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55章 城市魅影(五)

第55章 城市魅影(五)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真的,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我枕头底下有现金,我去给你拿……啊,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顿了会儿,抽噎道,“你是嫌少吗?我还有好几张□□,卡里有很多钱,我都给你,都给你,密码是xxxxxx,你放过我好不好,你要是不相信,我带你去取,我不会跑的,也不会报警的……”

        无论女人如何哀求,如何利诱,男人就是无动于衷,冲上前一把掐住女人的脖子,握着水果刀朝她一阵乱捅,就是不刺中要害。女人浑身颤抖地倒在地上,如破碎的棉絮娃娃,鲜血汩汩不停地往外冒,眼神充满了恐惧。想呼救,意识却渐渐模糊,那么痛那么冷,原来死亡的过程这么痛苦。男人冷眼看着,然后从容地去洗手间清洗血迹,清洗好自己身上的,又开始清理现场。整个过程平静、漠然。而女人也终于彻底失去了意识。

        黑夜笼罩上整个城市,陆微微出了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宋原也醒了,他打开壁灯,就看见陆微微神色紧绷,双拳紧握。

        宋原把她拉过来:“这么胆小,你是哪里来的勇气报考警校的?”

        陆微微反驳:“我才不是害怕,我是被凶手气的。我只要一想到受害人苦苦哀求的画面和面临死亡的恐惧,就觉得心里好难受好难受。”

        难受?这种难受不是单纯的安慰可以解决的。其实宋原心里也不好受,夜里根本就没睡着,几次有想起身的冲动,但陆微微没他抱着很难睡安稳,他不敢起身。这下好了,他无奈地起床,跑到书房拿过来笔记本,里面存储着案发现场的照片。

        宋原半靠在床头,解开电脑密码,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怕?”

        陆微微眼神坚定:“不怕。”

        “很好,看了这些后,以后看鬼片你就没有感觉了。”宋原打开图片,“我们一张一张看,一张一张分析,你拿笔记。”

        陆微微:“哦。”

        宋原反复推敲——再否定——再推敲。后半夜基本是在这个模式下度过的。两人越聊越振奋,仅有的一点睡意也全跑光了。

        指针指向凌晨四点,考虑到明天还要上班,宋原不得不合上电脑,拉她睡觉,只是睡也睡得不□□稳。

        经过这一夜,宋原得出一个结论:当警察很累,找个志同道合三观契合的警察做老婆会累上加累。大半夜的看现场血淋淋的照片比看鬼片还要酸爽。

        第二天上班时,宋原和陆微微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好,陆微微办公时还频频打呵欠,遭到了周杨的调侃:“晚上是不是运动过度了?”

        陆微微打了个呵欠:“是用脑过度,昨晚后半夜几乎没睡,一直和宋原讨论案情来着。”

        周杨沉默了一会儿,叹气:“你瞧瞧,这阵子,单位的气氛紧张压抑,我开个玩笑让大家放松一下,你一句话又把话题绕到案子上了。不要那么紧绷,要劳逸结合。”

        陆微微没说话。

        周杨又按捺不住地说:“孟行行和袁晓棠虽然私生活不太检点吧,但那些卖~淫~女比她们更不检点,你说凶手怎么不挑卖~淫~女下手呢?”

        陆微微抬眼看他,周杨忙补充说,“当然,我不是歧视卖~淫~女,任何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一来从感情方面来说,卖~淫~女更加不检点,凶手应该更加仇恨这类群体才是。二来从技术层面分析,杀卖~淫~女更容易一些,而且很多卖~淫~女的家属因为羞耻心作祟甚至不会报案。凶手到底是怎么想的?莫非是艺高人胆大?”

        陆微微趴在桌子上,声音有些闷:“我要是知道凶手怎么想的就好了。”她转头,不经意看到宋原从办公室门口飘过,她叫住他:“去哪?”

        宋原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张总找我。”

        陆微微:“哦。”大概是因为连环杀人案的事。

        宋原这一去直到中午吃饭点才回来。陆微微拉着宋原去了食堂,吃饭的时候问他:“张总找你是说案子的事吗?”

        宋原答道:“不是。”

        陆微微吃惊:“不是这个?那张总找你能有什么事?一去那么长时间。”

        宋原:“唠唠家常,关心一下晚辈。”

        陆微微才不信呢。

        吃完饭,陆微微跟着宋原走进他的办公室,“张总到底跟你谈什么?”

