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50章 友谊小船

第50章 友谊小船

        周末,陆微微约了林夏天一起吃饭。为了方便谈话,她选了一家人少安静有独立空间的饭店。

        “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想问你。”

        林夏天:“什么呀?”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林夏天笑笑:“好啊。”

        两人各怀心事地吃完饭,陆微微突然道:“夏天,其实我有时候挺羡慕你的,羡慕之余又有些嫉妒。”

        林夏天笑笑:“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美丽的外表和身体,羡慕你被人众星拱月般地呵护着,羡慕你活得潇洒自在无拘无束。”

        “你今天怎么了?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而且我有什么值得你羡慕的,我有的你也有啊,只是你偏偏要把自己束缚在一个圈子里,走不出来也不愿意走出来,能潇洒起来才是见鬼。”

        陆微微耸肩:“我只是羡慕,但并不向往。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林夏天故意沉下脸:“就知道你是逗我开心。”她若有所思道,“微微,其实我也羡慕你。羡慕你有一份纯真美好的感情,我曾经很向往这样的感情。微微,我跟你提起过很多我的男朋友,但是最让我刻骨铭心的那一个我从来没跟你提过。”

        “刻骨铭心?是初恋吗?”

        林夏天点头又摇头:“是初恋,之所以刻骨铭心是因为他太混蛋。我上高中时第一次谈恋爱,追我的是我们学校的校草,他的条件,怎么说呢,打个比方,他的综合条件跟宋原差不多,我那时还小嘛,对感情充满了期待和憧憬,可是现实很骨感啊,我们谈了两个多月我就被他引诱着尝了禁果,再后来感情转淡,谈了四个月就分手了。老娘严重怀疑他当初追我就是想上~我。我那时候多傻啊,一心认定我们是真爱,他给我买手机奢侈品我都觉得他是在亵渎感情,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是脑子进水了。其实不能说他渣,只是我对爱情的期望过高。再后来遇到的男人都soso,我已经对爱情不抱期望了。只是心里还有个角落在悄悄地向往着。”

        “所以你就游戏人生?”

        林夏天:“我没有啊。我谈每一段感情都是动了心才会去尝试啊。老娘不来电,他倒贴给我钱我也不会睬一眼。所微微,像你这种第一次谈恋爱就遇到对的人,即使分了手多年还能复合的,真的是少见,所以说,好好珍惜吧。”

        陆微微沉默片刻:“你是真心祝福我的吗?”

        林夏天:心中一动:“你想说什么?”

        “好吧,说正事,虽然事过境迁,有些没必要。但是不说出来,我如鲠在喉。”

        林夏天一愣,神情有些不自然:“你今天怎么了?怪怪的。”

        陆微微拿出提前洗好的照片放到桌子上,“这个你怎么解释?”

        林夏天手足无措了片刻,陆微微注意到她的脸都红了,她脸上的笑慢慢僵住。

        林夏天很快反应过来,说:“这张照片怎么了?我们一起旅游的时候拍的呀。”

        陆微微看着她,一字一字说:“我都知道了,你不解释解释吗?”

        “好吧,既然瞒不过你,那就实话实说喽。”林夏天语气轻松,“你不是老觉得宋原不够爱你吗?我就故意让他看到这张照片试探一下他,现在你们合好了,反倒我里外不是人了……干嘛这样看着我?”她笑,“微微,你不会在生气吧?”

