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37章 一筹莫展

第37章 一筹莫展

        谢明洁的住处位于市中心某高级小区,离爱丽丝西餐厅大约有20分钟的车程。

        谢明洁独自居住在这里,钟点工人固定时间会来打扫。

        钟点工李阿姨拿着钥匙给他们开了门,唏嘘道:“我还以为谢女士又外出游玩了,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陆微微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几眼,这个阿姨面相敦厚,一看就是老实人。她笑问:“阿姨,你每天都会来打扫吗?”

        李阿姨答:“我一般是每周一、周三、周五、周日的上午过来打扫。”

        “那谢女士不在的这段时间呢?”

        “我一直照常打扫。”

        “谢女士失踪后你打扫房间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李阿姨一脸茫然:“没有。”

        “那3月25日那天你有没有见到谢女士?”

        李阿姨说:“我一般早上9点过来,而那是谢女士已经去公司上班了,除了周六日会见到面,平常很少见到。”

        陆微微哦了一声,3月25日那天是星期五。她又问:“那你也很少见到梁先生了?”

        李阿姨一脸茫然:“梁先生是谁?”

        陆微微笑了笑:“哦,没事了。”连谢明洁的未婚夫姓梁都不知道,看来她对自己的雇主知之甚少,也不指望能得到线索了。

        谢明洁的住处很大,纤尘不染,窗明几净。

        陆微微耸肩:“即使有什么痕迹也被钟点阿姨给抹掉了。”

        宋原笑笑:“气馁什么?破案本来就是要在大环境中发现小细节。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你就成功了。”

        陆微微受教地点点头:“知道了。”拖长了声调,“宋~处~长。”

        两人又来到主卧室,陆微微习惯性地去检查衣柜,入目是琳琅满目的衣服、鞋子、还有包包。

        有钱人果然是有钱人。

        陆微微迅速地扫视了一圈,一眼就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哈哈,谢明洁和梁成峰分手后有回来过。”

        宋原问:“怎么看出来的?”

        陆微微得意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白色镶钻手包,冲宋原扬了扬,“谢明洁在西餐厅用餐的时候,手里拿的就是这个包。”

        宋原走过去,白色的柜门大敞,里面全是女包,数量之多,样式之杂,风格之迥异,令人眼花缭乱。

        他说:“能在这么多包包中一眼看到这个白色手包,可见你是有多喜欢。”

        陆微微:“这个包很漂亮啊。”

        “包里有东西吗?”

        陆微微打开一看:“有一个卡包,里面都是□□,还有身份证,还有一包湿巾。然后就没有了。”她觉得有些奇怪,“这些东西都是平常随身携带的,谢明洁为什么没有拿?她貌似只拿走了手机。”

        宋原也觉得奇怪:“死者匆匆赶回家只是为了换个包?甚至连包里的东西都没拿就又匆忙出去了?这么匆忙应该是有目的性的,那么问题来了,她这么匆忙要去哪儿?”

        陆微微想不明白:“谢明洁12:20离开餐厅,到家的话得20分钟,即使匆忙也会在家耽误10分钟吧,而她是1:30前死亡的,也就是说她从离家到目的地再到死亡只用了40分钟,说句不好听的,感觉像是送死去的。”

        宋原说:“不对。”

        陆微微愣了一下:“哪里不对?”

        宋原皱眉:“死者的死亡时间太过仓促。我在想会不会是死亡时间推断错误。”

        陆微微不可思议道:“你也会错?”

        宋原笑了一下:“你对我能力的自信似乎比我自己还要来得强烈。”

        陆微微不假思索:“那当然。你本来就能力出众啊。”

        陆微微一副“自家生产,品质保证”的语气令宋原很受用。他沉吟片刻说:“我是根据死者的胃内容推测死亡时间的,正常情况下不会有错。但强烈的精神刺激以及剧烈运动会阻碍人的消化进程,进而影响死亡时间的判断。”

        陆微微想了想道:“可是我们看监控录像的时候,谢明洁只是略微有些不快,远没有达到强烈精神刺激这个标准。”

        “所以说,我只是怀疑。”

        从谢明洁家出来,陆微微和宋原又去见了谢明洁的闺蜜陈晓叶。

        陆微微对宋原说:“你是搞技术的,不是搞侦查的,对于询问这方面并不太擅长,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拉着你陪我一起去吗?”

        宋原拧开一瓶矿泉水放到她手里,神色淡淡:“有什么压倒性的理由吗?”

        “据科学研究,一个女人不管她身份地位有多高,她骨子里还是个女人,在面对优秀的男子时,即使面上能做到不动声色,心里也会起波澜。她会在意自己的妆容完不完美,服装漂不漂亮,言辞大不大方,总之会很在意优秀男人对自己的看法。一会儿我们询问陈晓叶时就用这个办法,你往那里一坐,她肯定会被你迷倒的。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宋原说:“哪里的科学研究?我怎么没听说过。”

        陆微微:“……这是我的科学研究。”

        宋原无言片刻:“尽想些不靠谱的。”

        陆微微一扬下巴:“不信?一会儿我们做个试验。”陆微微最为自信的就是自己的眼光。

        宋原说:“所以,你是打定主意要利用我的男色了?”

