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49章 微微一笑(七)

第49章 微微一笑(七)

        第二天一大早,宋原还是抱着陆微微去冲了个澡,顺便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

        一大早就来这么刺激的,陆微微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事后,她趴在床上,迷瞪着眼:“现在几点了?”

        宋原神清气爽:“六点。”

        陆微微:“我早上一般都这个点晨跑的。”

        宋原说:“床上运动也是运动。”

        陆微微翻了个白眼:“你刚才是在床~上做吗?”

        宋原罩上她后背,声音低沉:“那就再来一次?”

        陆微微:“嗯?”几乎还半梦半醒呢,宋原就从后边进来了,这个体位,更容易令她获得快~感,陆微微抓紧身下的床单,被他压着要了一次又一次。只是,澡又白洗了,心好累。

        每天固定的晨跑改成了床~上运动。吃早饭时,陆微微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宋原说:“先吃饭,一会儿还要带你回家拿制服,时间快来不及了。”

        “不差那几分钟。”陆微微说,“就是胡可盈一案啊,我不是发给你一张胡可盈和朋友在海边游玩的图片吗?”

        宋原说:“那个怎么了?”

        陆微微咽下嘴里的食物:“我想起来了,我确实跟院学长一块出去玩过,也是在海边,不过那次活动是夏天组织的,我不知道院学长也要去,而且人家想去那是人家的自由,我也管不着啊。”

        宋原问:“你什么时候跟林夏天一起出去玩过?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陆微微回想了下,“就是五一劳动节,学校放三天假,那时候你又忙,没时间陪我,我闲着无聊啊,就跟夏天一起出去玩了。”

        宋原顿了下说:“你是五一时候去的?”

        陆微微:“对呀。我记得很清楚,那次在海边玩了三天,要知道,平常都是两天假。”

        宋原一怔,立刻笑了笑:“原来是这样,那我知道了。”

        陆微微放下筷子,清了清嗓子道:“我是想说,那天跟你吵是我不对,明明是我自己忘了,对不起。”

        宋原笑笑:“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快吃饭吧。”

        陆微微站起来:“我还没把话说完,我跟院学长一块出去只是偶然,你怎么知道的?”她语气怀疑,“你该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宋原正要回答,陆微微突然道:“你还记得我们前两天打赌的事吗?我说胡可盈一案三天就可以破,我赢了,你要答应我实话实说。你不说的话,你以后在我面前就毫无信誉可言。”

        宋原对这个话题不是很感兴趣,他很享受现在的状态,过去的事谁对谁错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了。可是微微有时候认真起来连她自己都害怕,宋原正色道:“那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我是在林夏天的朋友圈动态发现的。”

        陆微微一愣,然后努力想了想:“我怎么不记得她有发过。”她拿出手机,点开林夏天的相册,翻到3年前的5月份,把图片挨个点开看了一遍,“没有啊,你自己看看。”

        宋原神色微异:“是6月份。”

        陆微微强调道:“我说了是5月就是5月,我记得很清楚。”

        宋原把自己的手机推过去:“你自己看看吧。”

        陆微微拿过手机,宋原已经替她找了出来。

        【时间】:三年前的6月2日。

        【文字】:微微一笑,夏天来临。(里面包含了她和林夏天的名字。)

        【图片】背景是海边沙滩,图片中是两男两女,从左到右依次是林夏天前前前男友、林夏天、院学长,陆微微。两位男士只穿了一条泳裤,林夏天穿着性感的比基尼,甜蜜地依在男友怀里。而陆微微穿着蓝色碎花的连体泳衣,双腿修长,笑容灿烂,院学长的一条胳膊轻轻搭在她的肩上。

        院学长看陆微微的眼神,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他喜欢她。

        这件蓝色的泳衣怎么就这么眼熟呢,不就是她和林夏天前一阵子去游泳馆时所穿的吗?难怪林夏天看着眼熟,宋原也对它印象深刻了。

        三年前的6月份,陆微微对那个燥热的夏天记忆犹深。是毕业季,也是分手季。她和宋原之间从来不缺乏感情,缺乏的是彼此之间的契合,宋原重工作,虽然把感情看得也重,但是他不是那种会与女友时刻黏在一起的性格,而陆微微因为家庭原因极度缺乏安全感,永远在加班的宋原给不了她足够得安全感,矛盾越积越深。

        那年的6月初,两人刚爆发过争吵,林夏天选择在这个时候发这样一张图片是什么意思?

        陆微微快要气炸了,说话都结巴起来:“你说你当时看到这张照片是怎么想的?”

        相较于微微的愤怒,他则平静许多,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而她,现在在他身边。宋原说:“在我们刚刚吵过架后,你和喜欢你的院学长跑到海边游玩度假,微微,你让我怎么想?”

