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44章 情侣日常(下)

第44章 情侣日常(下)

        【日期】:4月16日

        【天气状况】:万里无云,微风,空气湿热。

        【地点】:r大学报告厅。

        【事由】:r大学即将举办一场法医学专题知识讲座。

        【主讲人】:宋原。

        宋原会答应r大的邀请,一来r大是母校,面子上不好推辞;二来,法医工作属于幕后工作,很多人对这一职位并不了解,甚至抱着畏惧的态度。给学生们科普科普一下法医学知识也是很有必要的。

        陆微微走到报告厅门口停了下来:“你从前门进,我从后门进。”

        宋原:“还要分开?”

        “不想跟你一起进去,遭受太多的注目礼。”

        宋原说:“好。你先进去。我抽支烟再进去。”

        陆微微点头,她从后门进去,报告厅是阶梯式的,黑压压一群人。她沿着台阶慢慢往前走,所过之处几乎没有见空位,黑压压的一片。幸亏主办方在前排给她留了位置,否则只能站着看了。

        陆微微远远就看到笑笑冲她招手,笑笑坐的那排位置是校领导,她坐在中间被各领导一衬托,生涩稚嫩得像个初中生。

        陆微微走过去坐下,拉着她的手问:“你怎么坐在这里?”

        陆笑笑嘻嘻笑道:“我说我是宋原的家属,他们就让我坐这里了。这个位置视野好,哈哈。我是来给姐夫捧场的。”

        陆微微回头看了眼身后:“后面这么多人呢。”

        陆笑笑咬着她的耳朵说:“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被校方逼着来的,而我是自愿的。”

        陆微微:“……”

        这时,现场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陆微微抬头一看,是宋原进来了,他穿着一身笔挺地西装从从容容地走到主讲台上,现场的灯光很亮,要知道,灯光是可以把人美化的,宋原本来就清冷俊雅,被灯光一照,整个人显得立体轮廓感十足,放在主讲台上的手修长有力,让一大批手控们按捺不住。

        陆微微说:“这掌声这么热烈,我还听到后面有女生的尖叫声,这也是校方强迫的喽?”

        “微微姐,我开个玩笑而已。想当年,姐夫在r大也是传奇人物,大家都是冲着他来的。”陆笑笑扭头,身后有一个女生还在叫,她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道,“能不能矜持点,这是正正经经的讲座,不是粉丝见面会,ok?”

        那个女生切一声:“要你管。”

        “他是我姐夫,我当然能管。”

        “你说是就是啊?”

        “不然呢?你说是,谁信啊?”

        那个女生还要反驳,现场的灯突然灭了,只有主讲台上得多媒体设备亮着灯,在诺大的报告厅里,显得尤为暗淡。宋原就站在这一片光晕里,举手投足间都是自信的神采。

        在一片静默声中,宋原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毕竟现场的观众绝大多数是还未就业学生,宋原不可能讲太深奥的东西,他的侧重点主要是法医基础入门知识,言辞中还在宣扬一种法医精神——没有坚强的意志力和吃苦能力是干不了这行的。

        陆微微跟着宋原办了那么多案子,现场讲的这些真的只是小儿科,是以,她觉得有些枯燥。她摆出端正的坐姿,貌似是在认认真真地听,其实就是在盯着宋原发花痴。

        其他观众就不这样想了,他们毕竟阅历有限,有的是法医学专业的学生,甚至有的是外行人,只是因为好奇才过来凑热闹的。宋原的讲解幽默风趣,思维严密,逻辑严谨,吐字有力,中间偶尔穿插几个经典案例,加上现场刻意营造的黑暗气氛,同学们被他带到案件情景当中,一颗心也跟着悬起来,然后再随着案件的破解再慢慢放下。

        灯光再次亮起时,现场爆发出更加热烈的掌声。

        陆微微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幸好被如雷的掌声给盖过去了。

        接下来是提问交流环节。

        貌似同学们都对这个环节充满了期待,纷纷举手表示有话要说,而且踊跃积极的大都是女生。

        陆微微看了宋原一眼,小心别人给你挖坑,你就见招拆招吧。她特别淡定地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同学甲站起来侃侃而谈:“几年前,我们学校曾有一个女生坠楼身亡,我很好奇,如果凶手用技巧地把被害人打伤,没有流血,外表没有损伤,然后凶手再把人从高空抛下去,法医怎么判断被害人的伤是被打的还是摔的?”

