亲都安排好了,宋处只要拎着行李箱入住就行了。”

        宋原摇头,他母亲可没这样的审美。不过也没解释,就让他们瞎猜吧。

        周杨却不信:“宋处摇头是在否认我的推测还是在否认李然的推测?”

        宋原身处风暴中心。陆微微这个挑起事端的女人就静静地坐在对面看着偷笑。

        宋原无奈道:“当初买房子就是打算用作婚房的,装修风格自然要温馨一点。”

        在场人一致睁大了嘴巴。周杨说:“媳妇还没影呢,连装修都搞好了?万一媳妇不满意,不得重新装修?”

        刘敏知忍笑忍得有些辛苦,适时出来解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刘敏知和宋原走在最后,刘敏知悄悄问:“你和微微又在一起了?”

        宋原含笑点了点头。

        “真是难得见你露出这么发自肺腑的笑。”刘敏知又道,“原来当年你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宋原说:“怎么可能,那时她还在上学。”只是当初认定了而已,微微没有父母,对他的依赖很深。

        刘敏知又问:“不打算公开啊。”

        宋原说:“暂时保密一阵子吧,你知道的,我比较注重*的。所有人都知道了,那真是少不了一番狂轰滥炸和调侃。”

        刘敏知笑了:“那可千万不能让周杨知道,他一旦知道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宋原笑笑:“也幸亏他迟钝,否则怎么瞒得住啊。”

        刘敏知:“哈哈。他知道微微喜欢你,还老向你示好,就跟所有喜欢你的女同志一样,却愣是没看出你对微微的不一样。”

        刘敏知有车,他负责送周杨和喝醉了的薛涵。宋原送李然和微微。

        李然下了车后,宋原好笑地问陆微微:“刚才干嘛要跟他们说那么多?”

        陆微微说:“我在铺垫啊。这样他们到时候得知真相才不会惊讶啊。”

        车子行驶在寂寥的夜色中。宋原有种想把车掉头的冲动:“微微,跟我回家吧。”

        他嗓子都哑了。陆微微心里也有些异样,可是……她想了下:“我都快到家了。而且凯凯自己一个人在家呢。”

        宋原握着方向盘说:“我也是一个人。”

        车子正好等红绿灯,陆微微倾身吻了下他的侧脸:“可是我没有拿换洗的衣服,还有洗漱用品,不太方便。明天好不好?”

        宋原妥协:“好。”

        陆微微:“明天我们去约会?”

        “好。”

        陆微微回到家遭到了陆凯的嫌弃:“你怎么回来了?”

        陆微微一个抱枕扔过去:“你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陆凯翘着二郎腿:“姐,你真不懂男人。我可以想象宋原孤枕难眠的画面。”

        陆微微:“……”

        第二天,陆微微和宋原约会,两人以前在一起时约会也蛮少的。

        “你经常忙工作,恐怕很少逛街吧?”

        还真是。宋原买衣服一向简单粗暴,上品牌专卖店直接试好衣服,刷卡,走人。而且男人的服装不像女人的服装流行变化快,第二年再拿来穿也不会觉得过时。而且他不会刻意花时间去逛,路过就买了。他都快忘记上次逛街是什么时候了。

        两人逛到一楼饰品店时,陆微微看到有人在打耳洞,她摸了摸耳垂,她没有耳洞,小时候怕疼没有打,后来大了也没有什么压倒性的理由催促她打耳洞。今天却有些动心了,“我去打耳洞好不好?”

        宋原低头揉弄了下她白嫩的耳垂:“打耳洞属于无刃利器贯穿伤,你确定要打?”

        陆微微听他用这么专业的名词形容,顿时觉得耳朵疼。她拍掉他的手,往前走,“你绝对是故意的,我不打了。”

        确实是故意的。宋原轻松两步追上她,这就是腿长的优势,他解释说:“当警察的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机会带饰品,打耳洞疼还是其次,关键是保养不好的话容易发炎出脓,就算好好保养,皮肤也会发痒,这个过渡期需要3个月以上甚至一年,手链戒指之类的买就买了,没有必要为了没有机会带的饰品而受罪。”

        这还差不多。陆微微买了两身衣服,又给宋原挑了两件大衣,还说:“我特别特别喜欢看你穿大衣。”宋原身材高瘦又挺拔,大衣又是很挑人的服装,他穿在身上,修长的轮廓,笔直的双腿,高冷淡雅的气度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完美。陆微微每次看到宋原穿各式各样的大衣,就会由衷地发出感慨:她的男人怎么这么帅呢?宋原老说她喜欢撩他,其实她才是被撩得最多的好嘛?

        宋原不由笑了一声,揉揉陆微微的后脑勺,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微微的脸登时红了。谁说他高冷的,明明是流~氓。

        陆微微暗暗鄙视他,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院明州打来的,宋原也看到了,嘴角扯出极冷淡的笑来。

        陆微微没看到,将东西全都塞到宋原手里,接通电话。

        “微微,在家?”

        “没有,在商场。”

        院明州提出邀约:“中午一起吃个饭?”陆微微还没答,他又道,“前几次给你打电话你都说在忙,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

        陆微微想了一下笑说:“好啊,我跟男友在一起,正好请你吃饭,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电话那头的院明州愣了一下,立刻笑了笑:“逗我呢?你哪里来的男朋友?”据他所知,微微身边并没有关系暧昧的异性,而她在感情上又属于慢热的,即使发展新恋情也不该这么快啊。

        陆微微看了宋原一眼:“真的呦。不信你过来看看。”她报了个地址。

        院明州这回是真的愣住了,片刻后又道:“好吧,我信了。不打扰你了,吃饭的事改天吧。”

        陆微微挂了电话,宋原沉默地坐在一旁的连排椅上。她挨着他坐下来:“你还记得他是谁吗?”

        宋原微僵了片刻,言简意赅:“记得。”

        “你还记得啊?”陆微微道,“上次人家一个朋友卷入到一起医疗事故,让你帮忙做鉴定,你一口回绝的坚定语气我到现在还记得。”

        宋原说:“你这秋后算账呢?”

        “说,你当时为什么不肯答应?”陆微微就是在翻旧账。

        宋原说:“他不是在追求你吗?所以我不答应。”

        猝不及防的醋意汹涌而来。陆微微愕然,随即失笑,清了清嗓子,学着宋原深沉的语调道:“我们之间的其他关系并不足以影响案件的公平公正,这话不是你说的吗?怎么搁明州这里就影响了?反复无常啊你。”

        宋原说:“也不想想是因为谁。”

        陆微微说:“好吧,看在这个答案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宋原沉默了一会儿说:“既然知道他的情意,以后少跟他往来。”

        陆微微:“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1640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