        陆微微一巴掌撑在桌子上:“我是5月份去的,在我们吵架之前。”

        宋原声音很低:“可是林夏天的朋友圈状态是6月份,她在有意误导我,而偏偏这时候你提了分手。”

        “我那是被你气的。”

        宋原说:“你以前再任性也不会说分手。”

        这就是微微美好的一面。是,她是被父母宠大的,她脾气里有任性,但是她能把握好这个度,该任性时任性,不该任性时绝不会无理取闹,就像前几天的争吵,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立即跟他道歉。

        陆微微竟无言以对。

        宋原说:“微微,你和你的爱慕者出去游玩,你提分手,你让我怎么想?想象一切只是你的赌气?问题是你会这样没有分寸吗?如果你是那样的,当初我们也就不会在一起了。”

        陆微微好想哭,分开那么久原来就只是因为一张小小得照,她以为他不爱了,他以为她不爱了。世间所有因误会而分手的情侣,大概都是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甚至不去辩解,不去挽留。

        陆微微咬牙说:“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会以为院明州和院学长是同一个人,我当时还纳闷,你对事严谨,怎么会仅凭一个不算是特别罕见的姓就主观地认定两人是同一人,主观地认为我和院明州是情侣,原来还有这一层因素在。”

        从陆微微坚持说她是5月份去海边游玩的时候,宋原就隐约意识到了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好应应付过去,果然,陆微微已经开始翻旧账了,一笔一笔清算。宋原不反驳、不解释、不回应。

        陆微微就当他默认了,敲了敲桌子,话锋一转又道:“话说,我们重逢那会儿,你肯定以为我一直跟院学长在一起吧?”她气着气着突然有些幸灾乐祸,“宋先生,我能采访一下你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吗?”

        宋原双手抱胸:“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了。”

        陆微微:“什么意思?”

        宋原自嘲道:“我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你的分手。”

        陆微微心头一甜,脸还是绷着:“那你当时连挽留我一下都不肯?”

        宋原叹息:“我当时太骄傲。”

        陆微微抬眼:“那你现在不骄傲了?”

        宋原:“你微微一笑,原则都没有了,哪里还有骄傲。”

        陆微微终于绷不住笑起来。宋原朝她伸出手:“不生气了?”

        陆微微打了他的手一下:“你得好好感谢周杨。”

        宋原把她拉进怀里,陆微微挣扎了几下还是乖乖顺从他了,下巴抵在他肩上,她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心情起起伏伏,也没心思吃饭了,曦光铺满了客厅,陆微微坐在宋原腿上,还有些意难平:“你怎么就不生气呢?若不是这隔应死人的误会,我们说不定孩子都生一打了。”

        宋原:“二胎政策才开放,要生也只能生两个。”

        陆微微睨他:“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宋原笑着亲了下她的嘴:“有什么好生气的。以后我们有大把的时光把缺失的那些补回来。”

        陆微微礼尚往来地朝他嘴上啵一个,“好像是这么回事。”她把玩着他衬衫的纽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陆微微从宋原怀中抬头,看了眼挂钟,指针指向八点,蓦然地跳起来:“糟糕,要迟到了。”

        宋原不慌不忙地说:“迟到就迟到吧,貌似我还从来没迟到过。”

        陆微微目光炯炯地看着他:“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宋原看她一眼:“自己的女人坐在怀里可着劲撩拨,你以为我还有心思看时间?你是太低估自己的魅力还是太高估我的定力?”

        宋原开车绕到微微家取了制服,两人才一起去上班,迟到了整整十分钟,宋原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迟到,令一干同事跌破了眼镜。

        本来嘛谁还没个头疼脑热意外状况的,偶尔迟到一次也没什么,领导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宋原的迟到整个物证鉴定处都知道了。张总队实在没法睁只眼闭只眼,把宋原叫去办公室批评教育了一番。

        宋原表示接受批评,但是:“别人迟到顶多影响月底考核,怎么轮到我就上纲上线了?”

        “谁让你迟到都迟到得这么招摇?”

        宋原:“……”他哪有招摇,只是关注的人太多。

        ——

        陆微微利用午休的时间,拿出自己的手机,找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导致她和宋原直接分手的那张照片,简直匪夷所思,她跑到宋原办公室,:“拿来你手机。”

        宋原:“就放在桌子上,你自己拿。”

        陆微微看了两分钟,默不作声地坐下来。

        宋原:“怎么了?”

        陆微微扬了扬手机,深吸口气:“夏天发这条动态的时候应该把我屏蔽了,不对,或许她设置的是只有你才能看见,我想骗自己她是无心的都很牵强,她就是故意的。”

        多年朋友,陆微微对林夏天还是了解的,她发朋友圈向来是即拍即发,偶尔隔几天勉强说得过去,隔一个月才发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陆微微趴在办公桌上,唉声叹气:“夏天为什么要这样?”

        宋原对林夏天向来无感:“谁知道呢。站在她的道德标准上,也许对她来说只是一场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不行,我要问问她。”陆微微拿出手机,翻到林夏天的号码。犹豫了犹豫了几下也没拨通那通电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问宋原:“你觉得我应该给她打电话吗?”

        “应该。”宋原觉得很有必要。

        “为什么?”

        宋原说:“因为你这个电话一旦拨出去,你们俩的友情也就走到尽头了。”

        宋原不是在说反话,而是乐见其成。若是以前,陆微微肯定会反驳:夏天没你说得那么自私冷漠好不好?但现在她不确定了,她想了下:“我还是当面问她好了。”

        宋原点头:“可以啊。”有些话是得说清楚,否则微微一直记在心里,真的很影响心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5924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