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38章 韩泽其人

第38章 韩泽其人

        宋原和微微回到市局,在会议室和刑警队的碰了个头。

        陆微微把情况简单汇报了下。

        肖支队有些惊讶说:“韩泽竟然是谢明洁的前男友?”

        陆微微说:“肖支队怎么这么吃惊?你认识韩泽?”

        说完又笑,“我有个大学同学也叫韩泽,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

        “那就把他请过来盘问盘问。”肖支队隐隐有兴奋。

        ——

        韩泽坐在审讯室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要求还很多。

        “我渴了,给我倒杯水来。”

        民警给他倒了杯水,他一口也没喝,又说:“给我支烟。”

        肖支队给了他一支烟,他又嫌弃地扔掉:“你这烟档次太低。”

        宋原去了局长办公室不知道谈什么呢。陆微微坐在监控室里,对旁边的民警说:“这个韩泽还真是我大学同学。”

        另一头,肖支队拿出谢明洁的照片:“认识照片上的人吗?”

        韩泽说:“谁啊,不认识。”

        “她难道不是你的前任女朋友之一?”

        韩泽哦一声:“我说看着眼熟呢。”想了一下,“是叫谢明洁吧?”

        肖支队点点头:“能说一下分手原因吗?”

        韩泽说:“还能有什么,腻了呗。”末了,还强调一句,“我甩的她。”

        肖支队笑笑:“真的是你甩的她?我怎么听到的和你说的不一样呢?”

        韩泽看了旁边的测谎仪一眼,耸肩:“好吧,我承认,她甩的我。她想管理自家公司,但是又没有这个能力,我倒是可以帮她,但她担心我野心太大把她家的公司给吞了。所以就找了梁成峰,好控制嘛,对不对?”

        肖支队不置可否:“什么时候分的手?”

        韩泽没忍住,还是要了一根烟,吐了两口眼圈说:“有半年了吧。”

        肖支队说:“她死了,就在3月25日那天。”

        韩泽愕然片刻,而后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死了?”扯唇冷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怀疑我?”

        肖支队说:“不想让我们怀疑,你就交代一下3月25日中午12点到2点你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韩泽拨弄了下头发:“十天前的事,谁还记得呀。”

        肖支队说:“想不起来没关系,你慢慢想,我陪你等。”

        韩泽靠一声,往后一靠:“跟我杠上了是吗?”

        肖支队说:“难道不是你跟警方杠上了?”

        “呦,这么大的帽子可别往我头上扣,我担待不起。”

        “那你就坦白说。”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韩泽忽然一笑:“你说我跟你在这耗着,我图什么啊。为了个前女友?真不值当的。”他拿出手机,“我还真想不起来,我能打个电话问一下吗?”

        肖支队说:“打吧。”

        韩泽打电话跟几个狐朋狗友确认了一下,然后说:“那天中午我在香兰雅居和朋友吃饭,不信你可以挨个去问。”

        肖支队说:“我会确认的。”

        ——

        侦查员香兰雅居饭店询问了一番,证实了韩泽那天中午确实是在那里吃饭,时间是下午1点到3点。他没有作案时间。肖支队烦躁地挥手:“把人给放了吧。”

        可是,陆微微说:“肖支队不觉得韩泽有什么问题吗?”

        肖支队说:“我知道这小子狡猾,所以给他用了测谎仪,他说得都是真的。”

        陆微微说:“那他要是故意隐瞒某些事呢?这不算说谎吧?”

        肖支队讶然:“从哪里看出来的?”

        陆微微说:“我跟韩泽是大学同学,我对他还是很了解的。”

        肖支队说:“你们很熟吗?”又半开玩笑,“如果很熟的话恐怕得回避。”

        陆微微摇头:“不熟,我估计见了面他连我是谁都想不起来。”

        肖支队哈哈一笑:“怎么会?美女都是很难令人忘记的。不是熟人就好。”顿了一下,“言归正传,你哪里看出韩泽有所隐瞒了?”

