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57章 城市魅影(七)

第57章 城市魅影(七)

        宋原的结论不是凭空臆想的,而是经过多次对案发现场的勘验,以及反复推敲研究总结出来的。

        他说完,陆微微首先提前质疑:“25岁有些年轻吧,袁晓棠有恋父情结的,而且普遍来说,男人要比女人晚熟,袁晓棠不太可能找一个跟自己年龄相当的人吧?”

        “你说得也有道理。”宋原话锋一转,“不过你忽略了一点,凶手童年时期家境不好,一般家境不好的孩子都早熟。凶手的心理年龄应该比实际年龄大很多。”

        陆微微毫不相让,继续问:“那你是怎么推出凶手有自卑心理,而且家境不好的?”

        宋原顿了一下,说:“从凶手采用的性~爱方式。”

        陆微微的脸不可抑制地红了。

        宋原说:“不管受害人是被胁迫或是自愿或是在死亡的情况下,凶手无一例外地都采用了后~入式,我先前说过,后~入式对女性来说是一种很屈辱的姿势,男性则更喜欢这个姿势,不仅有征服欲,而且更容易获得快~感。这不仅反映凶手的心理应该是轻视、排斥甚至渴望践踏女性的。也反映出凶手希望在男女关系中占据强烈的主导地位。

        由此可以推测凶手在男女感情中是处于被动的,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宣誓主导权。他被他的情人或是老婆伤害过。还有一点,后~入式这个体位男女双方是看不到彼此的脸的,这样一来,凶手就看不到受害者脸上的恐惧、嘲弄、不屑甚至鄙视了。我觉得凶手心理是自卑的,这种自卑恰恰来源于童年时期家庭的窘迫。”

        陆微微:“哦?这一点又是怎么推断出来的?”

        宋原:“首先,前两案都发生在市区,凶手应该是在市区工作,李教授刚才也说了,凶手的外貌和气质频繁地出现在城中村应该很引入注目,那么他怎么踩点?唯一的可能是本身对这里比较熟悉。死者季甜鹃在这住了十年了,凶手应该也是认识她的。”

        众人对宋原的猜测还是比较信服的。让他们欣慰的是,他们都不用开口,陆微微就把他们不明白的地方都问了。

        李教授沉吟了会儿说:“宋原的结论我基本赞同,但有一点我是持怀疑态度的。”

        宋原:“哦?哪一点。”

        李教授说:“凶手仇恨女性跟幼年的成长环境是有一定关系的。”她推了推眼镜,继续说,“我先解释一下变~态人格者犯罪的特征,第一,变~态人格犯罪一般没有预谋,多在偶然情况下,受情感冲动影响犯案;

        第二,罪犯跟受害者没有明显关系,犯罪动机模糊;第三、罪犯作案方式和手段相对稳定,一般单独作案;一旦实施了犯罪行为后,会连续作案。

        本案的凶手具有很明显的变~态人格特征,而变~态人格一般在儿童时期就萌芽了,因此,凶手幼年的成长环境一定是压抑的、苦闷的、抑郁的。”

        宋原沉默了会儿:“也跟女性有关吗?”

        李教授说:“这一点不是很确定。”

        傅支队总结道:“所以我们要找的人是年龄在25—30,身高174以上,在城中村住过、家庭条件不好、现在家庭条件可能改善了的、感情上遇到过较大挫折、长期居住在容城、近十年来迁到容城户籍的男性或者是外来人口?”

        宋原:“嗯。就是这些。”

        那就大大地缩小了排查范围,毕竟容城的800万人口中80%以上都是土著居民。

        最后,局长放了狠话:“案子破不了谁也不能请假!”

        ——

        刚经历一场烧脑大会,已经是深夜,一排排的路灯闪耀璀璨。大家都有些疲惫,连一向精力充沛的周杨都有些蔫蔫的。疲惫之余又隐隐的有些期待和兴奋,这么多线索了,案子应该好破了吧?