        宋原的桌子上放着好多资料,都是有关孟行行和袁晓棠案的资料。他拿起来一沓来,随意翻看了着,嘴里淡淡道:“有人匿名举报我贪污受贿,一封信投到了省纪委的邮箱里。”

        陆微微愣了一下,继而道:“这真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她紧张地追问,“张总怎么说?”

        宋原摊手:“你都说是笑话了,张总跟你的看法一致。只是叮嘱我少喝些什么金骏眉之类的。省纪委那边只是例行调查一下就走了。匿名举报朝人身上泼脏水,犯罪成本太低。根本不会有人信的,没事。”

        陆微微强烈谴责:“这年头疯狗太多,逮住人就咬。”她话锋一转,“不过那举报信上是怎么说的?”

        宋原:“都是些不靠谱的,没有一个是对的。说我贪污受贿,名下有好几套房产豪车什么的。对了,还有提到你。”

        陆微微:“这关我什么事啊?”

        宋原说:“信上说我老婆去超市商场购物,结账时手里拿着二十几张购物卡,平常人谁会买那么多购物卡,肯定是收礼收的。”

        陆微微惊呆了:“这也太离谱了吧?”

        宋原笑笑:“是挺扯的。”

        陆微微想了想:“这人该不会是仇视当官的吧,同时写很多举报信举报多人,这其中总有一个是贪的,纪委一查,说不定就查着了。”

        宋原摇头:“你当是抽奖呢。何况一个人的笔迹再怎么刻意变化,我们文件检验科的技术人员也能对比出来。”

        陆微微:“哈哈。”她打开宋原的抽屉,程海融送的那盒金骏眉还躺在里面。她拿出来,“树大招风啊,我们拿回去喝。”

        因为这一小插曲,陆微微心情没那么紧绷了,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股画风清奇的存在,能把你逗乐。她在沙发上躺下,睡前拿出手机照例刷了一下朋友圈。

        要问陆微微朋友圈最活跃的是谁,当属林夏天。微微的朋友圈快要被她刷屏,有四处旅行的照片,有出入高级餐厅的照片,有美食照、生活照,总之各种照片。如果哪天她的手机卡了,内存不足,清理一下微信朋友圈,准能腾出来一大片空间。

        林夏天最新的状态是她潜在清澈的游泳池里,她穿着清凉,身姿妖娆,像只美人鱼一样。

        陆微微想了想,出于善意的提醒给她发了一条私信:“最近的容城市不太太平,相信你应该有所耳闻,最近小心一些。”孟行行案和袁晓棠案,媒体都有报道,只是警方没有公布细节,大部分纯属媒体臆测。

        林夏天很快回了过来,语气很冲:“你什么意思?”

        陆微微不知道踩到了她哪根神经,也不愿意解释太多,当警察的要保密,不能透漏太多细节,只是回复道:“总之,一切小心,自己在家时不要随便给不熟的人开门。”

        林夏天回道:“我看你关心是假,影射是真吧。我有看新闻。你在拐着弯骂我。”

        骂什么?参考袁晓棠和孟行行,都是私生活不太检点的女性。

        陆微微被气得不轻,也懒得跟她争执:“想得太多,活着会很累。自己小心吧。”

        后来,林夏天再回,陆微微都没有理,反正义务尽到了。长不长心是她自己的事。

        被林夏天这么一闹,陆微微也睡不着了,她腾地坐起来。宋原见状问:“怎么了?”

        陆微微捂着胸口:“气得我肝疼,怎么会有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

        宋原猜测:“林夏天?”

        陆微微拿着抱枕捂住脸:“不要跟我提她。”

        宋原便不再问。

        孟行行案和袁晓棠案的调查工作仍然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容城市投入了大量的警力调查摸排,但是进展依然缓慢。

        宋原被人匿名举报贪污的事大家都当笑话一样看待。为气氛压抑沉重的办公室带来不少欢笑。

        比如,宋原喝杯茶水,周杨会故意问:“你这大红袍茶叶是谁送的啊?老贵了吧?”

        陆微微会说:“我在淘宝上蹲点守候了三个小时,花了29.99元抢的。原价99呢!”