        陆微微噗一声:“唉,这些富二代见识广,朋友多,真的很难对付的。而且他们一见到我是个女的,心里多多少少会有轻视之心,我找你是帮我镇场子的。”

        并不是所有的证人都会客观地交代事实,一些证人可能和死者有利害关系或者出于报复的私心,会对事实有所隐瞒或者歪曲。而如何辨伪存真就是侦查员要做的工作。所以询问证人也得讲究一定的技巧。这又是个脑力活。

        陆微微坐在车里将所得到的线索梳理了一遍,又拟订了详细的询问提纲,反复地看了几遍,生怕有什么遗漏。她抓抓头发:“线索好多,我都梳理不过来。啊,太耗费脑细胞了。”

        “不着急,慢慢捋。”宋原看了一眼她的笔记,有些事还是得靠她自己,这样才能在实践中成长。

        ——

        白富美的朋友基本上跳脱不出富二代这个框框。陈晓叶也是富二代一枚,现在在自家公司做财务总监。

        陈晓叶在接待室接待了宋原和微微,起初她只把警方的造访当成一次再普通不过的询问,不过在见到宋原后,陈晓叶对这次的询问莫名有了期待。

        在陈晓叶眼里,陆微微固然漂亮,但她的圈子里美女比比皆是,可是宋原就不同了,陈晓叶和很多男人打过交道,这其中也不乏优秀的男人,但她在见到宋原时眼前还是亮了一亮,明明只是普通警察而已,她却觉得他的气度如此沉稳不凡。

        三人一一握手,各自在沙发上坐下来。

        陈晓叶率先开口:“两位喝茶还是咖啡?”

        陆微微说:“客随主便吧。”

        很快,三杯茶被送过来。陆微微沉吟了会儿开口:“我也不说那么多客套话了。陈女士既然是谢明洁最好的朋友,应该对谢明洁很了解吧?”

        “当然。”

        “你觉得谢明洁的性格怎样?”

        陈晓叶看了宋原一眼,说:“网络上对富二代的印象都是开着豪车,嚣张跋扈,无所事事。生活除了玩还是玩。其实那只是很少一部分。绝大多数的富二代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小洁也是,她在外人面前总是很优雅得体,不会轻易展露自己的情绪,但她骨子里是有傲气和优越感的,当然,出身在富贵之家,有优越感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不相信她会得罪什么人而招致杀身之祸。”

        陆微微想到在爱丽丝餐厅里吃得特别多,她沉吟了片刻问:“谢明洁饭量大吗?会不会吃很多?”

        陈晓叶耸肩:“不大,她向来只吃七分饱。不过她有一个毛病,就是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会狂吃。”

        陆微微又问:“3月25日前后,谢明洁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玩,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陈晓叶说:“没有什么异样。”她翻出手机看了下日历,“3月25日是周五,我一直在公司,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3月20日,那天是周末,我们俩一块去做spa。”

        陆微微又问:“你觉得谢明洁和梁成峰的关系怎样?”

        陈晓叶不假思索道:“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坦白说,他们两个关系不好。小洁一开始追求梁成峰就是看中了他的能力可以帮自己管理公司,毕竟他出身不好,没后台没背景,便于控制。这件事梁成峰也是心知肚明的。虽然小洁一开始的目的不纯,但她是真心想和梁成峰结婚的,只是……”她耸了耸肩,神色间有些嘲讽,“不是一路人终归不是一路人,两人从家庭观念到受教育程度都有很大的不同,梁成峰是单亲家庭,他发达了以后就把母亲从老家接了过来,还提出结婚后要与母亲同住,这一点遭到了小洁的强烈反对。总之,两人之间矛盾很多。”

        “那谢明洁和她父亲关系怎么样?”

        “就是普通父女关系。没有太亲,也没有太冷淡,偶尔会有争吵。”

        陆微微紧接着问:“那和谢彬呢?”

        “不好。”陈晓叶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吧?”

        “陈女士能具体说一下怎么不好吗?”

        陈晓叶淡淡道:“这是他们的家务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梁成峰就不是别人的家务事了吗?陈晓叶话语中明显有隐瞒,她提到梁成峰时就长篇累牍,知无不言。提到谢老爷子和谢彬时就语带保留,说白了,清城市的圈子就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她怕得罪人。梁成峰没背景,她就没什么好顾忌了。至于她和谢明洁的闺蜜关系,呵,人都死了,维持活着的比较重要。他们这个圈子很复杂,利益纠葛太多。

        陈晓叶咳了声:“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什么好问的了。”宋原说,一字一字,非常的清晰有力,“非常感谢陈女士的配合,给警方提供了很多线索。谢明洁虽然死了,但是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也是她的荣幸。”

        陈晓叶神色一僵,低头不语。

        陆微微装作没看见,把做好的笔录交给陈晓叶,“陈女士看一下,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陈晓叶正要签字,忽然停下笔道:“有一个人,我觉得很可疑。”

        陆微微:“谁?”

        “小洁的前男友韩泽。小洁为了和谢彬争夺公司甩了韩泽,转而追求梁成峰。我听小洁说过韩泽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韩泽?”陆微微听着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328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