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42章 情侣日常(上)

第42章 情侣日常(上)

        林夏天自己有开车过来,三人走出游泳馆,陆微微冲她摆乐摆手:“夏天,我们先走了。”

        林夏天眼神戏谑:“走吧走吧。”外面风很大,她戴上墨镜,看着微微挽着宋原的胳膊有说有笑地离开,那甜蜜的背影真是挡都挡不住。她突然觉得落寞,莫非是空窗期太久的缘故?

        “美女,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你吃个饭?”

        林夏天回头,正是刚才在游泳馆碰到的那位拥有八块腹肌、身材健硕的年轻男子,她发现他笑起来挺阳光的。她双手环胸:“我看起来有那么不矜持吗?为什么要给跟你一起吃饭?”

        宋原和微微在外边吃了饭,隔着玻璃看到乌云聚拢,天慢慢地阴了下来。本来下午计划去看电影的,看这阵势算了吧。陆微微耸肩:“我们回去吧。”

        因为是周末,停车位一位难求,宋原把车停得有些远。两人刚走出餐馆没多远,雨就毫无预兆地哗啦啦地下起来了,

        宋原反应很快,迅速地脱下薄外套罩在微微头顶上。陆微微本来还想避一下雨的,谁知雨来得又急又快,比宋原的动作快多了,两人浑身上下瞬间被淋湿,可见雨势汹汹。淋都淋湿了,她也不着急了,特坦然地拉下来宋原的手,“不用遮了。”

        两人离得这样近,可隔着雨雾,连脸都看不清。宋原揽住她的肩,说:“不着急那就慢慢走。”

        陆微微说觉得自己有受虐倾向,被雨一淋,莫名觉得通体舒畅,她对宋原说:“我看电视剧,男女主角在大雨中接吻,我觉得特别傻。”

        宋原说:“哦?你还看这么傻的电视剧?”

        “对呀。”陆微微说,“可是我现在不觉得傻了,突然也想试一下呀。”

        宋原觉得她真是傻到无可救药了,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他也猜到她此时的神色必定是戏谑的。他清了清嗓子:“回家再说。”

        陆微微撅嘴。

        宋原眼里浮现笑意,拉着她往前走。两人刚拐过一道弯,然后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微微肩膀突然被他轻轻一推,猝不及防地抵在墙上,宋原双手往墙上一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上她的唇。

        其实反正下着大雨,谁也看不清谁,满足一下她也不是不可以。而且他也是蛮期待的。

        陆微微愣了愣,踮起脚抱住他的脖子,雨水打得根本睁不开眼,只有疯狂的亲吻。冰冷的雨水刺激着每一根神经,雨越下越大,吻愈吻愈深。微微几乎被他提了起来,腰都快要被他折断,唇舌被吮得发麻,很显然,她的提议,最大的受益者和享受者是他。艺术果然来源于生活,在雨中接吻果然别有一番滋味。

        过了许久,宋原微微退开一些,上扬的唇角显示还有些意犹未尽,中肯地评价道:“你说得对,电视剧也没那么傻。”

        陆微微捂着胸口直喘气,轻声抱怨:“干嘛那么用力。”她舔舔唇,感觉唇都有点破皮。

        两人湿漉漉地坐上车,雨水滴得到处都是。陆微微有些心疼车。宋原把毛巾扔到她头上:“擦擦,别感冒了。”

        雨越下越大,路况十分不好,车越开越慢。40分钟后,抵达宋原家。

        两人经常在外出差,尽管已经复合,陆微微来他家的次数却是少得可怜。她有些犯愁:“我穿什么呀?”

        “有一条睡裙。”宋原边说边往卧室走。

        陆微微声音立刻提高了一倍:“谁的呀?”话音刚落,一条棉质睡裙兜头罩来。她生气地一把扯下,本来还想质问的,一看这睡裙有些眼熟,貌似是自己的。她摸了摸鼻子什么时候落这里的?

        陆微微哼着歌进了浴室。

        没隔一会儿,一双邪恶的手搭上了浴室门的把手。

        别看宋原外表道貌岸然的,其实私下里很流氓的。陆微微被吓了一跳,嘟嘴道:“流~氓。”

        宋原还穿着湿衣服,一把抱起她来抵在墙上:“再说一遍?”

        陆微微:“哼哼。”

        他们在浴室里做了一次,就在浴缸边,他要得有些狠。上午在泳池里,宋原就被她勾得情~动了,大雨中的哪个热烈的吻就是□□,回来的路上满脑子都是少儿不宜的画面。陆微微有些囧,整个脸都是红的。洗完澡,他还给她洗头发。

        陆微微舒舒服服地躺在浴缸里,调侃:“这是有偿服务吗?”