        宋原说:“高坠伤多处损伤均由一次性暴力所形成,其外力作用的方向是一致的,如果被害人身上既有垂直方向的力,还有水平方向的力,那就证明有问题。”

        同学甲说:“长见识了,原来学法医,物理也得学好。”

        同学乙又开始发问:“我看过一则新闻,说是新婚夜,新娘和新郎在接吻中猝死,这是怎么回事?是女方有什么潜在的疾病吗?”

        “这个新闻我也看过。”宋原指了指自己脖子的某处说:“这个位置是颈动脉窦,通俗地来讲,这是控制人体心跳的刹车器,长时间误压颈动脉窦,人的心脏会在瞬间停止跳动,严重的话会引起死亡。”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同学乙红了脸,“那新娘的猝死应该是新郎的动作过于激烈。宋处长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不太敢对自己的女朋友或是妻子激~吻?”

        现场响起流~氓的口哨声。

        宋原避重就轻道:“这是小概率事件。一般不会有问题。”

        “所以宋处长是不会避讳了?”

        宋原答:“多激烈才算是激烈呢?”

        “没有上限。”

        宋原笑:“我觉得你这个问题比较没有下限。”

        “那我不问了。”女生羞红了脸,匆忙把话筒递给旁边的人。

        第三轮询问:“我听说被烧死的人死后身体会摆出“斗拳姿势”,就好像拳击手比赛中的防守状态。这是为什么?”

        陆微微默默听着,这都是外行人吧,问得都是基础入门知识。

        宋原答:“那是因为人体受热,骨骼肌遇高热而凝固收缩,四肢关节常呈屈曲状,所以会呈现斗拳状。”

        “根据这一点可以判断出被害人是生前烧死的还是死后焚尸的吗?”

        宋原答:“即使是死后焚尸,尸体也会呈现斗拳状。”

        “那被烧焦的尸体会不会很恐怖?”

        宋原答:“烧死得尸体不算恐怖,只是会让人联想到不好的一面。”

        提问者一脸懵,表示没听明白。

        宋原问她:“你吃过烧烤吗?”

        提问者一愣。宋原继续说:“相信我,只要你接触过被焚烧的尸体,尤其是散发着肉香的尸体,你一辈子都不想再吃烧烤。”

        提问者顿时五官扭曲:“我中午吃的就是烧烤。”

        周围的人纷纷笑了,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听说法医很辛苦,加班也是常事,拿的也是死工资,是什么支撑宋处长在这行干下去的?”

        宋原言简意赅:“理想。”

        一开始的问题还是比较正正经经的,再加上同学们对宋原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比较高冷沉稳,不太容易亲近。所以即使拥有按捺不住的八卦之心,但还是要克制。不过,经过几圈问答下来,宋原机智的回答和冷幽默的言语,

        令他们觉得他是可以八卦的。

        接下来的提问交流以一种提问者深挖□□,在座者推波助澜的方式缓慢地进行着。

        一个女生站起来问:“听说法医不好找对象?”

        宋原直白地说:“看脸。”

        全场哄笑,女生反应很快:“那宋处长肯定是有女朋友了?”

        宋原简单一个字:“有。”

        “那一定很漂亮。”

        宋原还是一个字:“嗯。”

        该女生言词犀利:“我听说法医工作很忙,拿的又是死工资,既没时间给老婆精神上的陪伴,又没有足够的金钱给老婆提供丰富的物质,你老婆会不会嫌弃你?”

        宋原说:“还是看脸。”

        众人笑倒。

        宋原轻轻松松将犀利的问题化为无形。其实女生说的这两个问题目前都不存在,宋原家真的不缺钱,虽然都是正当途径所得,但他身为公职人员直接当众说自己不缺钱,实在是有些敏感。

        现场气氛很热烈,宋原摊手说:“你们还有要问的吗?”