        陆微微回到家中,虽然已经累到不行,但这一身的汗味,衣服黏糊糊地贴在身上好难受。她简单冲洗了下,把自己抛到床上,只花了几秒钟的时间迅速地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感到枕畔一阵凉意,她闭着眼翻入他怀中,握着他的手,心想——有你真好。

        这回是一夜无梦。

        第二天上班,四人又聚在一起私下讨论案情,周杨一扫昨天的无精打采,神采奕奕。陆微微眼帘半掀,调侃:“你应该改名叫周小强,打不死的小强。”

        周杨:“我一个单身汉,精力多得没地使,自然不比你们出双入对的。”

        陆微微翻了个白眼,好累,说话都觉得消耗体力。她便乖乖地不说话。

        周杨想到昨天会议上宋原的精彩分析,忍不住问道:“宋处长,你对性~爱姿势很有研究啊。你这是基于生理需要的研究呢还是基于犯罪心理的研究?”周杨问这话,三分八卦五分认真二分探讨。

        陆微微瞬间没了睡意,冷飕飕的目光落在周杨身上。

        刘敏知碰了周杨一下:“要是宋原在开个玩笑也就算了,你问这话时有没有考虑过微微的感受?”

        周杨说:“老刘你脑袋里都装得什么啊,我是在探讨问题,没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宋原倒是答了:“李教授在这方面比我更有研究,你可以跟她探讨探讨。”

        周杨一想到李教授带着眼睛正儿八经的模样,再令人遐想的论题到了李教授口中都能变成枯燥无味的纯学术讨论。他呵呵一笑,“我随口问问,不必当真,呵呵,不必当真。”

        宋原懒懒瞥了他一眼,正色答道:“我对性~爱这方面没有很深入的研究,但是因为凶手的这种偏好,我和李教授深入地、正经八百地探讨过。遇到问题首先先想着怎么去解决,而不是把它往歪了想。”

        这一回合,宋原胜。周杨灰溜溜地回自己座位去了。

        城中村人口流动性蛮强的,尤其租房制度并不正规,大部分连合同都不签,直接交钱就可以入住了,甚至有的连押金都不用交。租户也比较随性,有时候连招呼一声也不打就走了。正所谓铁打的房东,流水的租户。房东对这来来往往的客户也没太深的印象,尽管警方反复强调了凶手的基本特征,房东依旧一脸迷茫:“来来去去的人太多了,我真的不知道呀。”

        尽管举步维艰,全省各局公安机关经过海量摸排,锁定了几十位嫌疑人,一一审问,再一一排除。大量的侦查摸排带来的高强度工作以及媒体、舆论施加的压力,导致全市的公安机关一直处在极度紧绷的状态。

        这天,陆微微难得回了趟家,一进门就遭到了陆凯的调侃:“哎呀,姐,你还记得家门啊?”

        陆微微说:“我回来拿两件衣服,顺便看看你。”她在玄关处换了拖鞋,小黑热情地凑过来,她弯腰揉了揉它的脑袋:“乖,一边去。”

        陆凯一身白衬衣、黑裤子坐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放着笔记本电脑,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在电脑上敲打。

        陆微微看他一眼:“周末在家,你穿这么正式干什么?”

        陆凯:“我的衣服大部分都是衬衣、西裤,职业装这类的。就那么几件平常穿的衣服都洗了,还没干。总不能就穿个大裤衩坐在这里办公吧。”

        陆微微:“是你懒吧,衣服攒了多久都没洗。还有,在家而已,有必要那么讲究吗?”

        陆凯没说话。

        陆微微打包好自己的衣服,从卧房里出来。

        陆凯说:“你的衣柜差不多空了吧,今天拿一点,明天拿一点,啧啧,还差什么,一并带走吧。对了,都同居这么久了,什么时候结婚啊?”

        陆微微一顿:,在沙发上坐下来:“你没看新闻吗?容城出了个变~态杀手,案子破不了,哪有心思结婚。”

        “我有看新闻啊。”陆凯点头,“但是案子要一直破不了你就一直不结婚?”

        陆微微想了下:“暂时还没想那么远,不过目前没这个打算。”

        陆凯:“宋原也这样想?”

