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36章 无药可救

第36章 无药可救

        周杨回宾馆换了身衣服,把自己往沙发里一扔:“累死老子了。”

        宋原推门走进来,默不作声地换下警服。

        周杨摸着下巴沉思,为什么宋原穿什么都帅,而他只有穿警服时有些小帅呢?

        宋原换好衣服,道:“走吧,出去吃饭。”

        周杨张了张嘴:“快累死了,就对付着吃点吧。宾馆六楼不是有餐厅吗?我们就在那里吃吧。”

        宋原点头:“去白天去的西餐厅吃,你确定不去?”

        卧槽!周杨噌地跳起来:“真的假的?老大你这么好?”

        宋原弯弯嘴角:“有人请客。”

        事情的起因是谢明洁的案子上了清城日报。宋原身为案件主要参与人,又是省厅派过来的,兼之颜值又高,撰稿人在编辑文章时给宋原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以抓人眼球——其实碎尸案本身就已经够抓人眼球了。

        时刻关注新闻时事的程海融第一时间就给宋原打了电话:“你在清城?”

        “嗯。”宋原言简意赅。

        程海融说:“要不是我在新闻上看到,你是不是连招呼也不打就准备离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宋、撑两家父母是旧识,宋原和程海融从幼儿园时期到小学时期都是读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后来宋原一路跳级,而他连退了两级,被宋原远远超越,本是同龄人,程海融却比他要小五届。宋原毕业后进了体制内,程海融毕业后靠着家里的支持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然后自己创业当老板。程海融还老是挖苦宋原:“干那么繁重的工作,挣得也不多,你何必呢?

        宋原回道说:“你挣得是多,不觉得生活空虚吗?而且破案缉凶的成就感是任何行业都给不了的。”

        宋原拉回思绪,淡淡道:“这几天在忙。”

        程海融问:“现在不忙了吧?”

        宋原说:“我可以牺牲点睡觉时间,没有关系。”

        程海融笑了:“你不会现在还单着吧?”

        “没有。”

        换程海融惊讶了:“什么时候的事?什么时候带过来让我瞅瞅?”

        “今晚就可以。”

        程海融调侃:“这爽快得都不像你了。”

        宋原想了下又说:“不介意我再带一只吃货过去吧?”

        程总特大方说:“随便。”

        爱丽丝西餐厅。

        程海融没有见过陆微微本人,但是照片他还是见过的,就在宋原钱包的夹层里。但他也只是觉得有点像,并不敢确定,到底是同一个人呢还是宋原就偏爱这一款的?试探地笑了笑说:“我怎么瞧着你有些眼熟呢。”

        陆微微说:“是吗?我叫陆微微。”程海融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

        噢。程海融明白了,宋原这又是吃回头草去了。作为口味很杂的肉食动物,他表示有些不理解,不过对宋原的眼光还是很认可的,他站起来伸出手,眼神戏谑:“我叫程海融,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周杨在一边颇有些纳闷,还久仰大名?怎么跟拍武侠剧似的。他也和程海融握手:“你好,我叫周杨,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陆微微差点笑喷。

        程海融这个人精哪还能看不出周杨被蒙在鼓里的状态,当即含笑不语。

        陆微微切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四下打量了下,发现他们今晚坐的位置也是靠窗,谢明洁当时的位置就紧挨着他们。两个位置视野差不多,繁华夜色,车流如水。谢明洁在和父亲吵架后还有心情出来吃饭,看来还真如谢老爷子和梁成峰所说,只是小争执。

        宋原一看陆微微的神情就知道她又在想案子,什么时候角色对调过来了?以前他忙案子,对她关心不够,现世报来这么快?

        宋原的牛排还没有动,他三下五除二地将牛排切成均匀的块状然后和陆微微的调换了一下。周杨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这是什么情况?

        宋原淡定地继续切牛排,他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海枯石烂天崩地裂,周杨估计都不会发现他们之间的恋情,索性大大方方做出来摆在他眼前,再迟钝下去,这徒弟他就不要了。

        程海融在一边感慨:“哎呦,这切肉的刀工真是一绝啊。不枉费天天切人~肉。”

        推着餐车恰好经过的服务员吓得脸色都变了。

        陆微微见状,也不遮掩了,落落大方道:“我那时候听宋原提过你。”

        程海融:“哦?他怎么说我的?”

        陆微微答:“当然是夸你有本事。”

        “是吗?”程海融明显不信,“他不损我就不错了。”

        陆微微低笑不语。宋原曾经用“一个跟我同龄,却比我矮五届的发小”来形容程海融,这么精准犀利的形容,她当然一下子就记住了。还形容周杨“一个逗比耍宝欢乐多的徒弟”。

        这时,周杨把自己的那份牛排送到宋原面前:“师父,你今天怎么这么好?把我的也切了吧。”

        宋原:“……”

        陆微微:“……”

        程海融:“……”

        吃完饭出来。周杨很伤心,不是因为感觉自己被愚弄了,而是突然觉得自己是真蠢,他怎么就没发现呢,他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他知道微微喜欢宋原,所以老围着宋原转,所以他看到两人在一起比较多也没觉得奇怪。而且,重点是,宋原那张脸从谈恋爱前到谈恋爱后根本就一点变化都没有好吗?他一直以为微微在一厢情愿。

        可是……卧槽!卧槽!他这智商还能在省厅干下去吗?