        陆笑笑站起来:“那宋处长打算什么时候向你女朋友求婚呀?”

        陆微微仰头看着她。陆笑笑吐舌笑笑,轻声:“我这不是在替你问吗?”

        陆微微抱胸:“问出来还有惊喜可言吗?”

        宋原也跟微微想到一块去了,他说:“说出来就没有惊喜了。所以保密。”

        陆笑笑继续道:“看宋处长态度这么笃定,是不是求婚的事早就在计划之中了?”

        宋原避而不答:“所以今天会议的主题是我的私人感情交流会?”

        陆笑笑:“演讲归演讲,还是要有娱乐精神的。”

        宋原不置可否:“我的私人感情可以娱乐到你?我很好奇笑点在哪?”

        陆笑笑接不下去了,把话筒扔给旁边的人,坐了下来,悄悄对微微说:“微微姐,我为了你把姐夫得罪了?怎么办?”

        陆微微对姐夫这词还是很受用的,笑道:“你姐夫不会跟你一般见识。”

        讲座结束后,刚才还说一辈子都不想吃烧烤的宋先生和微微在r大附近的一家餐厅吃烧烤。别太当真,一辈子只是夸张的说法。

        因为是在学校附近,来用餐的大多是学生,有几个女生还认出了宋原,走过来打招呼,在看到微微后,又很默契地露出恍然神色以及一丝耐人寻味。

        女生走远后,陆微微朝宋原努了努嘴,小声说:“他们其中一个女生眼神向下,眼角下垂,笑的时候呢只有嘴角上提,被平拉向耳朵的方向,这是典型的假笑。”

        宋原:“你研究这么细?”

        陆微微说:“她在暗中打量我,我当然要研究啊,我想她一定定是在暗中在和我作比较,可能心底还会发出一丝轻蔑,宋原的女朋友也就那样吧。”

        宋原剥了只虾放到她盘中:“你在意?”

        “不在意啊。”陆微微微笑,“只是习惯了察言观色。”

        宋原服了她。

        陆微微拿出手机递给宋原,笑得好开心:“你看,我在报告厅给你录的视频。你仔细看看,看看能发现什么吗?”

        宋原点开视频看了一下,视频只有十几分钟,全程只录了他自己,他有些奇怪:“里边有什么?”

        陆微微一本正经:“你在演讲过程中,眼神大部分是落在观众席上或者提问者身上的,可在这短短的十分钟视频内,你的目光有二十五次落在了我身上,10分钟,25次,我总算相信,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别人,看来是真的呀。”话锋一转,“我说,你看我干嘛?天天看,看不够吗?”

        这傲娇的语气。宋原点开重新看了一下,这种下意识的动作他自己还真没意识到。他说:“好吧,不看你,删了吧。”

        陆微微忙夺过手机:“删了我跟你翻脸。”

        宋原笑笑不说话。

        陆微微高兴了一会儿,又说:“吃完饭,我们去学校里边逛逛吧,真是好久没有来了。”这里有最青春美好的回忆。

        宋原点头:“嗯。”

        两人还没吃完饭,电话就打过来了,是笑笑。陆微微滑动手机接通,声音里还带着甜蜜的笑:“笑笑,怎么了?”

        陆笑笑听起来很激动:“微微姐,你和姐夫在哪啊?”

        陆微微:“在……”她说了餐厅的名字。

        陆笑笑说:“就是我们学校对面的艺术学院发生了一起命案,你和姐夫要不要过来看看?”

        陆微微吃惊:“你怎么知道是命案?报警了吗?你现在在哪里?”

        “哎呀,平日好端端的一个人毫无征兆地死了不是命案是什么?我朋友圈都传疯了,我要过去看看,你和姐夫要不要来?我在艺术学院门口等你们。”

        这小妮子准是看热闹去的,陆微微挂了电话,跟宋原简单说了原委:“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宋原拿起钥匙:“既然离这么近,那就过去看看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4755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