        宋原穿了件崭新的衬衫,周杨会故意说:“你这衬衫得花掉我两个月工资吧?”

        陆微微答:“那是高仿的。”

        总之,周杨一个劲地往上抬价,陆微微一个劲地往下压价。

        周末,宋原和微微一起逛超市买生活用品,两人好久没来过,家里缺得东西还不少。大中午的,天气又热,超市没什么人。陆微微一边往购物车里放东西,一边寻思着还缺什么。

        宋原一手推着购物车,悠闲地跟在她身后,眼里浮现笑意。

        陆微微瞧见了:“你笑什么。”

        宋原语声淡淡:“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老婆真好。”

        陆微微转身:“你才发现啊?”她从货架上拿了两包卫生巾扔进购物车里,拍拍手,“快想想,还缺什么吗?”

        宋原想都没想:“不缺。”

        “那就走吧。”

        可是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到款台结账时,宋原瞟见货架上的套套,才意识到这个东西确实没有了,他面不改色地拿了两盒。

        陆微微鄙视他:“你不是说不缺了吗?”

        宋原作势要放回去:“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用。”

        陆微微忙拦住,算他狠。

        宋原去驱车,刚走出两步电话就响了。陆微微捂着胸口,从入职以来,她的心脏就越来越脆弱,一听到宋原电话响,就像听到紧箍咒一样。尤其孟行行和袁晓棠的案子都没破呢。

        宋原接起电话,轻轻皱起了眉头。

        陆微微有些忐忑地问:“谁打来的电话?”

        宋原见她这副紧张的模样,唇角微勾:“你婆婆。”

        陆微微:“……那我婆婆找你什么事啊?”

        宋原敛起笑意:“是这样的,我妈的一位老同学的儿子昨天参加朋友聚会,据说是喝得酩酊大醉,他回家睡了一夜,第二天就死了。我妈的老同学怀疑跟饮酒有关系,强烈要求尸检,但对别人又不放心,所以让我去做见证人,监督尸检。”

        陆微微叹息:“养了这么大的儿子突然死亡,他妈妈一定很伤心。”

        第二天,宋原带着微微还有周杨一起去了市中心医院的太平间。因为是私人请托,周杨完全没必要过来的,只是宋原想让他多学点东西长长见识。

        负责尸检的是容城市公安分局的张法医,跟宋原也认识。两人打过招呼后,宋原就在边上看着。

        解剖室里很静,只能听到皮肉划开以及解剖刀磕到骨头的声音,听起来毛骨悚然。平常话挺多的周杨也安安静静地,毕竟死者亲属在场,他跟别人也不太熟。

        解剖工作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张法医说:“死者的气管内有呈粘糊状的呕吐物,这些呕吐物几乎堵塞了死者的呼吸道,跟死者的胃内容物一致。死因很明确,就是死者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将呕吐物吸入气道中并堵塞气道,进而引起窒息。”

        宋原对这个结果表示没有异议。

        回去的路上,陆微微唏嘘:“所以一切都是酒精作祟,酒精引起的意识不清,酒精引起的呕吐。”

        周杨说:“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其实是很低的。只能说死者比较倒霉吧。对了,聚会上劝酒的人恐怕都得遭殃。他们的间接行为导致了机体的死亡,肯定要赔钱的。”

        “是啊是啊。”陆微微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所以劝人喝酒一定要把握好度。我没记错的话,每次聚会劝酒最积极的就是你。”

        周杨嘿嘿一笑:“我是劝得积极啊,但是我把握好度了呀。你看老刘和宋原哪次喝醉过?”

        陆微微:“……那是因为人家自制力强,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周杨正欲反驳,只见宋原顺手打开了天窗,蓝天白云仿佛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眼前的视野都变得开阔起来。周杨像土包子一样哇哇大叫:“你这车竟然还有天窗?哇塞,这么高级的车,你哪买得起,肯定是贪污了不少钱。”

        土包子二号陆微微很配合地问:“天窗是啥呀,我都没见过。”说完还好奇地捅了捅。

        宋原:“……”他忍俊不禁,打着方向盘刚转了个弯,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

        是单位来的电话。

        今天是周末啊,没有紧急案子,单位一般不会来电话的。车厢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宋原开车不能接电话。陆微微替他接起来,电话只持续了十几秒,她脸上的表情却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西城区又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717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