        “你出去吧,我要泡一会儿。”

        陆微微在浴缸里泡了会儿才起身,穿上睡裙,顺便把刚才淋湿的衣服洗好了烘干搭在阳台上,晾一会儿再穿。

        外面暴雨未停,主卧室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宋原姿态慵懒地躺在床上看电视,是中央台的法治频道。

        陆微微越过他,把房间挨个看了一遍,“你这里都没什么变化呀。”跟她离开的时候基本上没区别。

        宋原说:“嗯。”一个单身男子,天天又忙于工作,家里能有变化才是见鬼。

        陆微微上了床,她脚有些凉,便扯过凉被盖住脚,“天天接触案子,难得有点娱乐时间还看法治频道,偶尔也要看看轻松的电视剧陶冶下情操,缓解疲劳。”

        宋原把遥控器递给她:“你想看什么?”

        “不知道。”陆微微换了台,将画面定格到某偶像剧上,“看这个吧,不用动脑子,还能逗人开心。”

        宋原说:“是剧情的毫无逻辑感把你逗笑的吗?”

        陆微微:“不要那么较真吗。”突然觉得坐着挺难受的,她干脆躺下来,看了一会儿,果然没意思,她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有宋原在身边,陆微微睡得特别踏实。大约睡了半个小时,她醒过来,不是自然醒了,而是被宋原拂在她耳边的呼吸声吵醒的。她发现自己紧紧抱着宋原,一条腿还搭在他的腿上,她嘟嘴:“好不容易睡着,就被你吵醒了。”

        宋原若有似无地抚着她的睡裙,眼眸深沉:“你里边没穿。”她睡觉不安分,老是动来动去,睡裙一个不经意上翻,他就猝不及防地看到了裙底的风光,一览无余。

        陆微微眨了眨眼:“内~裤洗了,又没有换洗的。”

        她又做错了,这一行为严重地勾起了某人的情~欲之火。

        宋原呼吸渐渐急促,有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时间,有充足的时间调~情,他一点一点慢慢把她睡裙往上翻。陆微微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单这一个动作,她就有了反应。宋原几乎是毫不费力地进去。她抱着他的肩,眼神如丝。

        缠缠绵绵亲昵了一个下午,出了一身的臭汗,陆微微取了阳台上的衣服和内衣,又去洗澡,怕宋原无耻地跟过来,她把门反锁了。

        宋原说:“我有钥匙。”

        陆微微没理他,迅速地冲了个澡,又把睡裙揉了一遍,回到床~上说:“我不想再洗澡了。也不想再洗衣服了。”意思就是你别再碰我。

        宋原撩撩她的发:“一会我们下去买。”

        床上运动和睡觉也是体力活啊。陆微微感觉有些饿了,去翻冰箱,冰箱里有上次他们吃火锅剩的食材,水和饮料,还有几袋速冻食品。

        根本就没有她想吃的。哪像她家,虽然家里只有她和老弟,但冰箱永远是满的。

        陆微微嫌弃地翻了一遍,“这金针菇和蘑菇都串味了,你竟然还在冰箱里放着。”一边说一边开始动手清理。

        宋原从卧室走出来:“都是上次吃火锅剩的。平常冰箱基本是空的。”

        “哪能空着啊,一会下去买。”

        宋原点点头,看她在冰箱前忙碌着,突然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一场暴雨过后,空气清新如洗。小区内的排水设施非常先进,路面上几乎没有什么积水。

        宋原穿着白色t恤配棉质休闲长裤,脚上踩一双蓝色凉拖,陆微微真的鲜少见他穿成这样出来晃,不过她穿得也很随意。两人牵着手,居家休闲的模样,就像是小夫妻在自家小区里转悠。

        人长了一副好皮相,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更别说宋原在这个小区里住了也有五六年了,和其他业主虽然不熟,但也算认识。业主们对宋原的印象都是高冷禁欲,大部分时候都是独来独往的。这回见他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纷纷表示很惊讶。

        宋原路过警卫室时,保安还好奇地问:“宋先生,这是你女朋友吗?”