        陆微微当然生气,而且很生气,她怎么可以如此轻描淡写地在她伤口上撒盐呢?美其名曰试探,其实不怀好意。虽然,她和宋原分手,这张照片不是主因,但绝对是□□。她微微抱起双臂,这是典型的自我保护动作,“夏天,如果你的语气再真诚一点,我或许还会相信你。”

        林夏天红唇一瞥:“你为什么不信?我就是在替你试探。”神色似在自嘲,“瞧我说对了吧,我真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真是死、不、认、错,还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陆微微第一次见识到林夏天还有这样的一面。

        林夏天继续道:“我总算明白丈夫出轨后妻子为什么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因为人人都不想当猪八戒。第三者一旦说了出来,妻子会埋怨第三者戳破她营造的假象,丈夫则会埋怨第三者的背后插刀,其他人则会责怪第三者破坏人家家庭。明明是出于一片好心,却还要被人嫌弃。真是悲哀啊。”

        陆微微一笑:“你现在狡辩的样子让我想起了犯罪嫌疑人面对审讯时的模样。”

        林夏天噌地站了起来:“你拿我跟犯罪嫌疑人比?我可不是你的犯人!陆微微,你有种再说一遍?”

        陆微微:“我可没有说你是我的犯人,只是你们狡辩的模样如出一辙。还有,不是站得高就占理的。”

        林夏天反唇相讥:“那你矮人一截就占理了?”

        陆微微没理她,继续道:“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见不得我幸福吗?”

        “哈,那你说说你有多幸福?你有的我哪一样没有?”

        “我有宋原,你没有,所以你才会那么做?是吗?”

        林夏天几乎跳脚:“开什么国际玩笑?就宋原挣那点死工资,都不够我买一个名牌包包。”

        因为工作的原因,陆微微善于察言观色,她看林夏天不自然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她实在无法容忍她从单纯的狡辩上升到语言羞辱。她说:“所以说,你的名牌包包,你身上的一线大牌都是你自己掏腰包买的喽?”

        “我是买不起。但有男人肯为我买,宋原买得起吗?”

        陆微微正要回答,林夏天抢先说:“你想说什么?说宋原买得起,只是我不需要?呵呵,好听话谁都会说。”

        陆微微还真不是要说这些,她们俩的争吵已经从道德问题上升到斗气炫富人身攻击了,不仅毫无意义且让人耻笑。她说:“我们的争吵毫无意义,如果你不认错,那我们就再见。”

        “因为吵不过所以才说没意义?”

        陆微微笑笑:“这么想能让你开心就好。”

        “哼。”林夏天戴上墨镜,趾高气昂地离去,陆微微似乎没受到影响,走到柜台去结账,店员开出□□:“一共是279元。”

        陆微微刚要掏钱包,三张百元大钞被拍在柜台上,“不用找了。”林夏天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省着点花吧。”最后一句话是对陆微微说的。

        陆微微低笑:“不过才多21块钱,可你刚才甩钱的架势像是多给了几百几千。”

        林夏天脸都气绿了,陆微微面无表情地把钱拿起来转身交给服务生:“这是美女给你的小费。”

        服务生又惊又喜。

        陆微微把账结了后,拦了辆出租车回到家——宋原的家。宋原在书房写研究报告,听到客厅传来摔门声响。他立即走了出去,只见陆微微站在门口,脸上犹带怒气。

        宋原走过去:“谈崩了?”

        陆微微一下子跳到他身上,身子还往下滑了滑。宋原拖住她的臀部,“到底怎么了?”

        陆微微死死揪着他的衣襟,“岂止是谈崩了?直接撕破脸了,得,老死不相往来了。”

        宋原想了想:“她都说了些什么?”

        陆微微想起来就呕气,“她死不认错,这个我还可以忍,不能忍的是她对你人身攻击,她说你挣着死工资,她说你买不起名牌包包。买不起一线大牌。”她想起林夏天那轻蔑就气得胸口疼,“她怎么可以这样说你,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能说你一句坏话。”

        “这算人身攻击?”宋原毫不在意,反而安慰她,“她说得是实话,我的工资确实买不起动辄上万的名牌。你完全没必要生气。”

        “你的价值是物质可以衡量的吗?肤浅,太肤浅了!”陆微微大叫。

        宋原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轻抚着她的背:“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脾气一上来跟个孩子似的。审问犯罪嫌疑人时也没见你这么大的火气。”

        陆微微一字一字咬牙道:“啊,我咽不下这口气。我结账的时候她抢先把账结了,还说让我省着点花。你说过不过分?”