        陆微微大学学的是金融学,但那会儿她就打算考研究生上警校了,课外都会找一些比如犯罪学、法医学之类的书来看。在上学那会儿,韩泽就隐隐表现出暴力犯罪倾向,他精力旺盛、反应迅速、冲动易怒,心境变换剧烈,此人不论从外型还是性格来说,都具有鲜明的个性,陆微微那会儿就拿韩泽当教材,对韩泽的一举一动都格外的关注。那时她还觉得自己不厚道,怎么可以以貌取人呢。

        陆微微斟酌了下用词,道:“我说两件事您就清楚了,第一件事是因为他女朋友出轨,韩泽把女朋友的车轮胎偷偷放了气,女方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开车上路,因为失控差点撞上了路边的护栏。第二件事是我们班有一个男生跟他合不来,他就去勾~引人家的女朋友,到手了再甩掉。可以看得出来韩泽报复心很强。韩泽这个人我行我素惯了,而且吃软不吃硬,肖支队您这样不太客气地把他请到市局,他心里会极度不爽,而且谢明洁又甩了他,他怎么可能那么配合你的调查?他肯定会有隐瞒。”

        肖支队对陆微微说:“既然你们是老同学,你又这么了解他,那询问韩泽的事就交给你了。”

        陆微微扬眉:“包在我身上。”

        宋原若有所思,问道:“你真的有信心?”

        陆微微笃定道:“他就是吃软不吃硬,你把他带到警局里,他从心里上就觉得警方是在强迫他。回头请他喝个咖啡什么的,应该会事半功倍。”

        宋原说:“好,一会我陪你去。”

        ——

        韩泽带上帽子,刚走出市局,突然听身后有人叫他。他把帽檐往旁边一扯,就看到一对身穿便服的男女从警局大门走出来。

        韩泽看着那位美女还有些眼熟,他嘴角轻扯:“是你刚才叫我?”

        “是我。”陆微微走上去,挥手打招呼,“嗨,你还记得我吗?”

        韩泽把墨镜往下一拉:“记得,陆微微。”

        陆微微笑了笑:“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韩泽重新戴上墨镜,拽的不可一世:“怎么可能不记得,你上学那会儿不是一直暗恋我嘛。”

        陆微微:“……”

        宋原什么都没说,唇角微勾,笑了笑。嘲讽意味十足。

        韩泽没看到,双手酷酷地往口袋一揣:“你叫我干嘛?还有,你怎么从警局里走出来?你也犯事儿了?”

        陆微微摇头:“我没有犯事儿,我只负责抓犯事的。”

        韩泽惊讶道:“你是警察?”

        陆微微不置可否:“好久没见了,请你吃个饭,去不去?”

        韩泽上上下下打量陆微微,又看看神色冷峻带着墨镜的宋原,点头:“好吧,看在你曾经暗恋我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

        宋原这回连个嘲讽的笑都没有。跟韩泽计较,太掉份儿了。

        转角咖啡厅。

        虽然正事比较要紧,但陆微微忍不住好奇问:“你哪里看出来我暗恋你了?”

        韩泽说:“你表现得那么明显,瞎子才看不出来。上课时老盯着我看,不是暗恋是什么?”

        原来是这样。她以后再也不把人当教材研究了。陆微微呵呵笑道:“没有的事,我只是单纯欣赏你的颜值。”

        韩泽说:“我又不是傻子。”

        宋原嘴角微抽。

        陆微微又问:“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韩泽说:“怎么?你还没死心?”他承认,陆微微确实挺漂亮的,但学生时代的陆微微有些木,天天沉着脸像死了爹妈一样。

        陆微微吓得忙摇头:“不是,我只是好奇,你这样出色的男人竟然还是单身。大学时我们班上的夏青青和甄紫云都嫁人了呢。”陆微微说的两个女生都是韩泽的前女友。

        韩泽:“呵呵,她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又说,“还说没有暗恋我,连我的前女友们你都这么关注。”说完,又忍不住瞟了宋原一眼,这人谁啊,比他还能装!

        越描越黑。陆微微解释说:“我真的没有,你看你跟谢明洁有过一段吧,可是我都不知道。”

        韩泽语气怪异:“你想打听谢明洁的事?”