        周杨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陆微微想了想说:“就是在田增元案子破了以后。”

        周杨掐指一算:“竟然快两个月了?我竟然一点也没发现!”真的快被自己蠢哭了,“我知道自己不聪明,就连考入省厅也是连续考了四年才考上的。可我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笨。”

        陆微微安慰他说:“没有啦。你只是在感情的事上迟钝一些而已。”她猜测说,“周杨,你该不会没有谈过恋爱吧?”

        周杨磕磕巴巴说:“怎么可能。”他一拍大腿,“我知道宋处今天为何这么主动地暗示我了。”

        宋原嘲讽说:“暗示?我那是明示了好吗?”

        周杨笑得贼兮兮的,悄悄对宋原说:“你突然让我知道,肯定是想丢下我好光明正大地去抱微微睡觉。”

        宋原说:“我是怕你再蠢下去已经无药可救了。而且以你那无人能敌的睡功,就算窃贼把你偷走你也不知道。你能确定我晚上跟你一个房间睡觉吗?”

        周杨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不过他还是重重地舒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我一直担心你有什么心理疾病呢。”

        宋原:“……”

        第二天一大早又要参加专案组会议。

        会议上的气氛有些凝重。宋原先说:“我先介绍一下尸检结果。死者谢明洁是被人扼颈而死,死亡时间是3月25日1十二点半到一点半。而根据死者尸斑浅淡,可以推断出死者死后不久就被分尸了。杀人的第一现场也应该是在相对隐蔽的室内,否则凶手不可能那么快分尸。”

        尸斑是指血液因重力作用而坠积于低下部位,并在该处皮肤呈现边缘不清的有色斑痕,通常在死后1小时才会出现。如果死者死后不久就被分尸,

        血液都流光了,自然不会形成尸斑或者尸斑十分浅淡。

        宋原顿了顿,继续说:“第一,根据前期的调查走访,死者那天的情绪很不稳定,行踪也完全是由着性子来,预谋杀人的可能性很小,我倾向于是激情杀人。

        第二,死者的十指指甲有好几处折断、外翻迹象,她和凶手对峙时挣扎的很剧烈,但她身上的约束伤和抵抗伤又不重,只能说明凶手力量很大,死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掐死了。凶手应该是力量强壮的成年男子。

        第三,可是根据监控视频显示,死者是12:20离开西餐厅的,1:30前死亡,在这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段内,凶手不但要把死者从人口稠密引到相对隐蔽的室内,而且还要完成杀人,谢明洁是成熟理性的成年人,不会随随便便跟个陌生人走吧?所以凶手肯定是熟人,说不定还是谢明洁自己找上门的。

        第四,凶手能完成杀人分尸并且不被人知晓,那他肯定有独立住处。

        第五,清城市到白露市300多公里,凶手大老远把尸体丢弃在白露市,肯定有车。”

        陆微微总结说:“所以我们要找的人是跟死者关系密切,有车有房,经济能力不错,3月25日到3月28日这段期间有去过白露市的成年男子?”

        宋原点点头:“凶手分尸时会有大量的血流出来,凶手就算打扫过也不太可能彻底清理干净,地砖的缝隙里都有可能有残存的血迹,只要锁定锁定嫌疑人,再申请搜查令去他的住处搜查,很容易找到证据。”

        一位侦查员说:“照宋处的描述,最符合凶手特点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死者的哥哥谢彬,谢彬系谢老爷子养在外头的情人所生,谢彬的母亲因产后大出血而死,谢老爷子就把儿子接回了祖宅。沈玉凤,也就是谢明洁的母亲,对于老公突然冒出来的私生子,而且还是比自己女儿还要大上两岁的私生子接受不能。对这个儿子一直比较苛刻。而谢明洁从小在母亲思想的灌输下,一直觉得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哥哥是来争夺自己家产的。所以,这对兄妹从小就感情不和。但事实上,谢老爷子很器重这个儿子,还把公司交给儿子管理。兄妹俩表面和气,在公司里却是暗中较劲。可是我们和在外出差的谢彬联系过了,谢彬3月25日那天上午一直在公司,警卫室的保安可以证明,他1:10才离开公司,没有作案时间。”

        陆微微说:“那这个梁成峰是怎么回事?”

        “梁成峰出身穷苦,毕业后就进了谢氏集团,从销售做起,一路爬到了高管的位置。据说,还是谢明洁先主动追求的,短短两个月,两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半年就订了婚。梁成峰能坐上副总经理的位置也是托了谢明洁的福。”

        陆微微想了想说:“谢明洁是r大舞蹈系的,应该对商业这块一窍不通吧?她选择梁成峰倒是挺耐人寻味的。”

        侦查员说:“我们也是这么猜测的,谢明洁不想让公司落入谢彬手里,所以看上了能力出色家境不好的梁成峰,想让梁成峰帮她夺回主控权。而梁成峰呢,能获得谢明洁的垂青,估计也是乐意之至。但是高枝儿哪是那么好攀的,谢明洁脾气大,对梁成峰颐指气使的,偏偏,梁成峰自尊心很强,两人在一起就是火星撞地球啊。激愤之下杀人也是有可能的。”

        陆微微说:“所以梁成峰有可能说谎。”

        肖支队接着说:“爱丽丝餐厅附近的监控录像保存期一般都在七天,早就没了。他说没说谎只有天知道了。”

        陆微微说:“不能申请搜查令去梁成峰的住处搜查吗?”

        肖支队摇头:“他也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确切的证据不好搜查。”

        宋原说:“那就先去谢明洁的住处看看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296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