        宋原一针见血地说:“看来在与你较量的过程中,她自以为比你过得充裕,张口闭口用钱碾压你。她的人生单调到只剩下了钱,值得你生这么大的气吗?”

        陆微微怒道:“值得。”

        宋原神色意外,他难得见她这样失控,看来是真的气坏了。他转移话题:“你刚才吃饱了没有?还要再吃点吗?”

        陆微微从他身上下来,摇了摇头:“气都气饱了。”

        宋原看着她,“只是生气?”

        陆微微突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刚才的怒火和张牙舞爪只是她的□□,褪去这些,她看起来无精打采,屈起双腿,蜷缩在沙发里:“宋原,我很难受,非常难受。七年的友情,说没就没了。”也许在旁人眼里,林夏天对待感情太过轻草率,态度轻浮。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微微与她成为朋友,有些人或许不适合当情人,但做朋友足够了。她还记得刚上大学那会儿,她因为父母的意外死亡心情极度低落,总是保持沉默,甚至有人给她起了个外号“木头美人”。是林夏天第一个站出来给予她帮助给予她拥抱的。她一直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可就因为一个男人,她背叛了她们的友情。

        陆微微郁闷到心烦意乱:“你说她怎么这样!明明错了还死不认错,认错会死吗?”

        宋原说:“知错认错改错是一种美德,但可惜的是,大部分人都缺乏。即使知道自己错了,也要咬着牙说自己是对的。”

        陆微微靠在他怀里:“其实这个结果我已经预料到了,呵呵,她那死要面子的个性怎么可能会承认,是我把她想得太美好。道理我都懂,只是还是很难受。”

        ——

        “微微,我前几天见你的时候你脸上是乌云密布,今天终于阴转多晴了。幸亏没下雨啊。”

        周杨一句话精准地概括了陆微微和林夏天争吵后的心理活动。陆微微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抱着资料打算去宋原办公室,周杨见状,调侃道:“又要去宋原办公室摸鱼?”

        自从宋原和微微公开恋情后,两人几乎是同进同出,连节假日值班也排在同一天,宋原无论去哪,可以不带周杨,但微微是绝对要带的。以前张总队偶尔还会另派微微做一些别的任务,比如参与抓捕行动,24小时蹲点监控犯罪嫌疑人之类的事,现在几乎避免如此了。当领导的也不容易,还要操心下属的感情问题。而陆微微有事没事老爱抱着厚厚一沓资料去宋原办公室,一去就是半个小时。

        陆微微站着没有动,周杨翘着腿吊儿郎当道:“没关系,你去吧,用不用我帮你把风?”

        陆微微正色:“我是谈正事。”

        周杨:“嗯,我信我信。你赶紧去吧,万一有领导过来巡视,我会通知你的……”

        “你闭嘴。”陆微微这几天心情本就不佳,周杨还来这火上浇油,她没好气道,“你没见我每次都抱着厚厚一沓吗?我要是为了谈情说爱,我直接随手拿一份资料不就得了,犯得着抱这么多吗?而且这些资料都是我辛辛苦苦从档案室找出来的。”

        周杨道:“我以为你那是为了装得逼真一些。”

        “你才是装。”陆微微拿出手机,对着周杨拍了一张,“你看你这翘着腿吊儿郎当的模样哪像个人民警察,我给你传到网上去,看你不被唾沫星子淹死。”

        周杨老神在在:“发吧,发了我就出名了。”

        陆微微板着脸:“谁跟你开玩笑啊。”她在屏幕连续点了几下,“好了,完成了。”

        周杨一下子跳起来:“你真的发了?”

        “真的。”

        周杨脸回过味来:“微微,你就吓唬我吧。”

        “我哪有吓唬你。”陆微微把手机放进兜里,“你慢慢伤心吧,我出去一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612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