        宋原点了点头。

        保安竖起大拇指说:“宋先生眼光不错,你女朋友真漂亮。”

        宋原但笑不语。

        保安乐呵呵地说:“瞧吧,我平时都很少看见你笑。”

        陆微微闷笑,拉着宋原走远了才说:“你每次开车进开车出,他能见到你正脸几次啊,虽然你真的不爱笑。”

        两人晃悠悠地来到小区附近的超市,宋原负责推着购物车,陆微微像是不要钱一样一股脑地往车里放。

        宋原说:“买这么多,吃不完的话又要扔了。”

        陆微微说:“我想好了,我们不能老在外边吃啊。以后能自己做就自己做吧。心动不如行动,做饭,从今晚开始。”

        宋原揶揄她:“慢慢来,你的厨艺还有一个银河系的进步空间。”

        陆微微不甘示弱:“那你就是两个银河系。”

        宋原:“五十步笑百步。”又说,“微微,不必那么辛苦。我们的工作本身就很忙很累,花这些心思不如多休息一会儿。我不想你太累。”

        陆微微说:“可是家里有烟火气才令人感觉温暖啊。每天有人给你做饭吃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虽然我做不到天天如此,但是偶尔也要试试的。”

        一个人的认知和观感跟自小的家庭环境是分不开的,陆妈妈就是家庭主妇,微微每次回到家都有香喷喷的热饭等着她。想到此,莫名有些伤感。

        宋原见她一副追忆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故意道:“照你这么说,保姆也有这个功能。”

        陆微微笑着打了他一下,她又买了一些水果,“水果一定要吃的。你的冰箱空到人神共愤。”

        宋原连连点头:“好的,宋太太。”宋原的家庭环境跟她完全不同,他父母都是公安部的,长年各地乱飞,比他还忙,至于烟火气?那是什么东西,家里的厨房只是个摆设,他从小学就开始住校了,早就习惯了如此。不过刚才,他被微微成功地洗脑了。光是想想,就觉得温馨。

        陆微微又买了洗漱用品,一边思索着:“还缺什么呀。”

        宋原看着满满的购物车:“已经够了。”

        陆微微觉得不够,自己又去推了一辆,简直买红了眼:“难得这么清闲,一定要一次性买齐。家里似乎还少些装饰品。”买装饰品只是其次,她是享受那种和他一起花心思妆点自家的温馨感觉。最后当然是每次狂超市必不可少的东西——零食。

        最后满载而归。宋原看了眼手表:“很好,本来是心血来潮地逛一下,结果逛了两个小时。”

        陆微微一扬下巴:“你也不看看我给你买了多少东西。走,回家,我给你做饭去。”

        “你打算做什么?”

        陆微微拿着手机百度搜索着家常菜的做法,偏头想了下:“晚饭还是不要太丰盛的好,就做个地三鲜,再炒个西红柿鸡蛋吧。”她跃跃欲试,“你负责切菜,我负责做。”顿了一下,调侃道,“让你切菜有点屈才,改天我们做肉菜,你切肉。”

        宋原是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虽然没做过但是他见过,刷刷几刀下去,那么大一个土豆瞬间被他切成均匀的滚刀状。

        当宋原将所有食材切好时。陆微微刚研究完毕,有些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好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了,你出去吧。”

        宋原走到门口又停下来,也不知是安慰还是打击:“做不好不用回锅重造,只要不是太难吃,我都吃得下。”

        陆微微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宋原坐在客厅里等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微微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陆凯。他将手机递过去,“微微,手机。”

        陆微微两手湿漉漉的:“你帮我拿着,打开免提。”

        宋原照做。

        “姐,你今天还回来吗?”

        陆微微看了宋原一眼:“不回去了。”

        “我就知道。你也不提前说一声。”

        陆微微吐吐舌:“不跟你说这么多了,我正炒着菜呢。”递给宋原一个眼色,火急火燎地跑向厨房。陆凯不可思议的声音响彻客厅:“老姐,你在家连厨房边都不沾,一到宋原家竟然开始洗手作羹汤了?你是不是我亲姐?你什么时候给我做过一顿饭呀!不行,我也要去姓宋的家里蹭饭。”

        宋原笑弯了腰,他对着手机说:“随时可以过来,我们家欢迎你。”

        陆凯心头一万草泥马奔腾而过,老姐竟然开免提?更让他生气的是——我、们、家、怎么听着那么别耳呢?他扯唇:“我、们、家可不是口头上说说就行了,你什么时候打算落实呢?

        宋原说:“越快越好,当然要尊重微微的意见。”

        彼端的陆凯无奈地摇头,根本不用尊重老姐的意见好吗?宋原一句话,她一准扑过去,答应得比谁都快。不主动拉着宋原去扯证已经是祖上保佑了。

        陆凯清了清嗓子:“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善意地提醒你一下,别还没求婚呢就让我姐抢在前头。”

        宋原:“……”他感到了一股深深的忧虑。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4420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