        “大概吧,我不知道。”陆微微随口道。

        陆凯生气了:“你不知道?你没问过他吗?该不会还像以前那样,睡都让他睡了,最后还是分了。”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陆微微莫名觉得好笑,盯着老弟看了一会儿,“我觉得你的某些特质还蛮符合警方对犯罪分子的刻画的。”

        没头没恼蹦出这么一句,陆凯愣了愣,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我这么一个根苗红正的好青年怎么会像犯罪分子?他有哪些特质?你说来听听。”

        当然是少年老成、上班时间灵活、工作体面、外貌不俗、讨女孩子喜欢这几点。陆凯是做销售工作的,做销售做得精的,都是能言善道,谈吐幽默,连环强~奸杀人案的凶手会不会也是做销售工作的?陆微微笑道:“开玩笑而已。至于犯罪分子的形象,要保密。”她拍拍手站起来,“我和宋原一会去吃饭,你要去吗?”

        陆凯哼了一声:“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这阵子因为案子的问题,陆微微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晨跑了,太疏于锻炼了,她心血来潮,没有走电梯,反而走了安全楼梯。有电梯一般不会有人爬楼梯的,所以楼道里十分安静,只有陆微微的脚步声。

        陆微微边走边想,孟行行一案事发小区没有电梯,只有楼梯,所有的住户都必须爬楼梯。凶手尾随孟行行爬楼梯,孟行行没有察觉到吗?

        想不明白啊。

        陆微微花了十分钟走完楼梯,再走到小区门口,夏日炎炎,宋原正好驱车过来。

        “怎么出了一脑门的汗?”宋原抽了张湿巾按在她头上。

        陆微微擦了擦汗:“我走楼梯下来的。天气热啊。”

        宋原调了下空调温度,说:“我们先去吃饭?”

        陆微微:“嗯,好啊。”

        周末,走到哪里都是人,两人吃什么不是由自己的口味决定的,而是由有没有停车位决定的。最后,两人选择去吃大排档。

        仲夏的夜晚,路灯一簇一簇点缀着城市的夜空,连风都是温暖的。

        陆微微好久没来过这么热闹的场合了,热闹到陆微微和宋原说话还得把声音提高一倍。

        “要一份麻辣小龙虾、一份西湖牛肉羹、一份素炒、两份米饭,嗯,再来壶白开水,ok,就这样。”

        陆微微点完菜,用水将餐具清洗了一遍。等待上菜的功夫,听到隔壁桌在谈论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连环强~奸杀人案。

        陆微微喝了口水:“走到哪里都有人讨论。”

        宋原说:“我记得往常这个时候,只要一出门,不管白天还是晚上,街上的姑娘清一色的短裤、短裙、吊带,现在,你再看看……”

        陆微微放眼望去,还真是,在座的姑娘们一个比一个捂得严实,生怕被凶手认为自己不够良家,不够检点。

        “我记得以前看新闻,一个女性被强~奸,底下评论好多骂女的穿着暴露的,不攻击罪犯反而攻击起受害者。”

        宋原说:“这个要就事论事。六、七月份本来就是强~奸、猥亵等性犯罪发案的高峰期,一来是因气温上升,人容易产生性~冲动;二来身体暴露的部分较多,易刺激人的性~欲;姑娘家本来就处于弱势,为了自己的安全尽量不要穿得太暴露。所以,以后你就别穿短裤了。”

        陆微微看了看自己穿的牛仔短裤,所以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我难得有机会不用穿制服,偶尔露一下又有什么?”

        宋原说:“受害者都是像你这么想的。”

        陆微微:“……”

        聊着天的功夫,菜上来了,陆微微电话突然响了,她看了眼手机屏幕,又看了看宋原。

        宋原正在给她盛汤,见状顿了下:“谁?”

        陆微微捏了捏手机:“是夏天。邪门,她给我打电话干嘛?”

        宋原放下汤勺,说:“接吧,她那个性子没事不会轻易找你的。”

        “哦。”陆微微走到安静处,按了接通键。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8160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