        陆微微眨眼道:“对呀。”

        韩泽呵呵一笑说:“肖老头威胁我,我才不会轻易告诉他。不过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暗恋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

        韩泽对陆微微暗恋他的事深信不疑。陆微微已经不打算解释什么了。

        韩泽回想了下说:“那天我开车去香兰雅居时,正好路过爱丽丝餐厅附近,恰好看到梁成峰的车停在路边,当时车窗半敞,车里的谢明洁和梁成峰在争吵,吵得很激烈,甚至还动起手来。从外面看去,车都在震动。”他说到这里有些嘲弄,“这个谢明洁,放着王子不要,非要去找癞□□。被惹了一身腥啊。”

        陆微微心情振奋,感觉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她说:“谢明洁这个千金小姐一点也不要脸面,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人吵起来了?”

        韩泽说:“当时附近几乎没人。”

        陆微微对于他的不光彩行径不予置评,继续问:“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在吵些什么?”

        “好像是因为一些家庭琐事。我听到谢明洁在骂梁成峰的老娘,骂得非常难听,我一个大老爷们听了都脸红。”

        “那后来呢?谢明洁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韩泽耸肩:“我看完热闹就离开了。谢明洁那脾气,啧啧,一言难尽啊,而梁成峰呢自小跟母亲相依为命,哪忍得了母亲被人侮辱,一气之下杀了谢明洁也不是不可能。人是她自己选的,怪的了谁?蠢啊。”

        陆微微忍不住道:“人都死了,你就留点口德吧。而且人不是梁成峰杀的。”因为谢明洁和梁成峰分手后就回自己家了。

        韩泽:“呵呵。”

        陆微微虽然提前说了要请客,但韩泽哪会让女人请客啊,他买了单把钱包往口袋一揣走人,可是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手掌往桌子上一撑,眼神落在从头到尾不发一语沉稳如松的宋原身上,话却是询问陆微微的:“你刚才都没介绍这是谁。”不怀好意地问,“这是你保镖吗?”

        陆微微白眼:“你才保镖呢?”

        韩泽没理她,挑衅地看着宋原。

        宋原慢条斯理地啜了口咖啡,微微笑道:“不错,我就是保镖啊,保护我的女人来了。”

        韩泽看得十分不爽:“你笑什么?”

        宋原唇角动了动:“只是在想你是不是因为七岁那年被人绑架造成了心理阴影?这性格脾气——公安局欢迎你常来坐坐。”

        韩泽站直了身子,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你怎么知道?”

        陆微微大惊这两个人是认识吗?

        宋原和韩泽还真是有渊源。清城是宋原的老家,他从幼儿园到高中就是在这里度过的。普通孩子□□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宋原在父母的熏陶下,很小的时候就很有自我保护意识和保护他人的意识了。他从小就早熟,一般的小孩子上下学都是有人接送的。但宋原父母有时候忙工作并不能准时来接他。宋原就自己回家。

        偶然的一次,宋原在回去的路上,撞见了被人捂住嘴巴强行塞进车里的韩泽,宋原特淡定地记下了车牌号然后打了110。

        宋原当然不知道韩泽的名字,不过他记忆力绝佳,今天一见韩泽就隐约觉得面熟,试探地问了问,果不其然啊。

        宋原念了一组车牌号:“容a.sb123。”这是绑架韩泽时罪犯的车牌号。

        “这个你竟然还能记得?”韩泽张了张嘴,“妈的,这是碰上恩人了?他翻脸比翻书还快,重新坐下来,笑呵呵的,“你刚才怎么不早说?”

        宋原淡淡道:“嗯?说出来有什么用?那年你被人绑架,是清城警方把你从绑匪手里救出来的,你不知感恩不配合警方调查也就算了,还唱反调。我就在想你报恩的方式可能跟别人不太一样。我要是说出来当初是我多管闲事报的警,你会不会当场把桌子给掀了?”

        这语气淡然却满含讽刺的话令韩泽一阵面红耳赤。

        陆微微感到特别惊奇,韩泽还是有羞耻心的嘛。

        韩泽沉默片刻,扯了扯唇:“……呦,教训起我来了。公安局救人是他们的本职。”

        宋原说:“你以后千万不要犯了事进警局,否则警方当初布下天罗地网的营救行动会显得特别蠢。”

        韩泽一噎,撂下狠话:“你给我等着。”

        宋原点点头:“我等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3475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